暴走系金丝雀

盐系脆皮鸭写手

主博不更新时用这个子博话唠↓
CANARY💤
册宝贝 我的小天使
日lof随意www

[轰出胜]绝赞热恋(1)

*校园pa \是篇爽文(大概)\OOC

*real团宠绿谷

*轰出胜大三角修罗场  不喜慎

*没有刀子  全是糖  是个就喜欢看小男孩们谈恋爱然后做些羞羞的事情的hentai作者

*中篇连载

 

 

 

(1

 

不显眼的长相,不出众的身材,学习成绩常年班级老二,总是被看起来像不良的爆豪胜己嘲笑“明明看起来像书呆子学习成绩还不如老子”。绿谷出久是这样一个掉进人堆里都找不出来的普通高中生。

 

每天放学后爆豪都要去参加足球部训练,最近临近市级比赛,部里的训练力度又大大增加,基本没什么时间和绿谷一起回家。绿谷一个人倒是落得自在,路上少个人“欺负”自己当然开心得不得了。

 

两个人都是独居,家离的很近,又是从小一起长大,绿谷一直只有被爆豪欺负的份儿,上了高中后爆豪变本加厉,偶尔去绿谷家蹭饭。每次来时都自备辣椒酱,趁绿谷拿餐具的功夫也给他那份上挤上厚厚一层红色,上次差点没给绿谷辣出胃病来,爆豪走后趴在马桶上吐了一晚上。

 

想起爆豪的这些所作所为绿谷完全理解不能。如果真的这么讨厌自己就不要再来找他的茬啊,绿谷经常这样想,本来想找个机会问清楚,可是每次面临对方的“淫威”时又把想说的话生吞回肚子里。

 

听说足球部要加时训练时绿谷以为今天可以提前回家了,结果爆豪给他发短信说如果他敢自己先走就死定了,最后还发了一把菜刀的小表情。

 

真是直白的威胁啊。

 

“唉。”绿谷把小推车上的书放到书架上。正好今天丽日的手工部那边要准备学园祭用的材料,所以图书馆的工作就全部拜托给了绿谷。

 

“K1027……K1027……”他顺着手里这本书的编号在一排排书架间推着小车游走寻找着。找到最后一排时看到窗台上躺着个人。

 

放学后的图书馆向来没什么人,这也是整理图书的工作都安排在放学后的原因。这个时间点大家该社团活动的活动,该回家的回家,正是最清闲的时候。

 

“同学?”绿谷扯了扯少年的衣袖,“图书馆要闭馆了。”

 

“……嗯?”那人哼唧了一声,随后反应过来什么似的把脸上的书掀起来,“啊,不好意思。”看清长相的绿谷总觉得这个人很眼熟,随后注意到他手上的书时绿谷的心脏忽然紧张地漏跳了一拍,“手上的书要借走吗?”绿谷问道。

 

“你说这本啊。”少年端详着正敞开的那页,“今天刚发现的一个小众作家,文笔不错我还挺喜欢的。”

 

听到他这么说绿谷脸一红,他的高中生活没什么乐趣,如果一定要挑件不寻常的事的话,大概就是偶然间写下的一篇文章寄到杂志社后,误打误撞就被发表了,还受到读者好评,编辑也赞叹说这样美好的故事仿佛不像一个高中生能写出的。

 

再后来就是被邀请去尝试写些长篇,社长欧尔麦特好像格外赏识他,本来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结果出版后绿谷的书大卖。所以他现在也算是个小有名度的轻小说家。不过一直用的笔名,绿谷向来为人低调,这件事是他一个人的秘密,谁也没有告诉。

 

其中爆豪胜己是最最最最不可以知道这件事的人。万一被他知道怕是少不了一顿冷嘲热讽。

 

“那个……你觉得这本书……怎么样……”这还是绿谷第一次看到同校的学生在读他写的书,所以格外紧张,“就是人物啊……情节啊……什么的……”声音越来越小。

 

“这本小说,很热血。我很喜欢。”少年看他眼神躲闪,有些疑惑,“你在害怕我吗?”

 

“啊??不不不……我只是很少和……其他人说话,所以有点紧张。”绿谷拉扯出一个牵强的笑。

 

“我是2年A班的轰焦冻,你呢?”

 

“1年A班绿谷出久!”原来是前辈啊。绿谷有些窘迫,早知道就不问那么多了。

 

“绿谷啊……”轰看着眼前比他矮了半个头的少年,不知道为什么竟生出几分亲切感。从窗外刮进来的不老实的风掀起帘子,外面的樱花树开得灿烂,这就是两个人第一次相遇的场景。

 

外面吵吵闹闹的。

 

不知道那个臭小子走没走啊。爆豪拎着书包咬着牙根一脸恶相,别人早就有多远躲多远,只有切岛和上鸣两个不怕死的,一左一右在他耳边叽叽喳喳。

 

“哎?那不是绿谷出久吗?”好巧不巧,切岛一转头就看见屋子里的两个人,“那个人是谁啊……没见过啊……”

 

“哈???”爆豪顺着切岛的视线看过去,正好撞见那个臭小子对着那个发色异常的少年笑得好看,两个人的对话好像挺愉快的嗯?

 

“谁啊谁啊?”上鸣更是不嫌事大,悄悄凑过去看热闹,“哎,爆豪你快看啊。第一次看见绿谷和别的班的人说话啊……”俩人再一回头时连个人影都看不到了。

 

这个废久。这个书呆子。他恨得牙根痒痒。近乎飞奔地冲进图书馆,一把拉住绿谷的手。

 

“小胜??”他是从哪里杀出来的?这一拉绿谷险些没站稳。

 

爆豪从齿缝里恶狠狠地挤出了一句“回家。”

 

临走前还不忘瞪那人一眼。

 

“……”

 

本想拦住那个不速之客,奈何他走的太快,事情发生仅在几秒之间,轰自己也没反应过来。他临走前发现桌子上放着一个有些破烂的笔记本,本皮上歪歪扭扭地写着“绿谷出久”的字样。

 

……

 

绿谷的大脑从看见爆豪的那一刻起就有些短路,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被爆豪拖进了家门,手腕被他攥出一道深深的红印来。

 

“疼!!!”绿谷埋怨道。

 

“现在知道疼了?”爆豪把书包甩到一旁,把他按倒在地板上,狠狠地捏住绿谷的下巴,手感还不错。

 

“谁让你和别人说话了?”

 

“轰前辈不是别人……四直系学长,他也四A班的”嘴被他捏着,绿谷说话有点漏风。

 

“‘轰前辈’??刚见面才多久就叫得这么亲密了?”听他语气中居然还维护那个人,爆豪更加气血上涌,也不管其他的了,现在只想好好惩罚一下身下的这个少年,让他知道“背叛”了自己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与其说是亲吻,不如说爆豪像一只猎豹狠狠嘶咬自己的猎物一般咬着绿谷的嘴唇。不一会儿少年的嘴唇就被咬得红彤彤的,上面还粘着爆豪的唾液亮晶晶的,身上的白色衬衫也被拉扯得不像样子,活像个被侵犯的小姑娘,看着这样委屈巴巴的绿谷,他的理智稍微有点恢复了,可是下面却“不理智”起来。

 

该死,自己居然对着个男人硬起来了。这个男人还是废久?!

 

“今天就先饶了你。”爆豪站起来整理了下领子,他也在自我反省刚刚那个没过脑子的行为。

 

看着穿鞋要走的爆豪,绿谷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句,“今天不在这吃晚饭吗?”这只是绿谷的下意识一问,他自己也超后悔问出口。

 

爆豪居高临下地睥睨着他,“你是白痴吗?”这么没有防备心,老子可是刚刚要侵犯你的人啊。后半句没说出口,只留下一声粗暴的摔门声。

 

爆豪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冲进浴室冲冷水澡,现在是春天,水凉凉的冲在身上并不舒服,只有这样才能缓解一下刚刚的情绪。发生过那样的事情废久居然还问他要不要留下来吃晚饭,那个人是个傻子吗?他就是个傻子,谁都能把他骗的团团转。想到这里爆豪隐约露出的笑意又转瞬即逝。

 

第二天早晨,绿谷就跟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似的像往常一样跑在爆豪后面喊着“小胜小胜”。就连自诩是最了解废久的爆豪现在都不清楚这家伙的脑回路了。

 

“吵吵什么?”爆豪把头偏到一旁故意不看他。

 

“今天小胜没等我啊。”

 

“……老子为什么要等你??”攥着书包带的手越来越紧,爆豪本来想问问绿谷到底是怎么想昨晚的那个吻的,可是现在又觉得问出来矫情,不问吧心里又堵得慌。又转念一想,当事人都不在乎,自己在意个鬼?

 

故意快步走把运动神经不太好的绿谷落在后面。自从昨晚开始就心烦意乱的,都不像他了。

 

其实绿谷根本没把昨天的事想的太复杂,他本身就对“恋爱”这种事情相当迟钝,昨晚那个吻也理所当然地当成了小胜的“新型惩罚方式”,从小到大被爆豪恶作剧的次数还少吗?他才不会乱想。

 

一个不坦率的男人遇上恋爱白痴的后果大概就是这样吧。

 

反倒是绿谷遥望小胜疾走的背影一脸懵逼。

 

绿谷蹲在柜子前换鞋时就听到背后“哗啦啦”一声,一回头就看到了脚下被各式情书埋了个小山堆的轰焦冻。原来轰前辈这么受欢迎吗?

 

轰完全无视掉脚下的信封一般,该干嘛干嘛。

 

“轰前辈……那些……不管真的好吗?”绿谷开口问道。

 

听到熟悉的声音一回头,原来是昨天放学时图书馆遇到的少年。

 

“没关系,不用管它们,保洁阿姨会扫走的。”

 

“可是……”

 

“每天早晨都这样,习惯了就好。”反倒像轰在安慰绿谷一样。

 

“哦对……轰前辈……昨天太失礼了。”绿谷想起昨晚的事情赶紧鞠躬道歉。

 

轰本是不在意,见少年这般认真忽然起了捉弄的心思,手掌轻轻扣在少年蓬松的头发上,那种手感让他回想起在老家养的猫,很舒服。

 

“啪。”

 

放在绿谷头上的手被拍掉,来者不善,是爆豪胜己。

 

“挡路了。”爆豪瞪了轰一眼,“学校可不是让你们谈情说爱的地方。”说完就从俩人之间大摇大摆地走过去了。

 

预备铃也很合时宜地响了起来,算是救了绿谷的场。再次在前辈面前失礼他觉得相当对不起,奈何小胜的性格他也是知道的,让他道歉比登天还难。

 

虽然轰前辈让他别在意先回教室,但是绿谷心里总是过意不去。心想还是向前辈好好道个歉比较好吧。

 

这样想着,就到了午休时间,本来平时都是和丽日、饭田他们一起吃饭,结果刚拿着便当站起来就听到广播里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请1年A班绿谷出久同学现在到广播室来一趟。”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1148 )

© 暴走系金丝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