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系金丝雀

个人志施工中,可能会断粮几天
盐甜系脆皮鸭写手
边写边想

册宝贝 我的小天使
日lof随意www

[轰出胜]绝赞热恋(2)

*校园pa \是篇爽文(大概)\OOC

*real团宠绿谷

*轰出胜大三角修罗场  不喜慎

*没有刀子  全是糖  是个就喜欢看小男孩们谈恋爱然后做些羞羞的事情的hentai作者

*中篇连载

 

 

 

前文: (1)

 

 

(2

 

“请1年A班绿谷出久同学现在到广播室来一趟。”

 

广播里自带的滋滋啦啦的电流声也盖不住那个人有特点的声音。绿谷第一反应以为自己听错了,后来广播里的声音又重复了一遍才确认不是自己听错了,也不是对方叫错名字了。

 

以为是有什么急事,连便当盒都忘了放下就连跑带颠地过去了。

 

一推门只见轰前辈两手插在口袋里背靠着窗户,手里拿着本书,看得很认真。搞得绿谷都不好意思打扰他了,“轰前辈……”

 

“哦不好意思,看得入迷了。”轰帮绿谷从边上拉来一把椅子,“坐。”

 

“我没有你的电邮地址,只好用这种方式叫你过来。”

 

绿谷紧张得把包裹便当的布都揉皱了。前辈这次大费周章地找自己来不会是要对昨晚和今早的事情责备一番吧?惨了,连着两次对前辈失礼,还没想好怎么和前辈道歉,万一要是不好好道歉会不会被关到小黑屋里,被关到小黑屋里会不会有人来救自己……

 

轰轻咳了一声打断了少年的碎碎念,“绿谷同学,……”

 

“在!!”

 

“可以不用叫我前辈,直接叫我名字就可以。”

 

“是!!”……“诶?????”

 

绿谷呆愣了一秒,“这不好吧……”毕竟是前辈……

 

“我不习惯把前后辈分得很清”,似是看出了少年在紧张,轰握住了绿谷的手,“要是觉得困扰叫我轰君也可以。”

 

绿谷被突然靠近的轰搞得满脸通红,前辈身上有一股好闻的味道,像橙子的香气又像花香,酸酸甜甜的顺着绿谷的嗅觉神经留下一路温柔,又有些霸道,似要融在他血液里一般告诫他永生不得忘记。

 

“轰前……轰……轰君今天找我来是……?”第一次改口,不免有些磕磕巴巴。

 

“差点忘了。”轰从桌子上的书包里抽出那个封面上歪歪扭扭写着“绿谷出久”的本子,“这是你的吧?昨晚落在图书馆了。”

 

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绿谷刚从轰的手里接过本子就翻了起来,“这本!我昨晚找它很久!还以为是弄丢了……”

 

“是绿谷君很重要的东西吧……昨晚回去以后……”轰用手挡住了半红的脸,“我偷看了里面的内容……不好意思。”

 

绿谷却没有埋怨他的意思,“如果不是前辈捡到,可能这个本子就要永远找不到了。”

 

“那个……绿谷,你是作家?”轰试探地问道。本子虽然不厚,但是字迹密密麻麻的,昨晚花了些时间才看完,看剧情很像是自己白天在图书馆看的那本《黑猫》,但其中的对话有细微的差别,描写上也有着或多或少的差异,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个本子上的应该就是《黑猫》的初稿。

 

“不不不……我只是随便写点东西,是欧尔麦特挖掘了我,其实我本人只是被厚爱了而已……”纵使自己写的东西受到大众好评,纵使最后还出成了书,绿谷的内心始终有些自卑。这也不怪他,要怪就怪爆豪胜己天天换着花样损他。

 

“周围的人知道吗?”

 

“应该不知道吧……这件事我谁都没有告诉。”绿谷把本子紧紧抱在怀里,低着头。

 

“那个黄色头发的不良少年呢?”

 

“他也不知道……”绿谷老实回答。

 

这句回答让轰意外地觉得心情很好,“我也不会说出去的,这是秘密。”说完他忽然凑近绿谷,在他耳边小声道,“现在是我们的秘密。”

 

这句话被前辈断句断得很微妙,湿乎乎的气息拍在自己耳边有点痒痒的,绿谷觉得现在自己的脸更烫了,对方明明是个男的也不知道自己在害羞个什么劲儿,现在他有点明白那些小闺女儿喜欢前辈的心情了,虽然不太爱笑,不过这也恰恰是他的魅力所在吧。

 

“绿谷要不要考虑来话剧社写剧本?”

 

没由头的一句让绿谷一愣,前辈说话的思维好跳跃,他有点跟不上。

 

“我很喜欢你的《黑猫》,如果是你这样的实力派来写原创剧本的话会为话剧社的表演增光添彩吧。”

 

诶???!!!让他写剧本?

 

“唰”地。

 

门被人从外面拉开。看清来人后,轰坏心情地“啧”了一声。次次都有这个混小子的事。

 

“我当是谁找废久?怎么老是你?”爆豪抱着足球靠在门框上,好整以暇地打量他们俩。

 

“这话是我该问你的吧?”轰站在绿谷面前替他挡住了爆豪炙热的视线,似乎并不准备退让。

 

“怎么,搞‘办公室恋情’?没想到轰焦冻是会玩这种play的人啊???”

 

气氛一时间僵持不下,虽然被前辈护在了身后,可是他依然能感受到人肉墙壁外的那道堪比X光的视线正在扫描着自己的五脏六腑。

 

感觉制服的衣角被人拉扯了一下,轰回头看向绿谷。“前辈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先回去啦,一直没想到要怎么向前辈道歉,如果不嫌弃……”他把原本放在腿上的便当留在桌子上,“今天中午就吃这个吧,这是我亲手做的。当做是赔罪了。”

 

从轰旁边走过时,轰拉住他的肩膀,“我说的事情好好考虑一下吧……还有……”

 

“下次见面别忘了要叫‘轰君’。”

 

绿谷走后,轰打开饭盒,里面的菜说丰盛并不丰盛,但是花样很全,有小西红柿也有鸡蛋卷,花花绿绿营养均衡,本来没抱太大期望,竟没想到他居然这么手巧。

 

轰焦冻一直面带着迷之微笑地全部吃光光。

 

绿谷跟在爆豪后面,整个人充分沐浴在他的低气压之下,看刚刚那个阵势他差点就以为下一秒爆豪会上去捶前辈了。不过他不知道的是,爆豪看似是个不讲理的人但绝不是个不会审情度势的人,他向来很聪明,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动手,什么时候不可以。比如刚才就是不可以动手的地方,而找个机会在校外就可以。

 

爆豪一边脑补着自己怎么痛扁轰焦冻那个衣冠禽兽,一边暗爽。

 

结果一下午绿谷都没怎么精神集中听课,害得相泽老师点了好几次他的名字。绿谷不是什么聪明的人,所以他力所能及的只有努力,假期别人这个去了海边那个去富士山的,他一个人闲着也是闲着,索性窝在家里硬是把下一年的书都提前预习完了。所以即使是相泽老师也为难不住走了神的他。

 

脑海里始终游荡着今天中午前辈说的那句让他到话剧社写剧本的话,他几斤几两自己最清楚,这种事情果然还是找个机会回绝的好吧……无意识的,铅笔尖“哒哒”地点在国语书上,忽然感觉自己的头发被后面的人抓住了。

 

“吵死了。”爆豪用气音向他低吼。最近看绿谷做什么都觉得气不打一处来,可能是“绿谷出久”这个人本身就很碍眼。

 

而当事人并不知道自己又怎么惹到他了。

 

放学后老师让他去理科实验室送一趟器材,到了实验室刚开门就看到地上躺着一个人,差点没给他绊倒了。

 

“尸尸尸尸尸尸体???????”

 

雄英出杀人案了!!!跌坐在地上的绿谷还没来得及跑,一只脚就被躺在地上的那个人的手抓住了,“嘘……是我。”

 

缓过神来的绿谷才发现是轰前辈。顿时满头黑线,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槽,前辈睡觉的地方真的是一次比一次奇怪。

 

……

 

“诶?车站附近开了家甜品店啊?要去要去的!!”

 

“下次一起去呀。”

 

楼道转角处传来交谈声,绿谷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轰拉到了实验室里,他把门拉上顺势从里面反锁。绿谷被轰按在门边,而他自己骑坐在绿谷腿上,考虑到对方的头如果靠在门上时间久了可能会痛,就用手轻轻搂过那个毛绒绒的脑袋,让他靠在自己的项窝里。

 

“前……唔……”

 

轰低头吻住了绿谷的嘴。本来用手捂住就可以,可是下意识的他不想那么做,用嘴堵住绿谷的喋喋不休才更像自己的作风不是吗。(哪门子作风啊)

 

外面空旷的楼道里回荡着脚步声与谈话声。

 

“你和轰前辈告白了吗?”

 

“还没有诶……一直找不到机会……”

 

声音越来越近,是朝他们的方向来了!绿谷自从被前辈的嘴唇封住了声音就大脑一片空白,耳边唯一能听到的回响就是自己的心脏“咚咚”作响,跳的很快,怕不是得了心悸吧?这种时候还能把心律不齐归结为生病的,怕是史无前例唯有绿谷出久一人了吧?要是让轰知道被自己吻住的那一刻,这家伙心里居然想的是这些有的没的的话,脾气再好也要发作了。

 

“诶?理科教室锁门了。”门外的女生拧了两下门把手,并不能打开。

 

“那明天再来找落下的东西吧……”

 

……

 

听着两个人的脚步声逐渐走远,轰终于抬起了嘴唇放过身下的小兔子。两个人嘴贴着嘴的时间有点久,所以有些麻麻的。不同于爆豪的激烈的占有与侵犯,轰的吻就像蜻蜓点水,淡淡的,却能在绿谷心里留下涟漪泛泛。

 

夕阳在天边灿烂地燃烧着。屋子里高高的柜子很多,这个时间点如果不开灯的话基本看不清什么东西,借着一点点来自外面的光,只能看清面前这张眼角带着些泪水的小脸,轰注意到他的右嘴角有点青紫,显然并不是出自刚刚自己的那个温柔的吻。又一想昨晚气势冲冲拉着绿谷走出图书馆的少年,轰焦冻顿时清明,心中涌起了一股无名火气。

 

“前……前辈……那个我……”

 

没耐心等少年说完,轰抬起他的下巴,这回带了些力道地吻了上去。如果说第一个吻他只是想恶作剧一下,这次的吻便是带着冲动与隐忍的矛盾体。自小到大,从来只有别人和他告白,他没有主动地喜欢上任何一个人,唯独眼前的少年,昨晚看完了他写的小说,今天得知这是个秘密,可是仅仅这样还不够。

 

轰觉得自己很贪心,除了文字,还想了解更多的绿谷。

 

轰从绿谷的嘴边移开,“我不是说了吗。要叫轰君。”

 

说完,用舌尖轻轻舔舐了绿谷略有青紫的嘴角。

 

“轰……轰君……”

 

听他这样喊自己,轰忽然有些没由头地动情,如果,如果现在做些什么是不是也没人看到?绿谷是不是不会拒绝自己?继续刚刚那个未完待续的吻,他们唇齿交缠着,绿谷的意识也一直处于“状况外”,甚至不知道自己该拒绝还是任由前辈继续。

 

吻着吻着,意乱情迷之中,轰的手正打算顺着绿谷的白衬衫伸进去时,忽然“哗啦”一声理科教室的玻璃被一个类似球体的东西打碎了。两个人瞬间清醒。

 

 

 

 

 

 

【TBC

 

 

谢谢小天使们的小心心小蓝手捧场!!

今天家里网坏了,更得晚了(土下座)

评论 ( 14 )
热度 ( 1063 )

© 暴走系金丝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