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系金丝雀

盐系脆皮鸭写手

主博不更新时用这个子博话唠↓
CANARY💤
册宝贝 我的小天使
日lof随意www

[胜出]你才弟控,你们全家都弟控!

*幼驯染\全篇小段\自娱自乐\OOC

*奶粉味儿的小甜饼

*无「个性」世界观

*这都是我的个人恶趣味

 

 

 

 

 

 

 

1.没收的情书

 

幼儿园时期的事情。

 

爆豪胜己觉得那个刺猬头、脸蛋上有点小雀斑的臭小子根本毫无可取之处。如果硬要比起来明明是自己更帅一点。直到有一天他在绿谷的小书包里翻到一封粉红色的小信封,打开里面通篇平假名,还歪歪扭扭的,说实话不像女孩子的字。

 

谁家的姑娘眼瞎了吧???

 

随手团了团扔垃圾桶里了。还觉得不解气,又捡回来撕了个稀碎,最好能让写情书的姑娘看到。看到后一定会心碎吧?真是抱歉,你喜欢的就是这样一个糟蹋女孩子少女心的人渣,趁早放弃吧。爆豪脑补着痛哭流涕的小女孩,一边坏笑。

 

放学。

 

“小胜,你看到我书包里……的信封了吗?”

 

“没……没有。”紧张什么,我爆豪胜己又没干亏心事。

 

“诶……小胜也没看到啊。”绿谷的小手攥着书包带,小声道,“那是老师留的作业,让给最喜欢的小朋友写封信……想了半天,果然最喜欢小胜了,可惜被我搞丢了……”

 

“……你是白痴啊!自己的东西都看不好!!!”爆豪怒捶绿谷的小脑袋,差点没给他疼哭了。

 

后来当晚就连妈妈也没能拦下放下书包就冲出家门的小胜,他回来时手里捧着一堆碎纸片还问他老妈,“透明胶呢?”

 

 

 

 

2.交换的衣服

 

还是幼儿园时期。

 

老师布置了一个家庭任务,让大家回家后找一找有什么衣服愿意和小伙伴互换。

 

刚到家小绿谷就趴在衣柜前嘟囔着,“这件他穿太小”,“这件太粉了”,“他肯定不喜欢这个颜色”……

 

“喂废久,干嘛呢你??”爆豪推开门就看见把自己埋在衣服堆里的小绿谷。

 

“小胜!你快看看你喜欢哪件衣服!”绿谷兴致冲冲地左手拿着一件T恤,右手拿着一条短裤。

 

这小子到底什么审美,红配绿?看来还得本大爷亲自动手。爆豪沉默,在衣服堆里翻了一通结果找着一条内裤。上面印着在小男孩里很火的欧尔麦特超人的衣服图案,他拎着那条内内瞬间一个爆笑。

 

小绿谷被爆豪搞得怪不好意思,羞耻心顿起,废了大力气才把他推出了房间。

 

小胜是坏蛋,今天不要理他了!

 

第二天,小绿谷空手而去,原因是一直没找到合适小胜的衣服。后来课间时爆豪偷偷塞给他一件白色短袖,“喏。”

 

“可是我什么也没给小胜啊。”

 

“昨晚不是给了吗?”爆豪把裤子拉开一个缝隙,绿谷刚瞥了一眼就满脸通红。

 

谁允许你穿我的内裤了喂!

 

 

 

 

3.晚安的亲吻

 

小学时期。

 

爆豪的父母常年工作在外,临走前他们把他托付给了绿谷家。

 

晚上两个小朋友的日常就是写完作业打游戏,9点左右被绿谷的妈妈催去睡觉。其实熄了灯后小家伙们还是不老实,绿谷爬在床上问,“小胜小胜你说世界上真的有小精灵吗?”

 

“才没有,你是白痴吗!”爆豪转了个身。

 

 “真的真的没有吗?”绿谷又凑到爆豪耳边,“听说睡前被小精灵吻额头可以做个美梦哦!”

 

“我说没有就是没有,赶紧睡觉!不睡觉就把你煮了吃了!”小胜回头瞪了废久一眼。

 

“哦……”

 

绿谷语气中毫不掩饰的失落让爆豪心烦意乱,总感觉废久这幅委屈相全是自己的错。他翻了个身就看到绿谷那张小脸在自己眼前放大,这个傻瓜不要靠这么近啊……他把绿谷推远了一些。

 

“听说睡前被小精灵吻额头可以做个美梦哦!”

 

爆豪突然觉得这小子睡着后的样子也挺可爱的,嘴里还咬着大拇指,傻了吧唧的,然后少年脑子里不自觉地就想起小绿谷刚刚说的那句话。

 

算了,真是败给这个臭小子了。

 

爆豪凑过去蜻蜓点水般地在绿谷的额头上留下个吻。心想,下不为例。吻完他红着脸迅速卷起被子翻了个身,完全没注意到绿谷偷偷翘起的小嘴角。

 

 

 

 

4.小胜的叛逆期(1

 

上了初中以后绿谷感觉小胜变了。

 

明明以前都是和他一起上下学,最近甚至都不怎么和自己说话了。是不是自己做了什么让他讨厌的事情了呀?绿谷悄悄反省。结论是完全想不起来自己做了什么错事。

 

中午吃饭时绿谷拿着便当准备找个没人的地方安静地吃。结果在楼梯转角时就听到爆豪的声音,“哈?你说那个刺猬头?”

 

“谁和那个臭小子很亲近了?只不过是邻居罢了。”

 

“我怎么会和废久那家伙是朋友。”

 

绿谷的饭盒没拿稳,掉在地上时发出了“咣当”一声。爆豪回头看到绿谷时顿时变了脸色,欲言又止,还没等他挤出个字来绿谷面无表情地捡起饭盒回教室了。刚坐在位置上,然后趴在桌子上这个哭啊……

 

 

 

 

5.小胜的叛逆期(2

 

没有漫画里的那般戏码。爆豪没有追上去,绿谷也没有找他去讨个解释。

 

小胜果然是讨厌自己的吧。从幼儿园就欺负自己,还起了一个“废久”的外号。自己这样不出色的人果然不配做小胜的朋友吧。

 

尽管一直这样想的。为什么这次这么揪心地难受。

 

回家路上他被爆豪拦下了。绿谷往右走,爆豪也往右走,绿谷往左走,爆豪也往左走。

 

“喂!”爆豪超大声地吼绿谷。

 

“干嘛!”绿谷超大声地回爆豪。

 

“你是白痴吗!”

 

“小胜大笨蛋!”

 

两个人的声音一声比一声高,谁也不让谁。

 

“老子就喜欢白痴!”

 

“我也喜欢大笨……诶??????”绿谷刹了个车。小胜刚刚说啥?

 

爆豪满脸通红,“哼!走了。”

 

他说——诶——???

 

 

 

 

6.小胜的叛逆期(3

 

晚上绿谷对着最喜欢的猪排饭神游。这让绿谷夫人很担心,这孩子是不是有心事了啊?心想既然不方便说的话还是叫小胜来吧。

 

夫人一个电话把小胜招呼过来了。

 

爆豪来时绿谷刚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脑袋上还冒着热乎气,一推卧室门发现小胜坐在自己床上,鞋底湿滑,吓得他差点没当场来个劈叉。

 

“你你你,你怎么来了!”绿谷勒了勒浴衣的带子,生怕掉下来。

 

“我怎么不能来!”爆豪站起来。上了初中以后的小胜发育得比较快,两个人的身高差一下子就拉开了。绿谷后退了两步,被他逼到了墙角。

 

“喂。”少年压低了嗓音,正处于变声期,有些沙哑,“今晚,一起睡吧。”

 

哈?

 

绿谷以为自己听错了。结果下一秒就被小胜扔到了床上,关灯,蒙上被子,一气呵成。

 

“少废话”,爆豪坏脾气地按住绿谷毛绒绒的海藻头,“睡觉。”

 

小胜果然是不讨厌我的吧。绿谷向他的方向凑了过去,“小胜的味道好好闻。”黑暗掩盖了爆豪滚烫的脸。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学校里一句话都不和绿谷讲,但是每晚坚持来他家蹭床睡。导致爆豪夫妇一度怀疑自家给儿子准备的床是不是不舒服。

 

 

 

 

7.保健室的逃课

 

爆豪胜己属于那种不学也照样次次班级前几的聪明脑子。

 

绿谷出久正好和他相反,是那种必须努力的孩子。

 

上了高中后爆豪的逃课现象更加严重了,奈何他成绩好,也只有年级主任麦克老师看心情抓一抓他。如果哪天看见楼道里麦克老师逮谁问谁那个混小子去哪了,估计就是打小钢珠又输了。

 

绿谷运动神经不太好,体育课万年受伤的总是他,已经是保健室的常客了。

 

这天他刚进去就被里面的人来了个过肩摔,毫不留情的那种。

 

“废久?!”他还以为是麦克老师。

 

绿谷显然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揉着脑袋一脸“状况外”的表情。楼道里传来麦克老师的呼喊声,“臭小子别躲了,我知道你在哪。”

 

爆豪从背后抱住绿谷,手握在了他的“小小出久”上,小声道,“照我说的做,不然有你好看。”绿谷颤颤巍巍地点头。

 

“一会儿麦克老师要敲门,你就说屋子里只有你,听懂了吗?”

 

绿谷接着点头。

 

“混小子我知道你就在保健室,开门!”

 

“麦……麦克老师!是我!绿谷!屋里没有爆豪同学……”

 

……

 

听着麦克老师走远的脚步,俩人才舒了口气。绿谷身体发育得比较慢,明明都上高中了,还是矮矮小小的,不过抱在怀里还挺舒服的,那里揉着也挺舒服的。

 

绿谷本想回头问小胜怎么了,结果被身后的人强制性阻止了,“别看我。”爆豪紧紧把绿谷搂在怀里,有这样肮脏念头的自己太恶心了,不想让他看到自己心思动摇的一面。外面上体育课的同学的吵闹声成了背景音乐变得悠远,仿佛世界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这一刻是绿谷第一次觉得与小胜双向拥有了对方。

 

 

 

 

8.毕业时的纽扣

 

少男少女之间流传着一个公开的秘密。传说只要在毕业那天得到自己喜欢的人的第二枚纽扣就可以和他永远地在一起,即使分开也会在某一天重新相遇。

 

高中毕业典礼这天爆豪同学的纽扣全被女孩子抢走了,虽然他脾气不好,又不温柔,仔细一数丝毫没有做“男神”的优势,可是他帅啊!!!

 

绿谷的制服外套上面被人不小心抹了蛋糕,索性合影时放回教室了。再回去时忽然发现第二枚纽扣被人偷走了。

 

天台上。

 

爆豪像往常一样平躺在瓷砖上,捏着手里不透光的小东西自语道,“我到底再干什么啊……”

 

 

 

 

9.没送出去的巧克力

 

情人节一向是女孩子们的“大日子”。有心仪对象的送爱情巧克力,没有喜欢的人就送义理巧克力。虽然这些和绿谷出久本人没什么关系,可是偶尔也想给小胜一个惊喜,买了一堆食材回家,他告诉自己这是本着“做着玩玩”的心态才买的,绝对不是为了情人节。

 

爆豪胜己社团活动结束后已经很晚,到楼下时发现绿谷家还亮着灯就觉得有些奇怪,想着很久没去他家了,今天偶尔去看看废久吧。结果刚接通门铃,人家不让他进。

 

爆豪心说,不是背着自己干什么坏事吧?行,你小子不让我进我也有法进去。小学时因为他常住绿谷家,所以有他家的备用钥匙,回家从小盒子里找出来后就冲进了绿谷家,结果就看见厨房里满手巧克力的绿谷和一锅仿佛来自异时空的东西。

 

“小胜???”绿谷不得不称赞一下小胜回回都能让他防不胜防的出场。

 

“白痴你干嘛呢?研究邪术?”爆豪捂着鼻子,突然很佩服自己居然能看出来他是在做巧克力。

 

“我……做巧克力。”

 

“就这?”爆豪指了指锅里的不明物体,“你这是准备暗杀吧?”

 

“我是想给小胜的……去年小胜生日我都没好好送什么礼物……”绿谷有些委屈。自己做成什么样他自己心里最清楚,很明显这些东西不能给人吃。

 

爆豪被他委屈巴巴的这句话噎得瞬间没了脾气,抱着锅用手指沾了点,别说,味道还挺像巧克力的,随手从桌上拿了个勺,开始吭哧吭哧地吃了起来,本来绿谷想说你最好还是别吃,可是又不忍心打扰他。

 

绿谷静静地看着他吃完。爆豪意犹未尽地抹了把嘴,“你可别误会,我只是不想让你拿这些破烂玩意祸害别人的胃去。”

 

“对不起小胜”,绿谷坐到他旁边,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道歉,可能是觉得连累了小胜的胃,“我连做巧克力都学不会。”

 

一时语塞。爆豪有些变扭地搂住了绿谷的肩,“你是傻子吗!除了喜欢我,其他的都不重要。”

 

 

 

 

10.关于爆豪胜己

 

后来也有偷偷背后说爆豪胜己太宠绿谷了。

 

可怜的绿谷的头顶当场就挨了小胜一拳,打完后爆豪还吵吵,“你们哪只眼睛看我宠他了?!”

 

也有人说爆豪看似凶神恶煞,其实背后是个弟控。

 

结果传播这个八卦的人被他抓了出来,贴着他耳边吼,“哈?你才弟控,你们全家都弟控!”

 

被人说中了才这么气吧。绿谷背后偷着乐。

 

 

 

 

 

【完】

 

评论 ( 9 )
热度 ( 930 )

© 暴走系金丝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