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系金丝雀

盐甜系脆皮鸭写手【册宝贝是我的小天使】安价体幼驯染绝赞连载中XD

[轰出胜]绝赞热恋(3)

*校园pa \是篇爽文(大概)\OOC

*real团宠绿谷

*轰出胜大三角修罗场  不喜慎

*没有刀子  全是糖  是个就喜欢看小男孩们谈恋爱然后做些羞羞的事情的hentai作者

*中篇连载

 

 

 

 

前文:(1) (2)

 

 

 

(3

 

一放学就只看着个废久的背影。

 

看来是很久没有好好收拾那个臭小子了,最近越来越不拿自己当回事。爆豪胜己在操场上一边做着热身运动,一边气血上涌。平时就够可怕了,这下浑身更是散发着逼人退避三舍的“瘴气”。

 

雄英的足球队本来是有专门的足球老师带着不同年级的队员训练,最近教练恰好带着三年级的出去踢比赛了,所以这两天的训练是二年级带着一年级踢友谊赛。中场休息时爆豪就听见旁边两个高年级的说什么“轰焦冻今天下午的课又逃了”,“成绩好老师也不会太管他”……

 

对于这种八卦行为,爆豪胜己向来是嗤之以鼻的。刚准备把水瓶放下归队,就又听他们说“轰焦冻是有多喜欢理科实验室啊,今天又在那里睡觉。”

 

理科实验室?

 

他可是记得绿谷出久临走前抱着一摞器械朝他说要去理科实验室送器材。

 

靠。

 

“哎哎哎爆豪你干嘛???”

 

爆豪也不管那么多了,抢来切岛的球,一脚就是朝着理科实验室的窗户踢了过去。你还别说,不愧是“雄英足球队”的种子选手,这一脚是真真的准,带着爆豪的怨气就一路冲向二楼实验室正对着操场的那扇窗户。

 

队员听见“哗啦”一声时还都没反应过来这个暴走少年到底在干什么。反应过来时窗户已经碎了,生米煮成熟饭了。

 

“妈……耶……”上鸣下巴都快贴地了。

 

“报告队长啊”,爆豪痞里痞气地举手,一脸不爽,看着刚刚聊八卦的那个高二的,“很不小心地踢破了玻璃,我现在去捡球。”

 

即使错杀一千,他爆豪胜己也不能放过一个。

 

雄英高中的教室装潢很好,也很隔音。窗户上的玻璃被打碎后,原本外面操场上极其悠远的吵闹声现在清晰地在轰和绿谷的耳边打转。气氛被搅乱,两个人也瞬间清醒过来。

 

“喂——上面有人吗——”

 

每次都要给爆豪处理这一箩筐的破事,作为学长非常心累,但人家有能力有潜力,最后擦屁股的还得是自己。

 

轰抱着足球站在窗边,语气里听不出情绪,“谁干的?”

 

“爆豪胜己——”下面的人嚷着。

 

我就知道。轰心下明了,把球扔了下去,走前不忘丢下一句“我会和老师说明情况,让他好好‘赔偿’的。”“赔偿”两个字几乎是咬着牙根说出来的,冻得下面的人不觉一阵冷风。

 

爆豪赶到理科实验室时只能看到轰坐在桌子上翻着一本什么东西。

 

“喂。”爆豪冲他嚷嚷。轰显然并不打算理他。

 

“我叫你你没听到?”瞬间,爆豪冲到轰面前揪起他的衣领。

 

“我不跟疯子打交道。”

 

“你——”自打第一眼见他就不顺眼,爆豪拼命狂忍住想爆揍他的冲动,“善意地,警告你。”爆豪紧紧盯着轰的眼睛,“以后少靠近废久。”

 

僵持了一会儿,轰焦冻反握住抓在自己衣领上的手,狠狠扯开,再怎么说也是练过几年空手道的人,克制爆豪胜己完全不在话下,眼下他并不想和这个疯子扯上任何关系。

 

轰整理了一下衬衫领子,拿着书似要对那个暴躁的少年视而不见,临走前回头别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我也善意地提醒你。最好不要插手我的事情。”

 

“哦还有,换玻璃的费用记得转到相泽老师的账户里。”

 

合着这次威胁对这个男人来说不痛不痒???爆豪胜己就没这么憋屈过。

 

废久被欺负也只能是他欺负,如果敢有外人染指……他一拳捶在桌子上,若不是桌子结实,怕是也要留下个裂纹来。

 

早在轰看清砸进来的是足球时,他赶紧让绿谷先离开了。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果不其然下一个来理科实验室的不速之客就是爆豪胜己。绿谷当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慌乱,又没做什么对不起小胜的事情,可是就是心跳加速,他在紧张,他也不知道自己害怕什么,即使被小胜知道又会怎么样呢?

 

绿谷是个爱动脑子的人,但是不擅长在人情方面动脑子,说白了就是处世不深,什么都不懂,再加上反应迟钝,一时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他照常在学校门口乖乖地等训练结束的爆豪胜己。

 

和小胜回家时总觉得他的戾气又飙升了几层,绿谷有些不自然,三两次想说些什么又都咽回去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爆豪忍不住了,最受不了就是废久的这幅支支吾吾的样子。

 

“我是想说……”绿谷紧紧捏住书包带,“以后能不能不要见到前辈就跟见到仇人似的……”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爆豪一拳捶在墙上,“你喜欢他?”

 

“啊……???”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得绿谷一脸懵。

 

“……没事。”爆豪今天也心烦意乱。

 

当时自己一想到绿谷可能和那个冰块脸男人共处一室时,强烈的毒占欲像一条毒蛇,喰食着自己的心脏,并吐着信子诱惑着他去抢夺,去侵犯。爆豪想,至少要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他开始意识到,现在一旦是关系到废久的事情自己就变得不像自己,这样的他被自己深深地所不齿着。

 

在下一个路口和绿谷分道扬镳。

 

明明就是隔壁楼,绿谷也不知道为什么小胜要绕远。

 

回到家后,他把自己埋在被子里,满脑子都是下午轰君的那个吻。手指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嘴唇。那时候是不是有一丝的心动?绿谷转了个身,把枕头沉沉地糊在脸上。轰君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是恶作剧?还是喜……不不不这个不可能。他拼命地摇头,晃得有些晕晕的。

 

……

 

我不会是……“那边的”吧?

 

正为自己性取向发愁时电话响了起来。解锁后发现是欧尔麦特社长来的电邮,大致上,先是恭喜绿谷之前交上去的小说电子稿过审了,过几天就可以出版。二是让他抓紧时间和那个插画师见一面,如果对插画师的稿子没有异议就可以直接送去印刷厂了。

 

过了一会儿又来一条信息,补上了插画师的电邮。

 

他看着那个电邮地址总觉得有点眼熟。但是没多想就编辑了一条消息,也不知道对方该怎么称呼,总之说明了自己周六有空问对方能不能见一面。本来以为对方会很高冷,结果很快就收到了回复的消息。虽然只有一个“好”字。

 

毕竟这是他第一次亲自联系插画师,平时这种活都是交给编辑的。一般一个编辑要负责好几个作家,这次正赶上绿谷的编辑主催的众小说中,其中有一本要评什么“芥川奖”,所以没时间忙活绿谷的事,只能辛苦他亲自上阵了。

 

后两天过得相当平静,既没在学校里偶遇轰君,爆豪也没有再找绿谷的麻烦。平静得甚至让绿谷产生了周一周二发生的事情其实都是梦的错觉。不过这样也正合他意,毕竟安安稳稳做个普通的高中生才是他的理想。

 

绿谷喜欢写小说,不代表他本人想活在小说情节里。

 

数着日子盼来了周六。

 

绿谷没什么私服,因为很少周六日出门。因为假期是属于现充的,宅是属于绿谷出久的。雄英又比较注重学生个人的兴趣发展,作业一直很少甚至没有,所以平时周六日基本在赶稿中度过。

 

绿谷在镜子前用手拢了拢乱糟糟的头发,把衣领翻正,左右看了看似乎还是觉得不太满意,又把挂在衣架上的鸭舌帽戴上,顿时觉得好了许多。

 

到达约好的咖啡厅时对方还没来。他想总之先找到位置坐下,结果还没坐稳就听见头顶上有道熟悉的声音——

 

“绿谷出久?”

 

绿谷摘了耳机一抬头吓得下巴没磕地板上,“轰轰轰……轰君?”好险,差点就直呼其名了。

 

轰焦冻就是他的插画师?他怎么不知道学长居然还有这种技能点???

 

“来得好早。”对方倒是非常淡定,叫服务员点了杯咖啡。

 

“我……我一直只知道轰君是话剧社社长,没想到还会画插画啊……”

 

“嗯……小时候被家长逼着去学了点。”轰向杯子里加了点奶,“这次留心了一下作者笔名,看到是你就特意联系编辑接了这个工作。”

 

轰君为了我接了这个工作吗?绿谷一时间有点受宠若惊,慌乱之中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怎么,嫌弃我画的不好吗?”轰佯装一脸受伤。

 

“不不不,怎么会……就是觉得……觉得……”绿谷低头,“太麻烦轰君了。”

 

似乎是察觉出对方的紧张,轰有些心里头不是滋味,如果是和那个炸毛不良在一起的话是不是就不会这般小心翼翼了?转念道:

 

“来都来了,要不要去我家坐坐?”

 

 

 

 

 

【TBC

(*下章有女装,预警)

评论 ( 11 )
热度 ( 1061 )

© 暴走系金丝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