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系金丝雀

盐系脆皮鸭写手

主博不更新时用这个子博话唠↓
CANARY💤
册宝贝 我的小天使
日lof随意www

[轰出胜]绝赞热恋(4)

 *校园pa \是篇爽文(大概)\OOC

*real团宠绿谷

*轰出胜大三角修罗场  不喜慎

*没有刀子  全是糖  是个就喜欢看小男孩们谈恋爱然后做些羞羞的事情的hentai作者

*中篇连载

 

 

 

 

 

前文: (1) (2) (3)

 

 

 

(4)有女装(慎)

 

 

“来都来了,要不要去我家坐坐?”

 

本以为是轰君无心的一句,结果当绿谷被带到一座宅府前时他才知道轰是认真的。

 

完全没想到轰原来还是大家族的少爷,这两天轰带给绿谷的冲击老实说,不小。认识他第一天就被发现了自己的隐藏身份,第二天得知他是戏剧社社长还被邀请写去写剧本,今天又意外解锁了他的一个新身份?

 

绿谷忽然想起来为什么第一眼看他那么熟悉了,在之前自己连载文章的杂志上看过他的照片啊!虽然脸上带着口罩,但是那个扎眼的发色绝对不会错。

 

整理思绪之间,轰给他泡了壶茶,“不好意思,没准备什么名贵的茶叶,家里现在只有这些。”

 

“不不不……”能够被轰这样招待,他已经很感激不尽了,他端起杯子浅酌了一口,“轰君看起来真的不像……插画师。”本来想说“不像会宅在家里画画”的,后来一想这样直白实在是不合适,虽然私心觉着学长会更加“现充”一些。

 

绿谷这个人太单纯,想说什么都写在脸上,轰早就看出他什么意思了,只不过不戳破罢了,对于这种反应他也非常理解,是个人都会觉得他“这样的人”周六日应该会更加丰富多彩一些,比如约个会又或者来个短途旅行,总之绝不是宅在家里。

 

“有种……形象幻灭的感觉?”轰坏心思地调戏他。

 

“!”绿谷一口茶差点喷出来,“完全没有!”

 

他的手指摩挲着杯子边缘,“第一面见到轰君……就觉得……是个温柔的人。虽然确实没想过轰君还会画画这种事情……”而且还画的相当不错,把他小说里想表现的意境完完全全地展现出来了。

 

“父母一直工作很忙,小时候没太多时间来照顾我。为了不让我闲着,就逼着我去学画画。说实话一开始听抗拒的,现在居然还有点庆幸……”轰忽然的一笑,晃了绿谷的心神。原来他笑起来这么好看……多笑笑的话怕是不仅仅是早晨被埋在情书里那么简单了吧?

 

“因为这样,我和绿谷的距离好像又近了。”

 

“砰”

“砰”

“砰”

 

绿谷感觉自己的心跳在这句话里瞬间加速。

 

某种情感像是渴水的热带植物一样疯狂生长着。

 

似乎从学长身上生长出一种长长的绿色藤蔓,他们随着自己脉搏而律动,他们顺着自己的血管一路向上缠绕住自己的心脏,替他本人控制生命的中心。

 

“绿谷?”

 

想的有些出神,最后还是轰把他的灵魂从想象的世界里唤了回来。

 

一想到刚刚自己的失态,绿谷顿时脸红。

 

“要来我平时画画的房间看看吗?”轰很自然地拉起绿谷的手。绿谷觉得更加不自在,路上又悄悄把手抽了回去,轰只是皱了下眉,没有再重新牵回来。

 

轰家的宅子很大,是古代日和式的建筑风格。门都是横向推拉式的,只有轰的这间屋子是很现代的木头门,门里的世界不大不小,大概十几平米的样子,刚好够摆下一个书架,一张书桌和一台电脑。电脑前放着手绘板,桌子上也堆放着铅笔勾勒的线稿,厚厚一沓少说也有几万张。看来轰真的是下了很大功夫。

 

绿谷好奇地四处张望着,原来画师的屋子是这样的啊,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专业的工作环境,再一想想自己只有一小台笔记本,霎时有些羞愧,心里暗暗觉得让轰给自己画插画完全是大材小用。

 

走动时他不小心碰到了桌角,鼠标移位,屏保被解了锁。电子屏上的画面让绿谷登时红了脸——那是一男一女交缠在一起的身体。虽然他本人没真正看过,一直也只是听别人讨论,但是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不能更清楚上面的两个人在干什么。

 

相比之下,轰就淡定很多了,他本来想解释说只是用来参照着画人体的,但是瞥到害羞起来超级可爱的绿谷君他忽然坏心眼地不想解释。

 

左手一把拉住绿谷的手,右手按住他的肩轻轻松松制服在榻榻米上。这时轰忽然想,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身娇体弱易推倒。是的,形容绿谷简直太合适了。上了高中还是不到一米七的个子,像个女孩子一样身子软软的,抱起来很舒服。

 

像个女孩子似的?

 

忽然想到什么似的,轰的嘴角挂起了若隐若现的笑意。

 

“轰……轰君!我我我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所以不要杀我灭口啊,我不会乱说的。绿谷捂着脸。

 

轰好笑地扒开了他的小手,“绿谷,要不要考虑来参演学园祭的话剧啊?”

 

“……哈?”

 

 

 

回到家后的绿谷瘫坐在玄关的鞋架边,实在想不清楚学长到底是什么脑回路。

 

“不要拒绝我,上一次你已经拒绝过我一次了(指写剧本的事情)。”

 

“这次又被你发现了我的秘密……是不是更不能放你走了……嗯?”

 

绿谷揉搓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啊……自己怎么就顺势答应学长了!不过在那样的环境下,不答应也是不可能的吧?轰君全身都散发着一股“不答应就吃了你哦”的气场,再加上已经在他面前失礼那么多次(虽然都不是他本人的错),现在怎么好意思再拒绝他一次。

 

可是……要怎么演啊……绿谷浑浑噩噩地走进卧室,瘫在床上。总之是相当怀念之前平静的高中生活了。

 

周一绿谷一直在避着轰焦冻走。生怕让他看见自己然后想起话剧社的事情。

 

逃得过初一,躲不了十五。

 

一放学就被轰带着部员围堵在了1-A班门口。

 

能进话剧社的人自然都是帅哥美女,这么一票高颜值的人站在门口更加显眼,不知道的还以为班里有人惹上了什么桃花。绿谷就在楼道里一帮人炙热的视线下,被轰带着去了话剧社的排练教室。搁别人看着可能会觉得很气派吧?说实话真心想拒绝,不过轰这下也算是“三顾茅庐”了,再多说什么反倒显得自己矫情了。

 

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到了教室,他的预感成真了。

 

看着轰手里的戏服,绿谷一脸不敢相信。再一看轰的表情,心想大事不好,这回轰是动真格的了。说实话他想过一万种可能性,最好的情况和最坏的情况他全都考虑过。

 

其中万万没想到的就是,居然让他反串演女主!!!

 

这是在报复吧!这绝对是在报复吧!!!绿谷抱着那套裙子和假发差点没哭出来。

 

剧团里还有很多女孩子,让他在教室里换衣服不太现实,轰就让他先去男子更衣室准备了。如果可以,绿谷很想偷偷溜走,可是既然答应别人的事情,再临阵脱逃实在不是他能做得出来的事情。硬着头皮探了个脑袋,一看没人,也算是幸运中的不幸了。

 

他脱下身上的制服,一层一层换上戏服。

 

轰焦冻给他的是一套Lolita风格的蓝白格子裙,有点像《爱丽丝梦游仙境》里的女主穿的那套。假发也是轰特意找出来的一顶非常接近绿谷本来发色的藻色长发,再穿上白色丝袜和高跟小皮鞋——镜子里的绿谷出久俨然成了个可爱的女孩子。(如果忽略胸的话)

 

他总觉得胯下冷飕飕的,原来女孩子穿裙子时都是这种感觉的吗?真是不容易啊。镜子前他左看看右看看,觉得这样的自己看上去非常奇怪,更别说出去见人了,万一路上碰见同班同学怎么办……

 

“哗啦——”

 

门外本来抱着足球回来换衣服的爆豪胜己打开门以后把手里能掉的东西掉了一地。

 

 

 

 

 

 

【TBC

(为了表达震惊之情最后一句话都没敢给咔总点上标点符号,另外要给出久小天使解释一下女孩子穿裙子都是要穿安全裤的所以才不冷飕飕Q^Q)

 

 

 

评论 ( 16 )
热度 ( 625 )

© 暴走系金丝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