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系金丝雀

个人志施工中,可能会断粮几天
盐甜系脆皮鸭写手
边写边想

册宝贝 我的小天使
日lof随意www

[轰出]无比爱你

*痴汉久出没请注意\非原著向请注意\同级生\OOC

*就,突然疯狂想看小久倒追冷漠脸轰君的文,一直没找到只好自割大腿肉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自嗨小短篇

 

 

 

 

 

 

4月3日

今天轰君在电车上叫醒了差点坐过站的同学。

对方非常感谢他,搞得轰君有点脸红了。(轰君脸红的样子非常可爱)

 

4月4日

今天下雨了,有个女孩子没有带伞。

轰君把自己的那把偷偷放在了鞋柜旁贴着“爱心伞”标志的塑料桶里。

那个女孩以为还有备用伞很开心地借走了。

轰君是淋着雨回家的。

 

4月5日

今天午休时轰君又是一个人在吃饭。

一如既往的炒面面包和牛奶。

吃完后很用心地把垃圾都收拾好了扔到了垃圾桶里。

 

4月6日

今天轰君被班上的女生委托扔花瓶碎片。

轰君超仔细地把碎片裹得厚厚的才扔到垃圾桶里。

是在担心收拾垃圾的工作人员扎到手吧。

 

……

 

×月×日

今天……

 

 

 

 

 

 

绿谷出久自己也不知道就这样一条一条,在日行观察轰焦冻后到底记下了多少。当他晃过神来时,抽屉里已经摞了厚厚三本。他写在本子上的都是发生在轰焦冻身上的小事,它们是埋在绿谷心底的秘密,带着酸涩暗恋的心情每日滋长。

 

 

第一次见到轰焦冻是开学典礼。

 

他的成绩很优秀,是那种可以被邀请上去做新生代表的优秀。他的声音很好听,可惜举手投足里都带着不可思议的冷漠,左眼边缘带着一块美丽的疤痕。绿谷总是在想,如果没有那块瑕疵是不是轰就会成为更受欢迎的男生。

 

开始只是偷偷跟在他的身后上下学,后来逐渐地,绿谷发现轰焦冻这个人内心远不如脸上写着的那般冷漠。绿谷喜欢把那种感觉比喻成脆皮巧克力冰淇淋——咬开苦涩的外壳,里面柔软得可以马上化掉。无论是回家路上蹲在草丛边看着小猫的眼神,还是一个人时偷偷打盹的睡颜,轰不经意的一举一动无不撩拨着绿谷。

 

每日的这份注视,就像是绿谷生命中棉花地里的小蓝调,甜蜜又温柔。

 

不知道从哪天开始,他的手上多了笔本。绿谷后悔自己小时候没听妈妈的话去学画画,只能将就着用文字记录下轰每天的生活。好在他本人一直没发现绿谷。如果被发现的话会被当做跟踪狂吧?绿谷这样想,所以早在第一天就下定决心要和那个异瞳少年保持距离。

 

只是这样远远的注视就满足了吗?

 

人总是贪心的。

 

绿谷不愿意承认,但是他确确实实地喜欢上了那个外冷内热的少年。

 

绿谷偶尔会幻想自己能有一天,就像是小说里告白的情节,光明正大地站在轰的面前,大声问他相不相信一见钟情。他比较怂,这些画面只敢脑内风暴爽一爽。

 

直到那一天。

 

他被轰焦冻从草丛里拉了出来。

 

“不好意思。”

 

“我其实是同性恋。”

 

轰搂着他的肩膀,对站在自己面前那个紧张得开始揉捏自己衬衫的女生回应道。

 

?!

诶——?!

 

……

 

值日表上写着绿谷去拔学校后院的杂草。手忙活着,脑子也不闲着,他在猜想此时此刻的轰焦冻在做什么,只要想到那个人的那份甜蜜可以能减轻一些手上的负担。

 

后来他不是故意要偷听的。那个长头发的女孩子来时他刚忙完,躺在草丛里准备休息会儿。女孩好像很紧张,嘴里念叨着什么,像在等人。没一会儿又来了个男孩子,不是别人,正是绿谷日思夜想的轰焦冻。

 

偷偷把草丛扒开一个小缝的少年手心出了汗。

 

教学楼后面,孤男寡女,他记得一般开篇这样描写的话那后续情节就是告白。教科书一般的告白现场,这点被绿谷猜中了。

 

“轰……轰同学!”女孩子的声音颤抖,磕磕巴巴,“我……我……”

 

比那女孩还紧张,绿谷咽了口唾沫,掐起地上的几根小草。

 

她终于下了决心,“我喜欢你!”

 

话音落下,惊飞了树梢上几只休息着的麻雀,扑棱着翅膀,抖落几片树叶。

 

半晌。轰君没有反应。女孩子满怀期待,捏着衬衫的手指逐渐发白。

 

这一刻绿谷考虑的事情有很多。轰答应了她该怎么办,自己这场漫长无声的暗恋最后会无疾而终吗?他的脑子里还在走马灯式地回想以往默默注视着轰的每一幕,就感觉身子一轻,自己被一只手拉出了草丛。绿谷刚拔完草,手上和衣服上沾着土,头发也乱糟糟的,加上发育不良,个子不高,看起来像只可怜的流浪猫。

 

轰紧紧搂着瘦弱的少年,少年的头被一股霸道的力量按在那人肩上。绿谷一瞬间沉浸在被不知所措所包裹的侥幸的幸福感中。

 

“不好意思,我是同性恋。”

 

气氛有点尴尬。

 

绿谷不敢抬头看那个女孩,也不敢直视轰焦冻。他很想抬头近距离多看两眼自己的心上人,奈何在最糟糕的时候,误打误撞遇到了最对的人。甚至开始有点后悔出门前没看黄历,如果看了的话上面可能会写“忌拔草”。

 

最后这场闹剧,以女孩鞠躬说不会回去乱说告终。

 

是个好女孩啊。绿谷有点可怜她。

 

女孩离开他们的视线后,轰的手也离开了绿谷。肩膀上失去了那道温柔的力量,绿谷总觉得心底空落落的。

 

没有多余的解释,轰打了个哈欠准备离开。

 

“轰……轰同学……其实是不想直接拒绝,才出此下策的吧?”

 

绿谷都明白的,只要仔细一想就都会明白的,轰这样温柔又变扭的人肯定是不知道怎么拒绝告白,才扯出这么个不着调的理由。

 

“随你怎么想。”

 

看着轰一步一步地,就快离开自己的视线,绿谷却怎么也说不出那句在脑海里演绎过千万遍的话。他握紧双拳。快啊,说出口啊,喊他的名字吧,告诉他吧,把一切的一切,全部告诉他,问他相不相信一见钟情,问他可不可以试着喜欢自己,叫他的名字,至少喊住他也行,至少让他在自己的视线里多停留那么一会儿也行……

 

哪怕一会会儿,也好。

 

“轰……轰焦冻!”

 

他停住了脚步。

 

这是他第一次大声喊出轰君的全名。绿谷隐约感觉自己嗓音中带着的颤抖就像刚刚告白的那个女生一样。

 

“你……你……”你相信一见钟情吗。快说啊。

 

“你……你周日有空吗!”话到嘴边变了样,绿谷立刻开始为自己的懦弱而悲哀。

 

轰疑惑了一下,随后道,“有空。”

 

绿谷攥紧了拳头,双眼直愣愣地注视着轰,这也是他第一次,光明正大地看着那个憧憬很久的人,“那……那请和我一起去祭……祭……祭典……好吗?”

 

……

 

回到家里他还是不敢相信。连鞋都没脱,他呆愣地顺着墙壁缓缓傻坐在地上。

 

轰君当时说了什么?

 

他说,“我不喜欢热闹的地方。”

 

还说,“但是刚刚把你牵扯进来很抱歉。我会和你一起去,只是作为补偿。”

 

所以,这算是邀请成功了吗?绿谷捂着嘴巴,不敢相信,他躺在地板上笑着打滚。很久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这样期待。

 

撕着日历,每天数着日子过。好歹盼来了周六。

 

绿谷见到轰时吃了一惊,他没想过对方会穿着浴衣和木屐,相比之下他只是很简单地穿着便装,反观起来倒是自己更加不重视这次约会。

 

夕阳为轰整个人镀上一层温柔的颜色,墨绿色的浴衣衬得他温润优雅。好看的人只是靠在柱子上也好看。绿谷不自觉地掏出了手机,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连拍了十几张,虽然背着光,镜头的视角只能看到一道黑色的影子,可是依旧遮挡不住与生俱来的帅气。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绿谷跑过去。

 

轰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表,“是我来得太早。”

 

绿谷心中偷笑,虽然嘴上不说,其实轰是很期待来这种地方的吧?

 

两个人从入口进去后就开始漫无目的地游荡。

 

左右两边都是情侣或者家庭,要么就是一大批一大批的学生成团行动,两个男生并肩走在一起的除了他俩就没别人。意识到这一点的绿谷觉得有点尴尬,悄悄偷看轰的表情,发现他和往常并没什么区别。绿谷正准备平复一下心情,只感觉自己的衣袖被人拉扯了两下。

 

轰捂着脸,其实完全遮不住下面有些红晕的脸,“那……那个……”他指向旁边的射击摊。

 

“轰君想玩吗?”原来他也有这样不坦率得可爱的一面,绿谷暗爽,这次来血赚不亏。

 

轰点头。又有些不好意思,“是不是我这么大的人还想玩这种东西很奇怪……”

 

“怎么会!!玩这种东西又不分年龄!!”轰君开心就好。绿谷悄悄地补上了一句。

 

轰掂量着那杆塑料做的玩具枪,很轻。

 

他拿在手里有一下没一下地转着枪柄,打量着架子上的小玩偶思量着。似乎有了目标,食指卡在扳手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枪身停止了旋转,他凝神对准它,一发入魂。那个小东西三摇两摆在原地转圈圈,最后一声不响地掉在水泥地上。

 

“恭喜这位小哥啊,这是礼物。”摊主把被击落的小玩偶递给少年。

 

轰拿在手里捏了两下,随手递给绿谷,“送你了。”

 

“给我吗?”绿谷本想夸夸他的好枪法,结果被这句话惊喜到了。

 

“这个兔子,很像你。”他对着绿谷笑了。

 

这是绿谷第一次看到他对外人展露出温柔的一面,若是可以他想把这一刻永远珍藏。可惜这一瞬的温柔就像泡沫,刚触及又马上破灭。

 

绿谷手里捏着兔子。

 

两个人的交流也仅限于“要玩这个吗”“好啊好啊”之间。

 

时间过得很快,就要开始放烟火。

 

绿谷和轰找到了庙会附近一处没什么人的地方,这里地势比较高,应该是看烟花的最佳席位。他们坐在地上,挨得很近,四周很安静,安静得绿谷能听到自己比平时律动得更快的心跳声。他觉得自己和轰的手间只有几厘米的距离,可是就这几厘米,像一道鸿沟,无法跨越。

 

“你常来这种地方吗?”轰问道。

 

绿谷没想到他会舍得开口,愣了一下才老实回答,“我很少出门,也没什么朋友,只有小时候和家人来过,长大后就懒了……其实很少来这样的地方。”

 

“家人啊……”他转头看着绿谷。

 

绿谷却从那双眼睛里看不到自己,他知道那双眼睛正注视着的人不是他。

 

“真好。可以和家人来这种地方。”轰收回视线,从边上拿了罐饮料递给绿谷,自己也打开了一瓶喝了一口。

 

“轰小时候没和父母来过庙会吗?”绿谷问出口就后悔了,自己太多嘴了,这种事情怎么能随便问,赶紧说道,“轰君不想回答的话……”

 

“小时候他们都忙工作没时间管我。”

 

“我们家是家族联姻,父母没有爱情,脸上的伤是我妈用开水烫的。”

 

“她讨厌我。因为我长得越来越像我的父亲。”

 

绿谷看着轰云淡风轻地说出这些往事,就像讲的是别人的故事。没有歇斯底里,也没有怨恨与咒骂,很安静地,绿谷知道那是接受残忍的现实过后的风平浪静。

 

以前猜想过轰的身世不一般,却没想过他的身上还背负着这样沉重的过去。

 

轰的童年是灰色的。童年的这股沉重的色调像墨水滴在了餐巾纸上,向着他生命的四周迅速扩散,本来被他自己强制边缘化的记忆慢慢浮在眼前。他从小就没得到过什么来自家人的爱,爱与被爱之间关联有千丝万缕,从小没被好好爱过的人长大后也很难爱得无所顾忌。

 

这点轰比谁都清楚,他甚至不愿意从那层被他儿时起小心翼翼搭建的保护壳里钻出去。它是茧蛹,薄薄一层,却是无比坚固的封印。

 

“没人会喜欢我这样的人。”轰更像在自言自语。

 

“我喜欢轰!”他说得很小声。

 

轰焦冻听到了。

 

少年碧色的眸子里映着他的脸,那神色在说自始至终都只有轰。

 

绿谷站起来,手放在嘴边模拟着扩音器,“我永远喜欢轰焦冻!!!”这一嗓子似是用尽了少年全身的力气,喊完他感觉自己的衣服在颤抖,肉体在颤抖,震得灵魂都在颤抖。

 

轰显然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砰”地,天边炸开一朵烟花。

 

那道声音伴着有什么东西出现裂痕的“咔擦咔擦”声,这是只有轰焦冻才能听到的声音。

 

随后在那一朵附近又盛开了更多。

 

夏天的草木味十分浓,空气里还混着硝烟的味道。

 

两个人一同凝望着星空上的焰火。

 

就这样一直凝望到所有的烟花都放完了,天上只剩下一缕形单影只的黑烟。

 

绿谷攥紧拳头,自己刚刚都说了些什么啊……

 

“绿谷……你……”轰开口,语气里带着不确定,“你的喜欢……是不是不是那……那个意思……是为了安慰我吗?”

 

“我是在向你告白。”少年转过身来深吸了一口气,“我喜欢轰很久了,从开学演讲开始我就一直在关注轰君,我的‘喜欢’不是玩笑话,也不是为了鼓励你。”

 

“是因为喜欢你才说出‘喜欢你’。”

 

“是因为喜欢你才说出‘喜欢你’。”

这句话像一颗小石子落在轰的心里,轻轻敲打在那层有了裂痕的壳上。

 

轰坐在地上仰望着绿谷,说出一句极煞风情的话:

 

“但是我不喜欢你。”

 

时间好像在这一刻放慢了行走的脚步,绿谷感觉连蝉声都不那么清脆了。

 

诶——?

 

被……被拒……

 

“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是‘喜欢’。”轰也站起来,拍了拍粘在浴衣上的小草。

 

他郑重地站在绿谷面前,“如果可以的话……”

 

不顾少年惊讶的表情,轰单膝跪在地上牵起了绿谷的手放在嘴边留下一个清浅的吻。

 

“如果可以的话,请你教我谈恋爱吧!”

 

谈——诶——谈恋爱——诶???

 

看着轰认真的表情。

 

漫长的暗恋终于无疾而终了啊。

当时绿谷这样想着。

 

忽然如释重负地笑了出来,“轰君总是在奇怪的地方很认真哈哈哈哈……”

 

“奇……奇怪?我刚刚很奇怪吗?”

 

“哈哈哈哈当然很奇怪啦,不用单膝跪地啦!!”

 

“哈?我以为如果接受告白就要单膝跪地……”

 

那是求婚才要做的动作啦。

 

不过这样也不坏。绿谷心中偷着乐。

 

 

6月5日

今天轰答应了我的告白。

与其说是答应……

不如说只是刚刚开始,因为轰从来没有喜欢过一个人

以后的路也可能很难。

只有他一个人是不行的。

我会陪着他。

一直一直。

 

 

 

 

 

后记:

          有你的未来

          一定很好很好

 

 

 

 

 

 

 

【完】

(今天没有《绝赞热恋》!有一处剧情还需要再斟酌一下…)

 

评论 ( 5 )
热度 ( 580 )

© 暴走系金丝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