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系金丝雀

盐系脆皮鸭写手

主博不更新时用这个子博话唠↓
CANARY💤
册宝贝 我的小天使
日lof随意www

[轰出胜]绝赞热恋(6)

*校园pa \是篇爽文(大概)\OOC

*real团宠绿谷

*轰出胜大三角修罗场  不喜慎

*没有刀子  全是糖  是个就喜欢看小男孩们谈恋爱然后做些羞羞的事情的hentai作者

*中篇连载

 

 

 

前文: (1) (2) (3) (4) (5)

 

 

 

(6)

 

两个男生一左一右相视而立,二人之间刀光剑火。

 

绿谷被扣在脑顶上的运动衣遮住了表情。众人围观谁也不敢上去干涉,两边都是大佬,惹不起惹不起。

 

最后还得是饭田,顶着俩人杀人一样的目光把绿谷搀扶起来,留下一句“我带绿谷去保健室”就走了。

 

“多管闲事。”

 

“多管闲事。”

 

难得的异口同声。

 

众人看没热闹可看也都散去,空留两个人僵在原地,谁也没有先动一步,似乎都对对方有话要说,又都缄口不言,等对方先开口。爆豪可没那么好脾气,瞪了轰一眼就要离开。

 

“你要去找绿谷?”轰背对着他问道。

 

“跟你没有关系。”

 

“我劝你还是不要靠近他。”他转过身子看着爆豪,端出那个无懈可击的笑容,“因为你的靠近只会让绿谷受伤,一次,两次,你以为他和你一样都是没有心的恶魔吗?”

 

爆豪攥紧拳头,像在从牙缝里挤出来一样,“你懂什么……”

 

他快步走回轰焦冻的面前,攥起那人衣领,目光如把利刃死死扎入轰的眼睛里,“我啊,看着你这张脸就来气,只要你出现在我面前我就疯狂想往死里揍你。”

 

“可是你不能。”轰眼里的笑意瞬间湮灭,“你知道后果的。”

 

“你最好记住,没人能威胁我。即使有……”爆豪散发出冷冷地怒意,“那个人也绝不是你。”

 

“这是第二次了吧?”他握住了衣领上的手,“事不过三。要是有下一次……”

 

……

 

回去路上爆豪越想越气。

 

无论是那个五脏六腑全是烂的的轰焦冻,还是和那家伙好像越来越亲近的绿谷出久,这些无不让他怒火中烧。不知觉中,他就走到了保健室前。心想我绝对不是去看那个书呆子的,只是碰巧路过而已。对,碰巧路过。

 

“喂,废久……”

 

绿谷被老师安排在了靠近窗户的那张床上,好像已经给他服了退烧药,现在昏睡过去了。

 

可能是做贼心虚,爆豪蹑手蹑脚地凑了过去,蹲在床边静静地看着他。

 

睡梦中的绿谷有个小恶习,就是喜欢咬自己的大拇指,和小时候一模一样。这是个小秘密,连他妈都不知道,但是爆豪胜己知道。还有很多很多事情都是只有他知道,比如在股缝间的左腿内侧有一颗小小的黑痣。虽然是上次不小心看到的,实在太过可爱,他不小心就变得难以忘记那里的景致。

 

小时候绿谷出久总是跟在爆豪后面,扯着他的袖子,“咔酱咔酱”地叫着,奶声奶气的,很缠人。爆豪经常说小绿谷很烦,其实心里头倒沾沾自喜,中二时期他有“英雄梦”。他一直在寻找像JUMP里的热血漫画男主那般有一样值得自己舍命相守的东西,于是后来带着绿谷和其他两个伙伴一起去后山的那片禁地“探险”。

 

在深山里雾越来越浓厚,绿谷走得慢,不过一会儿就脱离了大部队。爆豪发现他不见时,一开始以为是他在恶作剧,后来喊了几声仍看不到人影才开始慌了。

 

爆豪让其他两个人先回去找大人来,他自己则在山里先搜寻那个书呆子。

 

“废久——”他歇斯底里。

 

“绿谷出久——”

 

“你个混蛋——给我出来啊——”

 

发了疯一样扒开每一处草丛,黑色的裤腿被他高高挽到膝盖,手上渐渐沾满了草木上的泥泞,灰头土脸的,一点都不像平时那个风光的爆豪胜己。最后他在一个地洞里听到了绿谷的声音,似乎是在叫爆豪的名字。他朝里面喊,“你等着,我来救你了——”

 

然后他也跳下去了。

 

“小胜?”

 

爆豪看见绿谷呆愣了一下,下一秒就紧紧搂住那个蹲在地上的无助少年。

 

“小胜你怎么下来了?”那男孩好像受到了极度的惊吓,双眸也失去了往日里的光芒。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让你害怕了。

 

爆豪抱着他哭了起来,那种哭声撕心裂肺,歇斯底里,就好像一直紧紧绷住的那根线突然断了,泪闸大敞四开,所有的内疚和压力在这一刻全部宣泄了出来。

 

这是绿谷第一次见到小胜哭成这个样子。印象中的他,一直样子凶凶的,随时端出拔剑张弩的架势,这样的他应该活得很累吧……下垂的胳膊缓缓搂住了爆豪,小手放在对方的后背上轻轻地拍,像儿时妈妈安慰自己的那样。

 

“小胜乖……小胜不哭……”

 

“对不起……对不起……”他还在道歉,一把鼻涕一把泪。

 

“我不怪小胜哦……”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是你身处险境,我却比你更加恐惧未知情况下的未来。为什么你还能笑着来安慰我?不都是我的错吗?不应该骂我几句,踢我两脚吗?

 

为什么,为什么你能这样坚强。

 

所有想说的话都随着泪水流走。他什么都想说,又什么都不想说。只是这样紧紧抱着绿谷他就能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踏实的感觉。

 

也许,他一直想要守护的东西早就摆在自己眼前了。

 

大人们拿着煤油灯找到他们的时候,只见两个孩子在阴冷潮湿的地洞里相互依偎。爆豪的胳膊紧紧搂住了绿谷的腰,手里紧紧抓着绿发少年的小手,后来两家大人花了点力气才让他松开。

 

回去后等他们醒来自然是免不了一顿责备。原来那座山很早很早以前有很多野生动物,人们为了狩猎才挖了很多地洞作陷阱,现在封起来不让孩子们进入也是就怕出现像今天这样的事故。

 

再后来,绿谷和爆豪又吵起来了。

 

起因是爆豪训斥绿谷说如果他能聪明点的话就不会被发现去后山的事了。

 

“明明都是小胜!明知道我在下面出不去,还跳下来!”

 

“我这不是担心你吗!!!”

 

一阵死寂。

 

绿谷捂着嘴感动得眼圈里瞬间盈满了模模糊糊的东西,他听到了什么???

 

“小胜……能再说一遍吗!”

 

“哈?我说什么了???”

 

“小胜再说一遍再说一遍!”

 

“谁要说啊,你是笨蛋吗?鼻涕都蹭我身上了,爱哭鬼离我远点!”

 

……

 

暖风带着树叶的清香溜进了屋子,轻轻扶起两个人的发丝。

 

这个月份,全城最后一朵樱花也谢了。

 

这样一个季节容易让人困乏,也容易让人轻易陷入情沼。

 

不要在春天谈恋爱。这个季节就像邪恶的人鱼塞壬,用温柔的强调让人在醉卧春怀,从此再也不愿醒来。

 

爆豪的手在快碰触到绿谷脸颊的那一刻又胆小地缩了回去。

 

“诶……能让爆豪胜己畏畏缩缩的人看来真的存在啊……”这声音死气沉沉,甚至像从地狱里传出来的那样空灵。

 

“谁?”他猛地站起来四处寻找人影,眼底的温柔瞬间消逝。又恢复了往日时时戒备的状态。

 

“别这样防备我嘛……”

 

从隔壁床拉着的帘子的缝隙里探出来颗脑袋。那人看起来仿佛大病过一场般的虚弱,眼底埋着深深的黑眼圈,一头白发让他看起来像极了从地狱里偷跑出来的幽灵。

 

对于这个人爆豪胜己有印象,听同队高年级的人提起过二年级有一个孤僻的,神出鬼没的男生。因为看起来过于阴暗所以没有人愿意靠近他,那人神神叨叨,经常自言自语,据说爱好是用塔罗牌占卜。一个男生居然有这种爱好,当时爆豪听到时脸上就写满了不屑。

 

不过这人叫什么来着……

 

“你的占卜结果是——”他拉长了声,喑哑低沉地嗓音让人听上去极不舒服,“当当!”

 

又从帘子之间挤出了自己的手,那人手指苍白而病态般地纤细,食指与中指间夹着一张塔罗牌。

 

“——是逆位的‘倒吊者’哦……”

 

“哈哈哈哈。”干哑的笑声和他整个人的气质一样,散发出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气息。

 

爆豪在原地看着这个疯子了几秒,随后才反应过来,“神经病。”

 

从边上绕到门边,手刚放在门把手上时那人令人不快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喂。你真的知道这张牌是什么意……”

 

还没说完就听到“咣”的甩门声。

 

“真是个没耐心的人啊……”他低头看了眼手里的那张塔罗牌,又别有深意地看着还在熟睡的少年。

 

“会让他迷失内心深处的判断力的那个人……就是你吗?”

 

……

 

绿谷睡醒回到教室后已经是下午了,一不小心就旷了一上午的课实在不妙。他赶紧找丽日借来了笔记。

 

借笔记时丽日告诉他轰前辈来找过他,听说他还在保健室睡觉就没过去打扰,还让她帮忙捎了句话,说剧本打印好给你放书桌里了,还说如果是因为话剧社的事情太累了就先休息休息,晚上的排练也可以不用去了,一切以身体为重。听完以后绿谷十分过意不去,又让轰君担心自己了。

 

也许小胜说得对,自己总是什么也做不成,还常叫周围人为自己操心。绿谷呆呆地看着空白的条格本发愣,一笔也写不下去。又从书桌里抽出了学园祭的剧本,一打开发现上面用记号笔勾勾画画,还用不同颜色的中性笔在旁边标注出了语气和人物心境。

 

绿谷无声地叹了口气。

 

晚上果然还是去找一下轰君吧。

 

 

 

 

 

 

【TBC

(如果我不说的话能看出来那个病床上神神叨叨的男生就是死柄木小哥哥吗……)

 

 

评论 ( 12 )
热度 ( 505 )

© 暴走系金丝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