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系金丝雀

盐甜系脆皮鸭写手【册宝贝是我的小天使】安价体幼驯染绝赞连载中XD

[胜出]和幼驯染在一起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和幼驯染在一起

*对我就是在挑战lft文章的标题长度

*烂大街的梗(先不剧透)\原著向设定\OOC

*BGM:ガリレオ

 

 

 

 

 

 

 

爆豪胜己正面临着人生中最大的危机。

 

如果说起起因的话,都是怪他。他心里非常清楚,嘴却硬得很,坚决否认是自己的责任。

 

周五这堂课是欧尔麦特带他们进行职场体验,按抽签两两一组执行任务。他们还都是学生,不能分配太困难的,所以是相泽他们这些老师精挑细选出的一些简单的,敌人不那么难缠的。“不能把学生们置于危险中”是这次课程的首要条件。

 

绿谷出久也不知道自己是欧还是非,反正第一个抽就抽到了爆豪胜己。这是什么概率?也就是说一个班二十个人,除了他自己,抽到小胜的概率是1/19,这样一个小概率事件就这样发生在他身上。绿谷觉得是欧尔麦特出老千,心里琢磨是不是又像上次期末考试那样,结果回头一道眼神杀过去时人家眼神无辜得很。

 

绿谷只得认命。不过比起他,更加不爽的应该是爆豪,那一副杀人样让绿谷如芒在背。

 

爆豪不是没抗议,就差用武力逼绿谷重抽了。结果当然是惨遭欧尔麦特无情驳回,还被威胁说,如果这次不好好和绿谷出任务就把他平时成绩算0分,说完还得意洋洋地朝绿谷比了个大拇指,示意还是你师父疼你吧。

 

绿谷心说,这哪是疼徒弟,这分明就是卖徒弟。果不其然,这俩人打出了校门就没说过一句话,爆豪一脸“现在不爽想揍人”。绿谷默默为敌人默哀。照着便签条上的地址总算是找对了地儿,结果爆豪说什么拒绝和绿谷合作,完全不听人家的攻略,直愣愣冲进去就是一顿炸。

 

绿谷知道现在他心情不好,可是又劝不动,只得跟在小胜后面。即使是座钢筋摩天大楼也经不起爆豪这么个折腾法,更何况这就是个小破房子。几乎可以说是连上楼梯都省了,直接就捅到敌人窝点,冲进去就是一顿胖揍。

 

绿谷说小胜你别冲动,里面除了那个boss可能还有别人,不了解对方个性不能……

 

爆豪难得没怼回去,直接一炮打断了绿谷的话。一进去就看见一个小个子坐在老板椅上抱着保险箱瑟瑟发抖,对着照片一看,还真没找错,得来全不费工夫。正在他准备过去抢箱子时就听见身后绿谷大喊他的名字,接着从背后一团白气瞬间充满了整个屋子,把爆豪呛了个够呛。

 

好在任性归任性,该冷静时还是很冷静的,爆豪隐约看见有个黑影要溜,当机立断冲过去就是一拳捶在脸上,那人连人带保险箱全飞了出去,脑部好像受到了极大冲击,手脚哆嗦了两下彻底陷入昏迷。

 

解决一个过后爆豪拍了拍手上的灰,这才开始想起废久。这次的事他必须好好和欧尔麦特说道说道,合着那小子什么活都没干,敌人是他制服的,箱子是他抢的,课程成绩给绿谷算0分都不为过。脑补出那小子的一脸呆样,爆豪心里舒畅了很多。

 

可惜没让他舒畅太久。后来他心想,所谓恶有恶报也不过如此。

 

烟雾过了约有一分钟才完全散去,周围的景物也恢复了原来的清晰度。

 

“喂,废久出来吧,敌人我都绑……绑……绑……”

 

爆豪回头看见坐在地板上呆愣的小娃娃,结巴得说不出话。

 

……

 

教室。

 

饭田扶着眼镜凑到小娃娃脸前,又别有深意地看了眼爆豪,“这……你和绿谷同学的小孩?”

 

“噗——咳咳咳……”这句话把丽日呛得肺都要咳出来了。

 

全班人都把屋里这一高一矮,一大一小,最不对头的俩人围在了最中心。众人全是一副凑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实力围观由爆豪惹出的车祸现场。

 

“我说爆豪……和你出任务的绿谷呢?你怎么就带回来个小孩?”上鸣完全读不懂空气,众人一致头疼他的智商,最后还得是八百万心地善良,给他解释,眼前这个小孩应该就是绿谷同学,他变成这样十有八九是中了什么奇怪的「个性」。

 

八百万说的不错,绿谷确实是中了敌方其中一个人的技能。当时爆豪冲进去后,绿谷看见门后还站着一个,那人也不把手里什么东西扔向了小胜,他想都没想就冲过去替屋里那小子挨了一招,结果后来的事……就变成了这样。

 

幸亏不是什么杀伤力强大的「个性」,爆豪也开始后怕。

 

心里头明镜儿似的,表面上该装的b还是得装。

 

“谁知道他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爆豪大吼。

 

“确定不是你贸然行动,他阻止你没成功后来替你挡了对过一招吗?”耳郎响香此话一出,众人沉默。连爆豪胜己都被噎得没话说,把脸憋了个通红。此时大家一个个也都明白了,这事儿多半是爆豪自己惹出来的没跑。

 

“大家回座。”

 

相泽老师也回来了,该八卦的也八卦完了,大家心满意足地各回各位,等着班主任宣布成绩。

 

“这次任务大家执行的都很好,另外……”相泽斜眼看讲桌里头。小绿谷正站在地上扯老师绷带,还一脸天真地睁大眼睛,奶声奶气地说,“好好玩哦。”

 

他一把把那小孩拎起来,“另外有人知道这个臭小孩是谁搞出来的吗?”

 

大家一阵沉默,谁都没说话,但是十八个人同时杀向爆豪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啧。”就知道是这个臭小子。

 

相泽老师一生没怕过什么,其一怕麻烦的事,其二害怕小孩。对小孩他实在应付不来,立刻退出八丈远,和绿谷保持一定距离。一通电话把欧尔麦特从办公室call过来。

 

欧尔麦特听说绿谷出事儿了二话不说来了个全身变就冲到A班,看到趴在讲桌上一米不到的绿发小孩一眼就认出来这是他徒弟。欧尔麦特这个心疼,好说歹说也是继承了「ONE FOR ALL」的人,成了这幅德行他还怎么培养?再来个十几年?绿谷等得起他一把老骨头可等不起啊,抱着那小孩就是一顿哭。

 

夸张,太夸张了。众人白眼。

 

结果那小孩见到欧尔麦特别激动,刚刚来之前还被相泽老师吓得哭个不停,现在见了他立刻笑了出来,“你是那个NO.1的大英雄!”

 

欧尔麦特一把鼻涕一把泪说,“你还认识我啊?”

 

绿谷说,“我当然认识你!电脑上天天看那个火灾救人的视频,一看就是十几遍十几遍哦!”

 

欧尔麦特心想那个视频几百万点击量不会一半都是你点出来的吧,只是现在也没心情吐槽,对付这种从没见过的「个性」,即使是欧尔麦特也不知道解法。

 

最后请来校长才弄懂,这个「个性」其实对被实施者没有任何伤害,唯一的代价就是在24小时之内都必须维持小孩的状态,小孩状态时会暂时丢失除“重要之人”以外的所有记忆,而且变回去后会忘记在小孩时的所有记忆,但是……

 

校长还没说完就被团团围到小绿谷的众人打断了。

 

“现在我们来讨论下孩子的归属问题。”饭田强装严肃。

 

“同意。”众人附议。

 

其实不用讨论他们也都知道结果,大家一致看向难得乖乖坐在位置上的爆豪胜己。

 

“看……看我干嘛?丑话说前头,别指望我照顾废久。”爆豪被那些直勾勾看着他的眼神刺出一身冷汗。

 

“不是你照顾谁照顾?这小孩还不是你搞出来的,你搞出来就必须对人家负责。”此处省略八百万一千字声讨爆豪小论文,总结成一句话就是我瞧不起你这种渣男!

 

炮弹似的一长串把爆豪说的一愣一愣的,半天挤不出一句话。众人也是吃惊,没想到八百万还有这种人设,连忙鼓掌叫好。

 

什么就我搞出来的?又不是我的小孩?!

 

没等爆豪反驳,欧尔麦特率先发了话,“那绿谷少年就只能交给爆豪少年了,这也是为了不让他的家长担心,好在变小也只有24小时,明天就会恢复了。”

 

又说了类似“绿谷少年是因为和你出任务才出了事,你也有一定责任”blabla一堆。他是谁,他可是这俩人的老师啊,爆豪什么性格他不了解才有鬼了,这事不用当事人亲口说欧尔麦特都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来。

 

迫于舆论,也迫于内疚,爆豪暂时“收养”了小绿谷。

 

听说要和爆豪回家的小绿谷开心得不得了,就像是听到什么有趣的事一样一直拍这手傻乐。爆豪心想这小子真是和小时候一模一样,连这傻样都如出一辙,全然忘记了这孩子就是绿谷本人由身体退化到小时候才变成这样的。

 

回去路上,小绿谷吵吵着要拉手手,爆豪瞪了他一眼,相当不耐烦地把手伸了出去。那小孩的小手手感不是一般的好,肉呼呼软软的,很舒服。没等爆豪舒服过两秒小绿谷自己把手又抽了回去,还往身上蹭了蹭。

 

“不是你要握手的吗!!!”爆豪大怒。

 

“爆豪哥哥有手汗,绿谷不喜欢。”那小孩还“哼”了一声。

 

嚯,你敢嫌弃我?!我被一个小P孩嫌弃了?!还是缩小版绿谷?!

 

爆豪这个气啊,一把抓起绿谷的手,咬着牙根,凶相一览无余,“今天你握也得握,不握也得握!!!”还敢嫌弃我?越想越气。

 

小绿谷委屈得很,眼圈立刻就红了,小孩子的脸跟翻书似的,说哭就哭,站在大马路中间哭得爆豪肝颤。你说不管他吧,周围人都看着,还窃窃私语,指不定说什么不好听的,爆豪倒是不在乎这群人的看法,只是这声音搞得他心烦。

 

爆豪攥紧拳头,心一横,行吧丢脸就丢这一回,反正等这小子醒了就啥都不记得了。

 

他蹲下,强行挤出个不自然的微笑,“哥哥、给你、买糖、吃、好吗?”

 

本来没对这种恶俗白痴的哄小孩方法抱太大期望,结果小绿谷瞬间不哭了,抬起头指着路边的冰淇淋车,“那我吃那个……”

 

“不许吃凉的。”

 

“那我就哭——呜哇——”

 

“停停停,我买我买!!!”

 

大冬天吃冰淇淋,爆豪服了。

 

小孩坐在公园长椅上一脸愉悦地舔着冰淇淋,爆豪坐在旁边一脸别人欠他35亿的表情。这对儿组合格外扎眼,好在是傍晚,也没什么人。

 

爆豪这才知道小孩到底可以有多难缠,以后,结婚,说什么也绝对不要小孩。太tm烦人了。他余光瞟着缩小版绿谷,那小孩乖乖地啃冰淇淋,心中起了疑心,如果按照校长说的,他现在的记忆应该全部消失了才对,除了重要的人应该谁都不认识。

 

“喂,小孩,你认识我吗?”爆豪问。

 

小绿谷扭头看着他,大眼睛一眨一眨,“不是爆豪哥哥吗?”

 

“我问的不是这个。就是那个……”爆豪脸一红,舌头也开始不灵光,最后强忍着羞耻心,“那个……你平时怎么叫我……”

 

“爆豪哥哥?”

 

靠。这小孩居然把老子给忘了???!!!

 

他连欧尔麦特都记得,居然不记得老子???

 

合着欧尔麦特比他还重要呗???

 

绿谷手里一空,冰淇淋落在爆豪手里,“不许吃了!!”

 

气急败坏地咬了一大口,“嘶——”好冰!

 

……

 

冰淇淋没了小绿谷难得没闹,反倒是心情挺好的样子还一蹦一跳的。

 

路过一家童装店时,爆豪看了眼小绿谷身上穿的是校长给的小西服。校长溜肩,小绿谷身形还挺标准的,衣服套在他身上怎么看怎么不伦不类的。他叹了口气,真是欠了那个臭小子的。带他进里面试衣服。

 

绿谷在试衣间里时,爆豪就听两个店员一边儿小声八卦。

 

“这是带着亲生的小孩来买衣服吗……”

 

“不能够吧……是弟弟?”

 

“是兄弟的话一点也不像啊。”

 

“看制服才刚刚高中生吧……”

 

“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早熟啊……”

 

“我们也老了……”

 

“……”

 

爆豪那是什么听力,对话一字不差落他耳朵里,看小绿谷出来他才把拆店的冲动忍了下来。

 

镜子前的小孩穿着黑灰格的背带裤,上身是黑衬衫配小领结。

 

可爱,太可爱了。

 

店员兼爆豪胜己如是想着。

 

现在好吃的也请了,新衣服也买了。爆豪把绿谷领回了自己家,这套公寓离学校近所以才租下来的,就他一个人住,即使领个孩子回家也意外地方便。现在爆豪恨透了这个“方便”,家里要是有个家大人还好,他可是一丁点照顾小孩的经验都没有。

 

俩人坐在沙发上大眼瞪小眼。

 

爆豪问,“饿吗?”

 

绿谷摇头。

 

爆豪又问,“渴吗?”

 

绿谷接着摇头。

 

爆豪不耐烦了,“那你想干点什么吗?”

 

小绿谷沉默地摆出一副极恶心的样子双手横在胸前瞬间退出了八丈远,小脑瓜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卧槽被当成恋童癖了。爆豪头疼。

 

“你个小毛孩满脑子什么淫秽思想?!”一股火起。不认识自己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被废久嫌弃了!!!?

 

爆豪现在特后悔当时没能停下来听绿谷说说他的计划,如果当时是按照他的计划行事是不是就不会有现在的这个麻烦的小不点了?

 

小绿谷倒是不怕生,像忘了刚刚的事一样凑过去找爆豪要抱抱。爆豪心里叹了口气,把张开手臂的小孩抱起来,让他坐在自己腿上。近距离一看还别说,这孩子大眼睛双眼皮,睫毛毛还长长的,皮肤也水灵灵白嫩嫩的,看上去就想让人咬一口……

 

小绿谷一声尖叫爆豪才反应过来,他还真咬上去了。

 

“爆豪哥哥你松手,不是你松口!”

 

“俄不松。”爆豪嘴里还咬着小绿谷的脸蛋。

 

“里小只吃俄的用俄的(你小子吃我的用我的)还不让人咬一口解解气?!”

 

小绿谷小手废了好大力气才把爆豪的脸推一边儿去。

 

一大一小,两个心理不成熟的小孩凑在一起的结果就是瞎胡闹,俩人相处得比爆豪想象中的要和谐得多。他心想要不让废久就这样别变回去得了,小小一只揣口袋里就能装走,也没人在自己面前成天灌鸡汤。

 

“爆豪哥哥,我累了。”小绿谷揉眼睛。

 

“那睡觉。”

 

本来想把绿谷往床上一扔就得了,结果人家孩子贼讲究,吵着说“爆豪哥哥我要洗澡澡。”

 

爆豪又得去浴室里给他准备洗澡水,跟个老妈子似的忙活来忙活去的,小绿谷小脑袋随着他的身影左转转右转转,似乎觉得相当有趣。

 

洗澡水也准备好了,一次性毛巾也准备好了,问题又来了。

 

小绿谷从浴室里探出个小脑袋,眼睛眨得相当纯真,“爆豪哥哥,怎么洗澡呀?”

 

爆豪:“……”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事情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他堂堂雄英高中英雄科1-A班级第一体育祭第一众英雄事务所的抢手对象,现在——

 

帮一个毛还没张齐的小屁孩洗澡???这孩子好死不死还是绿谷出久。

 

这样耻辱的记忆绝对不能让废久记住,万一他醒来要是还记得这些就干死他!不过按校长的意思他怕是应该什么都不记得了。

 

爆豪松了口气。忽然突发奇想,废久人都变得这么小了,这样的话,那里是不是也……他没忍住好奇心,挑着眉偷瞟了一眼。

 

噗——

 

爆豪憋住了笑,一脸正经地帮他洗完裹上浴巾抱到床上。

 

他家就这么一张床。爆豪晚上睡姿比较折腾,所以父母给他准备了一个双人床,这下子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派上了用场”。

 

小绿谷躺在爆豪身边翻来覆去。

 

“爆豪哥哥我睡不着!”奶声奶气的。

 

“是你先说的困了。”

 

“我知道,但是我现在睡不着了。”

 

“睡不着也得给我睡。”爆豪这一天可是被折腾惨了,现在一沾着床就神志不清了。

 

“睡不着睡不着睡不着!!!要听故事听故事!!!”小绿谷在床上瞎扑腾。

 

“不睡觉就扔了你!”爆豪狠狠瞪了那小孩一眼,然后翻了个身阖上眼准备接着睡。

 

结果听那边没声儿了,他又放心不下,扭头一看,人家抱着膝盖蜷在床上想哭有不敢哭,眼圈红红的随时能挤出水儿来似的,这画面要多可怜有多可怜。爆豪心想,输了输了。

 

转个身,“你要听什么故事?”

 

小绿谷立刻活了过来似的扑过来,“爆豪哥哥要给我讲故事了吗!”

 

凑得太近了。爆豪脸红了,心虚地看向别处。

 

“爆豪哥哥,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什、什么啊?问。”

 

“爆豪哥哥之前认识我吗?”

 

他不知道怎么回答,“算是吧……”

 

“我觉得自己失去了很重要的记忆,潜意识告诉我应该和爆豪哥哥有关……”小绿谷顿了几秒,认真地问他,“能不能告诉我,之前我和爆豪哥哥是什么关系吗?”

 

爆豪没想过他会这么问,心虚地转移了视线,“呃……嗯……”是啊,他和绿谷算是什么关系呢?从来没有认真想过这个问题,从有记忆起,废久就跟在自己身后。朋友?他摇头,谁要和那种呆子做朋友!竹马?这是形容恋人的吧!他接着摇头。

 

“就……认识的关系。”最后实在没词了,硬是挤出句这个。

 

“只是‘认识’吗……”小绿谷好像深受打击,“本来以为是更重要的关系……”

 

爆豪两只胳膊枕在头底下,满脑子里都是绿谷平时屁颠屁颠跟在自己后面的身影。那些影子最后和身边那小孩儿重合。他伸出一只手拉起小绿谷的手,神色是绿谷从未见过的那种严肃。

 

“我和你说个秘密吧,不许说出去。”

 

小绿谷用力地点头。爆豪觉得不保险,这小子古灵精怪的,不拉个勾根本不保险。逼他许下“说出去就吞一万根银针”的誓言后,爆豪才觉得安全。

 

“其实我一直觉得绿谷出久很烦。”

 

“从小跟在我后面,明明没什么能力,连「个性」都没有却满脑子想的都是要帮助别人。这点最让我火大。”

 

“但是最近我越来越看不清自己的真实想法了……”

 

“看见他和别人很亲密就会莫名火大,看着他对我说话总是顾忌着什么的样子是最来气的……”

 

“你说,我不会是喜欢上废久了吧……”

 

爆豪的视线转了一圈最后落在小绿谷身上,不知道是因为他说的话太长还是太无聊。小孩已经蜷在床上一小团彻底睡了过去。

 

居然敢在他掏心掏肺地难得深情时睡着???这个家伙真是不管是长大还是小孩都能让人起肺火。爆豪佯装狠狠捶他一拳,结果落在小绿谷身上就成了软绵绵的抚摸。

 

废久只有睡着时才最让自己省心。

 

怎么都拿他没办法。爆豪无声地叹气,心想,输了输了。

 

……

 

第二天清早。

 

爆豪伸展自己的大长腿时碰到了一个阻碍,他半睁开眼——

 

“卧槽!!!!!!绿绿绿、绿谷出久!!!!你怎么在我屋里?!”他全然忘记了昨天的事。

 

“哈?……小胜你声音太大了,让我再睡会儿……”

 

“睡个屁啊你给老子起床!!!”爆豪毫不怜香惜玉地拉起还在睡梦中的绿谷。断了路的大脑冷静了一下才清醒过来,昨天发生了什么?

 

和废久出任务、废久中了敌人的「个性」变小、变小了的废久和自己回家了。

 

零碎的片段连在一起爆豪终于反映过来。倒是绿谷,坐起来一脸懵逼,“小胜?你怎么在我床上?”

 

“这是老子的床!!!给老子滚下去!!!”

 

绿谷揉着眼睛,“小胜太粗鲁了……明明昨晚还说喜欢我……”

 

“……”

 

瞬间屋子里死一般的寂静。掉根针都能听到的那种。

 

绿谷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些什么,想救场,“不是……那个……小胜……我的意思是……嗯……反正……嗯……”

 

爆豪抓住绿谷的肩膀就给他按在床上,杀气外露,“你tm没失忆?!”爆豪气得火冒三丈,那个小动物校长诓他???

 

“不是……小胜……你先冷静……”

 

“没失忆的话……”他的嘴角勾起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老子今天就干死你。”

 

杀人灭口,以绝后患。

 

只不过是用在床上的方式。

 

 

 

【完】

 

 

 

 

 

 

 

 

 

 

 

 

 

 

 

 

 

 

 

 

 

 

 

 

雄英教师会议的场合。

 

散会后,相泽消太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停下来问校长,“最后在A班你的话没说完吧?”

 

校长双手搭在一起托着下巴,“是的呢,那群小鬼很让人头疼,一点都不尊重老人家。”

 

“所以‘但是’后面你还想说什么?”

 

“我不是说那个「个性」的被实施人即使变小也不会失去对重要的人的回忆吗?”

 

相泽老师想了想,点头。

 

“同理呀,被实施人恢复正常后虽然会失去变小后的所有记忆,但是……唯独不会忘记关于‘重要的人’的记忆。”

 

相泽老师低头回忆了一下那两个小子平时的相处模式,顿时放心了,这样的话绿谷肯定不会记得变小后被爆豪以公报私的记忆了。嗯,不会影响学生的身心健康,靠谱。(相泽老师一门心思以为爆豪会虐小绿谷)

 

“相泽老师还有别的事吗……阿嚏!”校长揉了揉小鼻子,谁在骂我吗?

 

“校长,天凉了,注意保暖。”相泽老师看了他一眼随后就出去了。

 

天凉了吗?

 

校长双手背后踱步到窗口,摸了摸下巴,“是该加件衣服了呢。”它小声嘟囔着。

 

 

 

 

 

 

 

 

 

【完·完】

(今天喝的奶绿非常好喝→心想天气要变暖了→胜出实在太甜了。(完全没关系啦))

 

评论 ( 12 )
热度 ( 1628 )

© 暴走系金丝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