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系金丝雀

盐甜系脆皮鸭写手【册宝贝是我的小天使】安价体幼驯染绝赞连载中XD

[轰出胜]绝赞热恋(7)

*校园pa \是篇爽文(大概)\OOC

*real团宠绿谷

*轰出胜大三角修罗场  不喜慎

*本章开始修罗场进入白热化

*中篇连载

 

 

 

 

前文:(1) (2) (3) (4) (5) (6)

 

 

 

 

 

(7)

 

放学后绿谷一个人惴惴不安地去了话剧社的排练教室。

 

站在门口刚准备敲门,就听到里面传来轰君情感饱满的声音。

 

“薇奥拉,你已经知道我的一切。我把我的秘密告诉你。现在我送你去告诉奥利维亚,我爱她。”

 

“之后你会找到一个年轻的女孩。”

 

“你骗我。哦,不!不要让我看见你!!”

 

“这就是为什么你说你爱着一个长的跟我一样的女人。”

 

说最后一句台词时轰焦冻伸出手转了个圈,正好看见在门口呆呆站着的绿谷。

 

忽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轰捂着嘴轻咳了一声,略微遮掩脸上有些不太好意思的红晕。

 

“你怎么来了?”语气里带着些责备,“不是让你好好休息了吗?”

 

“我看到轰君给的剧本了,总觉得,大家都这么努力,我又没有经验,更应该努力……至少不应该缺席……”绿谷低头小声嘟囔。

 

对方听闻,眼神稍柔和了些,“进来吧,正好我陪你对对台词。”

 

“其他人呢?”绿谷把书包随手放在门边。

 

“今天我们的‘女主’都不在还排练什么?”他笑得温柔。

 

绿谷总觉得最近轰笑的次数多了起来,不再像刚见面时那般冷冰冰。

 

“他们都有一年多的临场经验了,大家默契度也很好,我就先让他们回去自己练习了。本想等你病好了再集体合一遍。”

 

绿谷顿时觉得非常不好意思,“对不起……都是因为我……”

 

“来都来了,更要好好地练习……”轰牵起了他的手,单膝跪在地上,低头在那只手上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吻。

 

“你说对吗?我的‘公爵夫人’。”

 

 

 

巨日在天边缓缓西沉,血一样的红色灼烧烂了周遭的云,通了人性般地缠绕在轰异色的眸子里,神秘而疯狂,冰冷而炙热。

 

绿谷在他吻下去的那一刻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听到他后面的台词才舒了一口气。轰真的很厉害啊,这么快就入戏了,吓了他一跳。

 

轰随后站起来,低垂着眼睑让人读不懂他的情绪,“现在开始吧。”

 

就好像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

 

“奥……奥西诺……我听父亲……说过他……”

 

听绿谷背台词,轰强忍住挠墙的冲动。绿谷是被他强拉来的,没有话剧基础也很正常,话是这么说,可完全没想到居然这样没救,只得从头教起。轰拿着剧本,指着上面的台词。

 

“这句很简单,用坚定的语气大声背出来就可以了,对你我不要求情感,只要声音足够让全场听到就可以。再试一遍。”

 

“奥……”

 

“大声!”

 

“奥西诺……”

 

“声音再大点!!!”

 

“奥西诺!!!”

 

两个人的声音一声比一声高。一趟下来全都气喘吁吁的。

 

“保持这个状态。下一句台词。”轰在心里长舒了口气,还好绿谷悟性高,如若表演当天发生舞台事故不知道怎么向社员交代。

 

“谁是奥丽维亚……”

 

“不对不对。”轰摇头,“疑问语气再加强点,感情再饱满点!!”

 

……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夹杂着轰君时不时插进来指导绿谷语音语调的声音,总算是把台词顺到了最后一幕。

 

故事最后一幕女主和哥哥兄妹相认,并且向公爵告白,公爵接受了女主的爱。最后两个人在一起,皆大欢喜的结局。

 

“对不起,公爵。”绿谷转头注视着轰。

 

“声音再大点。”

 

“对不起,公爵。我欺骗了您。”

 

“语气再悔恨点。”

 

“对不起,公爵。我欺骗了您。但是我想告诉您,我……我……”

 

轰安静地看着他,在等待着他说出最后一句话。

 

“我……我爱……你……”说完绿谷瞬间脸通红。

 

“大点声。”

 

“我……我爱你……”

 

“大点声,说一遍,不要结巴!”

 

绿谷攥紧拳,仿佛下定决心似的,抬起头,大胆地面对眼前的翩翩少年。

 

只是背台词而已。他告诉自己。

 

只是在和轰君演戏而已。他接着告诉自己。指甲在手心留下弯弯月牙型的红印。

 

“我……爱你!”

 

“我想告诉您,我爱你!!”

 

听到这句话的轰瞬间牵起他的手,把他搂在了怀里,让他的头紧紧贴在离自己心脏最近的地方。

 

“听到了吗……这就是我的心声。”

 

不对,台词没有这句。

 

绿谷抬起头本来想提醒他,未果。被对方又狠狠地按在了怀里。

 

“这就是我想对你说的话。当你离我很近的时候,我的心跳就会加速。”

 

“我也爱你。如果可以,你能……”

 

“你俩干嘛呢???”上鸣电气一拉开门就看到这样气氛极诡异的一幕,吓得倒退三步。

 

绿谷赶紧从轰焦冻的怀里挣脱出来。

 

心跳飞速加快。还没有完全消化掉轰刚刚说过的话。

 

“啧。”轰暗自不爽,但是没有表现在脸上,回头,“你找谁?”

 

“啊??哦哦哦……你不说我差点忘了,耳郎呢??我家小香香呢?”上鸣凑过去,虽然他闻到了一股八卦的味道,不过还是耳郎学姐更加重要了。

 

“她早就走了。”

 

“啊???轰社,你怎么能就这么把她放走了啊……”上鸣摇晃着轰,一脸委屈,“我还想和她一起回家呢……”

 

等等。回家。

 

绿谷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小胜呢?他在学校门口吗?”

 

“哦,我刚才看着他了。”上鸣又想了想,“他今天早退了,我来时好像打老远就看见他在话剧社门口站着了,本来还想过来和他打个招呼,结果还没等我到这儿他就跑远了……这小子又不欠我钱他跑啥……”

 

完了,他绝对听见了。

 

绿谷心头一紧。

 

“前辈,今天也不早了,我先走了。”他刚准备离开就被轰拦下。

 

“太晚了,我和你一起回去。”

 

 

 

两个人拎着书包,披着月色走在小路上。各怀心事,一路无言,互相也没觉得尴尬。

 

“小胜?”

 

到公寓楼门口时,爆豪就站在路灯下。

 

抬头看到绿谷时他的眼神有了那么一丝松懈,随后又看到他身后的轰时瞬间警惕起来。

 

他的理智早在绿谷和轰说“我爱你”时全线崩溃,本来想亲自探探绿谷的心思,结果在亲眼看到他和轰焦冻一起回来的那一刻,爆豪觉得自己被打入了阿鼻地狱。

 

这是报应吗?

 

这是我一直在有恃无恐地欺负你,最后你给我的报应吗?

 

……

 

他想问的话还有很多,它们都一点一点随着秒针的转动融于夜空里。

 

——星星为什么那么多?可能是因为人们的悔恨之词说不完吧。

 

“今天也很晚了。”轰先打破了沉默,“我们上去吧。”

 

“……没事,轰君,送我到这里就好,不用……”

 

“忘了告诉你们了,”他打断了绿谷的话,转过身子面向爆豪,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崭新的钥匙,“从今天开始,我搬到绿谷隔壁了。”

 

……

 

死一般的沉寂。

 

“……诶?”绿谷瞪大眼睛,“诶——————???!!!”

 

 

 

 

 

【TBC

(最近作业超多,更的篇幅短小抱歉(鞠躬))

评论 ( 17 )
热度 ( 807 )

© 暴走系金丝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