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系金丝雀

个人志施工中,可能会断粮几天
盐甜系脆皮鸭写手
边写边想

册宝贝 我的小天使
日lof随意www

[轰出]神说,要有猫

*养了SHOTO喵后的日常\OOC

《神说,猫咪不可随便投喂》的后续

*↑前情戳链接↑

*以下直接把称呼从“SHOTO”换成焦冻(有点小肉麻//////

*建议BGM:みとれてマーブルチーク

 

 

 

 

 

 

 

00

 

自家猫会像定时炸弹不定时化人形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01

 

过安检时绿谷把焦冻装在了纸袋里,上面蒙了一层外套,好在它平时就很乖,躲在袋子里安分得很,算是蒙混过关了。

 

到地方后,它从袋子里钻出来抖了抖身子上的毛,用行动表达对刚刚的环境极其不满。绿谷安抚地摸了摸他的头,“一会儿看到喜欢的就告诉我。”

 

猫咪听懂了般,温顺地点了点头。

 

一人一猫进了商场。

 

绿谷拿了一套格子衬衫,又拿了条牛仔裤,结果被自己猫活生生地嫌弃了。

 

后来它自己左转转右转转,最后用小爪子示意绿谷,挑了一套黑毛衣和格子哈伦裤——绿谷不得不感叹审美这种东西真的是天生的。

 

店员姐姐问他要多大码时,绿谷发愁了。

 

“大概身高是这样的,腰围是这样的。”绿谷在空气中比划着,完全无视了她的满头黑线。连自家猫都开始不忍直视自己。

 

他脸红地挠了挠脑袋,唯一见过焦冻化成人型的一次只用手体感上地量过他的尺寸。只有天知道他是边想着黄色画面边一脸正经地描述的。

 

好在店员姐姐意会了,结账时猫爪疯狂爪挠绿谷的裤腿,身体蜷成一团,看起来非常痛苦。绿谷知道这是要化人形了,抱起猫就是往更衣室一个八百米冲刺。

 

时间赶得刚刚好,前脚进门,后脚焦冻就完全人化,四肢舒展,面色潮红,趴在地上舔着手背。这次比上一次更加进化完全,猫尾巴收了起来,猫耳朵却还翘在头顶。

 

绿谷有点紧张,“我给你换衣服。”

 

心想正好刚买的衣服派上用场时,他家的乖乖猫已经等不及,在究竟是把绿谷扑倒还是两腿直立行走之间选择了“直立行走”。

 

“站立”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难,他拽着绿谷的上衣趴了起来。伸出猫舌头讨好般地舔了舔脖子,含住了他的耳垂。

 

“这里不行……嗯……”绿谷舒服地哼哼了两声后,在裤子和内裤被对方瞬间扒光后选择了妥协与投降。

 

……

 

出门后。

 

店员姐姐回头,“诶?刚刚是两个人吗?”

 

绿谷装作看风景,站起来的焦冻比他高了一个头,把绿谷搂在怀里刚刚好,他不会说话,在胸前比了个“二”。

 

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焦冻喵观察日记:猫化后有很大的发情概率,在公共场合要小心]

 

 

02

 

绿谷回家时自家小猫没在玩毛线球也没在门口迎接自己,他在看电视。回头见绿谷在脱鞋,“砰”的一声就变成了人形。

 

暂且不适应人类的双腿行走方式,他选择了光着身子爬过去。

 

“绿……谷……”他歪着脑袋看着绿谷胸前的牌子念道。

 

“焦冻好聪明啊!!!”绿谷惊喜了一把,伸手揉了揉他毛绒绒的脑袋。从外面刚回来,五指都凉丝丝的,这让焦冻有点享受。他仔细一想,也确实该教自家猫认识一下人类的文字。

 

晚饭后,绿谷坐在沙发上,焦冻趴在他旁边。

 

“一般家长教婴儿的话从哪里教起呢……”绿谷陷入沉思,“‘爸爸’吗?”他扭头看了一眼焦冻无辜单纯的眼神,又想到连着几次和焦冻行床事的画面,难道要让这孩子在床上叫自己“爸爸”吗???!

 

太雷了。

 

绿谷猛地摇头。

 

“你要做个好孩子啊!”绿谷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

 

焦冻内心:某种意义上你的做法和家长没什么区别了。

 

[焦冻喵观察日记:心理戏很丰富]

 

 

03

 

连着一整周,绿谷每天晚上都陪焦冻做“识字游戏”,这些都是他日夜从网上的婴幼儿教学视频里学来的。

 

其中有一天他边上楼边读《如何让孩子对学习产生兴趣》时正好被邻居大妈撞上,还被热情地拉进别人家接受了一整天免费的“准爸爸”教学。

 

除了来自主人本人的日常教学,焦冻也有自己尽力去看些关于句子的语法书。

 

绿谷进门时他熊扑了过去,结结巴巴道,“绿……绿谷……我……会了……”

 

“我……今天……学了……一句话……”

 

绿谷非常欣慰,心想孩子终于长大了,赶紧奖励式地虎摸了一把小脑瓜和脑顶上的小耳朵,“学会了什么呢?”

 

“我……爱……你……”他张口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口型有点夸张,看起来表情有点滑稽。

 

可绿谷的脸“蹭”地红了个透。谁教我们家孩子不学好!!!

 

“说……说什么呢!跟谁学的都是!”

 

“头……头发……被弄乱了……”

 

别揉啦。再揉秃顶了。焦冻默默吐槽。不过……也不错。

 

他笑起来时,露出了小虎牙。

 

[焦冻喵观察日记:学习能力超强]

 

 

04

 

又过了一个月,焦冻已经可以逐渐掌握了人类的语言,甚至在他的意识里产生了“性别观”。

 

一天。

 

“绿谷,你说我到底算男人还是女人?”焦冻抬头看着围着围裙做饭的绿谷问道。

 

“唔……”他抬起头想了想,“算男人吧……毕竟你那里……”

 

绿谷摇了摇脑袋,继续忙手里的事,不准备继续这个话题。

 

“嗯?”焦冻放下杂志,身上还穿着那天和绿谷一起出门买的黑色高领毛衣,他从背后轻轻环住绿谷的腰,声线温和,满目柔情,“我哪里?”

 

“就……就……就那里啊……”绿谷手里还切着青菜。这回开始轮到他结巴了。

 

[焦冻喵观察日记:居然学会调戏主人了!]

 

 

05、

 

就像刚学会走路的孩子就想要跑步那样,焦冻最近喜欢把所有问题都刨根问底。

 

“绿谷,什么是‘讨厌’?”

 

“嗯……就是‘不喜欢’。”回答问题时绿谷正在兑下个月要交的药水。

 

“那什么是‘不喜欢’。”

 

“就是‘喜欢’的对立面。”他回答的很敷衍。

 

显然非常不满意这个答案,焦冻又问,“那什么是‘喜欢’?”

 

“就是想一直一直一直和一个人或者东西在一起时,就是‘喜欢’。”他小心翼翼地晃着锥形瓶里的蓝色液体。

 

“那……”焦冻凑到绿谷颈窝,耳朵蹭得他脖子有点痒痒的,“我‘喜欢’绿谷!”

 

“诶??”绿谷手一抖,差点就把刚调好的药水倒到水池里,他转头看着一脸认真的男人,笑道,“我也喜欢焦冻哦。”

 

“嗯……”焦冻皱眉。他隐约觉得绿谷口中的“喜欢”和自己的“喜欢”不一样,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顿时觉得头疼得很。

 

后来自己生闷气连着两天不理绿谷,该吃饭吃饭,不吃饭不睡觉时就开始看言情小说,心里琢磨什么时候搞明白什么时候再去教训那个敷衍的家伙。

 

[焦冻喵观察日记:我家猫最近好像迎来了叛逆期]

 

 

06

 

“教我上网。”焦冻捧着笔记本电脑摆在正在写报告的绿谷面前。

 

“你居然会对电子产品感兴趣吗?!”绿谷颇为惊奇地扶了扶死气沉沉的黑色眼镜框。

 

“我想网购。”焦冻认真地搬了个凳子乖巧地坐到了边上。

 

“你想买什么?”

 

“……保密。”他一脸神秘。

 

“连我都不能说吗!!!”绿谷彻底没了脾气,果然是叛逆期,心想自己开发的那个药水真够劲的,连人性都能给它进化出来,再过两天怕不是要上房揭瓦了。

 

奈何绿谷实力宠猫狂魔,最后还是耐着性子教给了它,对方学的非常认真,时不时还认真地迸发出几句,“你们人类的世界真有趣”这样听起来相当中二的发言。

 

这些绿谷都忍了,“所以你要拿谁的钱买东西?”

 

“你的。”对方说起这种话毫不脸红。

 

绿谷心想是时候让你见识见识主人的尊严了,“拿我的钱买东西还不告诉我买什么??”

 

焦冻又搬出那双无辜的小眼神,“有什么不对的吗?”

 

对视良久。

 

太可爱了!!!绿谷捂着嘴。

 

“败给你了。”他嘟囔。后面所有的埋怨都被对方以吻缄封。

 

[焦冻喵观察日记:他到底要买什么?我家猫不会要去毁灭世界吧?]

 

 

07

 

每晚抱着小猫睡觉,第二天早晨都会收获一个裸体美男。

 

和一个颇有激情的早晨。

 

 

08

 

自从学会了网购,绿谷家里总是会收到一些奇奇怪怪的快递。

 

盒子上面的收件人写的全是“我真的不是猫”。

 

这样白痴的名字用脚趾想也该知道是谁干的好事了。

 

秉着不能随便拆“孩子”快递窥探其隐私的原则,绿谷几次放弃了把剪刀捅开那层透明胶的想法。

 

最后实在没忍住,抱着一大摞瓦楞纸箱,用脚踹开的房门,“焦冻,你到底买了些什么啊!!”

 

“哦,放那里就行。”他指了指门后。

 

现在焦冻住的这间屋子本来是绿谷屯药的小仓库,收拾之前又潮湿又阴冷,他倒也不嫌弃,有个能住的地方就满足了。搬进来后,这儿被他布置得比之前温馨了许多,绿谷当时还想,以后搬了新家一定让焦冻来设计装潢。

 

“用不用我帮你拆快递?”

 

看着绿谷这么殷切的眼神焦冻背后一阵鸡皮疙瘩,“没事,我一会儿自己来。”

 

“哦……”他扁了扁嘴,最后还不忘颇遗憾地偷瞄一眼那些箱子。

 

[焦冻喵观察日记:孩子长大了,有自己的秘密了。]

 

 

09

 

焦冻一个人出来买速食荞麦面时,被一个很可疑的人拦了下来。

 

“想赚钱吗?”

 

焦冻瞥了他一眼,决定无视。

 

结果刚走两步又被拦了下来。

 

“哎哎哎,别走别走!我不是江湖骗子!你看我名片!”

 

焦冻迟疑了一会儿,心想如果置之不理这人会一直纠缠下去的吧?

 

他伸手结果了名片。上面烫金字体写着“雄英偶像培训事务所”。

 

“什么东西?偶像?”他疑惑。

 

“就是偶像啊!你不知道??”见他摇头,对方比他还诧异,心想这年头居然还有人不知道偶像的。

 

这种天然呆属性的男生现在很受欢迎,那人神神秘秘地盘算了一番,“小哥跟我去我们公司转转吧,工资什么的包你满意!”

 

“能赚钱?”

 

“能赚好多好多!”

 

能赚钱=能买很多很多绿谷爱吃的炸猪排盖饭=绿谷会开心=可以和绿谷一辈子在一起了

 

“我跟你走。”

 

 

10

 

焦冻这两天坐在沙发上时心神不宁,手里拿着报纸心思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绿谷……”他一脸欲言又止。

 

“嗯?”绿谷忙着写下个月的报告,心想肯定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所以连头都没抬。

 

“我……”

 

“嗯。”

 

“算了没事。”焦冻低头抿了口黑咖啡,把想说的都咽回了肚子里。

 

 

11

 

绿谷收拾家务习惯开着电视。在焦冻来之前家里常年只有他一个人,房间里偶尔有点其他声音才显得不那么寂寥。

 

这两天焦冻一大早就往外跑,也不知道忙活些什么,完全没有刚来这儿时那会儿黏他了。想到这里绿谷把下巴托在墩布把上,叹了口气。

 

手里握着遥控器漫无目的地换着台。

 

“接下来——让我们有请——轰焦冻!”

 

绿谷:“……”

 

一定是重名。他摇头。

 

那人上台时,绿谷一脸被雷劈了的表情。

 

燕尾服包裹着焦冻姣好的身材,站在舞台中央时梦幻般的镁光灯涂抹在他身上,那张原本就足够好看的脸妆后竟有几分妖艳,举手投足间已经不再是绿谷认识的那个人了。

 

……

 

 

 

 

“……什么玩意啊???!”绿谷被气出了关西腔。

 

 

 

 

【完\TBC】

 

(今天也是被数学折磨疯了的一天,找了个星探把轰喵拐走了!)

 

评论 ( 11 )
热度 ( 647 )

© 暴走系金丝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