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系金丝雀

盐甜系脆皮鸭写手【册宝贝是我的小天使】安价体幼驯染绝赞连载中XD

[轰出]神说,猫咪不可随便投喂

*非普通家庭养的普通SHOTO喵×非广义意义的科学家出久\R18\OOC

*研究室\浴室

*修文重发

 

 

 

 

 

 

绿谷出久收养这只猫纯属意外,又称“命运的巧合”。

 

回想起来那日是个不太浪漫的天气,绿谷蹲在一家宠物店前哈了两口气搓着手。

 

初春的雨不大,贴在脸上时却冰冰凉凉的让人很不舒服。这会儿刚从研究所出来,出门前看的天气预报失了灵,突如其来的雨把他暂时困在了这个离家稍远的地方。

 

总感觉背后有一束视线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绿谷回头看见店里蹲着一只瘦弱的小猫。它姿势端正地趴在地上,颇有些贵族气质,那双好看的异色瞳安静地注视着绿谷的背影,那道眼神悲伤又寂寥,似勾引着眼前的男人把自己带走。

 

绿谷隔着玻璃冲那只猫招了招手示意它过来,结果那只猫异常听话地站了起来,端着优雅的猫步走到玻璃前,又重新坐卧在地板上。

 

绿谷贴着玻璃,呼吸出的哈气氤氲了一小块区域,他把左手放在玻璃上,那只猫通了人性似的也把小肉垫放在他的手心上,绿谷移了位置,小猫也移了位置。

 

一人一猫玩得不亦乐乎,最后他决定把它买下来。

 

若论长相,那只猫不但不是店里最好看的,甚至左眼周围有一块淡淡的疤。据年轻的店员解释,那是它的上一任主人误伤留下来的,后来那家大人不让养了才把它卖到了这里,也因为这块伤痕才让它迟迟没有销路。

 

都说被人抛弃过一次的猫被二次收养时会格外听话懂事。绿谷想,确实是这个理了。当晚坐在沙发上给他起了个好听的名字。

 

这是只颜色罕见的英短,体态娇小,浑身纯白,上面相间着几块红斑像火点,灼烧着它的皮毛,这让绿谷想起前不久才追完的《冰与火之歌》,思前想后,又翻字典又查GOOGLE的,最终给它命名“Shoto”。

 

那只猫似乎也很满意这个名字,在他脚边乖巧地蹭了蹭。

 

平时绿谷的工作很忙,好在研究所给他在家里也配备了一套设备,所以他很少去实验室,大多数时间都在家里搞搞科研写写报告。

 

实际上他不是大众理解层面上的“科学家”。他研究出的东西大多数都是些别人听都没听过的药水,命名上更是稀奇古怪捉摸不透。什么“黑女仆的眼泪”,“魔女锅炉里的药渣”……完全看不出来这些东西真正是用来做什么的。

 

和绿谷同一届的丽日饭田偶尔会来他家里喝喝茶,像得个感冒发个烧这种简单的病他这儿都有自己开发的药丸,而且保证对症下药,一粒见效,拖了这个“便利药店”的福,他俩从上了高中后就没买过医院的药。

 

前几天是在Shoto入住绿谷家之后,丽日和饭田他们第一次来。

 

从“陌生人”进门,那双猫眼就颇为防备地地盯着他俩,直到把对方盯得浑身不自在。后来丽日还打趣说绿谷你这哪是养了只猫,分明是养了个“骑士”。

 

在Shoto眼里,人类分两种——绿谷和其他人类。所以每次丽日想过去抱抱它时都会惨遭拒绝,而绿谷回来时又围着他脚边转来转去,亲近得很。

 

饭田看到这一幕相当震惊,“以前上学时可没看出来你还有‘动物缘’。”

 

对此绿谷只是抿着嘴笑而不语。

 

……

 

绿谷新年时去了神社,在绘马上工工整整地写了一些有的没的的祝福语,最后没忘加上一句“望家猫Shoto安好”。他明明记得自己确实向神灵虔诚地祈祷了。

 

所以,

 

为什么还会发生这种事!!!!

 

今天是绿谷每月去实验室交报告的日子,他出门出得早,那时Shoto还没醒。给它准备了牛奶和猫粮就先走了,回到家时他也没想到会变成这个样子——

 

家里的挂画被猫爪挠了好几道,茶几上的水杯暖水瓶也都无一幸免碎了一地,如果坏掉的只有这些还好,万一研究室里那些瓶瓶罐罐……绿谷冲进里屋时,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那些试管蒸馏烧瓶完好无损,柜子里的小药瓶也都相安无事。

 

坏消息是,家里进来个奇怪的陌生男人。

 

 

 

AO3全文链接

 

 

 

 

 

 

 

【完】

 

(还有一些隐藏设定没有写出来,会写在后续《神说,要有猫》里)

 

【Shoto喵档案】

 

名字:Shoto(焦冻)

上一任主人家姓:

现任主人家姓:绿谷

品种:英国短毛猫(疑似非纯血种,有杂交)

外表:全身基本呈纯白色,皮毛上有红斑,左眼周围有烫伤疤痕,异色瞳孔(左瞳冰蓝色,右瞳烟灰色)

性格:温顺、不会乱叫、大胆、好奇、相当护主、很少脱毛、被主子的友人称“绿谷家的骑士”。(猫体态时不轻易发情)

 

评论 ( 9 )
热度 ( 795 )

© 暴走系金丝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