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系金丝雀

个人志施工中,可能会断粮几天
盐甜系脆皮鸭写手
边写边想

册宝贝 我的小天使
日lof随意www

[轰出胜]绝赞热恋(8)

*校园pa \是篇爽文(大概)\OOC

*real团宠绿谷

*轰出胜大三角修罗场  不喜慎

*中篇连载

 

 

 

 

前文:(1) (2) (3) (4) (5) (6) (7)

 

 

 

 

 

(8

 

“绿谷出久。”爆豪用冷静得可怕的语气念出少年的名字,仿佛那不是个人名,而是一句诅咒。

 

“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了。”

 

爆豪走后,留下轰和绿谷站在原地。他像一阵风,来得突然,走得也快,又像一股冰冷的洋流,绿发少年的心脏被这股酸楚裹挟。

 

“绿谷……”轰见他脸色极差,有些担心地唤了声名字,可究竟要说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伸出的手呆呆地停滞在空气中,他没再做出其他多余的动作,那一刻,绿谷眼里盈满的失落刺痛了他。

 

两人缄默地站在初春有些凉丝丝的风里,绿谷打了个冷颤,抱着胳膊蹲在路灯下,“轰君……你说我……是不是太糟糕了。可是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他快要被这层黏在心脏上的不透气的薄膜憋得喘不过气,就连每每吸气都伴随着一股阵痛。

 

轰焦冻这次没有回答,他安静地蹲在绿谷身边,伸出胳膊紧紧搂住那个略显单薄的肩膀,力道重的似要把少年揉入自己的血液里,骨髓里。

 

——以后的日子,他不在,我守护你。

 

这句话他没有说出来,每个字四零八落,隐匿在了黑夜里,星空里,路灯的光线里,还有空气的尘埃里。

 

第二天来叫绿谷起床的,是一阵短促的敲门声。

 

开门的是引子阿姨,门口轰提着书包站在外面,他鞠躬,“您好。”

 

“你是……?”这还是第一次有除了爆豪以外的人来找绿谷一起上学,虽说高中之后那个臭小子就没再来过,可今天外面站着的是个陌生男孩,着实让她有些吃惊。

 

“打扰您了,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昨日搬进隔壁的轰焦冻,和绿谷同学是同校生。”他的声音轻柔,会给初次见面之人留下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轰君??!”绿谷叼着面包从门边探出个脑袋来,身上还穿着印有“欧尔麦特”的蓝色睡衣,盯着一头鸡窝般的头发,瞬间睡意全无。

 

“我来接你上学了。”轰捂着嘴掩去笑意。

 

绿谷惊奇了几秒,留下一句“等我”就风风火火地冲回屋里换衣服了。

 

……

 

果然和轰君一起上下学,压力不是一般的大。绿谷紧捏着两边的书包带,眼神不自然地看向别处,心慌得像喝了酒,走路都是飘的。

 

太奇怪了!果然和轰君一起上学这种事情,太奇怪了!

 

“绿谷?”

 

“啊??在!!”绿谷吓得一机灵。

 

“你昨晚没睡好吗?”轰低头注视着他。

 

“嗯……还好吧……”

 

“还是因为爆豪的事情在烦心吗?”他问。

 

“……说不好。”绿谷摇摇头,“我总觉得,是不是该去找他解释一下,可又不知道到底该解释什么。”

 

“想做就去做好了。”

 

“诶???”轰的这句话让绿谷一惊,他有些诧异地抬头看向那人,“轰君……和小胜的关系不是一直都不太好吗……”

 

“你是想说我为什么帮他说话?”在绿谷无声地默认中,轰笑了笑,“我不是在帮他说话,我是在帮你而已。”

 

“帮我?”

 

“我已经……再也不想让你露出昨晚的那种眼神了。”轰焦冻紧蹙眉头,停住了脚步。

 

路边的樱花树已经开了一大片,晨光从花瓣地狭缝中漏在两人身上,空气中蔓延着一股香甜的气息。此时还早,每日走这条路上学的人不多,宽敞的铺着粉色花瓣的路上只站着他们两个。

 

轰的眼神里带着一股深沉的执着于隐忍,落在绿谷身上让他有一种被炙焰灼烧着的炽热感。“绿谷,”轰轻轻牵起他的左手,就像昨日在话剧社的场景重现,“等解决了这件事情,不要再和爆豪有瓜葛了……好吗?”

 

这阵风吹得很适时,树枝颤巍巍,微不可见地抖了两抖,花瓣离了枝头,有片落在了地上,有片轻飘飘地吻住了绿谷的发梢。他的话也像这阵风,玄远,没有尽头,让绿谷不知所措起来。

 

“挡路了。”爆豪站在两人身边,书包被高高提在肩侧。今天的一切都像历史在重演。

 

绿谷想要挣脱出那只手,可惜对方没有要松开的意思,完全无视了爆豪,直愣愣地看着他,一股微不可闻的尴尬气息漂浮在这个春日的清晨里。

 

“你不是说不让绿谷再出现在你面前了吗?干嘛还跟踪我们。”

 

——跟踪??什么跟踪???

 

绿谷小脑瓜迷茫地左右转着,视线在他俩之间徘徊。小胜一直跟着我???有人解答一下吗???

 

“我再说一遍,挡路了。”没有正面回答,爆豪一字一句地顿着说出后三个字,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是生气的前兆。

 

“路这么大,你非要走这里吗?”轰抬眼,施舍给这位不速之客一个不屑的眼神。

 

——每次关键时刻都有人来打扰他们,这就是命?

 

他这会儿也有气撒不出来,想到这里便更加敌视起爆豪胜己。

 

“路这么大,你非要站路中间告白?!”爆豪学着他的腔调丝毫不退让地嚷嚷着。

 

——告白?什么告白?!

 

绿谷懵在原地,“不不……小胜,你误会了!轰君没在告白啊?”

 

俩人针头般地眼神同时扎了过去,让绿谷惊起一身鸡皮疙瘩,“……我……说错了什么吗……”

 

“……”只有这个情商低的傻子直男才这都听不出来。爆豪隐约有点心疼屡次告白都无疾而终的轰焦冻了。当然,也只有那么一点点而已。

 

……

 

后来事情不知道为什么就发展成了这样——

 

绿谷走在前面,两个人在后面一左一右地跟着。一个是沉稳的绅士,一个暴躁的定时炸药,中间的那个小心翼翼地不敢抬头,这一幕落在路人眼里怎么看都非常新奇。

 

“哎你看你看……我去……这是什么组合啊……”

 

“等等!我听说爆豪和轰前辈关系不好啊??怎么这会儿走在一起啊??”

 

“话说走在最前面的那个是谁啊?”

 

“不认识……我只认识爆豪和学长。”

 

“啊啊啊养眼啊!!!”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中间那个把爆豪君和轰君雇成保镖了?”

 

“……”

 

嘈杂的评论声叽叽喳喳,什么都有,绿谷心中道,“我不是我没有”,嘴上却声都不敢吱。两个校园风云人物此时此刻就跟在自己身后,让他深觉如芒在背。

 

“那个……”绿谷突如其来的转身让两人差点撞他肩膀上,“我自己走就可以……真的……”

 

“从刚才看你就很紧张,没事吧?”轰有些担心地问。

 

爆豪冷哼一声,径直地朝校园大门走去。

 

“我没事。”绿谷打着哈哈,他只想自己理想中的平静的校园生活早日回来而已。最近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日子让他过得心力憔悴,每天都有在针尖麦芒上行走的锥心感,他是真的累了,等学园祭过后,就让他回到原来平静的生活吧。

 

他是这样想的,后来事实告诉他,也只能是想想。

 

生活往往比悬疑小说的情节更加深不可测。

 

后来几天绿谷再没看到过小胜,每每下了课,他回头正要找小胜说话,都被对方无声地躲开了。从前爆豪就一直用看“瘟疫”般的眼神嫌弃他,现在只比之前更胜一筹罢了。这些绿谷都习惯了,但心里那道坎说什么也过不去。

 

总有一天,他必须要找小胜面对面地谈一次。

 

时间就在他这样的天真想法里,和每晚的话剧排练里飞速流逝。不论是早上上学,还是晚上回家,都是轰焦冻陪着绿谷,除了上课,他见到小胜的次数越来越少。每天不是爆豪先走,就是他们先回家,时间总是能那么凑巧地将他门岔开。

 

后来轰也没再和绿谷提起过之前那晚话剧社排练时的事情,和第二天早晨樱花林里“告白”的事情。绿谷从来不是什么自作多情的人,不但不是,而且恋爱脑基本为0,所以他只当无事发生,这样的日子过得倒也安宁平静。

 

今早绿谷撕开昨日那页,露出了底下大大的红笔字——“学园祭”。

 

他有点紧张地咽了口唾液,“终于还是来了。”

 

敲门声适时地响起。拧开门把,门外之人逆光而立,“走吧,绿谷。”

 

他笑得温柔,这是给绿谷慰藉即将上台的紧张感的最好的良药。

 

“嗯!”

 

……

 

两人比平时提前一个多小时到校,其他学生也开为了迎接外校生和家长到得很早。他们高中有些特殊,每两年才能开一次学园祭,虽然有些不公平,有的人只能参加一次,有的运气好的人能赶上两次,这让他们倍加珍惜起这个享受青春的机会。

 

绿谷的班上开的是女仆与执事的咖啡厅,和别的班情况不太一样,他们班男生做“女仆”,女生当“执事”,被文艺文员丽日同学美其名曰“这是商机!商机你们懂吗!”她用粉笔敲着黑板。

 

一开始男生们是拒绝的,后来实在拗不过女生们恳请的眼神,最后还是答应下来。到了当天,让他们穿白丝和黑色女仆装果然还是有些耻的,好在有饭田这个“无论做什么事情都相当认真”的热血少年在,把男生们训得服服帖帖,教他们克服了羞耻心(说白就是一本正经地不要脸了)。

 

女生们看得开心,他们也就欣慰了,一开始以为会吓到客人,结果他们班的项目意外地受到大众好评,教室门前居然排起了长队。

 

绿谷当时听到这个提议也是吃了一惊,不过他想到自己也即将上女装台,本来对此惴惴不安,忽然觉得此刻的丽日简直是天使,至少让他在学园祭那天不那么“特殊”。

 

他们俩到了学校就立刻带着戏服去了礼堂,这期间他们改了很多次台词和衣服尺码,轰焦冻是个隐藏的完美至上者,直到调整至最契合的程度才罢休。

 

到场时八百万她们已经来了,连上鸣都在帮着搬道具,挂场景牌,这出戏他们只今天演一遍,每个人都将抱着“绝对不可以失败”的觉悟上场。

 

绿谷也不例外,此刻他拿着台词稿的手都是抖的,怎么都稳不下来。他提出过要帮忙,结果被轰推到后台关在屋子里,让他好好背台词,别的事情有他们这些做学长学姐的在。

 

他正小声念叨着台词,时不时把眼闭上,想着轰君教他“身临其境地体验人物内心”,把自己在脑海里置身于场景中。

 

这会儿背的正起劲,响起了敲门声。

 

 

 

 

 

 

【TBC

 

(每到这种过渡章节都觉得自己写的超级无聊,别被嫌弃才好qwq 如果前面有的链接失效了求评论提醒我哦!么么哒。)

刚刚打错了tag我真是越来越蠢了。

 

评论 ( 14 )
热度 ( 608 )

© 暴走系金丝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