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系金丝雀

盐甜系脆皮鸭写手【册宝贝是我的小天使】安价体幼驯染绝赞连载中XD

[轰出胜]NG行为要不得

*弹丸未来机关NG手环的梗(与弹丸没有任何关系,游戏规则被我魔改了,不了解弹丸也不影响阅读)

*又开始原著向放飞自我

*《雄英1-A史上最恶修罗场事件》同为食粮向

*BGM: 絶望性:ヒーロー治療薬 (只是想单纯地安利这首歌,其实不搭(咦

 

 

 

 

 

 

 

也不知道是谁出了这么个馊主意。

 

爆豪低头看了眼自己的黑色手环,咬紧牙根小心翼翼地躲到了操练场的山洞里。上次交换灵魂的事情还没和校方算账,这回又多了个劳什子的“NG游戏”?!等结束后他要好好考虑炸校长办公室的事情。

 

一个小时前。

 

“‘上次敌联盟之事,仍让我心有余悸,特此为大家准备了这个NG游戏,以此从计谋、胆识、团队合作等各个方面来训练大家,希望大家能玩的开心’——校长。”相泽老师耷拉着眼皮,完全捧读的语调读完了整封信,“大家应该都在惯用的手上戴了那个黑色手环吧?”

 

他放下信纸扫视坐在台下的学生们。

 

“戴上了——”

 

“不戴。”爆豪把手环往桌子上一扔,“这不是必修课的内容吧?我有权不参加这种垃圾游戏吧?”

 

相泽瞥了他一眼,“除了他还有没有人不参加?”

 

台下沉默一片。

 

“那就爆豪负责清理一周的校长办公室。”

 

“为什么!!!”爆豪拍桌而起。

 

“这是校长的惩罚。而且,”相泽话锋一转,“请不要小看这次的‘游戏’,如果在游戏中被‘宣告死亡’,惩罚是很严重的。”

 

对方搬出校长,爆豪有天大的脾气也没地儿使。见他没了意见,也老实地戴上手环,相泽觉得自己算是光荣完成任务,留下一句“剩下的就交给麦克老师了”就圆润地滚到了睡袋里。

 

“诶——???”众人皆惊,心想老师你别睡啊,还没人宣读游戏规则呢???

 

……

 

麦克带1-A众来到操练场时,他们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

 

“话说,上次……有外校生来交流的……让我们跳‘僵尸舞’(*)的……不会就是这个地方吧???”上鸣哑着嗓子弱弱地举手提问。

 

大家被他勾起了不好的回忆,霎时间陷入了沉默。

 

提不起兴致可玩不好游戏,麦克老师连忙打圆场,“放心放心,这次不会让你们变僵尸的,相信我!!!”

 

可信度并不高。一众怀疑的眼神杀了过去。

 

“老师,游戏规则是什么?”八百万一句话问到了点上。

 

“咳咳,”他清了清嗓子,“大家应该戴上相泽发的手环了吧?现在按动黑色按钮,自己了解一下上面显示的内容。”

 

大家低头,在手环内侧找到了一个开关,点开后黑色的电子屏上映出了LED感的红色小字。

 

“相信大家也看到了,上面写着的,是本场大家的——NG行为。”

 

“NG行为?”峰田疑惑道。

 

“所谓NG行为——就是大家绝对不可以做的事情,如果做了,就是违反游戏规则。”

 

“违反游戏规则会怎样?”饭田举手问。

 

“违反游戏规则,就会被‘OUT’。”麦克老师用手刀在脖子上做出切割状,“当然,这不是唯一的游戏规则,第二条是绝对不可以被其他人知道你的NG行为,如果对方说出你的NG行为,也会被判定‘淘汰’。”

 

他顿了顿,又继续道,“除此之外,还有一种主动淘汰别人的方式,那就是用你们自己的个性,去战胜对方。”

 

“判定战斗胜利的条件即在按亮你们右手上的手环后,触摸对方。要求,必须用带着手环的这只手触摸。”

 

“一旦触摸了对方,被触摸一方的手环上会发出震动,被系统‘判定死亡’,从而退出游戏,而去主动触摸的一方留下来继续游戏。怎么样,规则很简单吧?”麦克老师一脸坏笑。

 

“也就是说,去‘抹杀’别人还会伴着被看到‘NG行为’的风险吗。”八百万低头陷入沉思。

 

“没错!!!这就是游戏的乐趣所在!如果你不能‘秒杀’对方,会反被对方将上一军。”

 

什么变态游戏!众人默默心里吐槽。

 

“那个……这次也是组队吗?”绿谷突然问。

 

“当然是——可以!但是……”麦克凑到绿谷面前,阴森森地,“本次游戏不强制规定组队的就是‘真正的队友’,……”

 

“所以队友也有可能‘背叛’你。”轰打断了麦克要卖的关子。

 

“回答正确!”老师神清气爽地打了个指响,“全部的游戏规则,都在这里了,如果没什么疑问……我们就开始吧!”

 

……

 

爆豪原意是不想认真地玩这个听起来就很幼稚的游戏,后来散场前轰焦冻主动提出要和绿谷组队,一起行动,这才激起了他的胜负欲。废久这臭小子真好骗,怎么能和那个切开黑的阴阳脸组队,被卖了都不知道。

 

他藏在山洞里,越想越气,一脸恨铁不成钢,握紧的拳头狠狠捶在了石壁上。

 

“哟,这不是爆豪吗!”

 

“谁?!”

 

 

 

轰、绿谷、丽日还有饭田四人在解散后自动地默契成团。他们的初步战略和上次跳“僵尸舞”那回差不多,总之先躲起来静观其变。

 

“这样的游戏规则不就是让大家自相残杀吗……”丽日观察草丛外至少三百米之内没人后才放松下来,一屁股坐到地上。

 

“话不能这么说,”饭田扶起眼镜,“相泽老师不是也说了吗,与其说这是游戏,不如说是训练。把这样的训练方式和游戏结合,不愧是雄英。”

 

“可是……总觉得攻击同伴,实在是有些……”

 

“下不去手吗?”轰焦冻忽然问道。

 

“是啊……轰同学难道不会这样想吗……”

 

轰颔首,考虑良久,抬头道,“不会。”

 

“啊哈哈……也是啊,轰同学果然……”

 

“但是我不会攻击绿谷的。”他一脸笃定,“我要和他一起战斗到最后。”

 

“?!”绿谷正在喝水,差点没喷轰一脸,忍是忍住了,还是呛个半死,“咳咳咳,轰君攻击我也没关系,这是游戏规则,而且……这场游戏按规则来讲,不应该只有一个‘存活者’吗?也就是说,即使凑巧能和轰一起走到最后,我们之间还是要一决胜负的。”

 

“到时我就自雷(*)。”

 

绿谷吓得连忙摆手,“不不不真的不用这样的!!!”

 

“我……为什么觉得气氛有点粉红……”丽日翻了个白眼。

 

“什么粉红?”钢铁直男如是问道。

 

“没没事……”

 

“对了,上次群聊说的‘攻受’的事还没讨论清……”

 

“你们倒是悠闲啊?”四人抬头,看到耳郎和八百万两人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他们的“窝点”边上,当下便是一惊,心想还是放松警惕了。

 

“怎么,要战斗吗?”轰眯起眼睛,半弯下身子,俨然一副准备随时出击的状态。

 

“别紧张别紧张。”耳郎连忙道,深知和轰焦冻正面硬刚就是直接找死行为,“我们就路过……路过的哈哈哈哈……”

 

八百万倒是毫不忌讳,直截了当,“请告诉我你们的NG行为。”

 

众人一脸“卧槽”,心说,大小姐,游戏不是这么玩的啊。大家瞬间开始怀疑起八百万是不是耍什么阴谋。

 

显然八百万并不是那种人,她点亮手环后缓缓举起,有些无奈地解释道,“我的NG行为是——开场后一小时以内仍不知道至少5人的NG行为。”

 

大家凑过去一读,这个NG行为长是长了点,也很绕口,理解下来的意思是“必须在一小时内知道至少5人的NG行为”。八百万叹气,“放心,我即使知道大家的NG行为也不会乱说出去的,那种小人行为不是我的作风。”

 

为了更加可信,耳郎响香接道,“而且即使被人知道NG行为,只要知道的人不大声说出来,也不会把其他人淘汰出局的,八百万已经知道我的了。”

 

四个人商量来商量去,嘀咕了一会儿,选择相信八百万。

 

“可是……”轰显然还是不放心。绿谷拍了拍他的肩膀,“偶尔也要相信一下别人嘛。”

 

随后在八百万的建议下,每个人轮流给她展示了自己的手环,最后看到绿谷时她的神色霎时沉重了下来,“绿谷你……”

 

“没关系不用担心我的。”绿谷笑了笑。

 

“可……”

 

“真的没关系。”

 

站在远处的轰见八百万神色不对,顿时起了疑心,他的视力不太好,看不清绿谷手环上的红字,隐约觉得上面应该没写什么好东西。

 

看完众人的NG行为,八百万手环按钮旁边的红灯果然不再闪烁,她算是松了口气,道谢后准备和耳郎去别的地方。

 

“八百万同学不和我们一起吗?”绿谷问。

 

“不了,”她笑了笑,“人越多,目标越大,我和耳郎还是先去别处吧。”

 

轰焦冻远远坐在树根下,显然还是不太信任她们,可事到如今看都让人家看了,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她们刚走远,就听见背后的树林传出了噼里啪啦的战斗声,饭田的想法是不要掺和,可丽日和绿谷皆表示想去围观,他拗不过,遂四人悄咪咪地趴在草丛里向声音的方向缓缓挪动。

 

“别这么小气嘛,就让我看看你的手环呗!”上鸣指尖发出电流滋啦滋啦的响声,对面站着峰田。

 

“想的美吧你!”他从头上揪起几个粘球,蓄势待发。

 

两人刀光剑火之间,从树上跳下来个人,“喂。你们……不要打架啊!!”

 

两人转头一看,来者是切岛锐儿郎。

 

峰田“嘁”了一声,“别来管我们,我倒是还想看看这个傻小子的NG行为!”

 

“Chance!”

 

上鸣瞄准这会儿突然松懈下来的峰田,带着疾风飞速冲了过去。峰田反应不及,上鸣一把抓住了他的右手,然而并没有预想中的震动声。他低头一看,卧槽忘点按钮了!不按亮的话即使触摸对方也不会生效。

 

大意了。

 

峰田不放过这个好机会,正准备暗度陈仓地用左手点开了自己的手环。

 

“上鸣快放手!”切岛声音未落,上鸣立刻松了手向后退出几米远,“这次,要来真的了。”他点开按钮,为了不让旁观者看清,右手反复摇晃,LED屏在空中呈一道红光,画面是傻了点,可着实有效。

 

“同样的伎俩我可不会中第二次!”峰田活动活动筋骨,也点亮了自己的,空气中弥漫着强烈的火药味,俨然准备大战一场。

 

两人的脚边蹬起泥沙,极速向前的冲击力产生了一道风场,猛地向两边席卷而去,绿谷四人藏身的草丛也惨遭波及,轰下意识地把他护在了身后,丽日和饭田用胳膊挡在额前尽量将伤害减到最小。

 

一时间场面有些不受控制,卷起的沙石遮住了他们的视线,好在时间不久,没一会儿就尘埃落定。四人重新抬头时,发现场面有些尴尬——峰田抓住了切岛的左手,上鸣则是抓住了他的右手。

 

空中传来麦克老师的喇叭声,“切岛锐儿郎——OUT!峰田实——OUT!”

 

音量过高,惊得几只森林里的乌鸦扑棱着翅膀飞远。

 

丽日十分不解,小声问绿谷,“不对啊……切岛被OUT是因为上鸣抓住了他,那峰田被淘汰……??”

 

绿谷叹了口气,还没等开口,被轰接住了话头,“如果不是‘被动淘汰’,那就是触犯了‘NG行为’。”

 

“那峰田君的NG行为不会是……”

 

“应该就是触碰别人的左手。”绿谷道,余光瞥见轰下意识地扯了扯自己的袖口。

 

“太惨了太惨了!!切岛我都让你别掺和了!!!”峰田一脸沮丧地大吼着。

 

切岛挠了挠脑袋,笑呵呵的,倒是没有被淘汰的失落感,“我的NG行为是‘袖手旁观’,即使我不参与进来也会被淘汰的。”

 

见他这么说,峰田也不再说别的,“哼,便宜这个傻小子了。”

 

看似是上鸣捡了个大便宜,实则不然,有句老话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他手环上的字被旁观的四个人看了个一清二楚,好在他们都不是落井下石之人,也只是看看,并没站出来。

 

“上鸣电气?”

 

只听声,上鸣打了个冷颤,有些机械地向前走了两步,“那个……我先走了!!!”

 

“别走啊!”来者从身后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上次灵魂互换时的帐,还没算清呢。”

 

“耳郎姐姐我错了,求……求放过……!”他话还没说完,天空又传来了麦克老师有些聒噪的声音,“上鸣电气——OUT!”

 

“这次又怎么了???”丽日彻底懵了,怎么不抓手臂也可以淘汰了?

 

“上鸣的NG行为你看见了吧……”饭田好心解释。

 

丽日点头,“我记得是……脸红?”

 

饭田一脸“你自己看咯”的表情,果不其然,上鸣这小子居然脸红了!!!

 

耳郎作为当事人更是不解,“你脸红个什么鬼?”

 

“还不是因为你!就……就想起……上次体育课前不是用你身子换衣服嘛……”

 

“你小子果然偷看了!!!!”耳机塞“噗呲”一声插到上鸣的后颈里,耳郎的心跳声通过骨传导在他体内骤然放大,上鸣只觉得五脏六腑翻江倒海,要被震出内伤来了真的。

 

这时麦克老师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口田甲司——OUT!砂藤力道——OUT!尾白猿夫——OUT!障子目藏——OUT!”

 

“一次四个????”丽日的世界观再次被刷新。

 

——能做出这么高效率的事情果然只有……

 

绿谷登时心下一紧,连轰都皱起了眉头。

 

“我当你们都藏哪去了——”来者不善,八百万和耳郎二人向后退靠。

 

爆豪摩拳擦掌,俨然一副“打爽得还不够爽”的样子,眼神瞥到躺在地上的上鸣和已经淘汰出局的切岛与峰田,“啧”了一声,“喂,你们看到废久那家伙了吗?”

 

被突然点名,绿谷吓了一跳,明知道小胜绝对是冲自己来的,还是背后冒了一层冷汗。他刚准备站起来,却被轰焦冻一把拦下了,朝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绿谷还有些犹豫与不解,只见轰已经先他一步走出了草丛。

 

“你找他做什么?”轰冷冷地看着他

 

爆豪看清来人,“既然你小子在这儿,废久应该也不远。”

 

“你要OUT绿谷?”

 

“你管我OUT谁?!”

 

“不会让你得逞的。”

 

“什么得逞不得逞的,你小学生吗?!”爆豪的怒气值飙高,这幅子风平浪静的脸显然是没把他当回事,当下就是一怒,伸出左手火光炸现,在空气里噼啪作响。轰却没有要动的意思,只是右脚稳稳地向后面挪了几厘米。

 

爆豪行事向来是走脑子的,这人看起来咋呼实则心思玲珑,见轰没什么斗志,顿时起了疑心,他来这里比较晚,万一这是他们提前埋好的陷阱,岂不凉了?

 

一时间双方僵持不下,空气里飘着一股子沁人心脾的尴尬。

 

“你的NG行为是什么?”

 

围观者皆震惊于轰焦冻的直球,又随后赶紧看向爆豪,生怕错过他的反应。爆豪此时也在想,这人莫不是脑子有病?

 

“你觉得你问,我就告诉你???”他挑眉。

 

“我没打算和你打。”轰焦冻这句话让周围人一倒。你不打你上来干什么!!!卖萌的吗?

 

这会儿向来凑热闹不嫌事大的众人已经悄悄围了过来——毕竟有班群就是方便。此时这个游戏俨然变了性质,从好好的“伪杀戮游戏”变成“围观修罗场杀戮游戏”了。群里本来热热闹闹地开始下注赌谁赢,结果被这句话瞬间浇了兴致。

 

“诸位,有话好好说,咱能不动手就不动手好不好。”切岛再次站出来打圆场。众人心想你都被淘汰了就别在意NG行为了!

 

“我跟他没什么好说的。”爆豪揉了揉手腕,“要说就拿实力来——”

 

他拳头比口速快,也就一个眨眼的功夫,爆破声混着硝烟味挤进空气。怪的是与其说是互殴,不如说是爆豪单方面进攻轰焦冻,对方只是一味的躲闪,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

 

见他没有进攻的势头,爆豪更加来气,左手爆破直取轰的正脸。

 

一旁蹲着的绿谷此时看出了端倪,心下一惊——显然两人都不是平时惯有的作战作风,原因也显而易见,他们应该都在刻意躲避自己的NG行为。

 

眼下他也拿不准,更不好直接大声嚷出来,再放任轰君被单方面打击会出人命的,遂决定亲自一试。

 

绿谷左胳膊泛出彩光,一记SMASH直逼爆豪右手。没料想到会有人偷袭自己,爆豪下意识地伸出右手抵挡,却使不出个性。

 

——果然。

 

落在绿谷眼里这个行为变了质,仿佛是在印证他的猜想,他熄了个性攻击,身子由于惯性扑到爆豪身上,把对方结结实实压在了身底下,“小胜你停手!”

 

“哈????”爆豪感觉从小到大十五年受的最大侮辱就是眼下被废久坐在身上了。

 

还没等他发作,绿谷一脸认真,“我知道你NG行为了。”

 

这句话让周围人瞬时哗然一片。

 

他脸一扭,“你知道个屁!”

 

“我小声跟你说。”绿谷趴在爆豪耳边小声道。

 

这一幕看在轰焦冻眼里有些不是滋味,如果说一开始绿谷为了他出手他还有点小开心,现在看到两人如此“亲昵”的举动有些火上加火。关于轰的NG行为,绿谷确实没猜错,就是“使用个性”,因此他才只守不攻。

 

爆豪那边听他说完,鼻子里冷哼一声,“错了。”

 

“啊?”

 

绿谷跟他耳语的是“右手使用个性”,被爆豪否认了。

 

骗绿谷?没必要。那他的NG是什么???

 

他呆愣之际,爆豪心头痒痒,好歹也是个正常男人,被人坐在身上也就算了,卡的地方不偏不倚还是“重要部位”,这一来一去地磨蹭让他有些克制不住。

 

“你不是想知道我的NG词条吗?”他扯出一道坏笑,抓住绿谷右手。

 

“?”

 

轰注意到爆豪右手的手环闪着红光,正如当时见到八百万没有完成“NG任务”前的那样,眉头紧蹙,心道不好,“绿谷,小……”心字还没说完。

 

只见那头,爆豪手臂上的肌肉一紧,拉扯着没坐稳当的绿谷俯身跌到他胸前——

 

【群名:1-A今天看什么热闹?】

 

[轻灵](丽日):卧槽……

 

[酸液](芦户):卧槽……

 

[耳机](耳郎):卧槽……

 

[呱](蛙吹):没想到小爆豪是这样的人呢……

 

[透明](叶隐):好可怕!!

 

[多啦A梦](八百万):贵圈真乱(谁改了我的群名片?!)

 

[酸液](芦户):上次我可能站错了CP?

 

[透明](叶隐):这是什么戏码?

 

[多啦A梦](八百万):“幼驯染战胜天降终于吃到青梅竹马”???

 

[轻灵](丽日):等等,这股八点档的气息是什么情况!

 

[酸液](芦户):百百总结十分到位了[点赞]

 

[引擎](饭田):……

 

[放电男](上鸣):等等等等,群里还有男生呢,你们这样不合适吧![坏笑]

 

[耳机](耳郎):你不晕倒了吗??

 

[放电男](上鸣):听说有瓜吃我就醒了。

 

[耳机](耳郎):……

 

[呱](蛙吹):狗粮的味道。

 

[透明](叶隐):有点心疼轰同学。

 

[轻灵](丽日):[点蜡]

 

[酸液](芦户):[点蜡]

 

[多啦A梦](八百万):[点蜡]

 

……

 

而这一幕落在拿着望远镜的麦克老师眼里怎么看都非常诡异——一群熊孩子架也不打了,穿着战斗服拿出手机鬼鬼祟祟不知道在干什么,那头轰焦冻站在不远处,爆豪拉着绿谷……拉着绿谷……拉着……绿谷……

 

他眯起了眼镜,啧,被树枝挡上了。

 

 

 

爆豪按着绿谷的头,也不要面子了,深吸一口气,嘴对嘴地强迫接吻。此时他手环上的红灯也不闪了,看样子是NG词条解禁了。

 

两人嘴对嘴贴在一起,麻麻的。

 

——不好,有点上瘾。

 

他猛地推开绿谷,蜷曲着左腿坐了起来,胳膊使了很大劲般抹着嘴唇,脸上还泛着可疑的红。绿谷是全场最惨,他躺在有点凉冰冰的地上,大脑里一团糟。

 

接吻……?!

 

小胜的NG行为是“游戏结束前没有KISS”?!

 

反过来就是游戏结束之前必须KISS?!

 

那他右手怎么解释?!

 

绿谷彻底被这个垃圾游戏气得没话说了。众人皆投之以怜惜的眼神,群里都打趣爆豪“亲完就跑太渣男”。

 

事实上爆豪在见到本班同学就已经在山洞里和B班的打了一架。毕竟没人说这块场地被他们A班承包了,他们训练B班也要训练啊。B班训练的是“野外生存”,爆豪胜己碰上物间宁人这种“专注呛火一百年”的那可不就撸起袖子就是打呗。

 

爆豪就一个人,物间那边是四个人,明明寡不敌众还嘴硬大放阙词。好在这场闹剧最后在拳藤一佳出场,把物间揪着耳朵拉走告终。

 

他也没得什么好处,右手受了伤,肌肉机能大幅下降,所以才在绿谷SMASH冲向他时没能使出个性来。

 

都是命啊。

 

这边两人之间可疑的粉红气氛先不论,轰焦冻浑身散发的黑气都已经物理化了,什么NG行为他也管不上了——

 

不是要打吗,他打!

 

右手冰冻蓄力到满。

 

麦克老师望远镜一看心叫不好,“轰焦冻——OUT!”

 

他的手心爆发出的冰冻带着一股寒气朝爆豪正面驶去,一如爆豪当时对他的那般。

 

“轰焦冻——OUT了!!!”

 

爆豪此时右手还使不上力,伸出左手噼里啪啦地激起电火花。

 

刚刚只是峰田和上鸣就能波及到草丛里的绿谷一众,现在A班两神仙打架阵仗更是不得了,周围人不是被寒气冻住了脚,就是被一股氰化氢、硫化氢混合物的味道熏了鼻子。

 

“轰焦冻你OUT了!!!”麦克老师无力地大喊,“别打啦——”

 

“OU……”他的眼神速度已经跟不上两人你来我往过招的速度了,他心想我个性没出问题吧?他俩是聋还是我哑巴了???

 

 

 

 

【完】

 

(*)僵尸舞:指的是上次外校生来雄英客场学习,结果个性事故集体变僵尸的事情。(见官方OAD2)

(*)自雷:游戏用语,“自杀”的意思。

 

 

 

↓↓↓

 

 

 

 

 

 

 

教室。

 

相泽老师看着一众脏兮兮的模样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说吧,这回是谁?”

 

众人默默低头,这次不敢乱看了。

 

轰焦冻主动举手,“是我。”

 

“还有呢?”相泽问。

 

“爆豪。”他指向坐在绿谷前面的那个炸毛金发男。

 

“爆豪和轰还有绿谷出去罚站,其他同学照常上课。”

 

“?!”绿谷心想怎么还有我???我是受害者啊???

 

评论 ( 29 )
热度 ( 2247 )

© 暴走系金丝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