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系金丝雀

个人志施工中,可能会断粮几天
盐甜系脆皮鸭写手
边写边想

册宝贝 我的小天使
日lof随意www

[胜出]请放弃思考

*很老的当时很火的Pokémon GO的梗(都没什么人记得这个游戏了吧

*我说我是老梗爱好者,诚不欺你

*文如标题,读时请放弃思考(你

*职业英雄

 

 

 

 

 

 

 

“你居然不知道吗???”

 

丽日摘下全息眼镜一脸诧异,“绿谷,你都不看新闻的吗?”

 

“饶了我吧……”绿谷耷拉着眼皮,一个倒栽葱瘫在了沙发上。

 

两人到欧尔麦特事务所时大概上午九点。今天是“英雄公休日”,按说这会儿绿谷应该在家里抱着电脑刷新番,结果刚起床牙刷一半呢,就被丽日一个电话CALL了出来。

 

原因无他,欧尔麦特向她和饭田诉苦说绿谷实在太宅了,还说什么假日就该出去走走之类的,后来丽日信誓旦旦拍胸脯说这事儿交给她了,就成了眼下这幅模样。

 

“丽日还是这么元气满满我就放心了,让我再睡会儿吧……”他翻了个身。

 

“你戴上这个试一试!就试一下下!!”丽日双手合十举过头顶,蹲在绿谷边上,好声好气地劝道。

 

绿谷有气无力地抬起眼皮,看了眼她,又看了眼她手里拎着的眼镜,心想今天若是不遂了丽日的愿,怕是难得的假期就要打水漂了。

 

无奈,只得坐起来,“这是什么东西啊??”他接过眼镜上下左右瞧了个遍,单看设计毫无别出心裁之处,实在看不出它有什么特别之处能让丽日这么执着。

 

“就说你不看新闻。偶尔也玩一玩这些新鲜玩意吧,真是拜托你了。”丽日叹了口气,“这是新出的一款游戏,叫TOP-HERO GO,喏,戴上这个眼镜按下边上的按钮就可以进入全息显示了。”

 

绿谷学着她的样子,刚一点开就吓得差点没跳起来,“欧……欧……欧尔麦特!!!什么时候来的?!!!”

 

“别激动……这是假的……”丽日扶额。

 

“假的??”绿谷将信将疑,伸手碰了碰眼前“欧尔麦特”的手,结果顺利穿过了对方的身子,他有点不敢相信,“真是假的……”

 

“绿谷,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像什么吗?”

 

“像什么?”

 

“就像我刚教乡下的奶奶学用智能机的样子。”丽日头疼。

 

 

 

绿谷是刚开始用这款眼镜,饶是他这种百分百室内派的人也还是会被这种游戏吸引过去。听丽日介绍说这个游戏的规则很简单,只需要“戴着眼镜去街上走走,遇上喜欢的英雄就按边上绿色的按钮”就可以把他们“带”回家了。

 

“可是……我带回家,干嘛啊?”绿谷疑惑道。

 

“……就……攻略。”

 

“攻略什么?”

 

“就是说,除了‘捕捉’,你还可以把‘捕捉’到的英雄当做攻略对象,和他们进行对话,约他们出去之类的这样的吧……”丽日耸了耸肩,“不过我还没试过,毕竟我也是刚开始玩……”

 

攻略什么的……

 

这不就是GALGAME的变种吗!!!

 

绿谷扶着眼镜框,鼻子上突然多了个东西有些极不适应,说是平光镜,可他戴久了还是觉得晕乎乎的,突然发现街上的人不管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大多都戴着和自己一样的同款眼睛框,还有小孩扯着妈妈的裙角尖叫,“看!!!是木偶诶!!!!”

 

绿谷吓了一跳,心想惨了惨了惨了,今天出来的有些急,忘了变装了。

 

结果小孩身边的女人摸了摸小孩脑袋,“那我们把他捕捉回家吧。”

 

绿谷:“……”

 

没等小孩反应过来,二话不说扭头就是一个反向一千米冲刺,被当成“全息投影”了可还行???他是个真人啊,哪能真的钻你眼镜里???这次正好托了这个游戏的福,避免了引起骚动的麻烦。

 

他跑得有些累了,扶着墙喘气的功夫眼镜发出一声短促的“滴滴滴”,绿谷是第一次用这玩意儿,心想不会是要爆炸了吧???

 

正犹豫摘不摘的功夫,从他扶着这堵墙的建筑物里出来个人,门铃叮了当啷作响,那人见着他也是一愣,“废久?”

 

绿谷心下一惊,小胜???这大休息日的他出来干嘛???

 

有些人表面上看起来光鲜亮丽是个现充,实则也是个欧尔麦特深度宅,爆豪胜己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倒是不至于到绿谷的那种宅到深处连屋都不出的类型,只是难得的休息日爆豪更愿意在家里躺着看漫画。

 

知他,绿谷者也。

 

绿谷扶了扶眼睛,凑过去左看看,右看看,“嗯,是假的。”

 

“哈??什么真的假的真的??!”

 

“天啊,连性格都做的这么像!!!”绿谷突然赞叹起科技的发达,又感慨起自己的落伍,低头沉吟,心想这一路上也没能遇上几个“英雄”,说明这游戏掉落率挺低的,难得碰上一个,要不……攻略试试?

 

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戏弄心起,他清了清嗓子,一脸认真,“小胜!请和我约会!”

 

话说完,两人都默了,最后绿谷实在没憋住,捧腹大笑起来,“哈哈哈哈这绝对不是小胜!!!脸红个什么劲啊!!!果然只有游戏里的小胜才会这样吧。”说完他还抹了抹眼角笑出的泪花。

 

“哈???我怎么会像个白痴一样脸红???”

 

那个“爆豪”一脸“老子不爽要杀人”的模样倒是像极了小胜,如果小胜在这里看到这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不知道会作何感想,绿谷想到。

 

“既然是‘攻略对象’的话应该会听我的话吧?”绿谷小声嘟囔着,随后又抬起头,语调有些趾高气昂,“小胜,跟我去咖啡厅。”

 

“……”

 

这个“爆豪”意外的乖顺,开始服从绿谷的指示。每每瞥向旁边的小胜时都不得不感叹现在的科技居然已经进步到了这等地步,无论是肌肉的线条,还是脸部骨骼的棱角都能做到如此逼真。

 

甚至还想碰一碰。

 

绿谷的手悬到半空,一想到在事务所里触碰“欧尔麦特”结果穿了过去的尴尬感,他又讪讪地收了回来,完全想象不到自己现在正在和小胜一起走在街上,如果要是真的就好了……

 

两人之间保持着一道微妙的距离感,谁也没说去哪家,一起顺着感觉,很默契地就走到了雄英附近的咖啡馆。

 

这家咖啡馆还在上学那会儿他们A班经常来这儿搞聚会,现在再回来时看着店里坐着穿着灰色制服的高中生时,绿谷顿感时过境迁,从什么时候起自己也成了别人口中的“前辈”,想到这里他的情绪有些许低落。

 

“喂,你点什么?”坐在对面的“爆豪”不耐烦地问道。

 

“嗯……我还和……”我还和平时一样吧。这句话他刚准备说出口,结果就想到眼前的小胜也只是游戏里的攻略对象罢了,攻略对象怎么可能知道他平时都喝什么,随后话锋一转,“冰拿铁吧。”

 

说完又开始苦笑,自己这不就是在自欺欺人嘛。

 

在别人眼里他和爆豪胜己是一起长大的竹马,实则不然,他们之间总像隔着一道色彩光怪陆离的水晶板。

 

儿时与其说是玩在一起,不如说是他一直在被小胜单方面欺负罢了。长得再大些,尤其是两人同时考入雄英后,关系更是一脚踏入了白热化的灼态。

 

绿谷偶尔午夜噩梦做醒,基本剧情八九不离和小胜生离死别之类,便总在后怕,是不是只需什么东西临门一脚,就可以把两人的关系打入不复之渊,此后你走阳关路我走独木桥了?

 

其实双方心里都明了,那股子变扭的少年情怀说白就是层窗户纸,大不了捅破了,要么皆大欢喜,要么再不见面就是了。

 

眼前他脑内翻江倒海之时,爆豪还没选好。绿谷心想,选择恐惧症这点倒是和小胜本人很像了。

 

约莫有一会儿,爆豪拍桌,“选好了。”

 

“你喝什么?”绿谷问完就后悔了,一个全息投影要什么喝的,“小胜应该喝不了东西吧……”

 

“毕竟你是全息投影……”

 

“……”

 

“怎么不说话?是坏了吗?”绿谷敲了敲眼镜框,刚要摘。

 

“别别别别动!”爆豪“蹭”地就站了起来,好像有点又有点后知后觉的后悔,结结巴巴道,“你……你摘了眼镜,不就,看不到我了吗……”说完这话脸上还多了一抹可疑的红晕。

 

没想到他会这么说,绿谷心想这游戏的攻略对象难道还有“自我意识”吗?不得了不得了。

 

“我不摘,你先坐下先坐下!”绿谷小声道,别的客人看不见小胜,但是注意到“木偶”就不妙了。眼下他也没功夫注意到自己这个想法本身就是自相矛盾。

 

“除了咖啡厅,你还想去哪。”爆豪的指腹敲着桌板,单手拖着下巴盯着绿谷。

 

明知道是假的,还是被看得有些发烧,仔细想想他曾经好像有很多想和小胜一起去的地方,眼下硬要他说出来一个又没了主意,绿谷颔首,“嗯……比如电玩城……或者漫画店之类的?”

 

“无聊。”

 

被残忍地吐槽了。

 

绿谷又想了想,“电影?”

 

“就这个吧。”

 

爆豪就眼睁睁地看绿谷喝完了一整杯咖啡,连绿谷自己都觉得这一幕十分诡异,果然即使是装装样子也应该给他点个什么东西吧……他顿时开始责怪起自己的粗心大意。

 

这家咖啡厅对过就是一家影城,眼下正好有部热血电影上映,讲的正式他们“英雄”的故事,这类电影多以欧尔麦特为原型,绿谷自己都看了不下百遍了,拍的不错是不错,剧情也OK,只是作为“约会”来讲实在有点牵强。

 

绿谷站在售票口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买了两张票,全息投影不能算人,可万一别人坐在他“身上”岂不很尴尬?

 

两人进了场,才发现周围都是一对一对儿的小情侣,顿觉气氛有些诡异。绿谷现在准备收回自己刚刚觉得“这电影不适合约会”的想法。

 

“那个……吃吗?”绿谷把怀里买票赠的好大一桶爆米花抱到小胜跟前。

 

“我能吃?”

 

哦,不好意思,忘了。绿谷又把爆米花放回腿上,他不习惯看电影时吃东西,可既然赠了不吃就扔又不合适,一时间表情十分复杂。

 

爆豪看不下去了,“就让你吃个爆米花又不是喝毒药至于的吗?”

 

绿谷苦着脸,掐着爆米花往嘴里生送,味同嚼蜡。

 

他本以为电影开场,周围没了光线,身边的小胜会消失。结果拉了灯,爆豪还是好好地坐在绿谷身边,这让他安心了许多。

 

整场电影的气氛都很好,是那种能让人热血沸腾的“好”。绿谷暗想,如果是和真的小胜约会,绝对绝对不要带他来看这种电影!随后他就被自己这个念头吓了一跳,和真正的小胜约会什么的……还是想想吧。

 

电影快结束时,绿谷偷偷拿眼瞥爆豪,发现他居然没在看荧幕,视线一直呆在自己身上。他觉得自己的脸霎时发了烫——从什么时候开始看着自己的?完全没有发现。尽管绿谷告诫自己这就是个影子,认真就输了,可还是不争气地心跳得飞快。

 

散了场,两人回家路上依旧保持着微妙的距离感。爆豪悄无声息地向绿谷靠了靠,“喂。”

 

“嗯?”

 

“你说,全息投影能接吻吗。”

 

当然不……

 

绿谷毫无防备,被爆豪扯到怀里,按住后脑,唇峰对唇峰贴在一起。两人谁也没有更深一步的意思,被西边的火烧云抹了一身红。

 

……能了。

 

这个吻青涩却充满力道。

 

像温柔的人工幻剂,惹人着迷,为之沉沦。

 

绿谷大脑一片空白——

 

不是说是假的吗?

 

不是说能触摸吗?

 

不是说……

 

爆豪缓缓离开了绿谷的唇瓣,有些不舍,“现在还当我是假的吗?”

 

“……活……活活活的?”绿谷震惊得口齿不利索。

 

“那再亲一次。”

 

“不不不不……”绿谷的手慌乱地抵着爆豪的胸口,“你……诶?……不应该啊!!!”

 

“你不应该是那种……就那种……非常凶的语气,吼我吗???”他口不择言。

 

爆豪被绿谷气得哭笑不得,“抖M吗你???”

 

 

 

【完】

 

 

 

 

 

 

 

回去路上,丽日总觉得有什么事忘了和绿谷说了,后来一想好像是关于提醒“电量低”铃声的事,即使不告诉他响了铃眼镜会自动关机的事也无伤大雅吧……

 

她想了想,最后决定算了,还是不说了。

 

开开心心地回家吃和果子咯!

 

评论 ( 15 )
热度 ( 853 )

© 暴走系金丝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