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系金丝雀

盐系脆皮鸭写手

主博不更新时用这个子博话唠↓
CANARY💤
册宝贝 我的小天使
日lof随意www

[轰出]碧い瞳 の エリス

*碧瞳爱丽丝

*娱乐圈\有车,后续走外链

*BGM碧い瞳のエリス

 

 

 

 

 

 

 

 

春深,目黑川的河流里泄了一池的粉樱。酒红色的纸灯笼挂在沿畔的枝桠上,里头的蜡烛一燃,映得左右两边的小街通红,小馆子里飘出的烧酒香醉入梦里花,熏得人脑子昏昏涨涨不清醒。

 

绿发少年光着脚丫坐在一棵老樱花树的木杈上,背后靠着枝干,这棵树的树根粗壮,不知活了几庚。

 

天下的花瓣都眷顾他,香风一吹,洋洋洒洒地做了少年的背景板。他安详地睡在那里,长长弯弯的睫毛翕动,仿佛这一觉是从上个世纪绵延到这里,清晨的百灵鸟叫不醒他,傍晚的家常菜香也召不回他飘荡已远的魂。

 

那个穿着黑色长风衣的异瞳男人在树下站了很久了。

 

他一直呆呆地望着树上的少年酣睡的模样,像在欣赏一幅世纪名画般神色温柔而仔细。男人是个入不敷出的画家,现在正在后悔出门没带着墨彩这件事。

 

忽地刮了一阵有点邪乎的风。

 

少年皱起眉,垂在空中的腿脚动了动。

 

男人想要叫醒他,踩着树干上的沟壑,抓着干燥的树皮,又离少年更近了一尺。

 

“醒醒。”

 

清风徐徐,异瞳男人的发梢随它微漾,那双眸子专注而认真,仿佛从始至终里面只映出过少年一人的身影。

 

他半眯着眼睛,视线模糊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美丽的一幕。

 

少年有些慌神,这个男人的脸太过耀眼,两人的眼神在空中交汇时,不知道是谁先沉溺在对方如深潭般的眸子里,他们背向一潭春水,那双只有彼此的瞳仁里连花瓣也黯淡无光。

 

“你……”坐在枝桠上的人小嘴张张合合,憋了半天硬是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CUT——!!!”

 

 

 

 

 

 

 

【完】

 

在这个阳春四月里,我昨天经历了下雨下雪下冰雹,就知道这不是个好兆头呜呜呜(来,让我在评论里抽一个可爱的幸运儿向她撒娇吧(不

评论 ( 25 )
热度 ( 396 )

© 暴走系金丝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