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系金丝雀

盐甜系脆皮鸭写手【册宝贝是我的小天使】安价体幼驯染绝赞连载中XD

[胜出]不想保护勇者的王子不是好王储

*大纲文\非十杰也非原著向

*甜且扯淡,食用愉快

*BGMSalty Sailor

 

 

 

 

 

 

 

远古。

 

四海八荒未拓。

 

雄英大陆以南有座大国。

 

这个国家有位远近都出了名的王子。

 

出生当天天降祥瑞,稀里哗啦下贝壳,当地人见钱眼开,边拾贝壳边朝天大吼,“是哪位开了眼的神仙姐姐降临人世了啊!我等愿永远追随于她!”

 

结果第二天就张贴告示,曰,“于昨,王诞子,普天同庆。”

 

大家这个乐哟,近到皇城脚下,远到僻远的小山村,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众人乐了,国王却苦着脸。

 

老国王:“我说,大巫相啊,就真的没辙吗?”

 

大巫相摇头,说这王子诞辰下漫天撒钱(贝壳),用光了一辈子的运气,迟早不得好死。

 

老国王又问:“能至少给我儿留个全尸吗?”

 

大巫相捋着胡子说看造化看造化。

 

老国王说行吧,认命了,能算出我儿怎么死的吗?

 

大巫相伸出手指装模作样地捏了两下说,大概是被龙掐死的。

 

这话老国王听了不乐意了,桌子一拍,说你这什么叫大概?能有个准信不?

 

一看也瞒不过,他怕被砍头,一个嘴抖就泄露了天机,说要在咱们王子成年那天,找到全大陆最最善良最最纯真的灵魂做勇者来守护王子,便可免此一劫。

 

老国王愁死了,“我上哪去找最最善良,最最纯真的灵魂啊?”

 

大巫相看得开,“哎,这是什么话,咱们还有十六年!着什么急嘛!”

 

老国王一听急了,心说不是你儿子你当然不急。

 

国王老来得子,对这个儿子娇生惯养,让他冰水碰不得,刀剑也不让他碰,大巫相的嘴是损了点,好在并非佞\\臣,他屡屡上奏\\折,八千字大论文批判老国王的溺爱行为。

 

老国王看了贼不开心,奈何他又是举国唯一一个掌管司命的,不好得罪,还得陪笑脸。

 

老国王看不懂数字,每天都数着小珍珠过日子,为了计数,过一天就往首饰盒里放一颗,准备攒到小王子夭折那天当入葬的。

 

大巫相心说你这智商到底怎么当上的国王?

 

就这样,小王子无忧无虑像个傻子一样长到了五岁。

 

五岁这一年,小王子性情突变。

 

原本温和善良,突然暴戾蛮横,吓跑了十几个从小服侍他的侍从。

 

变异的那天早晨,有个侍从来国王面前觐见,五体伏地行大礼大叫,“不好了不好了!”

 

这个侍从打来就特咋呼,老国王见怪不怪了都,揉着额头问,“又怎么了?”

 

侍从这个冤啊,“我说不给吃肉包子他就打我。”

 

老国王气到手抖:“一个小朋友的拳头你还吃不消?我要你何用?”

 

侍从:“哎哟可别说了,要是小朋友的拳头倒好了,您要不自己个儿尝尝去?”

 

逗比国王还真就不信这个邪,被侍从领着去领教小王子的拳。

 

结果他还没扑过去给小王子来个“爱的抱抱”就被人家一拳揍了个飞天。

 

“哈?这个老头谁啊?”他吐了口吐沫,“好啊,走一个侍卫就请个老头来?今天来一个打一个,来一对儿老子杀一双!”

 

脖子上挂着的龙骨吊坠给他传音入密,“儿啊,那是你爸爸。”

 

小王子手里摸着龙骨,一时间被一个“儿啊”一个“你爸爸”搞懵了,冲着它喊,“tm到底谁是我爸爸?!”

 

远处旁观的化成人形的黑龙叹口气,“那个你打的老头是你爸爸。”

 

“小王子”一拍脑门顿时想起来他来这里是干嘛的了。

 

刚才不是说这个国家的小王子降生时就花光了一辈子的运气,且未来死于恶龙之手嘛。

 

其实大巫相说的没错,这王子确实点背,但谁能想到他这么点背。昨夜刚过完五岁生日,小王子嘴不老实,在卧室里偷吃水果糖,结果给噎死了。

 

再说龙窟,里面所有龙其实都各司其职,有管“吉人自有天相”的吉利龙,也有管“喝凉水都塞牙”的倒霉龙。

 

小王子这一死,倒霉龙实力背锅,龙窟之主老黑龙一跺脚,“让你让人倒霉,让你让他这么倒霉了吗?”

 

倒霉龙一听,啥啥啥啥啊?怎么听不懂老黑龙的语法?我可能是条假龙。

 

他也不敢反抗,就知道磕头认罪。

 

老黑龙:“你给倒霉死的这个是位王子,命不该绝,你这是改写历史啊。”

 

倒霉龙欲哭无泪:“我哪知道他这么倒霉啊,我给他施的‘倒霉剂量’是正常量啊。”

 

老黑龙恨铁不成钢:“他生来就倒霉,你还给他加‘倒霉剂’,你是不是傻???”

 

老黑龙每说一句,就一爪子打一下倒霉龙的大头,把倒霉龙好歹一个成年龙打得差点没哭出来,这一闹,折腾醒了窝在里头睡觉的黑龙之子。

 

这是一条红龙,没变过人形,没人知道他什么模样,但他们龙族都还挺好看的。

 

他们龙有个规矩,十六岁之前是没有性别的,换句话说就是可男可女。世人都传他们罪恶累累,其实他们也没那么坏,大多数都是“好龙”,就比如说这条红龙,他嚷嚷着说要去拯救世界,要做名垂青史的英雄龙。

 

黑龙成天骂他没出息,跟人家隔壁龙学学,看看人家成天就知道读书,你呢,就知道拯救世界拯救世界,等哪天来个勇者收了你就老实了。

 

老黑龙一想到这儿,龙爪子一拍膝盖,笑嘻嘻,“诶哟这不是我儿胜己嘛!”

 

老黑龙给儿子拜年——非奸即盗。

 

红龙打了个冷颤,“老头子年纪一大把,笑得这么油腻是要干什么坏事?”

 

老黑龙:“你还想拯救世界吗?”

 

红龙来了精神,“老子天天都想去拯救世界。”

 

诶,要的就是你这句话,老黑龙大爪子一跺地板,整个龙窟都震三震,“你看,这不机会就来了。”

 

旁边倒霉龙:“您别跺了,说实话吧我给您也加了‘倒霉剂量’,您再跺一脚这龙窟怕不是要塌。”

 

红龙不长心眼似的还鼓掌,“塌了好啊,多年违章建筑今天终于拆迁了。”

 

黑龙捶胸顿足:“哎哟,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吃里扒外的儿子呢!”

 

红龙:“废话少说,不是说拯救世界吗,上哪拯救去?”

 

黑龙咳嗽一声言归正传:“小王子死了。”

 

这只红龙为人处世较道系:“关我屁事?”

 

黑龙:“你去给国王装儿子去。”

 

红龙翻个白眼:“呸,你怎么不去装孙子呢!”

 

黑龙:“我这儿跟你说正经的你看你!”

 

红龙被黑龙好说歹说劝去了王宫,心说今个他倒要看看那个吃糖噎死的傻小子到底长个什么鬼样,结果不看倒好,一看吓一跳。

 

你们这个国王的DNA怎么回事嘛!张这个逼样还好意思说是王子啊?红龙气不打一处来,这好歹也是他第一次变人型,不英俊潇洒点怎么对的起这个血统?!

 

黑龙对着水晶球一看,嚯我去,这小子变成个啥?!不过仔细一看还挺好看的。

 

气得他赶紧八百里加急飞过去训话。

 

黑龙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红龙就是不听,偏不要变成那副龟孙样。

 

黑龙说行吧。然后扔给他一个龙骨项链,说有什么事就拿它传音入密,顺便上面加了咒语,你带着他别人就看不出你本来的模样了。

 

红龙也不矫情了,好龙不吃眼前亏,说戴就戴。

 

这事就算告一段落。老黑龙知道自己这个臭儿子什么垃圾脾气,没敢走远。结果第二天早晨还就真出了这么一搭子事儿,愁得他又蹦出几根白龙毛,再过几天他一条黑龙怕不是要变成全白的了,变成全白的还怎么撩母龙啊!

 

老黑龙说不行,不能盯着这条臭儿子了。留下句“你好自为之”就跑去撩母龙了。

 

红龙在心里头咒骂一万遍老黑龙,又不好让老国王面子上过不去,有点变扭地跑过去,给了个笑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刚刚失手,有话好说,我来馋你了,感动吧?”

 

老国王:我不敢动不敢动啊!

 

僵持了一会儿,还是让红龙给生拉硬拽地拽起来了,老国王哪受过这待遇,心脏有点不太舒服,捂着胸口,“我儿啊,你说说,你有什么别的特长吗?”

 

“我尾巴特长?”

 

“啊???”

 

“哦不是,我哪都特长,diao也长。”

 

老国王老脸一红,“你个龟儿子哟,哪来的污言秽语!”

 

红龙差点就要说,我们龙都这么说话,结果一想不对,赶紧急刹车,抿着嘴不吱声。

 

这场风波过去后,红龙竟学会了怎么像个人一样活着,比如他知道给他端个盆到脚边是让他洗脚的,不是喝的。

 

相安无事被人当成傻子长到了十六岁。国王又愁了,成天念叨哎哟我上哪去找勇者保护我儿啊。

 

红龙往嘴里扔了块巧克力,心说,你儿早在五岁那年吃糖给噎死了,保护个屁咯。

 

国王又说,万一哪天那只邪恶的黑龙来了,让我儿可怎么办哟。

 

红龙又心说,哦,那是我爸爸,没事就一糟老头子没啥怕的。

 

第二天大巫相那儿就传来大喜讯,进门前一个没站稳被绊了一脚,是滚进来的。

 

“哎哟老国王啊,我找到那个勇者了。”

 

国王来了精神,腰也不酸腿也不痛了,“他在哪里?长什么模样?给我重金请过来!”

 

大巫相说您先别急啊,给您看画像。

 

老国王一看画像,急了,说这短胳膊短腿的,看着还没我结实呢,怎么当勇者?

 

大巫相:“可他拥有全大陆最最善良,最最纯真的灵魂啊!”

 

老国王一拍脑门,嚯,我怎么把这个设定给忘了。

 

最后妥协说,行吧,给我把他请过来。

 

咱们的预备勇者住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山村,从小喝着无污染的大自然溪流长大,吃的是有机鸡下的鸡蛋,各种意义上的纯天然人类。

 

老国王对他不甚满意,说把我儿牵出来溜溜,不是,带出来看看!

 

老国王看着两人一个站在大台阶上面,一个颤颤巍巍跪在大台阶下面,笑着问,“那个……勇者先生,您看我儿子……怎么样啊?”

 

“别说了,我觉得不行。”勇者没搭话,红龙倒是帅气一撩身后的披风,直接给拒了。

 

老国王:“别啊,你要不……再看看?”

 

红龙:“让这个海藻头保护我我还不如去死?”

 

老国王:“你看你,天天死不死的挂嘴边,我这心脏受不了啊。”

 

红龙:“反正就是不行,爱咋咋地。”

 

老国王知道自己这个臭儿子什么垃圾脾气,也不再劝,小声跑过去跟绿谷道,“你看我这儿子,其实就是嘴硬,他心地可善良了。”

 

小勇者眨了眨纯真的大眼睛:“嗯!我当然知道!您儿子叫什么啊?”

 

老国王:“……”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老国王回头,一脸笑呵呵,“哎哟好儿子,你叫啥来着?”

 

“给老子滚蛋!”

 

这名字真长。小勇者想。

 

 

 

好说歹说吧,红龙算是勉勉强强接受了这个半吊子勇者。

 

老国王把勇者安排住在王子房间里,美其名曰是“培养坚定的革命友谊”。

 

红龙有点小洁癖,不能让外人上他的床,命勇者睡地板。小勇者在家里各种硬板床都睡过,区区地板更不在话下,可他还是有点小委屈,噘着嘴红眼圈坐在地上。

 

红龙看不下去了,“你哭啥?”

 

“王子是不是讨厌我啊?”

 

红龙该耿直时就耿直,点点头说,“嗯。”

 

小勇者心智还没长熟,毕竟是个小孩,听说被讨厌了,“呜哇”一声哭出来。

 

红龙见过家里的母龙哭过,但没见过人类哭的样子,仔细一看还挺可爱的?就凑过去,揉揉他的海藻头,故作潇洒地露出一笑,“别哭了!”

 

红龙全然忘了自己现在顶着什么样的颜值在“耍帅”,这一笑把小勇者吓得哭得更惨了。

 

“哎哟,我错了还不行?”红龙拿他没辙没辙的,只得求饶。

 

“真错了啊?”小勇者揉眼睛。

 

“真错了真错了。求您,您是爸爸,别哭了!”

 

“对了你叫啥啊?”

 

“胜己。”红龙回答,“那你叫什么啊?”

 

“绿谷出久!”

 

“绿谷出久……”他抿着这个名字过了犹豫了好久,“Midoriya deku?”

 

绿谷纠正道:“Izuku。”

 

红龙重复:“deku。”

 

绿谷:“Izuku。”

 

红龙:“deku。”

 

绿谷:“Izuku!”

 

红龙:“Izuku?”

 

绿谷点头:“deku。”

 

“不还是deku吗??!”红龙急了。

 

绿谷一拍脑袋,反应过来自己挖了个坑,结果还跳进去了,也不跟他矫情了,爱deku就deku吧,不就是个名字吗,无伤大雅!

 

俩人没事时就大晚上躺在皇宫顶子上。

 

红龙胜己:“你说你有什么爱好啊?成天住在穷乡僻壤的。”

 

绿谷:“养养鹅,放放羊吧。”

 

红龙:“就没个理想啥的?”

 

绿谷忽然激动起来:“有啊,我的理想就是打败世界上最恶最恶的龙!”

 

这句话一出,惊世骇俗得差点把胜己给吓成龙。

 

红龙有点嘴不利索:“就……就没点别的实际点的理想吗!没……没出息!”

 

他家老子要是知道自己儿子有一天能拿同样的话去训别人,估计会留下感动的泪。

 

结果小勇者一低头,眼圈又红了,“我知道不现实,可做人的不得有梦想吗!我想杀条龙怎么了!”

 

红龙:“……行吧行吧,让你杀让你杀,别动不动老哭啊废久。”

 

小勇者摇头:“不是,我没想哭,我泪腺发达,它老自己就流泪。”

 

红龙:“风沙眼,眼药水了解一下?”

 

小勇者:“……”

 

后来几天,红龙经常使唤小勇者,让他端个洗脚水,或者给他按摩后背什么的。小勇者不要面子啊?

 

委屈归委屈,他也是有脾气的。

 

一天他手里的金盆子往地上一摔,“我不伺候你了哼!”

 

红龙看着小勇者这幅生了气的小模样心想,徒长几百岁,从没有人忤逆过他,这臭小子居然敢……?一时间竟没大怒,反倒是捂着怦怦直跳的小心脏——卧槽难道这就是爱情?

 

自从他发现和小勇者在一起时就会紧张,而且没由来地想好好欺负他,红龙就明白了,这就是爱情。他对着脖子上的龙骨发誓,这一龙生,非这个小勇者不娶。

 

但也只是发个誓过过嘴瘾。

 

老黑龙在那头夜夜笙歌,透过龙骨听见这句吓得差点没从床上摔下来,“靠啊,儿子你能耐了?还谈恋爱了?”

 

红龙点头:“可能这就是爱情。”

 

老黑龙:“跟我讲讲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红龙:“屁,就不告诉你。”

 

老黑龙:“你这臭脾气不改小心她不要你了!”

 

红龙听这话急了,“他敢!敢跑就吃了他!”

 

老黑龙满意地捋一捋胡须,对嘛,这么霸气才是他们龙族该有的气场,原先他还担心这小子的野性在人类世界待久了可能会磨得不剩啥,结果是他多虑了。

 

老黑龙:“你俩在一起多久了?啥时候我能抱孙子啊?”

 

红龙挠挠脑袋瓜:“还……还没告白。”

 

老黑龙:“你没告白说个屁啊?”

 

红龙:“告白算个屁啊,等着,我明天就告白去!”

 

结果捱了十多天,他发现每次找绿谷时这臭小子都有事,不是在帮园艺师剪杂草,就是在帮女仆搬搬桌椅,把红龙气得不行。

 

拉扯拉扯又过了十多天,大巫相夜观天象,跟老国王说,时机差不多了,该上路了。

 

老国王:“上路?上什么路?”

 

大巫相:“我没说过找到勇者就得让他们去黑密林杀龙?”

 

老国王有句mmp一定要现在讲,“你没说啊???”

 

大巫相:“咳咳,那我现在说了。”

 

老国王:“……”

 

人家是大巫相,是举国唯一一个掌管司命的,等等这句话好像之前说过一遍。老国王摇头,罢了罢了,随他去吧。

 

于是小勇者和红龙踏上了令人愉悦的屠龙之路。

 

他们带着装备刚进密林不久,小勇者就被周围的黑压压的雾气给吓得不行,还强撑着没事,“皇皇王子……我我我肯定……肯定能保护好您的!”

 

红龙心说我要真是王子我可真不敢把命交代给你,声音抖成这样可信度何在啊?他心里叹气。

 

红龙:“行了行了,是我保护你吧??”

 

“哪哪哪哪……哪能让您保护我啊……您可是……尊、尊贵的王子啊!”绿谷背着包袱步履艰难。

 

忽地黑风过境,乌云团团压了过来,这雾气也越飘越邪乎,绿谷站在原地不敢动弹,静观其变。

 

忽地从远山飞来一只黑龙,绿谷指着天空,扯着红龙衣服,“看看看……”

 

“哈?看什么啊?”红龙没会意。

 

还没等反应过来,一个巨型黑影就压了上来,大爪子直接把绿谷压在身底下。

 

老黑龙四处瞧:“我儿媳妇呢?”

 

红龙扶额:“老头子,下次出场时能不能给我的小勇者留点面子了?”

 

黑龙严阵以待:“有勇者要害我?”

 

红龙:“得了吧,他连只蚂蚁都舍不得碾死还要杀龙,找乐么这不是。”

 

黑龙反应过来:“那我儿媳妇呢?”

 

红龙:“……在你脚底下。”

 

尴尬。

 

黑龙抬脚,胜己把他拖出了出来,手指往鼻子那儿一探——哎,还行,没死。(说起来这都是倒霉龙的功劳,自从出了上次的事故后他再也不敢随便给人加‘倒霉剂’了,绿谷是个意外,生命水里一滴都没给滴,换句话说就误打误撞成了幸运爆表的体质)

 

老黑龙老眼昏花,分不清男女,就知道是有这么个人,笑呵呵道,“诶呀儿子真是长大了。”

 

胜己“呸”了一声,“你还真有脸说,神tm第一次见面就给人压脚底下。”

 

老黑龙过意不去,红龙脑子一动,“这样吧,你装个死,我就说是他杀的,当偿罪?”

 

老黑龙嘴一扁,也没辙,心一横,就当是送将来的“龙皇妃”的见面礼得了!

 

 

 

小勇者一醒就警铃大作,跳起来时没把胜己给吓一跳,“龙呢?龙在哪?”

 

胜己醒了,揉揉眼睛,“喏,你边上。”

 

“啊?”小勇者一脸懵,扭头一看,嚯,还真在边上躺着一条老黑龙。

 

心想不对啊,我睡一觉的功夫,龙就被杀了?

 

绿谷:“你杀的?”

 

红龙摇头:“你杀的。”

 

绿谷:“我不是被踩脚底下了吗?”

 

红龙:“……你还记得多少?”

 

绿谷:“不对啊你不是王子啊?”

 

红龙低头一看,刚刚那么一折腾,自己的龙骨项链断了,掉地上了。

 

“你你你……谁啊!!!”绿谷从腰间抽出剑,尖尖对着红龙。

 

“我啊,胜己啊。”

 

“小胜?”绿谷歪着脑袋想想,“王子不长这样啊。”

 

红龙头疼,“也没人说王子就叫胜己啊?”

 

绿谷不服气,“可是是王子亲口告诉我的啊?”

 

红龙心一横,到底还是得把真相告诉他,就稀里糊涂一通全给交代了。

 

绿谷被震得讲不出话,不知道该说点啥好,一时间气氛挺僵持。

 

胜己耸了耸肩,“就这样,老子是红龙,怎么着吧,要杀还是要刮?”

 

绿谷拿着冷兵器的手还在抖,还逞强,“那……那也不行,即使你是小胜,那我也要杀。”

 

“杀个屁。”

 

胜己一把把剑夺了过来,撇到一边,区区一个人类也敢拒绝他堂堂龙族王子???

 

“老实跟我回家结婚去。”

 

绿谷眼里含泪,“我不要,不要和恶龙结婚!”

 

胜己那他没辙,反过来问他,“那你觉得老子坏吗?”

 

绿谷想了想,好像除了有点少爷脾气也算不上坏,于是老实地摇头。

 

胜己:“那你觉得老子邪恶吗?”

 

绿谷沉思了一会儿,小泪珠噼里啪啦往草地上落,又摇了摇头。

 

胜己:“这不就得了??老子可是条好龙,专注拯救世界一百年。”

 

绿谷被他这条逻辑搞得脑子有点懵,愣是半天没饶过弯子来。

 

“哎,跟我走就是了。”胜己拉扯了两下,绿谷还在原地儿不动,气得他拎着领口拽到跟前,占有性地咬了口绿谷的嘴唇,“走了!”

 

“去哪?”

 

“回龙窟。”

 

“去那儿干嘛?”

 

“入洞房。”

 

旁边还装死龙的老黑龙一条粗尾巴捂住眼睛,心里乐淘淘。

 

儿子长大了,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啊。

 

 

 

 

 

 

 

【完】

 

 

 

非礼勿视就是,别人非礼别人的,你不要看,的意思(不

一个大纲文都能被我写到7k字,我大概是个天赋异禀的话痨吧(望天)

 

小英雄明天开播!!我我我激动得可能今晚睡不着!

 

评论 ( 13 )
热度 ( 780 )

© 暴走系金丝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