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系金丝雀

盐系脆皮鸭写手

主博不更新时用这个子博话唠↓
CANARY💤
册宝贝 我的小天使
日lof随意www

[胜出]无意识下攻略了像反派一样的上司

*上司咔

*看完春日剧《大叔的爱》后的一篇全是日常的短打←另外这剧太有毒了从头笑到尾XD

*也许又名《我的上司是个毒舌人妻攻》(???

 

 

 

 

 

 

 

 

说了多少次午饭不要带到办公室里来吃。

 

爆豪胜己站在办公室里看着外面那个绿油油头发的年轻人攥紧拳头,眼神凶煞地瞪着他把最后一口炸猪排用勺子递到嘴里。

 

外面他正盯着的青年叫绿谷出久,宣传科,脑子不错,很有实力,短短一年就从跑腿小职员坐到了“副科长”的交椅上。

 

工作上确实一丝不苟得没得挑,可私下里没少把爆豪气得分分钟想把他扔到北极,过他的北冰洋日子。

 

公司开会,爆豪是科长,得对这季度的销售额做个简单总结。刚上去没两分钟,绿谷进来了,本来这个会他是不用来的,在他的强烈请求下爆豪才勉强同意了,结果这货还迟到了,一股气涌上来没处撒。

 

绿谷做贼心虚,四处瞧瞧,只有爆豪眼皮底下左手边那个座是空的,他蹑手蹑脚过去拉开椅子背坐下去,最后还不忘朝科长尴尬地笑笑。

 

瞥了一眼他藏在背后的外卖塑料袋,爆豪心说你到底是来旁听还是来吃饭的???

 

他又讲了两句,发现底下员工的魂儿都被那股子饭香勾了去。爆豪头疼地拍拍桌子,“想吃饭的现在滚出去,正好明天也不用来了。”

 

此话一说,下头的骚动瞬间平息了,众人眼睛个个似长在科长身上似的不敢有片刻走神。爆豪胜己是出了名的雷厉风行说一不二,谁也不想为个晚饭撞枪口上。

 

他刚整顿完别处,结果一眼瞥见昏昏欲睡的绿谷,这要是搁别人身上他早就一拳捶到公司大门外了,这是副科长,爆豪再气也得给留个面子。

 

讲PPT时,他朝绿谷挪了两小步,桌子底下伸皮鞋踢了踢那家伙的裤脚——没醒。

 

叫这样的天然呆显然不能太温柔,爆豪领悟了这个道理后,把手上的五千块一支的电子笔说扔就扔,跟五毛钱俩似的甩到绿谷头上。

 

那笔体重说轻不轻,说沉不沉,更何况他还在上面加了点力道,完美降落时在绿谷头顶发出声闷响。

 

“咳咳,手滑。”爆豪若无其事地从“鸟窝”中心拾起凶器。

 

下面切岛和上鸣云云都惊呆了,心想你这个手滑滑到南极了吧喂!!!公报私仇,职权骚扰啊这是!

 

他心里盘算,这下我们的副科长该醒了吧?

 

并没有。

 

绿谷睡得跟几百年没挨着过床似的,让人又气又笑。

 

看在睡相还挺可爱的份上,原谅他吧。

 

这一觉到散会还没醒。

 

爆豪坐他边上,看着他睡,心说今天还就跟你较劲了,看你能睡到几点。

 

看得久了还有点饿,他一下子想起这小子带进来的外卖,抄起地上的塑料袋,刚解开扣,绿谷醒了。爆豪更气了,叫你那么多回还抵不上饭香。

 

他揉着惺忪睡颜,“哎呀对不起,小胜,我好像睡着了。”

 

“谁许你叫得这么亲近了?‘小胜小胜’的,好像我跟你多熟似的。开会时睡得比猪都死,还好意思说‘好像睡着了’。”爆豪闷哼一声,把袋子到他面前,“吃饭。”

 

“这是给你买的。”

 

黄鼠狼给鸡拜年了???

 

爆豪不信他这套,“又蒙我?!”

 

“不不不,哪敢啊,”绿谷抛了个讨好的眼神,“这不是想科长今天开了一天会,怪辛苦的。”

 

他半信半疑地打开饭盒盖,里面是顿挺丰盛的咖喱饭,辣椒没少加,绿谷不吃辣,这饭八成是特意给自己订的没错了。

 

爆豪扯开一次性筷子,在小副科长期待的眼神下插进米饭里,挑出一块鸡肉扔进嘴里。仔细嚼嚼,味道还挺好的,没想到挑吃的方面这家伙还挺擅长的嘛。

 

“小胜还满意?”绿谷笑着问道。看得爆豪有点背后发麻,他嘴里叼着筷子,老老实实地点点头。

 

“是不是以后我也可以在办公室里吃东西啦?”

 

“???”

 

“你看你现在也在屋里吃呀。”绿谷朝他眨了眨眼睛。

 

爆豪嘴里刚送进去块土豆,此时嚼也不是,吐也不是,当即迎来了一生中最想洗胃的时刻。

 

洗胃前甚至想把绿谷团成个球丢到火星上。

 

 

 

实际上这两天爆豪胜己正在找房子。

 

上一家的房东决定要回国发展,正好这一年份的合约也到期了。事发突然,只留给他一周不到的时间寻找下家。

 

工作上恰逢旺季,两方面双管齐下,忙得爆豪焦头烂额。

 

“小胜,我听说你在找房子啊?”送完文件,绿谷坐在办公桌另一边的小转椅上用脚滑到他跟前问道。

 

“跟你没关系。”

 

绿谷用胳膊怼了怼他,“我正好缺个室友,要不要来呀?水电平摊,价格公道,关键是离公司很近,起晚也不会迟到哦!”

 

“嘁,我根本不可能起晚。还有,不许叫我‘小胜’,再叫你就给我出去跑业务!”

 

又被凶了。绿谷扁扁嘴,满脸丧气地从科长的独立办公室里走了出去。

 

送走那个臭小子,爆豪把脑袋瘫在椅子背上叹了口气,价格公道,离公司近,多好的条件啊……

 

正想着,手机震了两下,拿起来一看是新房东发来短信说今晚有时间,可以接待他。

 

事不宜迟,爆豪秒回了一个“好”字。

 

 

 

跟房东约的晚七点。

 

爆豪下了班,站在公司门口用谷歌地图一定位,发现这家房离自己还挺近的,步行十几分钟就走到了。

 

到了地方,发现这里环境优雅,附近还有花园,这个钟头飘着饭香,比自己之前住的高级公寓要有生活气息得多,总之就是不能再满意了。

 

房东站在门口迎他,带他参观了一下屋子里面,房间整齐干净无异味,坐北朝南,通风良好,简直就是爆豪的心目首选。

 

都要签合同了,房东突然跟他说这里其实除了他还有一个人在住,只不过这人早出晚归回来时间不一定,但人很好说话,问爆豪即使这样还要不要住。

 

爆豪这人除了公事不怎么和其他人交流,他为人办事挺有自己的一套,看上去凶恶了点却不是什么坏人。集体生活大学时又不是没体验过,他心想这种和人合租根本不算个事。

 

房东还说昨天给那人发了条短信,让他早点回来,估摸一会儿就能赶过来。两人在屋子里坐了会儿,聊天之间还挽留爆豪吃个晚饭再走。

 

他也确实有点饿了,可总觉得第一次见面就一起吃饭怪怪的。嘴上把邀请给回绝了,手上大笔一挥刷刷两下签下了合同。

 

时候赶得挺巧,刚签完合同外面就又钥匙开门的声音。

 

“没锁门,直接拉门吧。”房东朝玄关嚷了一嗓子。

 

外面那人才反应过来似的,“不好意思!那我进来啦!”

 

门一开,三个人除了房东,其他两人都愣了。

 

“绿谷???”

 

“小胜???”

 

 

一阵沉默。

 

“哎呀什么嘛,你们都认识嘛。”房东热情地拍了拍爆豪肩膀,“那你们好好交流,我就先走了。”

 

这个结果真是意料之外,而又意料之内。毕竟从看见地图上距离很近时,爆豪右眼皮就突突跳个不停,也许现在出门没准还能衰到赶上彗星撞地球。

 

两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

 

绿谷问他,“小胜吃饭了吗?”

 

“没。”爆豪没好气地回道。

 

“真巧,我也……不过小胜不是说,不和我合租吗?”

 

提起这句他就来气。

 

“神tm和你这家伙合租!我没想过室友是你好吧?要是你我肯定不会签合同。”

 

“可是我是无辜的呀……而且……”绿谷眼圈一红,乍一看眼泪都要滴下来了,“小胜就这么不愿意和我住一起吗?”

 

爆豪觉得自己要嘴软了,把头撇到一旁不去看他,也不回话。

 

漫长的一阵沉默,被两人不约而同的肠鸣声打破,气氛一时间有点尴尬。

 

“总之,”绿谷站起来,“我先去做饭吧!”

 

看他信心满满的背影,爆豪觉得自己可能要对绿谷刮目相看了,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还隐藏着这种居家技能,本来以为这货天天外卖的,可能连炒鸡蛋都不会。

 

他还没想完,厨房里就传出锅碗瓢盆噼里啪啦一连串的噪音。

 

爆豪头疼地按了按太阳穴,现在收回前言还来得及吗?

 

 

 

在绿谷一脸期待下,跟变魔术似的,爆豪把装满小菜的碟子一盘一盘端上桌,小小的房间充盈着久违的饭香。

 

“你居然还会做菜?”绿谷手里擒着筷子正要对一碟炸鸡块下杀手,就被爆豪一把抻走了。

 

“让你吃了吗?”

 

“啊?”绿谷有点委屈。

 

“不怕我给你下药?”

 

他嘿嘿一笑,“不怕。死也得做个饱死鬼。”

 

爆豪发现自己真是越来越拿他没辙,之前让绿谷不许在办公室里吃饭,结果他就整出前几天那一出摆了自己一道。这两天又和这个家伙阴差阳错地住到一起去,他甚至怀疑起最近是不是轮到金牛座水逆。

 

饭后,绿谷被打发去洗碗。爆豪心说既然做饭没出力,至少饭后得让这小子贡献点劳动值。

 

看着忙来忙去的小身影,他终于感觉舒坦了。

 

爆豪被伺候的很周到,绿谷连洗澡水都给他放好了。

 

“小胜,今晚你就住这儿吧。”

 

听了这话他一口可乐呛在嗓眼里。

 

“不住。”

 

“都这么晚了,别折腾了,床我都给你铺好了。”绿谷一屁股坐到他旁边。

 

他身上有股海盐香氛的味道,那具突然靠近的身子搞得爆豪有点脸红。

 

“那你睡哪?”

 

“啊?我当然是和小胜睡一起!”

 

“别靠这么近,”爆豪实在没忍住,按着他的胸推了一把,“不行,我今晚非得回去不可。”

 

绿谷软磨硬泡都不管用,最后退让了,抱着他的胳膊非让他陪自己看会儿电视。拗不过绿谷,爆豪一只胳膊归那家伙管,一只胳膊枕在脑子后面充当颈枕。

 

万万没想到绿谷挑了部鬼片来看。

 

爆豪看得挺认真的,结局时差点就要为男主起立鼓掌了,反倒是那位“始作俑者”抱着他胳膊睡得正香甜。

 

他试着抽出胳膊,无果。

 

跟只树袋熊似的,搂着他不放。

 

爆豪叹了口气,心想看来今晚只有住在这儿一条路可以走了。

 

绿谷得寸进尺似的,往他肩膀上蹭了蹭,一头软绵绵的毛发扎得他脖子直痒痒。爆豪想一巴掌拍醒这货,结果手刀到了他脸边上,看着那张安逸的睡颜又下不去手,最后只得折磨自己般地双腿一蹬,放弃了挣扎。

 

 

 

早晨醒来时绿谷是窝在自己胸前一小团的。

 

爆豪四仰八叉地躺在沙发上,心想,得,连床都省了。

 

他摇了摇绿谷的小手。

 

“醒醒,上班迟到了。”

 

小孩赖床般地,绿谷扭了扭身子,嘴里软糯糯地跟他撒娇,“小胜,再睡五分钟……”

 

“咦……你心跳好快哦……”他伏在爆豪身上的小脑袋瓜不老实地往他怀里钻了钻。

 

爆豪捂着嘴,满脸通红,心想偶尔让他叫叫“小胜”好像感觉还不错。

 

 

 

 

 

 

 

【完】

 

评论 ( 41 )
热度 ( 955 )

© 暴走系金丝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