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系金丝雀

盐甜系脆皮鸭写手【册宝贝是我的小天使】安价体幼驯染绝赞连载中XD

[胜出]英雄的职业素养狭义论

*又名:职业英雄带娃记

*原著背景\职业英雄\ABO-双A\别紧张,没车

*我发现我好喜双A双强什么的////////

 

(有一小段走了外链,需要点开!)

 

 

 

 

 

 

 

 

“如今,随着演员、声优、歌手、偶像等职业被分门别类化,‘英雄’也逐渐成为了当今社会的主流职业。当以英雄为主体的社会逐渐步入白热化状态,留给人类更多的是思考由其引发的各类潜藏问题……”

 

“怎么办啊小胜???”绿谷抱着一摞化验单,眼神无助地看着仰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男人。

 

爆豪眼皮也不抬,“能怎么办?!养啊!”

 

说的简单……

 

“可是我们没有合法的Omega抚养权啊?”

 

电视机里传出的新闻播报的嘈杂声扰得爆豪心烦,大手在屁股底下随便乱摸出一支遥控器,心不在焉地按了电源键,女播音员的声音戛然而止,空气里只剩下绿谷刚刚那句话的余音挥之不去地缠绕在心头。

 

“那就去整一个,这种事情你问我?!”他最近快被这个小孩折磨疯了。

 

上午俩人刚领着一个捡来的小孩去过医院。孩子真实来源不明,是从敌方手里救回来的人质,后来寻人启事贴出去两个多礼拜也没有找到亲生父母。

 

绿谷不死心,又电话联系分道扬镳的高中同学在各地散布消息,就差掘地三尺了。最后别说小孩父母,连小孩出生地都没能查个水落石出。

 

拖拖拉拉半个月过去了,小孩也在他们家借住半个月了。爆豪将“喂奶”事业光荣丢给了绿谷,绿谷问他为什么,他噎了半天最后吐出一句,“你身上有母爱气息???”

 

“母爱气息???”绿谷愣住了,“可我是个Alpha啊?”

 

爆豪也愣了,“你是Alpha???”

 

 

 

“所以事情就变成了这样哦……”丽日咬着吸管,看着坐在对面怀里抱小孩的绿谷面带同情,“没想到爆豪这么不负责!”

 

绿谷苦笑,“不过这事儿跟小胜确实也没多大关系啦……”

 

“可是这不是你俩一起找到的吗?更何况……”

 

对面女孩的表情变得暧昧起来,“你们不是住在一起吗?”

 

住是住在一起……

 

绿谷心虚地吸了一口桌子上顺着杯壁滑下小水珠的柠檬薄荷汁。这事还真说来话长。

 

从雄英刚毕业的那个暑假,绿谷和爆豪都收到了欧尔麦特事务所的邀请,结果绿谷去了,爆豪没去。他说只要一想到和废久共事就浑身不舒服,然后毅然决然地选了那个“三七分”。

 

绿谷心想你就这么讨厌我吗,但也没说能说出口。

 

两个人的关系从爆豪发现了自己的个性时起就微妙起来,到了折寺绿谷甚至认真思考过自己是不是被“霸凌”了。不过在他印象里,小胜一直是这样锋芒毕露的性格。别人看着也许觉得过分,其实没给当事人留下什么心理阴影,绿谷还是那个积极向上追逐着欧尔麦特背影的绿谷。

 

事务所倒是没在一起,可英雄工作不分家,绿谷和他还是抬头不见低头见。

 

直到有天绿谷收到条短信,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广告公司群发的租房信息,抬头一看联系人惊得差点没把手机扔出去。

 

小、小、小、小胜?!

 

他给爆豪打电话打回去没人接,最后按着上面的时间地点自己找了过去。两家人都住静冈,确实距离工作地点有点远,每天早晨挤地铁的功夫都能抓好几个小偷了,这件事绿谷不是没考虑过,可一考虑到东京市中心的房价……他摸了摸口袋选择放弃。

 

合租确实是个好主意,可为什么小胜选择了他?!

 

爆豪脱了鞋,进屋看房子,绿谷脱了鞋,进屋看他。

 

“喂废久,你不要一脸恶心笑地看我,不乐意住就出去。”爆豪瞪了他一眼。

 

“不不不……”绿谷赶紧摆手解释,却掩不住笑意,“就是觉得,有点稀奇。”

 

爆豪闷哼了一声,“你最好不要多想。”

 

我才不会。绿谷朝他背影吐了吐舌头。

 

风平浪静地,毫无预兆地,两个人正式同居了。

 

而这年头狗仔队到哪都层出不穷。

 

两个人刚住一起还没两天,就光荣登上了《文○周刊》。封面上粉红色粗体大字暧昧地写着“英雄爆××疑似和英雄木偶绝赞好评热恋中”,背景是两人的2shot,还不忘用一颗俗气的桃心框框别有用意地套住边缘。

 

画面上是两个人出门时,绿谷的领子好像歪了,爆豪走在他后面,扯住他的战斗服帮他整理了两下,刚弄板正,绿谷就被从后背的一掌给他拍出了十几米。

 

实际上当时是爆豪在想他凭什么要帮废久做这种事情——原来是下意识。他想到这点后开始生自己的气,越想越气,最后短短几秒里升温发酵,浓缩成了把绿谷打出狗吃屎姿势的一掌。

 

而这一点被《文○周刊》的编辑生搬硬套地美化成了“早起的打情骂俏”。爆豪胜己看了想打人,事实也这么做了。

 

他低头看着死死抱住自己腰的绿谷,“别拦我,今天老子就去炸了他们杂志社!!!”

 

“小胜你是‘英雄’啦,绝对绝对不可以做这种事!!!”

 

“哈?还有,你笑个屁啊?!”

 

绿谷确实是在憋笑,因为那篇报道写的实在是太好笑了。把小胜形容成了“居家旅行必备的好男人”不说,还在自己套了些“被圈养”、“英雄爆××金屋藏的娇”这种另类词汇,可见那家杂志编辑真的在万分用心地搜肠刮肚了。

 

最后绿谷以给他做一个礼拜的地狱辣咖喱饭为阻止爆豪拆人杂志社的交换条件,结束了这场闹剧。

 

刚开始同居的两个人各种不适应。

 

比如爆豪常常想不起来家里还住着个男人,夏天穿个黑色内裤就在家里晃悠,常看得绿谷面红耳赤。绿谷丢给他的无数条短裤都被爆豪当做了眼前风,一副“老子就是不穿你能拿我怎么着”的大爷作风。

 

这些都还能忍,最最惹绿谷愁苦的是爆豪无所安放的信息素。

 

即便是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绿谷一直都不知道自己幼驯染的信息素的味道。也可能是他的个性总给人营造出一个爆破现场的氛围,身上自带的硝酸甘油味一出场就令敌人退避三舍,避之不及。

 

这样A破天际的小胜……信息素怎么也得是龙舌兰香水?又或者是像紫罗兰、黑鸦片的那种更高级的味道?

 

绿谷坐在他边上看电视,抽了抽鼻子,“哪来的奶油爆米花味啊?”

 

“是你自己馋嘴想吃了吧?!”

 

“哪有……”绿谷一脸委屈,“我真的闻见了。”

 

爆豪刚洗完澡出来,肉.体还冒着热乎气,身上唯一的布料就是围在腰间的白色浴巾,长度齐臀以下,刚刚好能把彰显性别的那玩意儿遮上。

 

从冰箱里拿了罐饮料开了封,大喇喇地敞着两腿往他边上一坐,吓得专心看养生节目的绿谷一机灵,顿时正襟危坐起来,两手拘谨地抓着短裤,两眼乱转,不知道往哪边瞟是好。

 

电视机里正在教怎么在家用微波炉做爆米花,绿谷感觉自己隔着屏幕闻到了奶油味,后来吸一吸鼻子发现不是错觉,才有了上面的对话。

 

“不对啊,这味儿是不是从小胜身上传出来的啊……”

 

绿谷小声嘟囔着,一颗毛绒绒的脑袋凑到爆豪跟前,在锁骨的位置又深吸了一口气,这味道果然越来越浓,“啊!小胜,这不会是你信息……唔……”

 

爆豪一掌给他按到了自己胯间。

 

“少给我废话!!!”他吼道。

 

 

 

 

 

第一次觉得废久竟然有点可爱。

 

鬼使神差地,爆豪在眉心烙下一个云淡风轻的吻。

 

抽噎的少年止住了哭泣。

 

距离绿谷的发情期还有一段时间,即使发情他也应该以一个上位者的身份去和O匹配,然而这时他发现——自己竟然可耻地湿了,还仅仅是为别人口交。

 

一失足成千古恨。

 

比被幼驯染强迫口交更让人接受不能的是,绿谷发现自己明明是个Alpha竟然没有去找Omega的欲望。这哪里是性取向被掰弯那么简单的事情,这是连第二性别都弯到北冰洋去了。

 

 

 

不敢相信。

 

爆豪皱紧眉头再次确认了一遍,“你是个Alpha?”

 

从上次晚上发情期导致的擦枪走火事件之后,他一直以为绿谷是个不折不扣的Omega。

 

绿谷被人质疑了第二性别,也有点尴尬,“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可以拿小时候做过的化验单给你看。”

 

“要不是因为这个小屁孩你打算瞒我一辈子???”爆豪指着那个刚停止啼哭的幼婴问道。

 

绿谷摸不着头脑了,“啊?我没打算瞒你啊,只不过一直没说过……”再说了,哪有人特意装Omega啊???

 

这会儿爆豪眼神迷茫地仿佛正站在人生的分岔点上,绿谷不太敢说出后半句和他抬杠。

 

爆豪把绿谷和小孩双双轰了出去说想自己一个人静静,才让绿谷想到去找高中同学聊聊。他总觉得如果是女生的话应该很有小孩缘,如果能把婴儿托付给丽日,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丽日可不上当,突然警惕地看着他,“先说好,不要打我主意。”

 

“为什么呀?”

 

“其实你反过来想想啊,”丽日突然开导起他,“你看你和爆豪现在同居,吵没吵过架?”

 

绿谷认真地想了想,点头。

 

“那你知道孩子是什么吗?”

 

绿谷老老实实摇头。

 

丽日煞有介事地拍了拍桌子,“孩子是一个家庭的调和剂,情侣之间吵架,多半都是因为闲的,有了孩子忙起来就不吵了。”

 

绿谷点头,又马上摇头,“我和小胜不是情侣。”

 

“怎么可能啊,”女孩一脸不信,“都登杂志了,全班都知道你们在一起的事情了。”

 

“真没在一起……”

 

“喂,废久!”

 

绿谷怀里抱着孩子,正准备再做进一步的解释,结果就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在桌子边的男人给打断了。他出门时很匆忙,只戴了一顶黑色鸭舌帽,胡子都没好好刮刮,即使不修边幅也丝毫不给男人那张脱去稚气的脸的帅气减分。

 

他一把拉住绿谷手腕,“回家。”

 

“哎……”我还没跟丽日说完呢。看着他瞪自己,绿谷把后半句咽了回去。右手抱着小孩,左手就这么被爆豪抓了去,连拖带拽地回了家。

 

丽日目送倆大人加一个孩子远去的背影,回过神来时一眼瞧见了坐在旁边位子上,有个脖子上挂着照相机的可疑男人尾随其后,瞬间明白了什么似的咬着吸管嘬了两口桃汁,“明天头条有的看咯。”

 

“小胜,你走太快啦,会吵醒孩子的。”

 

“我想明白了。”

 

“啊?”

 

绿谷的手腕太细了,爆豪一只手就能攥过来。拉着他走到一个建筑物前,绿谷抬头看了眼硕大的牌子——“Omega抚养授权中心”。

 

绿谷:“这是……?”

 

“领养吧。”

 

“啊?”

 

“如果中途找到他的父母,就还给他们,如果一直找不到,不能让他这么不明不白地跟着咱们。”爆豪冷静地分析道。

 

这有点出乎绿谷的意料,他本来以为小胜说想静静是想花时间接受一下自己是个Alpha的事实,没想到是为了孩子。绿谷胸腔涌起一股暖流,莫名有点感动是怎么回事。

 

抚养中心的管理人员看着面前的两个年轻男人。

 

“你们的申请表,我刚刚看了,”他满脸疑惑,先看着爆豪问,“你是Alpha?”

 

爆豪点点头。

 

接着又看了看绿谷,“你也是Alpha?”

 

绿谷点点头。

 

随后管理员皱起眉头,“这……之前没有过这样的案例啊……”

 

绿谷连忙问道,“父母双方都是Alpha不可以吗?”

 

管理员摇头,“不是,问题是,你们谁愿意在‘母方’这儿签字啊?”

 

两人恍然大悟,随后面面相觑。Alpha天生作为社会的主导者与引导者,他们骨子里的血性不允许自己低人一等,没有Alpha会心甘情愿地把自己摆在在另一个第二性别为A的人之下,这也正是管理员惆怅的原因之一,签个字很可能会引起家庭矛盾。

 

而他想多了。

 

绿谷举手,“我来。”

 

爆豪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管理员也没想到这事儿居然这么容易就解决了。绝对不是说“母方”比“父方”低人一等,这是A与A之间的较量,“母方”这个称呼很可能让强势惯了的A群体听起来自觉不舒服罢了。

 

两人办好手续,带着这个体检合格的Omega宝宝出了授权中心。

 

“那个……明天……我有工作。”回家路上,绿谷突然开口。

 

“我也有。”

 

“那孩子……怎么办?”

 

这一问,爆豪停住了脚步,面色难看,最后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带着去事务所?”

 

这是什么馊主意啊。绿谷抱着孩子欲哭无泪。

 

 

 

第二天还真这么做了。

 

爆豪后背背着孩子,一脸杀气地冲进了潮爆牛王的事务所,咬着牙恶狠狠道,“敌人地址。”

 

“不是……等等……”信息量有点大,潮爆牛王愣了一会儿,第一反应,“孩子哪来的???你和绿谷的???”

 

“呸。捡来的。”爆豪背着孩子俨然一副超级奶爸的模样,这和他现在的一脸凶相完全不符,竟让事务所里的妹子们产生了一种……“反差萌”的错觉?

 

昨晚两个人制定了一份严密的“奶孩子”周计划,其中决定一三五爆豪带,二四六绿谷带,那像今天这样的周日呢?两个人采取国际惯例,石头剪子布三局两胜制之后,结果是爆豪走了“大运”。

 

“可是你这样……我怎么可能让你带孩子去战场啊???”

 

“别管了。”爆豪是谁。他会怕这个???

 

潮爆牛王心说,真要出事我可负不起责,偷偷给欧尔麦特事务所人事部发了封电邮,让他们把木偶的排班表发自己一份。效率是真的快,五分钟的功夫,他这边就收到了回信,潮爆牛王打了个主意,他让爆豪去和绿谷执行同一个任务,不过当然是瞒着爆豪。

 

所以当爆豪看见同样错愕的绿谷时,气得要杀人了。

 

索性今天这个任务也不是多么难度高强,就普通地抓抓地下军.火二道贩。去之前,绿谷一脸担心,小胜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结果到了场地发现自己完全想多了。

 

这个男人背孩子和打架两不耽误,不过这全亏了这群敌人嘴欠的功劳,什么“背孩子还敢上战场”、“别看这么攻别再是个Omega”、“这样的英雄我一个打俩”,这样的话不用多,只肖半句就能给爆豪点上火。

 

边炸飞他们边吼——“老子tm是个Alpha!”

 

这绝对是反派死于话多的典型,绿谷默默想着。他被小胜晾在了一旁,到头来根本就没用得上自己上场。

 

“那个……小胜,要不,咱们还是找个保姆吧……”回去路上,绿谷试探地问道。

 

“滚!!!你tm先给老子带一天孩子再来讨论找保姆的事情!!!”

 

被吼了。

 

绿谷抱着孩子,脸上浮着若隐若现的笑意,心想,长大可别跟你爸似的,脾气这么暴躁。

 

两人累一天了,在外面吃晚饭才回去的。一到家挨上枕头就睡着了,黑暗中手机震了两下冒着亮光。

 

屏幕上是一条新的INS新闻推送——

 

“惊爆!英雄爆××和英雄木×私生子曝光!具体全文请点击>>>”

 

 

 

 

 

 

 

【完】

 

就,好想看奶爸咔啊哈哈哈哈

评论 ( 31 )
热度 ( 1222 )

© 暴走系金丝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