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系金丝雀

盐系脆皮鸭写手

主博不更新时用这个子博话唠↓
CANARY💤
册宝贝 我的小天使
日lof随意www

[轰出]黑加仑

*黑手党组长轰×变装刺客久

*下药\野外\放物

*文末有AO3链接是全篇,如果不想走石墨可以直接拉下去点击最下面的链接!

 

 

 

 

 

 

 

 

 

男人进场时,各家媒体手里的长枪短炮齐齐对准了红地毯延伸的尽头。

 

轰焦冻,年龄31,黑手党组织“安德瓦”的继承人。年纪轻轻就坐上了“组长”的交椅,处理紧急危机方面非常有自己的一套,带领组员攻克数次难关因而威望很高,外界对他的评价也言简意赅——雷厉风行,杀伐果断。

 

躲在大理石柱子后的绿发“少女”愈发攥紧了手上的纸条。那是组织给他的刺杀对象个人信息,说是个人信息,其实和谷歌上搜来的人物生平没什么区别。在他看来,用得上的重要信息一条没有,全是废话,也可能是近期情报局的人越来越水了。

 

绿谷探头探脑,悄悄看了一眼屹立在频闪镁光灯之下,那位西装革履的男人。

 

和上头传给他的一寸照片一样,发色相异,瞳色相异,左眼眶周围有大片烧伤痕迹,却丝毫没影响到男人脸部整体俊美的基调。

 

男人面无表情,正站在那里从容不迫地接受着来自各大报社记者炮轰式提问。明面上,他是一家环球公司的CEO,实则暗度陈仓地做着黑手党的活计。

 

今夜,他们公司在这处郊区私家别墅召开新品发布会,于杀手组织来讲,的确是个下手的好机会。也是正因打听到这层消息,上头才派来了绿谷。

 

绿谷不是什么久经沙场的王牌,相反,他是他们组织里新来的,换而言之,就是刺客界的“小白”,空有一身本领,实战经验不足。

 

他实在没想出什么更好的对策,才在一个月前男扮女装混进了轰家的“女仆面试”。绿谷比起其他成年男性,身材较矮,经年压迫性训练导致体型瘦弱,可惜了肚子上的六块腹肌,连衣裙一遮就什么都看不出来了。

 

面妆是八百万姐姐给他画的,作为杀手组织里的大姐头,也是糙汉群里唯一一位“淑女”,绿谷觉得自己除了把脸托付给她,其他别无人选。

 

当时帮绿谷变装完成,八百万还特有成就感地让他原地转了好几个圈,转得绿谷头昏眼花。不得不承认她的衣品确实好,镜子前的自己俨然成了个清纯无害的邻家小姑娘,男子气息被粉底眼线睫毛膏盖得霎时一点不剩。

 

殊不知,八百万这一遭,活生生把自家小刺客推成了“羊入虎口”。

 

当天面试家主没去,女仆长和管家充当面试官,两位老人家人慈面善,火眼金睛,一眼就看准了化名为“绿谷久子”的这位“腼腆少女”。

 

把“久子”招进来后先是培训了一个礼拜,绿谷靠他海绵吸水般的惊人学习能力博得了女仆长的青睐,进而顺理成章地被编入“发布会服务员名单”。目的是达到了,可绿谷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在轰宅的这段日子里,他也不是混日子过的,工作之余还不忘套用在大学期间写论文的逻辑,对轰焦冻进行了一份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分析调查。绿谷的日记本上,从轰少爷的日常作息到食物口味,从穿衣着装再到今天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密密麻麻一应俱全。

 

写着写着,他就发现写变了味——

 

“每天早晨给少爷端咖啡时,他都会朝我微笑地说谢谢,明明我只是个仆人少爷还是这么客气……”

 

“今天少爷穿的是藏青色西装,系了条酒红色领带,是我帮忙挑选的!”

 

“少爷竟然让我帮他穿衣服(虽然只是个外套)!!!我跑走了,毕竟在这里我是个‘女孩’,女孩子不可以这么轻浮!而且我……我好像脸红了……”

 

“和我一起做女仆工作的丽日小姐说我脸红了,我绝对没有脸红!只是有点头昏脑涨,夏天天气热,多半是得了中热症,明天去看医生吧!”

 

“……”

 

甚至后来,绿谷有点忘了自己来这儿到底是干什么的。

 

他沉醉在少爷眼神中,那两汪温柔海里。而这远在计划之外。

 

一个杀手,不该有感情。

 

绿谷紧咬银牙,默不作声地,一条条撕碎了手里的纸片。

 

也包括右上角那张好看得人神共愤的脸蛋。

 

 

 

晚宴给女仆们配送的衣服是一套黑色连衣裙,公主袖,有裙撑。

 

裙子长度做得很微妙,稍微撑起来点,下面的内裤就若隐若现起来,这也可能是怀着暧昧心思,为一些公司高层老油条们准备的一点情趣。绿谷特意没选扩张角度偏大的撑子,而是套上早有准备的南瓜裤充数。

 

换好衣服,在镜子前正了正假发,一切准备就绪,他拾起木头桌上的黑色吊带袜。内心做了无数次挣扎,最终克服羞耻心脱掉了内裤,把它缓缓套在了腿上。

 

左腿腿根上绑了条黑色皮质袜圈,里面夹着一把手枪,只装了一发子弹,意味绿谷只给了自己一次机会。

 

此时轰焦冻对即来的危险毫无所知,他正和某位知名银行家攀谈着。绿谷的眼睛锁定好目标后,在托盘里装了两杯香槟,左手不自觉的摸了摸腿根上的金属物块——它很老实,正牢牢地,冷冰冰地贴在肉上。

 

这是他第一次刺杀任务,有点紧张在所难免。

 

绿谷克制自己的手,叫它不要再抖,可杯子里金黄色的液表面不会骗人。

 

他的步子不敢迈得太开,生怕那柄凶器从腿间的皮带上脱落,一旦掉出来,一切就都完了。精心策划了一个月的谋杀付之东流却不是他一个人的失败,这意味着一个组织的失败,轰少爷很可能借机把他们一窝端。

 

短短几步之间,绿谷脑补出了最糟糕的后果,直到他真实地站在轰焦冻面前,它还好好地呆在那里。

 

“先……先生……您的酒……”

 

绿谷捏着嗓子,声音颤颤巍巍,把一个“不善言谈的女孩”出演得淋漓尽致。

 

“我们没要酒……”旁边的银行家刚抬手准备把绿谷打发走,结果被轰焦冻拦了下来。

 

他笑得温温柔柔,左右手接过托盘上的两只酒杯,“小姐您可能是记错了,但是,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言罢,还递给对面那个中年人一杯。

 

说话期间绿谷一直低着头,直接用头顶回复轰焦冻一副若有所思的眼神。

 

他预想的是在酒里下迷.药,之后趁轰睡着,给他一个“安乐死”。

 

可事不遂人愿,偏偏轰焦冻周围每时每刻都有其他人,一旦拿反了酒杯误伤无辜就会适得其反,加重那帮人的疑心,而这不是绿谷愿意看到的。

 

他匆匆离开那片是非之地,打算再晚点下手,谁知脑子开始昏沉起来。绿谷跌跌撞撞地靠在墙边,楼道里吊顶上的水晶灯光线刺得他睁不开眼,摆设用的花瓶也模模糊糊分裂成了两个。身子开始发热,脸涨得通红,用仅剩的理智,他开始仔细回想今晚的每一个环节。

 

记得夜宴前,女仆装给他准备的晚餐被切岛打翻了,绿谷本没想吃东西,结果被他万般道歉后硬塞在自己嘴里一块面包做补偿。

 

面包……

 

问题就在面包上了!

 

面包里下毒这种事不可能是他自发行为,一定是有人指使,是谁指示……

 

绿谷脑子里晃过一个答案,登时反应过来,随即背后一阵恶寒,惊得血液顷刻倒流似的汗毛直立——切岛是轰焦冻的贴身保镖,他这么做,必定是先生的意思。

 

先生为什么要这么做?

 

原因只有一个,自己掉马了。

 

 

 

 

AO3链接

 

 

 

【完】

 

 

 

AO3食用方式:

点开链接第一段会出现一个黄色底纹的矩形框里写着"This work could have adult content. If you proceed you have agreed that you are willing to see such content."然后只需要点下面的"Proceed"即可!

评论 ( 35 )
热度 ( 1012 )

© 暴走系金丝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