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系金丝雀

盐系脆皮鸭写手

主博不更新时用这个子博话唠↓
CANARY💤
册宝贝 我的小天使
日lof随意www

[轰出胜]绝赞热恋(13)

*校园pa \是篇爽文(大概)\OOC

*real团宠绿谷

*轰出胜大三角修罗场  不喜慎

*中篇连载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现在的气氛,说实话,很微妙。

 

为了保证玩家的游戏体验,八百万决定每次最多只放行三人,每组之间间隔三分钟。轰、绿谷、爆豪,已经够三个人了,结果倒是最想尝鲜的切岛和上鸣被拦在外面等下一波。

 

自打这学期开学,绿谷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眼下三人行的场景对别人来讲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对他自己而言还是能平常心接受的,毕竟被逼着站在“风暴中心”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虽说是个学生自己亲手搭建的鬼屋,但里面意外地完成度还蛮高,进去后别有洞天,漆黑阴森的氛围一下子与外面隔绝开,两边墙壁上挂着“鬼火”,幽幽地冒着冷光。

 

轰焦冻下意识地抓紧了他的手,“绿谷,如果害怕就到我这边来。”

 

“我对这种灵异的东西还是很有免疫的,不会害怕的!”绿谷拍胸脯保证道。

 

一旁爆豪实在受不了这俩人你侬我侬的“琼瑶风”现场,两手插着口袋眼睛里直喷火,他随脚踢了一下路边碍事的酒瓶子,玻璃瓶在地板上滚到了黑暗深处,那个方向乍然两股亮光,把三个人都吓了一跳。

 

轰稍微有点憋不住了,手扯了扯绿谷的衣角。

 

他一回头就看见轰的额头上冒了冷汗,万万没想到完美王子居然也有弱点。忽然有点……反差萌?

 

绿谷安抚似的摸了摸那只手,似乎注意到这个动作,轰把他拉进了怀里。像抱着泰迪熊的少女一样,两手搂着绿谷的腰肢,谨慎地向后退了两步。

 

爆豪自然是不怕,他比较气的是轰焦冻独霸废久这件事。

 

“喂,阴阳脸,你难道还怕这种东西吗?!”他刻意激将法。

 

结果轰焦冻老老实实地点点头,“从小就不喜欢。”

 

“谁管你!你把废久先放开!”

 

“不要。”轰面无表情地摇摇头。

 

“不是……这里你们就先不要吵了……”绿谷苦笑,屡屡被夹在中间真的很难做。

 

“闭嘴吧你!”

 

绿谷也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反正就是被小胜狠狠瞪了一眼,不过他最近好像看谁都像是在瞪人。他讪讪地抿抿嘴唇,不语。

 

轰焦冻没明白爆豪此次生气的中心思想,歪着头问,“难道你也怕???”

 

“哈???”他回答得倒是挺有底气,“老子才不怕好吧???”

 

他们吵架的功夫,后面扮鬼的2A班成员相当无语,心说你们倒是注意注意我吧,作为一个鬼,迫切希望有存在感啊!!!

 

那个可怜的NPC穿着一身白衣,从刚刚酒瓶子滚到的地方幽幽飘了出来。爆豪背对着那个方向,他看不到,但是轰和绿谷看得一清二楚。

 

轰吓得一愣,两只胳膊愈发锁紧了绿谷。

 

绿谷:“小、小胜……你背后有鬼!”

 

“这点伎俩骗我???”爆豪才不屑。

 

“不是……真的有鬼……”绿谷急得直跺脚。

 

轰的脸色显然有些煞白,拉着他,“我们先走一步吧,别管他。”

 

说话的功夫,那只“幽灵”已经飘到了爆豪背后。这位NPC先生戴了两顶假发,所以看起来,他的背面是背面,他的正面还是正面,意识到这一点的轰毛骨悚然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突然有点后悔拉绿谷来自己班了,毕竟让喜欢的人看到自己这样的一面,脸上多少有点不光彩。

 

爆豪觉得有人在自己脖子上吹冷风,回头一看——

 

“……”

 

“……”

 

一人一鬼相对无言了十秒。

 

随即——

 

“死ね——!!!”

 

声音之大震得全教学楼抖了三抖。

 

结果自然是三人从鬼屋后门出来后,绿谷拉着爆豪去跟人家NPC疯狂鞠躬道歉。准确地讲是绿谷在认错,把人揍飞的爆豪一脸没事人似的站在一旁。

 

轰焦冻倒是很满足,毕竟此处一行占的便宜倒不少。

 

还好那位可怜的NPC先生出奇地没有生气,这事就算私了了。但他鬼屋的工作没办法继续进行,被八百万请去保健室,脸上敷着冰,休息去了。

 

绿谷对这事儿仍心有余悸,“小胜,人家也是做着本职工作,你打他干嘛?跟你无冤无仇的。”

 

“少废话。”爆豪嘟囔了一句,“我又不是故意的,应激反应而已。”

 

“啊,你也怕鬼对不对!!!”

 

绿谷此言一出,爆豪心虚地把头撇到一旁,“谁、谁说的!”

 

绝对是被自己猜中了!

 

绿谷不想放过这机会,一直都是小胜压榨自己,这回怎么着也得调戏回去了吧?

 

他欲要再说些什么,却被爆豪把话茬切断了,“啰嗦啊你这人,我走了。”

 

绿谷还想挽留一下他,结果小胜像装了“绿谷信号接收屏蔽器”一样,只留给站在原地的俩人一个背影。

 

“怎么这样就走了……”绿谷语气里有些落寞,体察到这份情绪的轰焦冻心里顿时有些不是滋味。

 

“我带你去个地方。”

 

“诶?”

 

没等绿谷反应过来,轰牵起他的手,一路小跑。两人沿着教学楼楼梯跑到了楼顶,雄英的建筑说高不高,说矮又比其他学校高了三四层,跑到七楼还是很费体力的,绿谷扶着膝盖喘气,作为一个宅他很久没好好跑步过了。

 

轰站在他的面前,伸手推开了通往天台的门。

 

一瞬间明亮的出口外面,场景壮观得让绿谷叹为观止。

 

他第一次来这里。

 

围在天台四周的栅栏上栓满了一把把彩色的锁头,绿谷凑了过去,他发现这里的锁都是两把两把扣在一起的,锁身五花八门的贴纸上写着各自的名字。

 

“这是……”绿谷回头迷茫地看着轰。

 

“校园传说。”轰留给他一个神秘的微笑,抓住他的手摊开在自己面前,塞给他一个冰冰凉凉的小东西。

 

绿谷不用看也知道是什么。

 

他惊讶地看着轰,“轰君神秘时候买的???”

 

“就……你和爆豪打情骂俏时。”

 

“没有打情骂俏!!!”被成功调戏到了,绿谷脸登时通红。

 

“别的不用多问,在上面写名字吧,我们也扣上去。”

 

“可是这里……”绿谷咽了口唾沫,言语有些吞吐,“这里的气氛……好像情侣之间做的事啊……”

 

轰抿着唇一阵沉默。

 

缄默的罅隙之间,几缕春风撩拨起发梢。

 

“戒指还带着呢吗?”他突然没头没尾问地这么一句,绿谷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好好留着。”

 

轰的手揉了揉他的刘海,头发软软的,光是摸上去就会让人心情很好。

 

“不是情侣,朋友也可以。”说这话时,他心里多少苦涩只有打碎了往肚子里生吞。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轰想。

 

这句话提供给绿谷的理由似乎让他更容易接受些。

 

两个人在锁头上写下各自的名字,轰找了个地方,把两把锁套在一起,牢牢锁在了上面。

 

“万一要是有人把它们打开了怎么办啊?”绿谷突然问道。

 

“这个锁是特殊设计,没有锁眼。”

 

“完全没注意到!!!”

 

——所以请不用担心,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任何人都阻挠不了。

 

轰焦冻露出一道意味不明的笑,这些笑容被嵌套在他的温柔人设里,就像抛进汪洋中听不到回响,没有人会深思其中的味道。

 

“走吧,一会儿还要准备舞会的服装。”

 

“嗯!”

 

 

 

两人的脚步声远去后。

 

一个少年从依靠在墙上的一块木板后面走了出来,他在偌大的网子上寻找什么寻找了很久,最后终于确定下一个位置。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金色的锁头。

 

“咔擦”一声。

 

锁在了一把绿锁的身边。

 

尽管它的右边已经有了一把红白相间的锁。

 

 

 

【TBC

 

评论 ( 18 )
热度 ( 582 )

© 暴走系金丝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