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系金丝雀

盐甜系脆皮鸭写手【册宝贝是我的小天使】安价体幼驯染绝赞连载中XD

[轰出]机器人

*原著向\职业英雄

*激情短打,写完就看剧去www

 

 

 

 

 

 

绿谷注意那个机器人很久了。

 

他的皮肤吹弹可破,他的嘴唇如燃烧的烈火,他的鼻梁笔挺,他的眉眼柔和,这是一台做工相当精致的仿真机器人,设计师做他没什么其他理念,只因模特是轰焦冻而已。

 

真的太像了。

 

连左眼眶周围的那块疤痕都被还原到了极致。那一块红粉色,透明得像层依附在肌肤上的纱布,近处瞧时仿佛能看清里面如蛛丝般的纹路。

 

机器人睁着眼睛时左边的瞳孔是浅浅的青色,右边的瞳孔是迷人的棕榈灰。两只眸子清澈澄明,里面倒映出了绿谷的影子。

 

绿谷觉得自己心跳漏了一拍。机器人不会眨眼,所以再这样互相注视下去自己很可能就要窒息了。

 

上学那会儿他就有点不敢直视轰焦冻的眼睛。

 

那双异色的眸子像两股子旋涡,总有种下一秒就会把自己的生命吸进去的预感。

 

轰在的时候,他会马虎地打翻桌子上刚灌满开水的水瓶,他会算错最最基础的计算题,他会在国文书上写错别字,他会刻意无视来自身后那道毫不忌讳的视线,他会装作听不到来自那道迷人嗓音的呼唤声……

 

后来他才明白,原来这是喜欢。

 

绿谷和轰说话时,手无足措地,眼睛不知道该摆到哪里才好,双手无论是插在口袋里,还是在身前搅动,于他来讲,都不是最合适的位置。面对轰焦冻时,绿谷永远不知道什么是镇定。

 

轰在看着面前惊慌失措的小兽时,眼角眉梢都透出腻死人的温柔。可惜绿谷从来没抬头好好看一看他,不然他们可能会在一起得更早些。

 

记得高二那年有次追捕敌人的任务,绿谷为了毫发无损地救下人质,自己受了很重的伤,右胳膊右腿的关节处严重脱臼。当时他光顾着护送那个小男孩离场,没料到已经被打趴下的敌人又爬了起来准备偷袭自己,反应过来时轰焦冻已经为他挡下了致命伤。

 

绿谷永远也无法忘记那一幕。

 

一柄带着刀刃的长枪,像刺进一块海绵一样容易地横穿在轰焦冻的小腹上。猩红的血渍如滴入水的墨汁,以刀口为中心在布料上晕染开。冷厉的刀尖上还沾着几粒血珠子,倒映出绿谷惨白惨白的脸色。

 

轰焦冻恢复意识是在一个早上。

 

他记忆中最后的画面停留在绿谷那张脏得有点惨兮兮的小脸上,最后的声音是绿谷呼唤自己名字,不是生疏的“轰君”也不是英雄名层面上,只是单纯的,下意识的一声“焦冻”。

 

他觉得自己再死个千八百遍也值得了。

 

可他没有,他又醒了。

 

不但醒了,他还听见了有人在用小刀刮苹果皮的声音。

 

轰焦冻没在病房,也没在绿谷常光顾的校医务室里,他在家,旁边坐着另一位少年。

 

“你醒了啊?”

 

绿谷放下手上的小刀,怀里抱着的小铝盆里接满了苹果块,他扭头从架子上找了根牙签插在果肉上递到轰的嘴里,“就知道你今天能醒,特意给你削的,水果是饭田他们送来的慰问品,如果想道谢的话还是上学亲自和他们说吧。”

 

轰的脑袋上也绑了一圈绷带,小腹上也跟裹木乃伊似的,用纱布捆得结结实实,他觉得自己坐起来都很有困难。张嘴咬住绿谷递过来的水果块,嘴里含含糊糊,笑着说,“谢谢你。”

 

绿谷把头低得更沉,小声嘟囔,“都说你不用谢我了,该谢饭田……”

 

“我知道。”

 

轰顿了顿,“但我还是想先和你道谢。”

 

“你给我杠伤我还没向轰君道谢呢……”

 

绿谷说这话时,轰一直在盯着他的眼睛,明明小脸比垃圾桶里的苹果皮还红,还嘴硬得对那天称呼的事情只字不提。见绿谷是这个态度,他在心里沉沉地叹了口气,本来用左胳膊撑起的身子缓缓躺了回去,眼睛瞟向窗外。

 

“应该的。”他说。语气冷冰冰的,不带感情。

 

绿谷终于舍得抬起头看一眼床上的“病号”了。

 

“都是同学嘛。”他又说。

 

回家路上,绿谷心慌得像给自己灌了十瓶白酒,有肉身无元神,走路都是飘的。

 

战场上绿谷面对敌人有多无畏,情场上他就有多不敢坦率。

 

轰焦冻那张苍白的嘴唇翕翕合合,短短五个字,却足以把绿谷的心脏摘下来,淹在蒸馏水里。不透气,也没有生存环境,是比窒息还要恐怖的痛苦。

 

明明躺病床上的是轰,结果终日满眼病恹恹的是绿谷。

 

一连十几天都没什么精神,他也没主动和轰联系,直到轰养好上自己到学校。

 

他来学校第一件事就是一巴掌拍在了绿谷的桌子上。绿谷每天都来得很早,就是摸清了这点,轰焦冻才提前半小时就出了家门,现在班里就他俩,所以想说什么说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为什么不找我?”

 

绿谷有点懵,“找、找轰君干什么……”

 

轰有点生气。看着他时,绿谷发现那双眼睛里都没平时那么清亮了,最后他咬着牙憋出来一句,“没事就不能找我了吗?”

 

这句话结束后是一阵短暂的沉默。绿谷有点受宠若惊,但还是打死不嘴软,“怕打扰轰君养病。”

 

“……”轰焦冻觉得自己真是拿绿谷没招,每次面对他都有一种……被击沉的无力感。他摸了摸鼻子,“那个……以后没事也可以找我聊天,还有,苹果不错。”

 

说完他就一溜烟快步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把头埋下就再没抬起来过。

 

绿谷听他说完愣了几秒,随即无声的笑了。

 

绿谷笑起来时,两边嘴角有个甜甜的梨涡,里面灌了蜜,像在昭示说,谁亲一口就能幸福一整天。

 

两个人互不坦诚,这幅老样子一路黏黏糊糊地延续到了毕业。其实就是一层窗户纸的事儿,只不过谁都没挑明罢了。

 

后来就理所应当地各奔东西,再没好好联系过了。

 

 

 

店员见这位先生在这个机器人面前站的过久,本来没好意思打扰他欣赏这尊机器人的闲情雅致,但出于职业素养她还是没忍住,走过去开始向绿谷推销起这款产品。

 

“先生,您眼光真好,这是我们发行的最新型号家用型机器人。”

 

“人物外形是经英雄焦冻本人授权过的,所以无论是样貌、服装还是CPU存储的‘性格’数据,完完全全360°无死角还原焦冻本人……”

 

“而且这款家用型机器人,还有伴侣模式哦……”店员眼神暧昧。

 

绿谷笑着朝他摆了摆手,“不了,谢谢。”

 

这一抬手,眼尖的店员注意到了他左手无名指上的铂金戒指,顿时想怒扇自己几个大嘴巴——就自己话多,就自己嘴欠,人家都结婚了,这点眼力价儿都没有,以后还怎么干销售。

 

正要对自己出言不逊道歉,面前这位先生突然指了指远处,“还有人在等我,先走啦,谢谢你。”

 

店员顺着手指方向看过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怪不得不买这个机器人。

 

这不是已经有真人了吗!!!

 

 

 

 

 

 

【完】

 

评论 ( 28 )
热度 ( 1085 )

© 暴走系金丝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