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系金丝雀

个人志施工中,可能会断粮几天
盐甜系脆皮鸭写手
边写边想

册宝贝 我的小天使
日lof随意www

[胜出]爱你在心口难开

*特甜砂糖

*发糖是不需要理由的!

*是读心的梗

 

 

 

你喜欢喝冰牛奶

我喜欢喝热牛奶

你的冰块加到我的牛奶就温暖起来

 

 

 

到了六七月,热气在东京全方位铺散开来。绿谷在操场上刚跑一圈浑身就黏糊糊的,一扭头看到门口朝自己招手的丽日和饭田才放弃了继续跑下去的想法。

 

“绿谷辛苦啦!”饭田把搭在肩膀上的干毛巾递给了他一条。

 

“嗯??绿谷???”

 

见少年一直盯着丽日的眼睛,两个人都纳闷了一下,丽日的小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才让绿谷回神。

 

“啊啊谢谢!”绿谷接过毛巾端出招牌式笑容打着哈哈,“我没事,刚刚就是走神了。”

 

——分明不是。

 

两个人相视一眼,对此存疑,却也没有过深追问下去。

 

刚刚以绿谷的视角的话,他看到了丽日肩膀上坐着的小守护灵,那是一只长着白色小翅膀金色短发的小天使。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守护灵,随着不同人不同的性格决定了守护灵的相貌。守护灵没有什么特殊能力,他们能做的就是很普通地驱散噩梦,陪自己的小主人一夜香甜。

 

小守护灵的表情和心理活动都逃不过绿谷的眼睛和耳朵。就比如刚刚,他听到丽日肩上的小精灵夸自己“今天的绿谷也元气满满”,所以才愣了几秒。

 

这样特殊的能力当然也是要有使用条件的。于绿谷自己找到的规律来讲,只有在和对方熟识且眼神交汇时才能看到实体化的守护灵,它们的想法即主人的想法,所以也可以把这个现象解读为“读心”。

 

绿谷发现自己有这个能力是在上幼儿园。

 

上绘画课,每个人要选择自己的模特。老师刚把任务布置下去,小胜周围就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小朋友。爆豪胜己和他不一样,他可是远近闻名的小天才。毕竟不到五岁就激活了“个性”,而且还是相当霸道的爆破,人气高一点也没什么可奇怪的。

 

绿谷抱着自己的小画板,手里攥着小蜡笔,一个人蹲坐在教室角落里,表面上风平浪静,实则心里翻江倒海的不是滋味——他也想让小胜做模特。

 

不过说实话,两个人从穿开裆裤的年纪就在一起玩泥巴,直接导致绿谷闭上眼睛就能立刻想象出爆豪的脸,且声情并茂,连带他对自己发火时的样子都能还原到极致。

 

“喂。”

 

你看,现在闭上眼睛还是能听到小胜的声音。

 

“喂!!!废久你给我把眼睛睁开,谁允许你无视我了?!”

 

这话吓得绿谷一机灵,整个人都精神了,瞬间起立。

 

“到!”

 

“到个什么到!我命令你,给我画画!”

 

“啊?”绿谷抱着画具歪着小脑袋。

 

“我说你是哪句话没听明白?别给我装傻。”爆豪插着腰,此刻小小的脸蛋生起气来的样子,落在绿谷眼里甚至觉得……还有点可爱?

 

“不不不……只是没想到小胜会同意我选你做模特。”

 

绿谷光速摊开画纸,端起蜡笔,眼睛一只睁一只闭,瞄着他,思索该从小胜身上的哪个部分下手。

 

爆豪嫌他啰嗦,把脸撇到一旁小声嘟囔,“少废话了。”

 

——“废久认真画画的样子还……蛮可爱的!”

 

绿谷的心里忽地多了道声音,是小胜的声音无误。

 

他诧异地从画板后面探出半个小脑袋,小胜还是那个小胜,坐在小板凳上翘着二郎腿,双手环胸,两眼刻意把视线丢向别处,就是不肯看他一眼。

 

余光瞥见绿谷盯着他没完了,爆豪恶狠狠地瞪着他,“怎么?还想偷懒啊?”

 

——“别以为我觉得你很可爱就会原谅你!”

 

对就是这道声音!!!

 

绿谷“噌”地站了起来。

 

爆豪一脸诧异地看着骤然异变的绿谷。

 

全班都在看着他俩。

 

绿谷挠了挠后脑勺,傻笑,“啊……没事!就是刚刚看到窗外有小蝴蝶有点激动!”

 

他重新坐下去后,教室里又重新充盈着画笔在纸上“沙沙”摩擦的声音。

 

刚刚,就在刚刚。

 

视线交汇时绿谷确实听到了“那个声音”,是小胜的声音,但实际上小胜并没有开口,所以如果猜得没有意外的话,可能是他的心声?

 

绿谷脑子里闪过这个想法时自己也把自己给吓了一跳,这是什么天方夜谭的异想天开,这是只有在漫画里才会出现的情节吧?

 

后来直到医院出诊断书,确诊绿谷出久是“无个性”体质,他才确认原来“读心”不是自己的个性。在还是个孩子时,他发现自己除了可以听到大家的“心声”还可以看到大人的守护灵。像绿谷引子的守护灵就是一只绿头发的小绵羊,脸上还有雀斑,竟还和自己长得有点像。

 

实际,这个能力,基本上,实用性为0。

 

更加实际的是,除了幼儿园那次,绿谷再也没能听过小胜的心声。

 

因为后来他再也没什么机会和小胜对视。

 

对了,当时那副画怎么样了?

 

他记得好像被小胜团一团,当着自己的面丢进垃圾桶里了,理由好像是嫌绿谷画的丑?

 

时间过得有点太久了,久到他自己都不怎么记得了。

 

好像哭得还蛮惨的。想到这里,绿谷有点害羞得用食指挠了挠脸蛋。

 

“所以,绿谷同学会去吗?”饭田扶了扶眼镜。

 

“啊?什么?”

 

丽日佯装生气地叉腰,“你看,我就说他走神了!!!”

 

绿谷:“不好意思啊,刚刚想别的事了。要去哪里啊?”

 

饭田只得重新说一遍。

 

原来快到暑假了,为了沟通班内成员的感情交流,他作为班长,想和八百万一起组织一次出游活动。地点暂时订在了郊外的一个观光山区,时机把握得好的话还能看到猎户座的流星雨。

 

简述完这样一个浪漫的野营计划后,连同饭田脑袋上的小狮子和丽日肩膀上的小天使,四双眼睛一起用期待的目光盯着绿谷。

 

“既然都这样说了……”绿谷笑了笑。

 

夏日蝉声鼓噪,阳光透过叶间罅隙在少年的眼睛里倒映出古铜色的影子。

 

“那当然是要一起去了。”

 

 

 

A班一共二十个人,如果每个人都对野炊有一万分的期待,汇聚在一起就是二十万分的期待。带着这样二十万分的期待,时间在打打闹闹中过得飞快,一转眼就到了约定好的日子。

 

期末考试考的不理想也没有关系,用上鸣的话来讲就是“过去的事都已经过去啦,要享受当下嘛”。也是拖了这句话的福,全班都带着好心情重新聚在了一起。

 

晚上吃的烧烤。

 

有了八百万这位“行走的多啦A梦”,灶具什么的都不用人肉携带,到了目的地,要帐篷就能造出帐篷,要烧烤架就能造出烧烤架来,省了不少事。

 

轰虽然能凭空造火,没有木材做个媒介还是煮不熟食材的。众人支帐篷的支帐篷,切菜的切菜,爆豪没抢上菜刀,最后被饭田打发和绿谷一起拾柴去。

 

从上了初中后俩人就很少有并肩而行的机会,这样近距离双人活动更是罕见。

 

走在坑坑洼洼的小山路上,两人相对无言。

 

也难得爆豪没有对和绿谷一起上山捡柴这件事吵吵闹闹,心平气和状态的小胜还挺难看到的。印象里好像他对着自己除了发火就是发火。

 

两个人往山里走得深了点地上才有能升得起火的干柴。各自捡各自的,气氛也不觉得尴尬,反而这样什么都不说的相处模式更让绿谷安心。

 

绿谷弯腰时,眼前飘过一只闪着亮光的萤火虫。此时夜色已拉开了序幕,这点亮光格外显眼,大城市里不怎么能见到这样的小虫。

 

他的小脸激动得涨得通红,“小胜你快看,萤火虫!”

 

“哈?”爆豪直起上半身,顺着绿谷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灌木丛中像捅了萤火虫窝一样,黑暗中盈盈点点的亮光,还以为是哪位天神打翻了装着银河星汉的罐子,从空中倾泄流入了森林里。

 

两个人站在朦朦胧胧的亮光中。

 

爆豪看着萤火虫,绿谷悄悄看着他的眼。

 

不行,听不到。

 

绿谷放弃了,挫败感十足地移开了视线,如果再晚一秒也许他能看到小胜转向自己的,略带复杂的眼神。

 

两个人回去时,还是缄默着,气氛却有点不一样了。

 

“我说你们俩,让你们去山里捡柴,你们是去谈恋爱了吗!怎么这么久!!!”芦户风风火火地冲过来接过他们背在身后的柴,“饿死了饿死了饿死了!!!”

 

本来是无心的一句,却说得俩人都有点不好意思。

 

吃饭时俩人也变扭地坐得搁了好远。

 

切岛他们偷偷戴了点酒,饭田见难得出来一次,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女生们去看流星雨了,男生们坐在帐篷前面喝酒侃天。

 

爆豪一杯接着一杯地灌自己,果酒看似度数不高,却后劲大,上头。

 

没一会儿他脸就涨得通红,舌头都有点不利索,索性他没怎么说话,除了一直偷偷观察他的绿谷没人看出来。绿谷喝得橙汁,还被上鸣笑是“小学生口味”,他就怕小胜醉了走不动路,总得有个清醒人收拾醉得横七竖八的男生们吧?

 

绿谷见爆豪差不多到量了,一把把酒瓶子抢了过来。他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就这么被架在绿谷的肩膀上,脑袋挂在少年颈窝间打着酒嗝。外面剩下的那群男生还没喝够,围着篝火开着低俗玩笑——大家都喝醉了。

 

他们两个是最早回到帐篷里的人。

 

绿谷把他放在垫子上,双手撑在爆豪双手左右两侧,他太久没有仔细看小胜的脸了。印象里那张圆润的脸蛋已经脱去稚气,多了锋利的棱角,和帅气的剑眉。

 

看着看着竟还有点入神。

 

也许是绿谷的视线太炙热,烧得他眼皮疼。

 

爆豪倏地睁开眼。

 

——“废久好像也没那么讨厌。”

 

提前看了天气预报说今夜没有,八百万特地做出来那种没有天花板的帐篷,说是营造出一种天窗的感觉,即使躺在床上也能看到月光。女孩子的浪漫他们这群糙汉自然是领悟不来,但现在绿谷有点懂了。

 

那双猩红海里有星光。

 

少年平日里的一身戾气被皎洁的月色涮洗了个干净透亮。

 

眼睛里有片温柔海。

 

视线对上时,绿谷觉得自己又能听到了。他的眼神动容,与小胜对视时里面竟起了点水汽。

 

——“与其说不讨厌……”

 

——“不如说还有点可爱?”

 

绿谷看到了站在枕头边的守护灵,长得简直就是缩小后的Q版小胜,和本家如出一辙的例子他还是第一次见。不过Q版小胜脑袋上顶着两个尖耳朵,手里举着三角叉,果然还是个小恶魔。

 

小胜就是恶魔嘛……

 

爆豪什么都没说,绿谷却该听的都听到了。

 

可能是醉意驱使人犯罪,少年搂住了绿谷的脑袋,没想到平时看着挺火大的海藻头,毛绒绒一颗窝在自己怀里时还有点舒服。

 

“废久……永远陪着我吧。”

 

绿谷用小脑袋蹭了蹭爆豪的胸膛,就当是答应了。

 

忽地又一想。

 

刚刚明明没看着小胜的眼睛啊,为什么……

 

绿谷瞬时反应了过来。

 

脸烧得通红。

 

心想,有时让小胜喝点酒看来也挺好的。

 

都忙活一天了,两人这样变扭的姿势依偎着竟也能睡得死死的。爆豪翻身时有什么东西从口袋里掉了出来,还差点被切岛踩一脚。

 

迷糊中他把那张皱皱巴巴的小纸条摊开,横竖翻转看了半天才醒悟般地傻笑了一声。

 

“这是谁画的爆豪啊,这么丑……”

 

 

 

【完】

 

未成年不要饮酒哟XD

评论 ( 38 )
热度 ( 1525 )

© 暴走系金丝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