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系金丝雀

个人志施工中,可能会断粮几天
盐甜系脆皮鸭写手
边写边想

册宝贝 我的小天使
日lof随意www

[轰出]非典型魔法使集会

*标题即设定,实在起名废

*是魔法使集会的梗

*小段,食用鱼块XD

 

 

 

 

 

 

✫01.

 

最近绿谷看自己的同行都在领养小孩,竟然有一丝丝心动。

 

上鸣怂恿他时,绿谷还义正言辞地拒绝了,比起家里多个小孩子,他更希望填点有用的家具之类的。最近那个什么……AI管家不是很流行吗?他翻出钱包,里面只有零星几个硬币。魔界自己混的实在够差,绿谷软软地叹了口气。

 

✫02.现在可以公开的情报

 

在人间,总有人类会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抛弃自己的孩子。

 

这群可怜的孩子忍受饥饿,忍受严寒,在凛冬的森林里徘徊着。常驻人间的魔界大使见此,动了恻隐之心,他们悄悄把孩子带回了自己的家乡。

 

与其让孩子饱受痛苦,不如让他们在另一个世界幸福快乐地活下去。

 

✫03.

 

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掀起的风潮。

 

绿谷实在看不下满街满巷的双人影,就连平时看着比谁都正经的饭田竟然也领养了个孩子。最终还是没能忍得住寂寞,下足决心来到了“人类领养中心”门前。

 

他来的有点晚,按照地图找对地方时,办事处硕大而古老的木门前,队伍竟排到了几里地开外的地方。排在绿谷前面的,是个茶色短发骑扫把的小魔女,他来时差点被块石头绊倒,还是小魔女馋住他避免了出丑。

 

“你好,我叫轻灵!”小魔女提着裙子向他自我介绍道。

 

“你好你好,我叫木偶!”刚刚差点就要摔个狗吃屎,绿谷有点尴尬地笑着,挠了挠后脑勺,“轻灵小姐也是来领养人类小孩的吗?”

 

“啊……嘿嘿嘿……”小魔女吐了吐舌头,“我是来凑个热闹的啦,寿命太长,活得太久,一直一个人不也挺没意思的吗?”

 

绿谷叹了口气,“话是这么说,可说实话我还不是很确定自己是否有能力去照顾一个小孩,万一他不喜欢我,万一我把他弄丢了,万一他气我不给他买玩具,万一……”

 

“安啦,安啦,没那么多万一的!”轻灵笑着打断了他的碎碎念,“虽然才刚第一次见面,但我觉得木偶先生应该是个很温柔的人,一定可以和小孩子和平相处的。”

 

“但愿吧……”

 

绿谷被这句看似客套的话多少鼓励到了,他又重新振奋起来。这队伍从早晨排到了晚上才轮上他,站在他前面的魔女开开心心地领着个小女孩回家了,就剩下绿谷自己了。

 

“那个……我想领养一个小孩……”绿谷趴到窗口,向里面问道。

 

领养处的管理员眼皮也不抬一下地,“没了。”

 

绿谷愣了一秒,“啊??”

 

“我说,”管理员扶了扶眼镜,看着窗户口前满脸呆滞的少年,“小孩子都被领走了,明天再来吧。”

 

“可是我都排了一天的队了……”绿谷哭腔都要被逼出来了。

 

“那我也不能给你拿树枝变出来一个啊?”

 

人家把话都说到这种地步了,绿谷也不好意思再多嘴,眼下只能在天彻底黑下来之前找个临时住处了。

 

他本来都要走了,这时另一个管理员过来趴那人耳边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那人又把绿谷给喊住了,“哎,那个……我们这边还有最后一个孩子,但是……是被挑剩下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当然不介意!!!”

 

绿谷激动得两眼直冒星星,关键是明天不用再早起跑一趟了,省时省力。

 

咨询处窗口旁边的大门吱吱呀呀地缓慢打开,绿谷两手捏着衣服,他紧张极了。

 

月光钻进门缝里,一点点涂抹出门内那个小男孩的轮廓,直至完全光明时,年轻的魔法使看清了他的脸。

 

“嘶——”

 

绿谷不由自主地,倒抽了一口冷气。

 

✫04.现在可以公开的情报

 

魔法使与魔女的生命线远远长于人类,他们所背负的寂寞也因此是人类的成百上千倍。也许他们能在这漫长的生命旅途中找寻到独属于他们的,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也许不能。他们是独属于造物者的奇迹,他们孤独而灿烂着。

 

✫05.

 

一个坐沙发,一个坐地板。

 

绿谷抱着膝盖,仔细研究着眼前的这位人类小绅士。

 

这个小孩穿着相当讲究,看上去也相当乖巧,话很少的样子,放在人堆儿里本该是最夺目的那个。然而他直到晚上还没被人领走的祸根,可能就是男孩左眼角上的伤疤。

 

那时块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烫痕。魔法使有透过现象窥探历史的能力,但绿谷并没有这么做,有些事情,尤其是关于男孩自己的事情,他更想听到男孩自己说。

 

两个人相视良久,一声清脆嘹亮的肠鸣声划破了缄默。

 

绿谷有点尴尬地站起来拍了拍屁股,“那个……你是不是饿了啊?我去给你做饭!你喜欢吃什么?我家可能没有,只有点生挂面,煮面的话……可以吗?”

 

他尽量带着礼貌而试探着的语气。不知道怎么的,看见这个年龄不大却一直板着脸的小男孩,绿谷不自觉地从头到尾都在用敬语讲话。

 

如果说对于回答一个简单的“可以”还是“不可以”的疑问,男孩让绿谷等待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久得绿谷险些就要以为是不是男孩根本不愿意搭理自己。在他就要放弃时,男孩终于肯把眼睛转向他,稍稍颔首。

 

“吃。”

 

✫06.现在可以公开的情报

 

魔法使与魔女按道理来讲是不需要用餐的。

 

他们的消化系统相当特殊,比起人类,他们基本没什么对食物的欲望。同理,他们对于人类所追逐的权利、金钱、情欲也没什么兴趣。至于魔法使与魔女终其一生所追寻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恐怕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吧。

 

✫07.

 

男孩吃面的速度很慢,也很文雅。

 

他用筷子一根根地挑起,蘸蘸小碟子里的冷汤,斯斯文文地端送进小嘴里。食用时牙齿似在刻意控制着力道咀嚼,偌大空旷的房间里竟是没听到一点点用餐的声音,可见男孩还在人界时受到过极高标准的礼仪教育。

 

绿谷觉得男孩在自己面前还是放不开,他趴在桌子上,用双臂做枕头抵着下巴,“那个……你不用这么一板一眼地吃……你们人界不是常说,吃面时出声才能吃得香吗?在这儿就像在自己家一样,你不用顾忌我的。”

 

男孩嚼完嘴里的这口,随手抽出纸巾斯文地擦了擦唇角才开口,“我在自己家就是这样吃。”

 

“……”

 

“但是如果……”男孩的脸浮上层浅淡的红晕,“如果你想让我出声的话,我会尽力让你满意的。”

 

“不不不不不不不……”绿谷吐了一连串“不”跟打机关枪似的,没想到这孩子竟是如此认真听大人话的那种类型,他有点受宠若惊,“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希望你能放松下来,用自己喜欢的习惯的方式,和我相处。”

 

男孩停下了筷子,两只眸子澄澈透明盯着男人,这是他第一次用这种眼神看自己,绿谷被他盯得有点不好意思,眼睛四处乱瞟起来,手指挠了挠脸,“如果有什么想吃的东西也可以尽管说,跟我不用客气的……”

 

“轰焦冻。”

 

绿谷停止了冗长的自言自语,诧异地看着男孩。

 

“你说什么?”

 

“我叫轰焦冻。”男孩又耐心地重复了一遍,用桌上的湿巾擦了擦手心,才对着绿谷伸出小手,“以后请多多指教了。”

 

✫08.现在可以公开的情报

 

魔界并不流行第一次见面就自我介绍。

 

对于魔法使和魔女来讲,他们的名字就是他们的弱点,如果被陌生的比自己魔力高强的敌人知道了自己的名字,就意味着胜率在原来的基础上再打个五折。只有在百分百信任对方的情况下,才会互换真实姓名,其余时候一律用代号称呼。

 

因此,在魔界,率先向第一次见面的人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不仅是一种对对方最崇高的礼仪,也是在间接向对方表达自己对其极高的信任。

 

✫09.

 

绿谷并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

 

直到一只小手伸到自己面前时,绿谷才反应过来。两只大手紧紧裹住那只冰凉柔软的小手,嘴角浅浅勾起,“我叫绿谷出久,具体随你怎么叫都行。”

 

“绿谷……先生。”男孩磕磕绊绊地念完了他的名字,末了加了个敬称。

 

“我不能白吃白喝,如果有什么我能帮的上忙的地方,请一定要告诉我。”

 

“真没什么,我允许你白吃白喝。”绿谷朝他诚眨了眨恳的大眼睛。

 

小孩子不吃他这套,站起来抬头四周看了看,手指捻了捻瓶瓶罐罐上的灰,眼神嫌弃起来,“这里该不会有几百年没好好打扫了吧?”

 

魔法使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不多不少,刚好五百一十三年没有打扫过了。”

 

绿谷作为魔法信使,全年和圣诞老人的工作时间刚好相反,一年只公休一天,很辛苦的。而通常这一天他过的相当自在,不是窝在电视前打一天的电动,就是缩在被窝里补一整天的漫画,比如最近JUMPPUB上新开一个叫《你的英雄学院》的连载就不错。

 

“你去工作,我打扫。”轰觉得自己吃的差不多了,挽起袖子,回头问道,“你家没有鸡毛掸子抹布之类的吗?”

 

绿谷老老实实摇头,随即想起来什么似的,“等等,我能变!”

 

他随手掰了只家里植物的树杈,叽里咕噜地,在轰面前念了段他并不能听懂的咒语,树枝上亮光一闪,摇身变成了鸡毛掸子。

 

“给你!”

 

绿谷兴冲冲地把东西递过去时,轰的嘴角还在抽搐着。

 

毕竟这对一个从读书开始就被传授科学论和无神论的轰焦冻来讲,要完全接受这个世界真实存在着的“魔法”,还需要点时间。

 

✫10.现在可以公开的情报

 

什么?你问这个世界魔法使和魔女都有什么职业?

 

这可就多了去了。在最久远的开始,大家没的挑,从出生时带着的魔法能力就决定了他们未来的职业走向。比如有的人可以“读心”,后来去做了心理医生,专门辅导心理不太正常的小魔法师,再比如有的人是火系魔法,负责冶炼,有的人天生金系魔法,就负责冶炼……

 

等等等等,实在太多了。慢慢讲的话,说一天也说不完,与其我慢慢和你讲,不如亲自来一趟魔界吧。

 

✫00.

 

在这儿住得也有段时间了。但其实在绿谷的思维里好像也没过太久,对他来讲也就是弹指一挥间的功夫,轰就从初识时,那个看起来少言寡语而胆怯的少年成长为了一个高大俊美的男人。甚至比绿谷还要高出一个头来,两个人站在一起时,绿谷深感羞愧。

 

“那个……轰君,你能不能给我点面子,稍微稍微,”绿谷用手比量着,“蹲下来一丢丢。”

 

男人睥睨了他一眼,“不要。”

 

“轰君太过分了!!!”绿谷低着头,碎碎念地埋怨道,“明明以前那么可爱,看起来超级高冷其实怕黑,每晚都黏着我给你讲睡前故事,以前对我的称呼还有好好的加上‘先生’俩字,现在也不知道和谁学坏了,直接改成叫我名字了,一点都不尊重老人!”

 

“你还老?”轰翻了个白眼。

 

这么些年过去了,自己也长得长胳膊长腿了,绿谷却一点样子都没有变,头发还是那个绿色,肌肤还是十几年前那般细腻顺滑,就连苹果肌上的雀斑都一粒没少一粒没增。

 

轰有些头疼了,再这样下去,等自己是个行为不便的老人时,绿谷也许还会是这幅年轻的模样。毕竟对魔法使来讲,几百岁就跟当玩似的,换算成人类的年龄也许都还没成年呢。

 

他暗暗把视线丢在绿谷的身上。

 

他的小魔法使还在细数着这些年来轰先生的变化,最后还不忘补上什么“孩子长大了,由不得自己管了”。听得轰焦冻苦笑不得。

 

“念叨完了吗?”他问道。

 

绿谷有个毛病,一旦开始碎碎念就仿佛进入了“无我模式”,仿佛世界就剩下他一个人,隔着八丈远都能感受到他浑身散发的幽幽的黑紫气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谁家的怨灵偷跑了出来。

 

他自己念叨着念叨着,突然跳脱出这个模式倒还是头一次。

 

那双绿油油的瞳孔里倒映着轰焦冻的侧脸,不是绿谷想结束碎碎念的,是他看出神了。

 

这么多年过去,轰焦冻的脸也长开了,英俊了,是那种走在马路上就会有年轻的小魔女向他抛媚眼的受欢迎。但有些地方还是没变的,就比如小时候他怕黑,缠着自己给他讲故事,和他睡一张床。

 

这样的相处模式一晃十几年,直到现在也还睡在一起,每天早上醒来就是轰君撑着这张帅脸,满目柔情地看着自己,日日如此,绿谷的小心脏也不是铁打的,尽管他不想承认自己在美色前屈服了,但自己真真切切地动心了。

 

绿谷的余光又瞥见有姑娘小抓着闺蜜的手,朝他俩……不,准确的说是朝轰焦冻,规模地尖叫了。

 

他扁扁嘴巴,没好气地,“念叨完了。”

 

“那么到我了。”

 

“啊?”绿谷刚一抬头,唇瓣上就贴上两瓣冰冰凉凉的东西。

 

眼前骤然放大的俊脸让他心跳得飞速,仿佛下一秒就要冲出胸膛。

 

轰轻轻半抬起了头,小声,“怎么样,这个高度,还可以吗……”

 

看着绿谷烧得通红的脸,他有些得逞地笑了,“绿谷……先生?”

 

最后可以公开的情报

 

孩子,魔界的讯息已经没有什么能告诉你的了。剩下的,就要全靠你自己亲自去摸索了。相信作为人类的你,一定可以在魔界找到一处好人家,这里的子民都是善良的,他们会用心爱你一生,最后把你葬在魔界的“玫瑰谷”。

 

哦,对了,最后再附赠给你一个传说吧。

 

据说葬在玫瑰谷底,下辈子就会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有一个很爱很爱的人,一生平安喜乐,如果是恋人合葬的话,听说下一生会一直在一起,这是魔界创世神对自己的子民最后的祝福。

 

好了,这本《魔界通鉴》写到这里也该结束了,我年事已高,也许没过多久也会作古。不过请放心,我已经嘱托家里的老管家把死后的我葬在那里——玫瑰谷,一如我葬他时那样。

 

 

 

01.

 

雄英一年一度的体育盛大开幕。

 

说实话,之前他不怎么看得上这个个子矮小像极了发育不良的绿头发的少年。明明平时在班里也只有笔试科目成绩靠前,实操演练时不是断条胳膊就是废条腿。他对这样边攻击边自残的行为实在是……理解不能。

 

但是,他说了。

 

“你在看哪里——”

 

“使出全力放马过来!”

 

这个少年……

 

轰焦冻伸出左手,第一次解开心中那个结,使用来自安德瓦的“那一半”的前一秒,他不得不承认——

 

总觉得绿谷,在哪里见过?

 

在哪里呢……

 

 

 

【完】

 

评论 ( 38 )
热度 ( 1240 )

© 暴走系金丝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