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系金丝雀

盐系脆皮鸭写手

主博不更新时用这个子博话唠↓
CANARY💤
册宝贝 我的小天使
日lof随意www

[轰出]玄不救非,黑箱能救

*原著向

*我流甜饼

 

 

 

 

 

 

 

 

最近新流行起一款社交软件,好像叫“灼冰烈火”。名字是小众了点,但这家公司舍得砸钱,请来不少当今排名靠前,有庞大粉丝基数的英雄来做广告代言。邀请函发出去十多封,绿谷也收到了。

 

这个工作他本来想推辞掉,事务所的HR发电邮说这家app的创始人大有来头,最好不要轻易拒绝。他们还劝说绿谷,警局发来的任务固然重要,但偶尔也要在娱乐场合露露面。毕竟现在是信息化大时代,仅靠传统化做好人好事是站不稳脚的。

 

完全是迫于无奈和事务所的压力,绿谷才接下了这家公司的代言工作。拍摄当天,他在影棚里看见不少熟人,连平时不怎么能在这种公众场合见到的轰也来了。

 

广告策划把十位英雄两两分组,他挺聪明,想借着“高中同学多年再逢”的热门话题再炒作一波,就把轰焦冻和绿谷分到了一起。

 

剧情很简单,简而言之就是两人毕业后因为工作双双换了电话号码,从此后就联系不上了,直到用了“灼冰烈火”又重逢的故事。其实这个剧情有点夸张,绿谷大概扫了两眼就有点想笑,实际上毕业后,两人仍把在高中时每晚互发电邮的习惯保留下来了。

 

轰焦冻属于比较慢热的男生,没什么话要说时,他习惯在早上给绿谷发个小太阳,睡前再发个小月牙。偶尔绿谷和他讲些今天的经历,他的回复也仅是“嗯”“哦”“好”诸如此类简单粗暴的轰先生三连。

 

绿谷却不觉得这样的轰过于高冷,毕竟他用不惯电子产品在当年那可是全班皆知的。这样的小缺点在绿谷眼里成了“反差萌”,只要一想到那张常年不解冻的冰块脸面对手机愁眉苦脸的样子,他就心情大好。

 

真的不是幸灾乐祸。

 

绿谷如果能在脑内yy轰同学时照照镜子,就会发现自己脸上的柔情蜜意早已一览无余。

 

作为一个钢铁直男,谁能料到自己有天会对同班同学怀揣少女心思啊。

 

拍摄结束,绿谷习惯做收尾工作,他热心肠地帮后勤人员把服装道具收到小仓库里,再一出门时发现轰焦冻正在门口等自己。

 

轰:“要一起吃个饭吗?”

 

绿谷有点犹豫。他低头看了眼手表,心想时间也不晚了,忙活一天自己的胃口也确实有点闹饥荒,就点头答应下来。

 

两个人在片场附近挑了家普普通通的定食屋吃了顿拉面,喝了点烧酒。临要分别时,轰提出在“灼冰烈火”上互关一下,难得见他对电子产品上的应用感兴趣,绿谷没多想,就同意了。

 

 

 

绿谷正式第一次在涩谷购物中心的大荧屏上看到自己的身影,是在一周以后。

 

他正陪引子买新衣服,结果扭头就看见自己和轰前几天给“灼冰烈火”录制的新CM。樱花树下两个人相遇的场景乍一看……还挺美的。绿谷看着看着就出神了,轰的脸投射在电子屏上,也丝毫不减真人的半分帅气。

 

那张脸怎么就这么对自己胃口呢。绿谷在心底默默瞧不起被颜值左右了心情的自己。

 

刚看完一遍广告,口袋里的电话就响了。

 

“木偶,今天你要有时间,拿那个‘灼冰烈火’发条博文呗,做个转发抽奖,这可不是我的意思,是上头下来的工作,好好干啊!挂了!”

 

他们事务所的HR真的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打过的电话平均时长就没超过一分钟。绿谷刚开口,听筒里就忙音了。

 

正好引子正在试衣间换衣服,看起来还要有一会儿。绿谷在商场里找了个长椅,点开“灼冰烈火”就看“Follower”那一栏小红点每秒都在弹跳,跳一次数字跨度都是几百几百的。突然涨了这么多粉,绿谷有点不知所措。

 

他之前也没用过推特ins之类的社交软件,若不是这次有这么个契机,他觉得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不会下载这种软件。

 

折腾了半天,总算找到了“转发抽奖”那一栏,官方已经给他在后台做好了大V认证,绿谷拿事务所发给自己的图片和文字做了个排版,基本没怎么费劲就发出了第一条博文。

 

刚一发出去,转发数狂飙,评论区的留言一条接着一条,活活把绿谷的手机给震到没电。点开一看,说什么的都有。

 

「啊啊啊是木偶!木偶发博了!!!」

 

「表白木偶先生!!!每天在新闻上都有看到你努力工作的身影,明天也请加油!」

 

「木偶的关注列表里只有焦冻诶……两个人的关系果然好亲密!」

 

「顶顶楼上,在CM里两个人也好有CP感,今天也是支持两个人速去谈恋爱的一天!」

 

……

 

这些评论看得绿谷哭笑不得。

 

和引子回家吃个晚饭,再洗个澡的功夫就到开奖的钟点了。他一开始以为要自己手动设置什么,结果发现时系统已经公示结果了。一共三位幸运儿,前两位倒还正常,一看头像就知道是木偶的死忠粉,最后一位就稍显奇怪了。

 

头像是系统默认的灰色无脸人,id是一长串数字,点进去也从没更新过博文,看起来就像个僵尸号。绿谷联系公司问这种情况需不需要重抽,结果后台人员帮他一查发现这个号确实有人在用,最后就没重抽。

 

睡前他随手刷了刷轰的主页,点进去后空空如也,绿谷有点失望。他倒是没妄想有朝一日能凭借这个小平台窥探轰君的日常生活,但总觉得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又过了两三天,事务所这边又个绿谷发电邮催他发转发抽奖的博,他照做后发现出现了个怪事情。

 

第一天就中过奖的那个“僵尸号”这两天竟又纷纷中奖了。

 

这下绿谷有点懵了,他心想,要么是这人开了挂,要么就这人真的掌握玄学,欧气冲天。而第二种概率真的小而有小,绿谷更愿意相信是前一种。

 

可是开挂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呢?绿谷仔细回想了一下近期送出去的赠品,基本没什么值钱的,除了自己的签名板就是自己的写真照,这还都是在事务所的“压力”下被迫连夜赶制的,他实在想不出让这人如此执着于“转发抽奖”的理由。

 

绿谷盯着手表,在第十一次看到系统自动转发的中奖结果里重新看到那个人的id时,他终于坐不住了,点进和这人私聊的对话框。

 

“那个……您好,我是木偶!想问一下,为什么你可以做到次次都被抽中啊?如果是开挂的话,希望您能把中奖机会让给更多的朋友,谢谢!”

 

打完这一长段话绿谷如释重负般地点了发送,刚发出去没一会儿手机就震了两下,点开一看,正是来自“僵尸号”的消息。

 

“可能……就是欧吧。”

 

“……”

 

绿谷被这句堵得一时语塞。不然要说什么?能跟人家说求您别这么欧?手指僵在电子屏上的功夫,对方又发了条消息。

 

“不过对不起,我会注意的,把机会让给更多人。”

 

人家都主动说这种话了,绿谷自然就不用再多费口舌,他回了个“送花”的小表情。过了好一会儿,那边才有了回复,是一个弯弯的小月牙。

 

绿谷看着月牙愣了一会儿,心想这个表情什么时候这么流行了……

 

 

 

自从那个“僵尸号”不再转发,中奖名单开始回归正常。不过近两天绿谷又发现名单里每次都有同一个人的现象,他点开聊天小窗。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还是上次的那位吧?”

 

“嗯。你怎么知道的?”

 

对方回复得倒是挺快,绿谷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那个,你即使换个马甲来,还是次次都有你的名字啊,我当然能认出来!!!”

 

“下次我用不同号转发好了。”

 

“不是这个问题啦!!!”

 

这人把绿谷气得哭笑不得,手指飞快的在九宫格上敲击着。

 

“奖品没什么好的,每次都是我的签名和照片,如果你喜欢我可以送你一箱,每次转发抽奖博的人都挺多的,我只是不想让其他人失望。”

 

这回过了好一会儿,那人发来一句“对不起”。绿谷以为他要改邪归正,谁知后面又跟了一句“那我们约个时间见面吧”。

 

绿谷一脸问号。

 

“啊?”

 

“不是说……如果我不转了,就送我一箱写真吗?”

 

“……啊。”

 

绿谷的笑容僵在脸上,咬着牙根打了个“是”字发了过去。

 

他自己也觉得这事儿很戏剧化,但是别管多么不可置信,就是确确实实发生了。绿谷竟然和一个网友约了时间地点,然后自己带着鸭舌帽捂得里三层外三层抱着个纸盒箱子坐在咖啡厅里。

 

他有时候觉得自己可能是真的疯了。

 

这要是来个人不小心把箱子碰翻了(虽然这个概率极小),撒得漫天都是自己的写真照,多么羞耻啊!绿谷光是脑补一下最坏结果,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提前到的,那人是准时到的。

 

从那人一进门绿谷就认出来了,绝对是那个人。原因无他,那人捂得竟比他还严实几层,这样的伪装反而让他显得更加扎眼。

 

两个人心照不宣地对视了一眼,随后那人坐到了绿谷的对面。

 

“东西,带来了吗?”

 

他好像刻意在压低自己的嗓音,以防暴露。

 

“在这儿。”绿谷把箱子往桌上一摆。

 

男人食指中指夹着瓦楞纸盖一掀,低头往里瞧了瞧,倒抽了口冷气——妈耶,一箱子都是绿谷,看起来有点……精神污染。

 

明明是这个人自己提出要的,为什么觉得他还很嫌弃的样子?绿谷心想,没敢说出来。

 

“东西我给你了,遵守约定,不许在转了,开小号也不行!”

 

“成成成。”

 

又千叮咛万嘱咐了半天,绿谷才把这人放走。男人站起身的那一刻,他总觉得这个背影有点眼熟,随口一句带着疑问语气的“上鸣电气”就喊出了声。若只是他叫出来也就罢了,更恐怖的是那人竟然下意识地回了头。

 

 

 

绿谷咬着习惯喝了口杯子里的汽水,清了清嗓子,“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上鸣本来还很有节操地坚持了一会儿,绿谷拿汉堡一诱惑他,这人就憋不住了。

 

“行吧,我都和你交代了吧,这事儿真不是我干的,有人指使我!”上鸣举着左手,一副对天发誓的样子。

 

“到底怎么回事?还有他要我照片干嘛???”

 

“这……”

 

上鸣挠了挠下巴,眼神四处乱飘。

 

绿谷深吸一口气,伸出手比量着,“十顿汉堡。”

 

“都是轰焦冻让我来的!!!”

 

等等等等,信息量有点大。绿谷揉了揉太阳穴,“什么情况?轰君?”

 

“这样,我问你个问题,你知道‘灼冰烈火’的创始人是谁吗?”

 

绿谷摇头,“是谁?”

 

“是轰焦冻。”

 

“……”

 

上鸣用食指指骨敲了敲桌子,神情认真,“那你猜出每次抽奖博比中的那个人是谁了吗?”

 

绿谷皱起眉头,有点犹豫,“轰……君?”

 

“Bingo!!!”

 

“可是不对啊,”上鸣越说他越迷糊,“轰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啊???”

 

“这……”

 

上鸣狡黠一笑,耸耸肩膀,“靠你猜咯!”

 

 

 

轰坐在办公室里打了个喷嚏,正在为下个马甲换什么名字而发愁时,手机收到条信息。是安德瓦事务所给他发的,说是“灼冰烈火”那边来工作了,让他发条博做个抽奖活动。

 

他蹙起眉头,打开电脑一看,以“灼冰烈火工作室”为发件人的电邮中,在发之前忘把自己名字给删掉了。

 

不过,十个英雄代言人里如果只有他无作为的话,确实反而更加显眼。

 

他打开那个自己私下里带着团队做的软件,心想送点什么好呢,果然还是签名照吧。这些年过去,轰对电器的使用能力确实提升了不少,这会儿打字速度明显比几年前和绿谷聊天那时要快太多。

 

焦冻V:“抽奖。送我本人的签名照。”

 

内容简单粗暴,不走心得连个配图都没有。

 

不过这样性冷淡风确实是英雄焦冻那位冰山王子能做得出的事。加上平时轰发博发得少,这条一推送出去,几秒钟就被轮了上千次转发。

 

“啊啊啊爷爷,你关注的博主终于发博了!”

 

“想要焦冻的签名照!!!激情转发争当分母!!!”

 

“求中求中!木偶先生快保佑我中中中!!!@ 木偶V

 

“焦冻,求黑箱!(,,•́. •̀,,)

 

轰的手指向下刷着消息,看到带着颜文字的这一条时,手指一顿。他还特意点进去确认了一下,是绿谷本人转的。

 

轰左手托着下巴,右手指在桌板上没节奏地敲着,终于想到什么似的重新举起手机,转发了绿谷的那条转发博。

 

“恭喜木偶抽中英雄焦冻。”

 

木偶评论:“哈哈哈!轰君仿得一点都不像!XD而且还落了‘签名照’三个字,被我捉虫了吧!”

 

焦冻:“我是故意的。”

 

 

 

【完】

 

(前文链接补档请不要催,我慢慢检查着来www)

评论 ( 24 )
热度 ( 864 )

© 暴走系金丝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