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系金丝雀

盐系脆皮鸭写手

主博不更新时用这个子博话唠↓
CANARY💤
册宝贝 我的小天使
日lof随意www

[胜出]超时空同居|秘恋预定

*超时空同居paro

*架空世界

*BGMハロ/ハワユ(是久违的推歌www

 

 

 

 

 

 

 

爆豪醒来时什么都不记得了。

 

迷迷糊糊中,绿谷翻了个身,俩人大眼瞪小眼地对视了一会儿。

 

“那个……”绿谷眨眨眼问道,“你是……”

 

“这话我还要问你好吧?凭空出现在我家,躺在我的床上还自说自话?”那小孩拧着眉头,一脸不爽。

 

一大早被个小毛孩指责谁错了地方,搁谁谁都得反应一会儿。绿谷看了看天花板上的吊灯,又伸手摸到了枕头下的手机,心下有了谱,“这就是我家啊。”

 

“怎么可能???”

 

那小孩急得蹦起来,光着小脚,一下踩在绿谷腿与腿间的要害上,疼得绿谷登时在床上打滚,“即使是小孩子也没有这么无法无天的啊,你再这样我可要报警了!”

 

小孩眼疾手快,帘子一拉,屋外头艳阳高照,刺眼的光直射绿谷眼球,逼得他连忙用手掌半遮在眼皮上。

 

“骗人的吧……”

 

绿谷眯缝着眼看他,那道声音俨然没有来时那么气势汹汹。

 

“这不是我家……”

 

 

 

在柜子里翻了半天,绿谷小时候的衣服都被引子送人的送人扔的扔,家里只剩下几件他一直舍不得出手的“欧尔麦特”周边睡衣。

 

刚拿给小孩时,被他狠狠嫌弃了一番,但后来还是老实套在身上。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来的我家?”绿谷用刀面在吐司上涂抹了厚厚一层草莓酱递给他。

 

“爆豪胜己。”小孩接过面包片,不忘给翻个白眼给他,“我怎么知道为什么就来你家了?醒来就这样了啊?”

 

“……”

 

绿谷觉得自己一向是很有耐心的人,万万就是没什么小孩子缘,遇上这个棘手的“刺猬头”,他的生活愈发手忙脚乱起来。

 

“你总不能今天一直在我这儿待着。”

 

“废话,你以为我不想回家???”爆豪瞪了他一眼。

 

绿谷叹了口气,就跟上辈子欠他的似的,可又无奈,等他吃完早饭就带他去了警察局。和警察描述了半天他的住址,值班的叔叔手上的圆珠笔差点没拿稳。

 

“你说的这个地方……十年前就没了……”警察神色沉重地凝视着爆豪,“你确定你是认真的吗?”

 

听他说这话时,绿谷后背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低头看了眼那小孩,“你再回忆回忆,是不是父母让你记家庭住址时习惯性说成十年前的了……”

 

爆豪打断了他的话,又说了几个家门口的标志性建筑,结果那人通通摇头,“十年前这里经历过一次拆迁,你说的都是现在已经不存在的公司和酒店了,找不到的。”

 

两个人败兴而归,还险些以“妨碍公务”被训一通。

 

“可恶。”爆豪踢了一脚路边的小石子。

 

绿谷打着哈哈,“总还是会找到的,也可能就是你记错了。”

 

“我不可能记错!”他扁着嘴,“明明都背过那么多遍……”

 

“那你说,你背的地名都是十年前的,你该不会是穿越过来的吧哈哈哈……”

 

绿谷笑了起来,爆豪可没有。

 

走了两步见那小孩没跟上来,绿谷扭头就看见他神色严肃,搞得自己也紧张起来,头上冒出冷汗。

 

“……你该不会……真的是穿越来的吧???”

 

 

 

他给这个小孩起了个外号叫“小胜”。

 

小孩嫌这个名字太可爱,实力拒绝。

 

绿谷却没有要改的意思,他说总是“爆豪”“爆豪”的叫多不亲切,再怎么说两个人也算是在同一张床上睡过一觉的关系了,取个外号怎么了。

 

那小孩嘴一撇,嘴里念念叨叨,“Izuku……Izuku……Deku……Deku!”

 

他灵光乍现般地,又刻意冲着弯腰做家务活的男人吼了一嗓子“Deku”。

 

绿谷谆谆善诱,“这个是脏话小孩子不可以讲哦。”

 

“我不管,就叫你‘废久’了。”

 

“你看我给你起了个那么可爱的名字,加上不管怎么算我都是你长辈,叫我‘哥哥’什么的也可以啊?”

 

“少跟我套近乎,没得商量。”那小孩叛逆得很,脑袋瓜一仰,一副“不服你就来打我啊”的神气样子。

 

“你倒是不想家???”

 

“我暂时回不去了。”爆豪往沙发上一瘫,“何况待在这儿也不错。”

 

绿谷要被气到晕厥,“你总待在我家我很不方便的。”

 

小孩一脸惊讶地看了着他,“怎么,你有女朋友?”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没、没有。”

 

“我想也是。”

 

“什么叫你想也是!!!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早熟了吗!!!”绿谷憋得满脸烧红。

 

“你看看你,要身材没身材,要长相没长相的,你现在好好伺候伺候我,兴许十年后的我还能看上你。”

 

“那个……不好意思,我是直的。”绿谷一本正经地婉拒。

 

爆豪没料到他会这么说,气火中烧,“哼,我也就那么一说,十年后的我怎么可能那么没品地看上你???”

 

 

 

上午就那个“择偶问题”两个人一大一小,闹腾得谁也不理谁。本不该这样,是爆豪正好撞枪口上。

 

绿谷这两天说实话,工作不顺——前几天辞了职。恋爱运也不顺——有好几次共事的女性给他暗送秋波,或者醉酒投怀送抱,都被他会错了意,给人安安全全送回了家,大概这就是网上盛传的“老实人”本尊了吧。

 

这两天正好在找工作的端口,偏偏天降一个这么叛逆的小孩在自己床上,他心说电影都不敢这么演吧。

 

冷战没持续太久,晚饭时他还是狠不下心只做一份。

 

把爆豪叫出来时他看了眼桌子上的菜,又是一脸嫌弃。绿谷不想好好做晚饭时就炸猪排,这两天他猪排吃到吐。

 

“废久,你家就没点别的东西?”

 

“没。”

 

爆豪用筷子戳了戳碗里金黄金黄的炸猪排脆皮,“调味料呢?辣椒酱?总该有吧?”

 

“厨房碗柜第二层。”

 

小孩见绿谷没有要动的意思,只得自己行动,到了厨房又犯了愁。

 

“废久,我够不到。”

 

“……”

 

绿谷心里叹了口气,自己这都是造的什么孽。到了厨房他没直接帮着拿,两只手抓着爆豪的肋骨,猝不及防地就把小孩举了起来。

 

“喂!你干嘛?!”

 

“不要乱踢啦!”绿谷把小孩举到壁橱前,“总得让你自己拿一回,不然下次还是会忘。”

 

没料到绿谷是这样想的,爆豪也不闹了,乖乖取了辣椒酱,随即从他的怀里跳了下去。

 

这顿饭吃的也相当安稳,房间里回荡着碗筷碰撞的细微声响。

 

爆豪忽地开口,“喂,你说,我还能回去吗?”

 

“能……吧。”绿谷苦笑,“我又没经历过,你问我?”

 

“先说好,如果我回不去了,就赖你家了。”

 

“你要是不嫌弃我家小就行。”

 

“你最担心的不该是我嫌不嫌弃你吗?”

 

“……那好你嫌不嫌弃我?”绿谷放下筷子,好整以暇地等待回答。

 

那双碧绿色澄澈见底的眼睛忽地直视着他看时,爆豪反倒不适应,这会儿脸颊竟红粉了半分。

 

“还、还行吧。”他垂下脑袋,“吃饭!不许说话了!”

 

绿谷歪着脑袋,头顶一圈问号,难道不是这孩子先发的问吗?

 

 

 

收拾完碗筷,爆豪第一次提出要帮绿谷一起洗碗。

 

听他这么说时绿谷忙往窗外瞅了一眼,“太阳也没打东边落下啊?”

 

“爱要不要!!!”

 

最后还是被绿谷赔笑脸道歉,拉来一起干活。

 

两个人在厨房里闹腾了一会儿,泡沫飞溅到俩人脸上,也不知道是他们洗碗还是洗洁精洗他们。

 

好说歹说算是把碗筷晾干收到柜子里。

 

绿谷问爆豪说,“小胜,你有没有特别想看的电视节目呀?”

 

爆豪说他想看那个,就是超人的。

 

绿谷一拍大腿,“欧尔麦特?”

 

爆豪点头。

 

“我有全套的碟,小时候从第一集看到尾反复看了十多遍,光驱都快让针眼读坏了。”绿谷想起什么似的,“刚一见面给你欧尔麦特的睡衣,怎么还一脸嫌弃?”

 

“要你管???”

 

这小孩真不坦率,一点也不可爱。绿谷讪讪地扁起嘴,打开万年用不上的DVD放碟。

 

电器这种东西一旦好久不用,再一打开就会坏似乎成了定律。绿谷拍了拍那个硬邦邦的壳子,电视还是没有反应。

 

绿谷有些尴尬地回头朝爆豪笑了笑,“小胜……好像看不了了诶……”

 

“算了算了。”失望是有的,但他爆豪胜己的人生里怎么可能被区区动画片所扰。小大人似的拍了拍沙发,“来,坐这儿。”

 

绿谷乖巧坐过去,丝毫没注意到被反客为主了。

 

“喂,别愁眉苦脸的了,给我说说你们成年人的生活。”

 

绿谷苦笑,“成年人的生活没什么好的,如果可以我倒想永远待在十年前的样子。”

 

“十年前你多大?”

 

“唔……十五。”

 

“哦,你接着说。”

 

“你现在十五?”

 

爆豪点头,“不然呢?”

 

绿谷顿时觉得有点对不起他,一直把他默认为小孩,严格算起来也到了什么都懂的年龄了。

 

爆豪:“你继续说。”

 

“等下,我……拿点酒来。”

 

绿谷站起身回屋里翻了半天,不知道从哪倒腾出来瓶红酒。什么喝红酒的规矩也不管了,咕嘟咕嘟直接给自己满上。

 

虽说红酒度数不高,也禁不住他这么灌自己。

 

爆豪就瞠目结舌地看着绿谷一杯一杯牛饮。

 

“你几辈子没喝水了,渴成这样???喂……不要随便躺在别人的腿上啊!”

 

绿谷自饮自酌了一会儿,浑身被酒精搞得瘫软,昏昏沉沉地往边上一倒,就趴到了爆豪怀里。拿一个高中生的腿当膝枕,这画面怎么看都很……微妙。

 

借着酒劲,绿谷也不怕丢人了,眼泪含不住了,崩了盘,湿了爆豪一裤子。边哭边诉苦,叽里咕噜,含含糊糊,爆豪基本什么也没听清,光是鼻腔周围萦绕的酒精味儿就够把他熏得头昏脑涨的了。

 

出奇地,爆豪没像平时一样说出泼冷水的话,他红着脸两只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小胜……你说我是不是这辈子就这样了,没人喜欢了……”

 

但是这句他听清了。

 

爆豪忽地觉得从哪里来要到哪去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他的掌心稳稳落在绿谷的头发上,说实话,那一头鸟窝一样的绿发常让他不爽,不过摸上去……还挺舒服的。至少是软软的,不扎手。

 

“哼,你这样的人,孤老终生吧。”如果没有我的话。爆豪默默在心里又补了一句。

 

梦呓般地,绿谷哭得累了,嘴里念叨着“我就知道……”

 

过一会儿没声了。

 

爆豪摇了摇他,绿谷还是没动静。

 

“不要在别人的腿上随便睡着啊,废久。”

 

他抚摸着绿谷的头发,动作轻柔得像在爱抚一只小兔子。

 

 

 

绿谷睡到不知多久,脑袋一沉,咣地磕到了沙发上。

 

“小胜!”他下意识地叫了一声。

 

屋子里空荡荡,回答他的是一片死寂。

 

绿谷以为是爆豪回屋去睡了,他摸索着桌子边缘欲要站起来,可能是昨夜酒喝多了产生的副作用,刚一站起来就双腿发软得跌在地上。

 

“小胜——”

 

他又沉闷地喊了一嗓子。

 

还是没人应他。

 

绿谷有点无奈,心想平时也没见小胜睡得这么死,蚊子丁点的声音都能贴他吵醒,怎么今天反应这么迟钝?难道是昨晚自己说得太多了,被讨厌了?

 

想到这里他有点不安。

 

这样无所着落的感觉让他胸腔空荡荡的。

 

绿谷跌跌撞撞地站起来,推开卧房的门,“小胜?”

 

不在。

 

书房。

 

不在。

 

厨房。厕所。阳台。

 

不在。

 

他就差把冰箱门也打开找找了。

 

爆豪胜己,消失了。

 

绿谷颓然坐在沙发上,把自己放空。

 

来得突然,走得也快。

 

也许是他找到了回去的开关吧,绿谷这样想着。

 

摸了摸脸上湿乎乎地两路泪痕,他忽地不知道自己这是在高兴还是……算了,就当自己这是欣慰的眼泪吧。

 

赶得正巧,绿谷抽纸巾时,纸巾盒边上的手机震了起来。万年没什么人联系他,偏偏就在这个时候。

 

“喂,您好。”绿谷尽量让自己的嗓音正常些。

 

“您好,请问是绿谷先生吗?”

 

“我是。”

 

“上周您在我司的面试正式通过了,请您于明天来上班。”

 

“……”

 

“喂?您在听吗?”

 

“……谢、谢谢!!!”

 

挂了电话,绿谷觉得自己要把这一年的泪都要哭出来了。

 

小胜也走了,生活也回归正常,这不该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吗。

 

他洗了把脸,把柜子里的西服熨平,无论是好事还是坏事都来得太突然,这几天活得丝毫没有真实感,绿谷有些萎靡。

 

第二天他按照手机里的地址找到那家公司。

 

说实话他是觉得以自己的资历,是没什么资格进得去这样的大企业的,所以面试一结束就把这家企业的信息通通删除了,没想到面试了这么多,还偏偏就是这家被他放弃的公司录取了自己。

 

站在会议室里,绿谷有些紧张,听说是上头有领导要见他,他心想不愧是大公司,连个小职员第一天报道也能被照顾到。

 

坐立难安地等了好一会儿,门才被人从外面推开。

 

“您、您好!”绿谷两手贴着裤线,对着门口就是一个标准的90°鞠躬。

 

对方半天没说话。

 

绿谷眼前只有一双黑色的牛皮鞋。

 

“喂。”

 

这声音有点熟悉。

 

“废久。”

 

???!!!

 

绿谷倏地抬起头。

 

这个男人,脸部轮廓也锋利了,眉眼也都长开了,比十年前英俊多了。

 

绿谷这一刻有点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他冲上去习惯性地想要搂住“小孩”的脖子,结果发现男人比他高了一个头,只能尴尬地抱到胸膛。

 

他也不管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全蹭在了男人的白衬衫上。

 

“小胜你回来了!!!不对,你回去了???也不对……”绿谷摇着头,“对不起我语言有点混乱……”

 

爆豪用掌心顺了顺他的头发。

 

落地窗吹进来的七月夏风款款抚起白纱帘。

 

“小胜,不要再走了。”绿谷的嘴埋在他胸前,声音有点发闷。

 

爆豪却没说什么。

 

他心想。

 

之前我说什么来着?

 

——你现在好好伺候伺候我,兴许十年后的我还能看上你。

 

所以。

 

这不就来娶你了吗。

 

 

 

【完】

 

评论 ( 26 )
热度 ( 715 )

© 暴走系金丝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