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途末鹿

喜欢丸山先生还有十四郎与阿天

#19天##贱炸贱# <那些说好了的事情>

“啊~好舒服啊……地铺也蛮软的……”贱贱躺坐在地铺上。


夏季的晚风带着点花香,轻柔的吹着阳台上晾着的内裤,他惬意地伸了个懒腰。


白天被河水弄湿裤子后紧贴在屁股上的不适感已经烟消云散。


屋子里安静的不像话,一个人的时候总会不免喜欢想一些有的没的的事情。比如走过邻居家楼下时突然被花盆砸了脑袋,比如和老师说谎不想去上学,比如赖在那个人身边的时光……


周遭萦绕的都是那个人身上的味道,这种熟悉的气氛让他想起了小时候午休的时候,那时候,他喜欢睡在自家炸毛的身边(勉强的把他归为了自己家)。


那时候感觉他身上的味道,即使只是金纺的味道只要是那个人的衣服也有让人安心的魔力。


贱贱知道自己有个不好的习惯,就是睡觉时忍不住地想抓住旁边那个人的耳朵,……


炸毛有很深的起床气,所以每次最后都是贱贱被痛扁了一顿……


糟糕……


贱贱默默低头看了眼自己下体的地方。


这种没穿内裤的感觉太过强烈……


扰乱了他回忆的思绪。


手指轻轻夹起了原本紧紧贴在腰间的皮筋,眼神飘忽到了里面……


空荡荡的好不习惯啊……


想着,便把手缓缓伸进了里面,试图缓解一下下体周围被布料反复摩擦的不适感。


……


“咔……”


门锁被打开的声音。还没等反应过来,余光已经瞥到了端着饮料进屋的妹妹身上。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仿佛感觉到有一万只草泥马从脑海里奔过……


“那个……你们在……干嘛?”


两个人僵硬地对视了很久,忽的被刚洗完澡出来的炸毛打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哥!!!这里有个变态啊!!!”


还没等贱贱反应过来,炸毛妹妹就已经给他哥来了个熊扑。


刚从浴室出来的炸毛头发上还带着水珠,顺着紧贴额头的发丝缓缓滑落。下面就挡了一块浴巾。姣好的身材完全暴露在空气中,让贱贱一览无遗。


“哥哥哥……这位哥哥刚刚刚刚……在……打飞机!!!”说着还惊恐的回头望了贱贱一眼。


“不不不不亲爱的你听我解释!!!!”说着贱贱也学着他妹妹的样子一个飞扑地抱住了炸毛的大腿,有点委屈地开口,“我我我只是觉得没穿内裤不舒服……”


“啊————”


随着一声尖叫,那个小妹妹忽地捂住了双眼。


抬头有些不解地看着炸毛,顺着他阴沉的视线才发现刚刚没来得及整理裤子就扑了过来,现在下体终于完全得到真空状态……


“啊————”


贱贱理亏地随着炸毛家妹妹一起叫了起来。


“叫屁啊你赶紧给我把裤子提好了!!!”说着一个飞踢就把贱贱踹到了角落里。又连忙回身抱住了捂着眼睛的妹妹,“乖啊……没事没事……”


“喂混蛋,你如果让我妹妹长针眼了我饶不了你!!!”


揉了揉脸上被踹出一个脚印的地方,看着眼前兄妹情深的情节,贱贱忽的觉得有些不知所措。


从小到大,他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放学回家。那时候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趴在家里的窗台上看着大家玩着捉迷藏。


“10,9,8,7……3,2,1——藏好了吗——”


“藏——好——了——”


贱贱开口答应道,呼吸沉重地拍打在窗子上,水汽氤氲了嘴边的玻璃,也湿了他的眼圈。


他想要一个朋友,哪怕只有一个也好啊——


“你自己坐在这里干嘛?”


诶?


“喂~要不要去合照?”


抬头看到递过来的那只手,那个人脸上的笑就像是第一束照进贱贱生命中的阳光。


眼睛里还盈满着刚刚酝酿出来的泪水,猛地用胳膊上的衣服狠狠擦了几下,第一次握住了他的手,脸上的笑容是他觉得自己有生来最灿烂的一回。


“好呀!”


————————————


总觉得……有些不放心啊……


炸毛趴在阳台上抬头看着今晚的月亮,刚刚贱贱从自己身边擦肩而过的那一刻他恍惚觉得又看到了那个“贱贱”,就是擅自地离开他的生命,又突然的闯了回来的那一次。


他带着满身的伤,就像是和人狠狠地打了一架。在印象里,虽然这个人很不靠谱,但却也是个很温柔的人……打架这种事情不像是他做出来的……


记得打开门的那一刻,他看到贱贱的眼里就如一潭死水,眼皮下盖着的眼神寂寞得好像死过一次……


他刚刚……是不是也露出了这样的眼神……?


炸毛揉了揉刚用吹风机吹干的头发。


我是不是……刚刚踢得太狠了……


混蛋,这个人真是太不让人省心了。


想着,随手拿起椅子上搭着的外套跑了出去。


————————————


思绪飘忽回来的时候贱贱发现自己竟然已经走在了大街上。


脚尖狠狠地踢飞了路边的石子。溜达着就来到了白天来过的这个河边。坐在堤岸的长椅上,听着晚风路过耳边的声音。


果然啊——下面好不舒服。


“喂,可乐喝吗?”


那个人把可乐罐放在了他的头上,后就自顾自的坐到了他的身边。贱贱一低头接住了饮料。


两个人就这样无言的看着今晚的星空。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听他这么问,炸毛仰头把最后一口可乐一饮而尽。


“直觉。话说,你的可乐不喝我就帮你喝了啊……”说着就要伸手过去。


“不行!!!!”贱贱死死护住了手里的可乐。


“这是你……第一次送我东西呢……”


炸毛转头看着他,卧槽……这货居然脸红了。不就是罐可乐吗!!!不至于吧!!!


“那……那个,我刚刚话说的重了你别在意啊……”说着,炸毛有些不自在地挠了挠脑袋。


“你刚刚有说什么吗?”


“啊?就是刚刚说你别让我妹妹长……”


“哦。就那个啊……”贱贱伸了个懒腰,“我没事啊……就是想起了一些过去的事情。”


炸毛拿着易拉罐的手指忽的一僵。


“不过现在没有关系了……我想通了啊……至少,还有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贱贱忽的举起了握着拳头的左手。


转头看着他的一脸傻笑。


“喂,你这个人……”


说着,却还是把右手攥成拳头,轻轻地与旁边的那个人碰上,嘴角不由自主地勾起一个弧度。


“还真是矫情啊。”


——FIN


评论
热度 ( 77 )

© 穷途末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