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途末鹿

喜欢丸山先生还有十四郎与阿天

〔喻黄〕夏天里的温柔流氓

-cp:喻黄only

-设定:[架空]喻文州:教官.黄少天:学生.

-分级:擦边球

-食用注意:私设可能OOC

——

[01]

树上的知了还在断断续续的叫嚣着,似乎是对入了伏的天气极度不满。

而这个时候同样在暴晒之下的就是站在操场上的那个少年。

他烦躁地摸一把头发上的汗,“靠靠靠,夭寿了夭寿了,凭什么我就要被罚站!!!这种天气被罚站是真的会死人的!!!”

这几天真是倒了血霉,昨晚儿和孙翔他们打赌赌输了,今天早晨给喻教官递了封情书,就被罚站到现在。

把脚上的中心交替换到右脚,这样拆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总算是能暂时的缓解一下左脚的酥麻感。

“哎呦喂——”眼看着负责自己的教官就要走过来了,少年赶紧装作肚子疼的样子深情痛苦地蹲了下去,丝毫没有刚刚一副气焰盛天的样子。

“哎,小喻,那不是今儿早给你送情书的学生吗?”和他一起过来的教官用胳膊碰了碰他的手肘示意到。

顺着方世镜的目光看过去,入眼的就是那个被自己从早晨罚站到现在的少年正抱着肚子一脸痛苦地蹲在原地。

“哎呦~”

大老远就能听见他的呻吟声。

“噗。”喻文州一个没忍住轻笑了出来。

“喻队,你怎么看……”

“嗯?什么?”嘴上答着方世镜的话,但视线却完全落在了黄少天的身上。

“就是今儿早的情书啊。”

“他们小孩子闹着玩的。估计是他打赌输了。”喻文州云淡风轻地掩盖过去。

“方队,你先回去吧,我这边儿还有点事情没处理完。”

看着喻文州笑得温文尔雅,方世镜只感觉背后一冷,打了个哈哈就先告辞了。

哎呦我都装不下去了怎么还不过来……

黄少天感觉自己现在就处于崩溃的边缘,一上午晒得自己都要脱水了不说,现在又要自己给自己装病,那没办法啊,不这样怎么吸引那个心脏教官的注意啊!!

没准……没准他都把自己忘了!!!!

想到这里,他装的更卖力起来,直到看见眼前出现的一双熟悉的靴子才停止了呻吟,牙齿狠狠地咬着唇边,装作一副委屈的样子。

喻文州有点哭笑不得,“少天,你没事吧?”

“哎呦……教官大人看我这样像是没事吗……”黄少天委屈地扁了扁嘴,任谁在三伏天被罚站了一上午都不会开心啊。

“看起来挺糟糕的。”

“嗯嗯嗯嗯!!!”巴不得他这么说,黄少天猛的点了点头。

“你这是……肚子疼……”

“啊。”黄少天差点忘了自己给自己的这个设定了,对啊,我现在应该是肚子疼,想了想才叹了口气开口,“是呢……早晨吃了5根冰棍儿刚刚太阳一晒……都要煮成开水了……”

穿着军装的那个男人指尖捏着下巴,注视着他的眼睛,像是在很认真地听他讲话。然而盯得黄少天越来越心虚,说到后面就几乎听不见他在讲什么了……

“你……你老看着我干什么啊……”

黄少天的脸不知道是不是被太阳晒的,有些绯红,又有些不知所措。

“……”

喻文州沉默了一阵子,二话不说地站了起来,就在黄少天都要放弃向教官继续“撒娇”的求救计划时,忽地感觉脚底一轻。

“啊咧?”

他愣了一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在干什么!!!!!!!!”黄少天猛的反应过来,所以现在是什么状态?!被教官公主抱起来?!

眼神沿着喻文州的锁骨一直向上触碰到他鬓角的发丝,阳光轻轻扬扬地抚摸着白皙的脸庞,自己紧靠在他宽厚的胸膛前,这个人体温常年都很低啊……

黄少天默默地感叹着。

即使是夏天,贴着他也不会有任何不适的感觉。

好舒服啊……

不行不行不行!!!!

黄少天猛的拍了拍自己的脸蛋,清醒啊少年!!!你在想什么啊!!!

“喂……你……教官,你要带我去哪!”

喻文州按在他身上的手指紧了紧,却并没有急着回答这个问题。

“去了你就知道了。”

[02]

刚一进门,喻文州就像是极嫌弃地把黄少天粗鲁地扔到了床上,一点也不像往死里温柔如水的他。

“喂你!!!很痛的知道吗!!!”

躺在床上黄少天揉了揉屁股埋怨到。

“少天,你不是肚子疼吗。”喻文州在那边的柜门里像是翻找些什么。

……

“不不不!!!报告教官我不饿……不是,我不疼了!不用吃药真的不用!!!”

“诶?胃病不好好治的话可是会留下后遗症的啊……”

“报告教官!我的胃不疼了!!!”

“嗯?”他的语气上挑,通常这个时候,就是喻文州要生气的标志,“你刚刚不是说自己疼的是肚子吗?”

“我……我……肚子和胃难道不是一个地方吗???”被方面拆穿的黄少天有些窘迫地狡辩着。

“哦?用我教教你吗,少天。”

说着,喻文州就缓缓踱步地坐到他的身边。

被强大的气场压制着,黄少天有些不爽,但是却又无法克制住还想靠近他的这份心意。

“听好了……”他的手指缓缓攀爬上黄少天的腹部,一点一点向上移动,有些瘙痒,却又舒服得很,“把眼睛闭上。”

听了这话,黄少天像是着了魔似的缓缓合上双眸。

“慢慢感受……”

“这里是胃。”手指移动到胃的地方时轻轻按了按,这种感觉对于黄少天来说就像是小时候看儿科医生一样。

“这里才是肚子。”他的指尖向下滑了滑,在胃的下面画出一个圈的范围,即使是衬衫,但是却还能感受到喻文州给自己清晰的触感。

“还需要我继续教下去吗,嗯?”

黄少天依旧闭着眼睛,并未回答。

“那就当你默认了哦……”

喻文州的指腹缓缓滑到他的小腹。

手指轻轻拉开黄少天的裤链,滑到里面的凸起之上,下体上冰凉的触感险些让黄少天呻吟出来。

“你……干嘛!!!”猛的睁开双眼,一晃却又是一片漆黑,眼睛上和下体是同样舒服得冰凉触感。

“别看。”

“喂你!!!!!!”

“要叫教官。”

“喂教官……啊……”

喻文州的指尖已经开始在他的凸起处轻点。

黄少天只感觉大脑一片空白,视觉受到了局限,因而下体温柔的触感显得格外清晰。

所以……现在这是怎样啊……

脚趾舒服得蜷缩起来,就好像全身打了麻醉,有感觉的就只有喻文州碰触的地方。

“少天,舒服吗?”

“啊……你你你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果然是小孩子啊……”答非所问。

“诶????你在说什么!我倒数三个数,我就要反抗了!!!”

“一碰就……湿了……”下流的答非所问!

“我真的要数了!!!!”

“你在威胁我?”

“哈啊……”

宽厚冰凉的手掌索性直接隔着他的内裤包裹住了他的下体。

黄少天只感觉身体酥软的像是抽光了所有力气,什么反抗,什么算账,早就被爽的抛到脑后了。

“当当当”

“那个……请问……里面有人吗?”

[03]

卢瀚文进来时感觉气氛不对,非常不对。

但是说不出来哪里不对。

“喻教官……我是来取创可贴的!”

“怎么了,谁受伤了吗?”喻文州从下面的柜门里翻找出一盒递给卢瀚文。

“没有啦……就是高英杰今天做训练时破了点皮,怕他感染我特意来取的。”

“嗯嗯,那快去吧。”

“谢谢教官!!”正准备出门的卢瀚文忽然又停下了脚步,视线在医务室里最后一张床上徘徊了一会儿。

“还有什么事吗?”

“啊?哦哦!没有!就是……那张床上有人吗?”

顺着他的视线,喻文州瞟了一眼那张唯一拉了帘子的床笑了笑,“没有。”

“哦……教官再见!”

喻文州笑着目送着他出了房间。

踱步到那张“没人”的床前,手指轻挑起厚厚的蓝色窗帘。

轻启薄唇,“终于等到你了,少天。”

——FIN

评论
热度 ( 54 )

© 穷途末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