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途末鹿

喜欢丸山先生还有十四郎与阿天

#19天#贱炸贱#空山

喜欢一个人是他的秘密。

只有他,和他的输入法知道。

——————————————

夜色绰约浓郁,天地之间春深露重。

见一只记得当时自己在胡乱地拨着眼前左一丛右一丛的树枝。

“喂喂……”

他呼喊着走在前方的那个人。

“路都看不见了……到了没啊?……”

他能感觉得到腿部的肌肉已经开始酸痛起来,可是只有在那个人面前,他才固执的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弱势。

“喂~过来,这边!”炸毛回头招呼着贱贱。

他有些不耐烦地看着四周,树和灌木,还有树……和灌木。

来时的小径不知道何时忽地没了踪影。周遭的景色似是长得都一个样,他的声音中略带着几分抱怨,“啊啊…都没有路可以走了啊……”

而夜已深,只要是跟着那个人,他便从来都没有退路。

顺着炸毛的脚印,贱贱拨开了最后一根树枝。

“就是这里。”

他循声缓缓抬起了头。

贱贱记得上初二的那会儿,刚刚有了物理课。

第一节的时候,物理老师就说,宇宙中没有任何实物粒子的存在,所以形成了真空环境。

那片广袤无边的空间里,是一片永恒的寂寥。没有媒介,无法传声。

在星际罗盘的纵横经纬里,数不清的星石摩擦或是碰撞,带起一大片花火的激烈场面,却找不到任何一丝背景音乐。

但贱贱却觉得,遥远的亿万光年外的那个世界,一定有属于星石们自己的声音。

窗外的天空,像水彩画一样鲜明清晰,偌大的上空漂浮着烟囱的柱状的云朵,一条一条交叉、纵横。澄澈透明。

“见一,你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

“见一??”

“啊??”

见一撑着腮帮的手一滑,下巴险些磕在桌子上。慌慌张张地站起来,对着铺导书茫然的一阵翻——讲到哪儿了?

右边传来男生微微压低的嗓音:“2π∧4。”

见一在老师怀疑的目光坐下,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有种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念头。胳膊肘轻轻地碰了碰坐在右边的少年:“嘿嘿,谢啦。”

“一根棒冰,没得商量。”

少年目不斜视地盯着黑板上考试舞动的粉笔头,一边飞速地记下每一个公式。

贱贱扁了扁嘴,“要不要这么冷淡啊……”

少年似是听到了,又似是没听到。

展正希和见一从幼儿园就认识,后来,学前班,小学,……一直到现在的初中。

中途展正希还搬过一次家,那是一个美丽的夏夜,两个人在家门口小花园里的一盏路灯下抱着痛哭。

结果炸毛转学到外地的第四天就在学校里碰上了背着红书包的贱贱。

“展正希展正希!”

“你怎么来了?!”

“我……偷偷跟来的~”

“……”

似乎贱贱就是展正希一个逃脱不出去的魔咒。走到哪里,都有他的影子。

至于那些繁琐的问题……

比如贱贱是怎么顺利转学的?是怎么乘火车到的这里?身上又有多少钱?来这里后住哪儿?……

炸毛通通都没有考虑。

只知道这个黏人的“小麻烦鬼”又要跟着自己一起读小学,读初中,……也许更甚是高中,大学……都说不定。

后来两个人都大了些了。渐渐的开始知道了什么是“喜欢”。

年少的喜欢总伴随着有些中二无厘头——比如今天传出个什么“谁喜欢谁”了啊,“那谁和那谁告白了”了啊云云。

而贱贱也做过不少傻事。

比如他把炸毛的名字写在冬季校服内侧靠近心脏的位置上,又或是偶尔隐晦的在周记“记我最喜欢的人”中提到他。

看他喜欢看的书,听他喜欢听的音乐。

见一喜欢把他的名字记在自己看起来并不平坦的生命线上,为的是摊开手心就想到一句话——你在我的生命线上。

暗恋这回事儿,发生在一个男生身上不算奇怪,奇怪在一个男生暗恋的对象也是个男生上。

他一直都小心翼翼的,谁都不敢说。

只能在阴暗的小阁楼里,对着满天星空发呆。

无聊时喜欢看,不开心时喜欢看……只要到了晚上,就搬来一个小板凳,托着下巴,坐在窗户边,任着星光披撒在自己的身上,零零点点得有点像是泪花。

他们现在像是居高临下的睥睨者,站在这座繁忙城市的上空。

星星零零点点的,有点像泪花。贱贱忽地想起了小时候的这个比喻。放在现在来说还挺有诗意的。

小时候,一个人看星星。

长大了,喜欢的人陪着自己看星星。

空气中夹杂着花草与泥土湿咸的味道。

迎着晚风,贱贱张开双臂,想拥抱这座城市,拥抱头顶的这片星空,拥抱喜欢的人。

两个人享受着着片刻的静谧,衬衫上渐渐揉进空气中泥土的味道。

“虽然在上山的时候已经想到了……不过比想象中的要美。”

见一的声音清清脆脆的,格外好听。

整座烟青色的小山上,草木气息流转,柔风抚摸着两人的发梢,衣角。

“这真是太棒啦……”贱贱发出了声儿由心的感叹。

……

“见一。”

“嗯?”

他刚回头就触碰上一只宽宽大大的手掌。

“闭上眼睛。”

“倒数三下再睁开。”

那一刻,一点点诧异、一点点兴奋,还有一点点见一都说不清的期待,在心室壁里随着血液一齐奔腾流过四肢,流向身体的各个部位,再涌上心头。

止不住的预知的激动,像洪水一般向你袭来,也不管你是否抵挡得住。

贱贱乖乖地合眸,睫毛挠得炸毛心里也有些隐痒。

“3”

“2”

“1”

展正希略微带了点磁性的声音在他耳边漾开,撩起了一湖的涟漪,却把贱贱吸入漩涡的最深处。

恍惚中贱贱听到了“呲呲啦啦”的声音。

手掌移开,待视线恢复了清明。

喜欢的人就站在眼前。

手中举着小孩子们过年时玩的“仙女棒”烟花。

永恒从来不比片刻长。

在那个永远的夏日里,见一终于听到了星辰的声音。

如此悠远柔软,让他醉在这韶华剪影里,想就此长眠,也忘却了醒来的归期。

——【FIN】

评论 ( 3 )
热度 ( 67 )

© 穷途末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