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途末鹿

喜欢丸山先生还有十四郎与阿天

[喻黄]一喻钟情

执事喻×我也不知道是什么play的黄


开黄腔+玛丽苏预警☆


(啊……不知道这个设定有没有人写过。另外,题目是瞎取的,故事是瞎编的,没有技术含量,慎)


>>>










万里无云。嗯。是个去偷窥的好日子。


黄少天如是想着。


遂,他站在门口新开的一家执事咖啡厅前探头探脑,出来了出来了出来了!!!!!!黄少抓着门前盆栽的叶子,险些揪掉。


只见门口出来一位身着黑色燕尾服的男人,头发优雅地别在耳后,酒红色的领带,系在锁骨口的扣字显得此人有几分禁欲的意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他出来了,我要不要过去搭讪,被他当成死变态怎么办……


内心挣扎了许久过后,黄少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墨镜,最后决定,还是不要擅自打草惊蛇好了。


那个男人站在咖啡厅门口,脊骨听得笔直,站在那里俨然一个中世纪执事的既视感。黄少天咽了口唾沫,抹了一把头上的汗,这天本来就热,加上自己每天YY的对象就站在自己眼前……


黄少又咽了口唾沫。


偷窥这位执事已经约摸一个月有余。他几次几欲冲进去,但这儿要是一家普通的咖啡厅也就算了,可看来来往往进出的都是女孩子,黄少一个大男人又怎么好意思进去?


遇到他之前,黄少真不觉得世界上有一遇钟情此等荒唐之事。


不过每每想起第一次见到他时……


也是眼下这样的情景,不过稍有不同。刺眼的太阳光下,燕尾服包裹着他姣好的身材。本来自家车子已经开了过去,却硬生生地被黄少天叫了停车,司机迫于无奈又倒了回去。


黄少毫不避讳地直愣愣地看着站在马路对面的男人,心脏“砰砰砰”跳得超快。


卧槽?


难道这就是爱情?


“少爷,少爷……”司机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无果。


“快快快他看到我了!!!!!”黄少天看着那个男人忽的朝向了自己的方向,赶紧低头趴到了车窗下面,徒留手还悬在空中的司机大叔,“快!!你也趴下!!!”


“啊?哦!”司机不明不白地也趴了下去。


过了一小会儿,他探出了一点头,看着站在不远处那个男人正在和一个女孩子交谈些什么,两个人好像聊的还很愉快?心中一分吃味,一分不爽。


吃味的是他居然还拉那个女孩子的手,居然还一起进去了!!!


不爽的自然是原来他看的不是自己!!!害得黄少都自作多情了。


“少……少爷……可以起来了吗?”司机弱弱的趴在车座上抱着头不敢抬头。


“开车开车。”黄少十分不爽,语气也没带着好调。


“得嘞!”








自此以后,黄少便白日里茶不思饭不想,夜里辗转反侧。人一旦开始暗恋,就喜欢感时伤怀,这个逻辑似乎自古就有。他这几天也不例外,说话都文绉绉的。


“少爷,您怎么了?”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


“少爷,夫人说这几天您食欲不佳,让我带您出去走走。”


“一日不见,思之若狂啊……”说着,还故作沉思地摇了摇头。


管家带着满脑子问号地找到夫人和她如此这般的说了遍黄少的情况,最后两个人得出——这臭小子终于开窍了。


黄少天还特意去网上搜了搜那家店的名字,在浏览过成千上万的词条后,他终于心不甘情不愿地得出一条结论——那家店本来就是女孩子的圣地,怪不得他。


所以就造就了如今这样一番“凄凄惨惨戚戚”地景象。


那个人站在太阳下热着,他就蹲在太阳下陪他热着。有时候黄少自己都要感叹一句,这绝壁就是真爱了。


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他就看着那个人站在眼前,却一句话都搭不上,把平时话唠得很的少天憋的够呛。看着执事先生牵着在自己眼皮底下第58位女孩子的手进去时,他终于决定——我特么的不看了!!!!


结果回家就怂了。


他还发现,来去进出的女孩子大多都穿着“蓬蓬裙”,啥是“蓬蓬裙”?网上一搜才被科普那种裙子叫“Lolita”,如果是走在天朝的大街上看起来可能有些奇怪,但是在正规的茶会上或是霓虹的街道,这就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


黄少天挠了挠头,事情好像有点难办了。看来想进去还挺不容易。可是一但想起,他都牵过那么多女孩子的手了,和暗恋他至今的自己却一句话都没说过……


一咬牙,一跺脚,一狠心,黄少天,买了套LO装。











衣服到货了以后,黄少天才开始愁。这东西……特么的要怎么穿?!问老妈?就说,“您儿子喜欢上了Lolita,但是不知道怎么穿,要不您教教我?”


肯定会被当成变态逐出家门。


黄少天猛地摇了摇头,为什么不问一下神奇的度娘呢?


简断截说,折腾了约摸一个小时,总算是把衣服板板整整地套在了身上,带上奶黄色的假发以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简直perfect!!!


又带上帽子,左右照了照,心里琢磨着,这……不比那些女孩子差吧?


当然不差。


黄少天在长相方面,几乎遗传了他父母所有的优良基因。白肌红唇,站在男生堆儿里那绝对是数一数二的,现在再套上假发,脖子上故意用丝带系上蝴蝶结遮住了喉结,站在镜子前,都不用化妆,俨然就是个可爱的女孩子。


不知道怎么的,他忽然想起初中时学的木兰辞,“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不过用在这里好像不太对……


啊!!不管了。


从昨天开始,老妈老爸都出去度蜜月了,所以根本不用担心被长辈发现自家儿子近期,啊……一些什么奇怪的走向。


穿着小裙子,黄少天打了辆出租车,刚到咖啡厅门口,就发现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啊,就站在门口,不来不去。


你等着,我马上要挥一挥袖子,让你跪倒在本姑娘的LO裙下。


然而黄少天丝毫没察觉出对自己的自称上有哪里不对的地方。


“您回来了,大小姐。”黑色燕尾服的男人低垂眼敛,微弓着腰,伸出了带着白色手套的左手。


黄少天顿时感觉有些微微的小激动,原来做女生是这种感觉。


手指颤颤巍巍地碰触到他的那一刻,黄少简直感觉自己在做梦!!!在心里已经翻滚了360次了,可是表面上依旧装出一副波澜不惊,我是小公主我怕谁的样子。


一进门,是一个很长的,弯弯曲曲的远观。他只能听到自己的小皮鞋踩在地板上发出的好听的声响,和自己猛烈的心跳声。


“大小姐,您知道现在站在哪里吗?”


黄少天并没有柯南的变声器,所以为了防止露馅,只能咬着嘴唇迫使自己说不出话,摇了摇头算是作为回答。


“您现在站在我的左边,离我心脏,最近的位置上。”


空旷的走廊里,听着身边之人沉稳的男低音,黄少天忽的听到一声儿什么东西裂开的声音。


哦槽,老子的少女心发芽了!!!


左手捂着嘴,尽量不让有些激动的自己,声音上有一丝一毫地泄露。加上带着大大的帽子,燕尾服执事看不到黄少天的表情,正好合了此时此刻“少女心发芽”的某人的意。


到了厅里他才知道这里的“别有洞天”。


每一处都是一间单间,隔音隔光工作做的相当的到位。


“大小姐,这边……”


刚反应过来自己有些失态,黄少歉意地笑了笑,顺着他指着的方向,迈着自己觉得超级优雅的步伐,进入到其中一个小屋子里。


“大小姐,请问您需要点什么?”


黄少天翻着菜谱,一时间有些犹豫,自己来这儿不是为了吃饭喝咖啡啊……怎么办,怎么把他留在这儿?!


“大小姐今天准备喝点咖啡,还是吃些甜点,还是……来吃我?”


卧槽!!!!!!!这补刀犯规啊!!!!!!


黄少天低头红着脸不语,伸手指了指单子上的“焦糖玛奇朵”,但是心里已经喊出了一万句“我特么的想吃你啊!!!!”


“好的,大小姐请稍等。”


目送他出去后,他才恢复平时大喇喇的形象,把帽子随手扔到了沙发上。


热死老子了。


没一会儿,咖啡就端上来了,燕尾服执事端着咖啡的碟子里还放了一只笔和一个小本子。


“大小姐格外的不喜欢说话啊,那就写下来好吗?寂寞的执事会死的哦。”说着,嘴角勾起一个温柔的弧度。


哦槽,黄少天会心一击。


想了想在小本上写到,“可以坐下来陪我聊聊天吗?”


“大小姐,陪您聊天是我的荣幸,但是因为身份悬殊所以……”


“寂寞的大小姐,也是会死的哦。”


执事犹豫了会儿,还是坐到了他的对面,“大小姐想聊些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黄少天写到。


“喻文州。”


“好温柔的名字啊……”


“那个……你有喜欢的人吗?”


坐在对面的人愣了愣,随后一笑,“有的啊。”


黄少天顿时感觉心都碎了。


“当然是大小姐您啊。”


黄少天明知道是假的,但是心脏还是不受控制地猛跳起来,犯规,太犯规了!!!!


“抱歉大小姐,失陪一会儿,您有什么需要按铃就好。”


黄少天就眼睁睁地看着执事出去了。


耐不住性子,索性连铃都省了,也偷偷跟了出去。


结果眼看着他就进了一道小门,丝毫不犹豫地就也窜了进去。


一进门才发现这里哪是什么厨房,分明是更衣室。


哦槽,更衣室!!!黄少天捂着嘴险些傻笑出来,等会儿是不是就可以看他换衣服了!!!


要看腹肌!!!


“大小姐跟到这里不乖哦。”


喻文州的西服上衣和白衬衫已经全部解下,只穿着一条黑色显瘦西裤包裹着姣好的长腿,隐隐约约似能看到他胯骨上侧的人鱼线。


NO!MORE!ME!


黄少天感觉自己要死了,但是既然被发现了,也不好躲藏,从柜子后面低着头出来,双手抓着裙子,不知道该放哪里合适。


“这位‘大小姐’好像格外的喜欢偷窥啊……”语调轻柔,好听至极,但是落在黄少天的耳朵里似乎还多了那么几分痞气。


“……”我就不说话!!!黄少天依旧沉默。不断走近的喻文州,把他逼得连连后退。


“这些天,总觉得有人在暗处偷窥,‘大小姐’说说看,我是不是错觉,嗯?”


“……”


黄少天又被逼得后退了几步,后背硬生生地撞在了冰冷的墙面上。


“‘大小姐’好歹赏句话吧?”


“你知道我是男生?”


喻文州点了点头,眼角也多了几分笑意。


“所以……故意把我引到这里来的?”


喻文州笑意更浓,却没有直面回复。


“真是失败……”黄少天苦笑,趁对方愣神的功夫,猛的搂住喻文州的脖子,对着那张自己日思夜想超久的薄唇吻了上去。


他不懂得吻技,只是闭着眼睛紧紧地贴上去。


怎么办,会不会被讨厌!!!成败在此一念之间,今天本姑娘(?)豁出去了!!!色诱总可以了吧?美人计总可以了吧?


心脏跳的厉害,好像随时可以蹦出来。


闭着眼睛的黄少天,忽的感觉有什么湿软的东西抵住了自己的唇齿,不由自主地打开监禁着自己的闸门,放那只“小东西”尽情地侵犯自己的口腔。


“嗯……”黄少天发出了声舒服的闷哼,这个家伙的吻技……好棒。


他尚且沉浸在这场温柔的湿吻中,喻文州的手已经不老实的在他的身上乱摸了起来,顺着他的脖子,锁骨,一路辗转到乳首。


轻轻捻起,唇齿间终于停止了交合终于停息。终于被放过的黄少大大的喘了口气。


“啧,扮女生的话……胸前连硅胶都不带。差评。”


说着,手上对乳首狠狠地捏了一把。


“啊……嘶……”


“疼吗?”


黄少点了点头。


“没事的,一会儿就舒服了。”







没完,肉戳我。




——FIN


大概还会有什么小剧场这类的福利吧……(望天

评论 ( 6 )
热度 ( 112 )

© 穷途末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