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途末鹿

喜欢丸山先生还有十四郎与阿天

[喻黄]一词多义惹的祸

【这是发生在世邀赛之前的一个小插曲……】



黄少天顺手从休息室的冰箱里抽出根老冰棍后重新坐回到沙发上……抓耳挠腮地摆了好几个姿势依然觉得不舒服,最后选择了叼着冰棒,躺着背单词。


说起黄少励志好好学英语后的蓝雨训练营,用句老郑的话来形容,那就是“彻底成真庙”。


“哎呦之前因为队里没妹子,老被兴欣那群没节操地吐槽是‘蓝雨庙’,以前吧,还能反驳两句,现在……又多了个念经的,得,彻底成真庙了……”


“现在觉得怎么想怎么不可思议,你说……当年……黄少四六级到底怎么考的过?”


郑轩趴在休息室外面的小窗户上一边望着里面,一边碎碎念。


“这就不错了。”宋晓蹲在他旁边,小声补了一句,“好过和他打练习赛。”


郑轩打了个冷颤,这倒也是。


两个人吐槽结束,做贼心虚地四处看了看,悄咪咪地沿着墙根溜走了。


不过黄少到底为什么重拾起英语?


万恶之源要从一周前说起……






一周前,组委会公布了世邀赛的名单,喻队连夜精心为自己和少天制定了一份“赛前训练计划”。然而第二天,在拿到A4纸打印出来的“爱心战略”后,某人似乎不领好意,反吐槽道“什么嘛……这明明就是中学生期末复习计划……”


因为这其中最不可思议的是,喻队把重心居然完全放在了“怎样学好英语”上?!


黄少连连感叹,“队长队长,让我学好英语是变相同意我场上可以对歪果仁开嘴炮吗?”


“队长……话说世邀赛真的不禁语音吧?”


……


“队长……如果我不学口语……有啥代价没有?”


看着蹲在自己沙发椅旁边,自带哈士奇表情的黄少天,喻文州伸出手指顺了顺他的“毛”,表情那叫一个“温柔”……


“不行。”


声音温润好听。


听得黄少天心都碎了。


喻!文!州!这个混蛋队长分明就是天使与恶魔的结合体!!!什么温柔队长,什么“蓝雨第一暖男”,我呸呸呸,说出去的都好听!实际上是这么回事吗?!


苛刻鬼苛刻鬼苛刻鬼!!!!


黄少天扁着张嘴,看着纸上的“霸王条款”。


“不能听其他语种的歌,只能听英文歌。”


“不能看其他语种的电视剧剧,只能看英剧美剧。”


“不能听相声评书京韵大鼓,只能……”


……


想想当年上学那会儿,黄少好歹也是个各科名列前茅的学霸,却唯独栽倒在这英语上,此后,乱七八糟的英文字母在那年幼小的黄少心里,刻下了道道划痕。


大学毕业后他也是发过毒誓的人——“为了祖国的繁荣昌盛,为了实现四个现代化!我黄少天!坚决!不碰英语!”


而如今眼前的《新概念》摆在他面前,黄少自觉分分钟打脸,得,下次再见着老潘老李时可得跟他们好好絮叨絮叨,他们也算是后继有我黄少了。


这都什么玩意儿啊……


黄少天嘴里死死咬住写着“谢谢惠顾”的木棍,分分钟把它想象成了某人。


想着想着,脑袋有些昏沉,别看黄少二十五都未过,私底下的生活节奏和张新杰有的一拼,这些天为了背课文,不知道熬夜熬了几天了。一头扎进了沙发上软绵绵的抱枕里,停止了胡思乱想,舒服地“哼唧”了一声。







不过事实证明,在经过一周的“洗脑训练”之后,黄少好像对英语有那么点开窍,平时的日常用语里都带着那么一股子“英腔”。


这剑圣学英语,倒霉的自然是蓝雨其他队员。


平时训练时听着大剑圣话唠也就算了,就当是积累对战经验了,如今那厮改用英语开嘴炮,众人实在是忍无可忍——看了眼队长,还是接着忍。


今个儿倒霉的事郑轩,不偏不倚抽中了黄少实战竞技。他琢磨着一会儿打完就去楼下买彩票去,毕竟不都说“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就一定打开一扇窗”吗?老郑坚信,书是不会骗他的。


刚带上耳机,就听对面黄剑圣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结果不但搞得他一头雾水,不明情况,而且还一句没听懂,正准备静心听一句时——


这一走神可惨了“枪林弹雨”,被夜雨声烦打的那是一个落花流水,没几下就GG了。


黄少直到拔了账号卡后还不闲着,跑过来拍着他的肩膀,“没文化真可怕”。


老郑出了门碰到正待机状态的小卢后,一脸“过来人”的表情,虎摸着他的小脑瓜,一把鼻涕一把泪,“小卢啊,你可需好好学英语,莫要赴了我的后尘。”


“是!前辈您就放心吧!日后,我定会混出些头脸来,绝不辜负您的重托!!!”


话音刚落郑轩倒地不起,卢瀚文抚“尸”痛哭,场面那叫一个比梁祝化蝶还凄惨。


蓝雨其他路人亲眼见证了这个“听者叹息,闻者落泪”的故事,边哭边感叹这俩人可真爱演。


然而受苦的可远远不止郑轩。






本来七夕那天,黄少天都订好了复仇者联盟的双人票了,可偏偏赶上队长有事,据说是参加个什么重要的内部会议。


他只能从通讯录里随便打个电话把“万年单身狗”魏老大约了出来。


电影散了场,黄少天一直皱着眉,也不知道纠结个什么劲呢。


魏琛问候了一声才知道,这小子还在纳闷儿“The son of bitch”什么意思。


魏琛仔细权衡了一番,毕竟臭小子还没到三十,不到三十就依然是祖国的好花朵!


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有节操,他坚定地点了点头,“字幕组翻译的怎么会有问题?就是‘老伙计’的意思,表达对许久未见的老朋友一种亲切的问候。”


“哦……”少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忽地拍了怕老魏的肩膀,“咱爷俩可好久没见面,对面有烤鸭店,我请客,好好唠唠!怎么样?The son of bitch?”


这一刻,看着臭小子还搭在自己肩膀上的胳膊,魏琛忽然感叹,叶修说过什么来着?


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跳进去。


不爽归不爽,心里又一万个不舒服也得打掉断牙往肚子里咽。


特么的这小子一定是故意的,一会儿必须吃回来。







“哎,你说,……”


食堂里徐景熙用胳膊肘碰了碰李远的腰“这黄少在那头儿自言自语什么呢?”


“难道说……这话唠技能让他修炼的炉火纯青的地步了?这都发展到自言自语的境界了???”


“我哪知道……现在黄少这是准备出国比赛。出国比赛意味着什么?”李远用筷子敲了敲盘子,“意味着黄少即将成为一个和一群一米九的歪果仁开嘴炮的男人了。当然得提前好好磨磨嘴皮子。”


“可是不像啊,怎么觉得他在念诗?”徐景熙摇头。


“赌辣条吗?”


“两包。”


“成交!”


两个斗气的小学生,各自为了验证自己是对的,偷偷摸摸地装作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路人”的样子凑了过去。


就听见剑圣一边用筷子戳着米饭一边嘟囔。


“巴山楚水凄凉地,responsibility.”


“山重水复疑无路,make后面不加to.”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Can you speak Chinese?”


……


……


……


最后两个小学生愉快地决定握手言和。


因为至少在认为“剑圣有毒”这一点上,他们成功取得了共识。


若珍爱蓝雨,逼黄少远离英语。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总算是让少天挨到了“强化英语月”的尾巴。


面对着今天31号那日画着的红圈,黄少也只能选择妥协——队长要开始审核学习成果的时间到了。


而站在队长专用的办公室门口前,黄少忑忐不安,满脑子都是什么“Hey,hey,some like it hot”“Sorry,I don't understand”“SillyB”,等等第三个好像可以不要。


可等了半天,也不见队长开门。


是不是队长把这事儿忘了啊?


刚想打个电话,一摸口袋惨叫一声,哎呦喂,怎么就把手机落休息室里了。


正为难着,迎面正碰上舔着可爱多的卢同学,黄少天连忙挡在过道中央。


他盯着卢瀚文,卢瀚文回盯着他。


这个人……


是不是想抢我的可爱多?


卢同学咽了口唾沫,拿着冰淇淋的手往后躲了躲。


两个人僵持了不下一分钟,黄少天总算憋出了一句。


“I want to give my captain a ring,so……”


哈?


A ring?!


Ring?!


卢同学觉得自己听错了。


“不是吧前辈……你你你你……你真的想好了吗?”小卢直接打断了黄少。


哈?


这回轮到黄少一头雾水了,给队长打个电话……还分什么想没想好的?


“好的……我……懂了……那前辈……准备什么时候出国?”


出国?出什么国?!我只想借个手机啊喂……


“那个……你是不是……”


“好了不要说出来!前辈……你愿意把这种事情告诉我……我真的很开心……”


什么事情……“我说什么了吗???”


“总之!我不会出去乱传前辈和队长的……”之后,一脸“我都懂”的表情就跑远了,没跑多远时,忽的又停了下来,回头看着留在风中孤独凌乱着的剑圣喊道,“戒指一定要好——好——选——”


戒指?


什么戒指?


打电话求个手机还得用戒指做抵押?


我靠我又不是骗子!!!


黄少越想越气,正准备发作……


“少天,你来了?”


我不但来了,我还站半天了呢!!!


他丝毫没好气地冷哼一声,“你既然在怎么不早点开门!!!”


“我不是……等着你的ring了吗……”胳膊已经不老实地搂住了黄少的腰肢,让他离自己更近一些。


“等什么等,别想了,我没带电话。”黄少甚是委屈。


“没事。”喻文州勾了勾嘴角,对着黄少又贴近了几分,“你把自己带来了就好。”


“那还……考不考了……?”黄少问的有些试探。


“考啊。”


“啊?”


“换种简单的的形式……考你……一会儿叫的时候只许用英语,不许蹦中国字……”


“如果蹦出来中国字了呢?”


“那就……”喻文州湿湿暖暖的气息拍打在他耳侧。


“蹦几个字儿,就多做几次。”


“喂!!!衣冠禽兽吗?!”


队长今天好像意外的心情好,轻吻着他的喉结笑道,“你不喜欢吗?”


黄少天闭上了眼睛,不自觉地勾起嘴角。


咦,好像……喜欢吧……








——Fin


【事后】


喻:“少天,说好的买戒指可别忘了。”


黄:“我什么时候说过了我怎么不记得!!!”


喻:“真让人伤心。”


黄:“队长我真不记得我有说过这种话!!!”


喻:“门口遇上小卢时你说了什么?”


黄:“好像是‘I want to give my captain a ……’我靠!!!”


黄少天好像终于知道为什么卢瀚文会说出那么ky的话,然后又一脸“我懂得”地跑开了。


特么的怎么就忘了ring还有戒指的意思了!!!


“队长啊……”他挠了挠脑袋。


“嗯?”


“我……”


没等他说出后话,已经被队长压回到床上。


“没有戒指可以啊……”他笑了笑。


“那就肉偿吧。”







笔/酥十


评论
热度 ( 77 )

© 穷途末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