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途末鹿

喜欢丸山先生还有十四郎与阿天

「丸昴」有心论

*这里的昴是长发昴



下了班在居酒屋里小酌一杯似乎已经成了这位三十多岁的大叔唯一的乐趣。

涉谷昴摇了摇杯子里的沉淀物,一口饮尽。今天他点的梅子酒,是这家店的隐藏菜单。这些年不管刮风下雨他都会来这里坐坐,这一坐,他也忘记自己坐过了多少个春夏秋冬。

总之就是很多年。

自己的人生也一如既往平淡无奇地向前蠕动着,小时候他格外向往当一只蝉,蝉八年破土而出只为鸣叫一整个夏天,他觉得这样很酷,即使不是永恒的。但有些事情的诞生不就是为了一瞬间的美丽吗,所以他也很喜欢烟花啊。

后来他不喜欢蝉了,喜欢唱歌。

高中时自己组了个乐队,但也只能在校祭上勉强露露面,当时有个很喜欢自己歌声的女孩子向自己告白。现在回想起来,那个女孩子皮肤白白的,齐耳的短发,皓齿明眸,很干练的美感。而自己呢……邋邋遢遢,成绩平平。

他选择了拒绝。

结果现在他要后悔要死,如果当时同意了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呢?

如果,他想,如果再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他一定选择同意。那个孩子从转学过来其实他也是注意着的,只是觉得自己实在配不上她啊……

随便耽误女孩子青春的人都是犯罪。

但是人啊,总是喜欢在做出选择后的某一天构想“如果当时选了另一条路”的可能性。

“老板,再来一杯。”

“梅子酒没了,鲜啤可以吗?”老板一边刷着杯子一边问到。

“嘛……都一样吧。”

“好嘞。”

“哗——”

“老板来一扎生啤!”

“好嘞。”

身后的木门被突然打开,一股冷风灌进店里直截了当地袭击他的后背让他打了个冷颤,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居然都11点了啊,这么晚还有人。

他也只是奇怪一下,实质上还是对其他人的其他事情没有任何兴趣。

店里那么多空位,刚进来的那个人却偏挑了涉谷昴旁边的位置坐下。

外面好像下雨了,所以他整个人湿淋淋的,戴着贝雷帽,脖子上挂着一个简易极了的卡片相机,加上卡其色的背带裤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一个十九世纪末的摄影师。

昴仅仅扫视一眼,视线又落回到了酒杯上。

倒是旁边那个人……

“喂,你知不知道你看我很久了。”

涉谷昴斜着眸子瞥他。

“啊?……啊!!!!!”那个看起来很稳重的男人立刻变得手足无措又冒冒失失起来,“那个……那个……”

“其实我是觉得您太美了。”他两手扶膝转向涉谷的方向正坐道,“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请您做我的模特!”

被对方惊世骇俗的发言震惊到了。

涉谷手里还端着玻璃杯,店里一时间只能听到秒针的机械声和老板刷碟子的水声。

“当然!我不会白让您当我的模特,会付给您您期望的报酬!”

昴挑眉,“有酒喝?”

“嗯!!”男人殷切地点头。

“那我考虑一下吧。”

男人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回身翻了翻挎包,“这是我的名片!!”

“丸山隆平……杂志摄影师?”

“是的!!我觉得您……实在太美了。我不会说话!!但是您刚刚端着酒杯凝视泡沫的样子实在是——太美了。”

除了美就没有别的形容词了吗……毕竟自己好歹也是三十多岁的人了,被一个男人夸自己“美”算个什么事。一时间他只能哭笑不得。

“您的手机号方不方便告诉我……”

“我没有手机……”

“那……line账号?……”

“我真的没有手机……”

“……”

勉强约定好了时间,涉谷昴回家时神情有些恍惚,不知道是不是酒喝得多了呢……

第二天丸山先生来的比约定的时间有些迟,也不是他愿意第一次约会……啊不是,第一次约片,他也不愿意第一次给人家拍照就迟到,但是公司里的那些女同事真的很难缠啊……说什么下班后的聚会……啊,果然呆在家里才是正道好吗?!

“啊……抱……”刚一进门准备道歉的丸山先生硬生生被歌声打断。

「果たせぬあの頃の夢はもう消えた」

【当初没有实现的那个梦想 早已消失遗忘】

「誰のせいでもない」

【并不是哪个人的过错】

「自分がちいさすぎるから」

【只能怪自己太过渺小】

「言葉にできない」

【无法言喻】

……

淡黄色的镁光灯打在那个人的睫毛上留下一层柔软的阴影,软绵绵的嘴唇似乎在和麦克风进行一场缱绻缠绵的接吻,黑色的长发被他随意地别在耳后,还有一缕调皮地搭在他的肩上,白色蝙蝠衫红色紧腿裤……

除了美好,这个站在门口的男人找不出任何的形容词。

不同于原唱的保守,这个人唱的非常随性,每一个音都似乎不在调上但没个音又似乎没有出了原唱的范围……敢这么唱经典老歌的恐怕也只有这个人了吧……

自己还真是发现了个宝……

手已经不听使唤地摸上了相机……

闪光灯打断了涉谷昴继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你来晚了。”

“嗯……有点事情……”男人笑起来格外好看,眉眼随时带着笑意给人太阳般温暖的感觉。

“那拍吧,就在这里还是换个地方?”

“去我们公司吧。”

和保安解释了几句就成功放行,丸山先生向身后比了个OK的手势。

两个人穿过阴暗的楼道来到了拍摄地点。

原来他已经准备好了布景,是昭和年代的小酒馆,还有吧台也有唱歌的地方,还真是齐全……涉谷昴四处转转,猝不及防的,身后已经响起了快门声。

“已经开始了吗?”

他一转身又是一声快门。

这个人浑身散发着野性又拘谨的美感……

“太美好了……随时都是一幅画……”

“有多美好?”他作为一个糙汉不是很懂他们艺术家。

“嗯……”他皱着眉头想了想,“大概美好到想让人大喊'鲑鱼'!!”

“什么鬼比喻……”

“你不觉得'鲑鱼'这个词发音超级爽吗!!还有'蝉'……把手搭在楼梯的扶手上,转身看向我……好的perfect!”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干这行的?”

“嗯……二十多岁吧!”

“听你口音,是京都人?”

“是啊……京都啊可真是个好地方……”

“那怎么来了大阪?”

“因为……对对坐在台阶上左手扶额头……OK!因为喜欢的人在这里啊。”

“不会是小学同学的初恋吧……?”

“嘿嘿……答对了一半吧……话说你要不要也试一试相机?”

“什么?”

“给人拍照的感觉啊……”

“我不会。”

“那也试试。”

涉谷昴接过相机,试着把眼睛贴到相机的目镜处,却始终无法对焦上,他只能用左手把左眼手动关闭,照相还真是件麻烦的事情啊……

“噗嗤……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啊……”

“什么……”

他把相机移开眼前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时又听到了一声快门。

“这样自然的照片才是我最想要的。”

“你以前认识我?”

“没印象了?”

涉谷茫然地摇了摇头。

丸山先生忽然伸手拉过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涉谷昴按着后脑勺吻了下去,看他唱歌时紧紧贴着麦克风的嘴唇时他就知道这个人的唇一定很软,但终归没有深入。

因为涉谷昴打了他一巴掌。

废话,谁被人莫名其妙的强吻会瞬间接受这个事实。

“啊……也是啊……”丸山先生舔了舔嘴角,“下手太狠了吧你,还真是一点都不念旧情啊,好歹我也是跟你表过白的吧……”

什么表白……

从小到大只有高中时买那个女孩……

虽然当时她穿着牛仔裤白衬衫……好像确实不能断定她就是女孩子……

涉谷昴越想越后怕。

“啊……我可能是没有告诉过迷……小时候,因为眼睛大而且发育晚比同龄人矮一些所以经常被人认成是女孩子……转学来大阪那年正赶上校庆,当时我刚表演完舞台剧,衣服还没换就下台跑去和你告白……”

“结果被莫名其妙的拒绝了呢……”他笑着,就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狠心。”

信息量太大,涉谷昴感觉自己有些反应不来。

“一不小心都说出来了呢,那么在分别前夕,可以再给我最后一个温暖的微……”

突然扑过来抱住他的涉谷昴像一只野猫,感觉随时会伸出爪子抓伤他,可是那个人失常一般的没有。

“你知道在你来之前我在想些什么吗?”

“什么呢?”

“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一定会答应那个女生的告白……”

丸山有点二丈和尚摸不到脑袋,“哪个女生?”

“我说,如果他再和我告白一次,我一定答应他。”

戴着贝雷帽的男人笑了笑,眉眼流露出温柔,好看的手指顺着他的长发一直捋到颈处。

“涉谷昴,我喜欢你!”

“最喜欢最喜欢你了……”

小野猫搂着男人的腰的胳膊紧了紧。

嗯,其实我也是。

[end.]

评论 ( 2 )
热度 ( 30 )

© 穷途末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