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途末鹿

喜欢丸山先生还有十四郎与阿天

「丸昴」狭心症

*同人创作请勿带入现实


“请问现在作为炙手可热的日本国民爱豆的您在休息日都做什么呢?”

丸山先生掰了掰手指,眼眶周围被打了一层厚厚的粉,一点都看不出来下面的黑眼圈。

“休息日嘛……我的话就是吃饭,睡觉,看电视,有时候可以坐在阳台的安乐椅上看漫画看到睡着……虽然后果是第二天就感冒了。”

“那涉谷先生呢?”

“我的话也蛮少出门,在家里听胶片弹吉他挺好的。”

说完这句,两人心照不宣地相视一笑,他们都隐藏了一个小小的秘密在各自心底,这个秘密甜甜的,仿佛即使是轻轻地用指尖触摸就可以流出蜜来。

下了周六上午丸山主播的Saturday plus,他就算彻底解放了。乘坐地铁进站前虽然有好好地戴上口罩但还是不免被周围人认出来,上午十一点左右,车上人不是很多,大家都很有礼貌地没有打扰他。

到公寓门口刚掏出钥匙,腰上就多了一双纤细的胳膊。

“你来了?”

“嗯……因为身体不舒服……”

“进来说话吧。”

丸山侧身,让涉谷先生先进了起居室,自己则是直奔浴室洗了个澡。出来时他中长度的头发还是湿淋淋的,虽然大多都被他捋到了耳后,还是会有稀碎的发丝垂在额前。

涉谷把自己团成了一团地坐在电视前的沙发上乖乖地看着电视。丸山擦着头发,看到窝在沙发上的小小一只不免有些心疼,第一次见到他好像就是这样的场景……

其实涉谷不是人,这句话不是骂人层面上的哦,是生理学角度上的“非人类”。他是丸山小时候在放学回家路上捡回家的一只猫,当时可不知道它还能化成人形,所以第一次在卧室床上看到化成人形全裸的涉谷先生时丸山整个人都石化了——这件事情远远超过了他的认知。

那时还是十几岁的丸子,也是像现在留着中长发,染了一头亚麻色,身上还带着点痞气,黑色校服外面还套着一件齐膝的长风衣,远远看上去有点像个混黑社会的,但本质是个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好孩子。那时他从来没想过未来会去当一个受万千瞩目的偶像。

回家路上,就像一定要去八田商店买个老冰棒一样平常,他捡了一只猫。

要问为什么那么多流浪猫小丸偏偏选择把它带回了家……一定是因为它太好看了吧。他从小到大也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猫——琥珀色的眼珠,中长度的黑白相见的毛发,身子也就只有一把普通钢尺那么长,小小一只窝在电线杆下的一只敞口纸箱子里。

“喂,你跟我回家吧,我给你喝草莓牛奶。”口气有点像暴走族对心仪的女生强势又不讲理的告白。

小猫是没有主见的,至少小丸是这么认为的。刚倒好牛奶的白瓷盘就立刻被小猫舔了个干净,眼巴巴地又瞅着纸盒,小丸也不嫌麻烦地反复为它来回忙活着。

“叫你什么好呢?”

丸子摸着它的头毛,“你毛这么多就叫毛毛吧。”

什么鬼名字。

丸子成功收获了一记来自喵星人的鄙视。

此后有了毛毛的日子,让丸山逐渐开朗起来,他周身“生人莫近”的气场也仿佛收敛了起来,中午越来越多的同学愿意围在他的身旁吃便当,他终于不用一个人啃面包了。

这一切,他都要感谢毛毛。

但是明明交了那么多朋友,暑假他却很少出去玩,他喜欢看漫画,「少年JUMP」家里满满当当摆了整个书柜,他还有到当时为止所有的《龙珠》《JOJO》单行本……

假日就趴在榻榻米上边吃西瓜边看漫画,旁边也给毛毛翻了一本摆在它面前,但是毛毛一看书就伸懒腰,索性丸子就放音乐,一放音乐它倒是瞬间来了兴趣,围着留声机乱蹦哒。

可能小动物都对声音比较敏感吧。丸子这样想着。

他到底和毛毛经历了多少事情呢?

比如说同期去面试的杰尼斯,结果当时同行的同乡已经出现在了电视上,而自己还在家看漫画。

再比如第一次告白是和隔壁班一个单马尾女孩,结果就以失败告终,理由竟然是因为丸子的气场太强,总觉得无法接近,但伤他最深的是,她喜欢的是低自己一年级的锦户同学。

唉。

叹息的同时丸子满脑袋问号,到底什么是喜欢呢?

他抱着毛毛,坐在屋顶上,他觉得那里是离天空最近的地方,也是最能让他安心的地方。

“毛毛,你说什么是喜欢呢?”丸山嘟着嘴,眼眸里装着今夜星辰与月。

你闭上眼睛,也许会看到一个人。这时如果你觉得合上眼就时看到了全世界时,大概就是真正的“喜欢上了”吧。

你知道我闭上眼睛看到的人是谁吗?

毛毛窝在他的怀里藏起了琥珀色的眼睛,在他感知不到的世界里对丸子低语道。

第二天早晨丸子是被压醒的。

怀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少了一只猫,多了一个男孩子……哦不,女孩子……不,男孩子……肚子上没有对方胸前柔软的触感,大概就是男孩子了吧??

看着面前这张比女孩子还精致的脸,丸子连喊叫都忘记了,手指轻轻摆弄那个人额前深黑色的发丝却被对方毫不留情地打掉了。

“nya……呜……”

“nya???你谁啊你!!!”

男孩子抬起头,“嗯?”

摸了摸自己的身体,有胳膊,有手,有腿……

两个人对视了约摸那么三秒钟……

“啊————————————”

……

“总之你只能先在我家住下了。”

刚化成人形的毛毛唯独脚部还保持着猫咪形态,还有尾巴没有收进去。

“嗯……怎么说呢……哈哈……”丸子看着眼前的场景自己先笑起来了,“怎么总感觉这场景有点情色呢?”

“nya!!!”

毛毛全然忘记自己已经是个“人”的事情了,一个跳跃整个身子都压在了丸子身上,粉舌一个劲儿地舔着他的嘴唇,他的喉结,他的锁骨……身后黑色的尾巴轻轻扫着榻榻米,然后选择缠绕在了丸子的左腿上,小爪子也不老实地顺着肋骨向下乱挠。

“别……毛毛别闹了……”

“别舔了!!!”

毛毛被这一声怒吼吓了一跳,抬起头看着丸子的脸,连两只白色小耳朵都被吓出来了。

“总而言之,你先好好呆着,我去洗澡。”

在浴室里的小丸拼命地用冷井水冲着身子。

“可恶啊。”

他居然被自己的猫舔勃?起?了???!!!

这要是说去不得丢死人吗!!!

他一拳打在瓷砖墙面上。

出来时毛毛把自己缩在沙发上,哆哆嗦嗦的。

“我……刚刚吓到你了吗……?”

他坐在毛毛身边尽量把自己的声音放到最温柔的程度问道。

毛毛挠了挠小耳朵,点了点头。

“我错了,以后我不会吼你了……”

“其实我还挺喜欢你那么亲近我的……嘿嘿……”

小猫埋在膝盖间的脸瞬间抬了起来,两只眼睛亮晶晶地盯着丸子。

“真的。”

丸子看着它,就忍不住起了恶作剧的念头。

“我说真的……”丸子低沉的声线很温柔,很好听,仿佛可以给在炼狱的人以救赎。他边说,边挑起毛毛的下巴,伸过头吻上了它的嘴唇。

它的唇齿间还沾着草莓牛奶,奶香味勾引着丸子继续深入,这是他第一次接吻,不懂得任何技巧,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想把眼前的这只奶猫吞入腹中。

想舔干净它的嘴唇,仿佛学着刚刚毛毛的动作一般舔舐着对方的嘴唇,趁它一个猝不及防,丸子的舌头长驱直入地侵占着它的口腔,香甜味越来越浓。

不够,这一点点甜头这还是不够。

丸子撩起它的T恤,手指缠绕已经在他胸前的红樱上缠绵,而嘴上的动作却一点都没有停止,水渍声环绕在起居室上空。

……

“喝吗?”

丸山先生用从冰箱里拿出装有草莓牛奶的纸盒敲了敲毛毛的头,受了惊吓的毛毛小耳朵又跑了出来。

“怎么这么多年都过去了还是控制不好吗……?”

“嘛……在信任的面前精神会放松了许多,就忘记隐藏了。”

“最近心口还会疼吗?”

“嗯。”

毛毛点头。

丸山先生皱眉,毛毛的心病不是一天两天了,医院不敢去,所以只能按照症状在谷歌上搜搜名字。

正想着,一双冰冷的手轻轻抚摸上了他的眉头,唇齿间多了草莓牛奶的味道——它在用嘴喂他。其余没有喂进去的淡粉色浊液顺着毛毛嘴边一直流到锁骨,丸子咽下了嘴里这口,舌尖就不听使唤地一直向下游走。

不一会,毛毛的衣服已经半褪,丸山的手轻轻抚摸着它的后背,在仿佛受到能摸到骨头的背上胡乱撩摸着,舌尖与它胸前的樱桃热吻,嘴唇离开时拉出了一条长长的细丝。

你知道什么是喜欢了吗?

我现在终于知道了哦。

丸山先生在心里,在它听不到的地方默默低语着。

那天你变成人形的晚上,那天我们接吻过的晚上,只要我闭上双眼却依然能清晰地看到你。

那一刻我就知道了……

你就是我的全世界。

评论
热度 ( 22 )

© 穷途末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