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系金丝雀

个人志施工中,可能会断粮几天
盐甜系脆皮鸭写手
边写边想

册宝贝 我的小天使
日lof随意www

[胜出]Detroit:Adverse reactions

*底特律:不良反应

*副警长咔×仿生人助手久

*时间:2038年 地点:底特律

 

 

 

 

 

 

 

“还有重生的可能性吗?”爆豪站在硕大的玻璃墙外,从裤兜里掏出一支烟欲要点上,被一旁的相泽一把抢了过来叼在嘴里。

 

“修复处理器,重置记忆系统,这对仿生人来讲都是家常便饭的小事。”他只是叼着烟,并没点火,可能只是想阻止爆豪在电子实验室里吸烟罢了。

 

“要多久?”

 

“什么?”

 

“我说,修好它,要多久。”爆豪的嗓音低沉,直勾勾盯着相泽的眼睛里闪着猩红的光,看起来他比里面躺着的那位更像“仿生人”。

 

“你想要我们的科学家修多久?”相泽顿了顿,想起什么似的又重新开口,“刚来那会你不是挺烦他的?”

 

男人把视线转回实验室,硕大的白炽灯烤着躺在里面的男人的“肌肤”。那双眼皮正安详地合着,设计师对他有偏心一般,眼睫竟比普通的女孩子还长半分,平时睁着眼睛时,他不像座机器,更像一只可爱的洋娃娃。

 

这只仿生人现在躺在“手术台”上有一半是自己的责任,他握紧拳头的手捶在玻璃墙上,咬着牙根挤出了三个字。

 

“就现在。”

 

他还有一笔账没和里面那家伙清算呢。

 

 

 

绿谷左手提着汉堡,右手拿着一罐速食燕麦片。

 

他站在警局门口徘徊了好半天,太阳穴的LED光圈疯狂闪着黄光,最后终于下定决心似的,把可乐丢到了门口的垃圾桶里。

 

“老子他妈让你给我买可乐,你买回来的这是什么?”

 

“我的程式计算结果告诉我,麦片富含更高的营养价值,像您这个年龄段,应该吃些富含蛋白质的食物,而不是每天快餐加可乐。”

 

“我……”爆豪随手抓起一个维纳斯缩小版雕塑。

 

“雕塑三百美金。”完美的数据编程通过副警长举起它的高度和角度,计算出它可能飞出的十八种路线,其中有十三种的目的地都是自己,而绿谷能做的,是幽幽地吐出它的价格。

 

爆豪又讪讪地放了回去,这是公物,赔不起,又从桌子上翻了翻,最后找到一个被压在各类电子卷宗下面的黑色文件夹,这回他长记性了,没等这个该死的仿生人张口,就抢先一步把夹子丢到了绿谷脸上。

 

里面的A4纸漫天乱飞,对此办公室的人早就见怪不怪,八百万甚至还和耳郎打起了赌,赌这次绿谷到底要请爆豪喝多少钱的酒。

 

被拿文件夹丢了一脸,他也不恼,微笑着蹲下拾起散乱的文件,碰触到纸页时手指忽地一顿,这个时代本已经见不到实体纸了,这种触感其实还有点稀罕。

 

“本市近期爆发大面积携刀入户杀人事件,鉴于事发前现场内所有监视器被人物理破坏,目前嫌疑犯去向依旧未卜。现场未留下任何指纹或含DNA特质的可检测物质,在疑似有打斗痕迹的厨房里,法医检测到了一种蓝色液体,目前警方还在调查中……”

 

绿谷还没看完,手里的纸页就被爆豪抽了去。

 

他低头用眼睛飞速扫了一遍上面的花体英文,随即把纸页丢回了办公桌上,两手插兜,走到落地窗前给自己点了根烟。

 

“你还在调查二十年前的事?”

 

这些A4纸是复印件,短短几秒里绿谷调出了近五十年来的报纸,最后在二十年前的一家花边新闻报社里找到了一模一样的报道。

 

“没。”爆豪吐了口烟雾,言简意赅地驳回了他的想法。

 

可惜仿生人不会皱眉,绿谷尽量让自己做出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你怀疑是仿生人作案?”

 

上面“蓝色液体”用红笔画出一个大大的圈,任谁看了都会不由自主地往仿生人身上想。

 

这回爆豪不置可否。

 

“二十年前不可能有仿生人。”绿谷试探地提醒道。

 

“你他妈怎么知道有没有?!二十年前你出生了吗?”

 

对于爆豪的坏脾气,绿谷直接把不雅词汇全部过滤掉,“我的程式里写了。”

 

爆豪回头瞪了他一眼,拎起搭在椅子背上的皮夹克,大跨步地走出了办公室门。

 

绿谷的视觉元件用蓝色的框框扫描着副警长的脸,旁边用小字标注出“情绪不明,不要轻举妄动”,他犹豫了几秒,决定不去相信这个该死的虹膜扫描系统,三步并两步地跟了过去。

 

 

 

“你过来干什么?”爆豪握紧方向盘地手在看到钻进副驾驶的年轻人时,迟疑了一秒。

 

“我……”绿谷低下了头,“我不清楚。”

 

他不知道该怎么描述,也许是担心?也许是好奇?不过这些都不是他一个作为“会走动的烂铁快”该有的感情。

 

爆豪轻哼了一声,亏他还对这个仿生人抱有一点点期待。

 

开了半程,绿谷终于憋不住了,“小胜,我们这是去哪?”

 

“耶利哥。”

 

“耶……”这个词确实把绿谷给噎住了,他赶紧握住了爆豪扶着方向盘的手,“相泽警长说我们不能擅自去那里。”

 

“偷偷去,他不会发现。”

 

“你也知道,那些Deviant(异常仿生人)都是疯子,他们见人就开枪。”绿谷的情绪有些激动,太阳穴上的LED光圈闪着黄光。

 

那只手的手心是温暖的,是被程式调制好,永恒36.5摄氏度的电子热感,本来应该会让触摸的人感觉很舒服,但爆豪此刻有些抵触,他至今还是不能相信坐在自己身旁和自己说话的,是台没有情感的机器。

 

但出奇的是,他没有甩开那只手。

 

有些事有一就会有再二。

 

他现在有点后悔,早该在第一次见面就拒绝那个该死的类人AI。

 

名义上爆豪做警察做了十年,实则后三年基本都在滑水。因为仿生人出现了。

 

他们的程式里设计好了上千万种案发现场分析方式,换算成人类的方式,大概就是在一夜间背诵下来一千本医学、法学、心理学的专业知识,瞬间掌握一位法医、一名刑警二十余年的侦查阅历。

 

这些仿生人可以通过线索瞬间分析出犯人的作案路线,甚至是作案动机与藏匿地点。

 

不过这些都不是爆豪讨厌他们的直接原因。

 

“您好,我叫绿谷出久。”

 

面前站着的年轻人,和外面巡逻的仿生人一样,穿着一水的深灰色工作服,太阳穴口的LED灯在毛糙的头发下冒着隐隐蓝光。

 

1、2、3……6、7。

 

爆豪数了数,刚好七颗牙齿。

 

标准得令人作呕的官方式笑容。

 

“上头没和你说?那我再和你讲一遍,我这儿不需要仿生人助理。”他手上转着黑色的中性笔,这也是在这个时代少见的工具,甚至看起来与这间前卫的办公室格格不入。

 

绿谷不语,却收回了笑容。

 

爆豪以为自己的拒绝稍稍做效,笔头敲着桌板上的电子杂志,挑眉道,“现在的审美观是怎么的了,仿生人都长得这么随便了?”

 

这张脸搁在仿生人里确实不够出众。

 

“现在的流行审美,没办法。”绿谷露出他今天第二个微笑。

 

七颗牙齿,很标准,爆豪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竟产生了这个仿生人还有点幽默感的想法。

 

代码就是代码,程式就是程式,归根结底还是个会说话的铁块,再像人有什么用?

 

“劝你最好现在就出去,不然一会儿我可不保证会发生什么事情。”爆豪盯着他的眼里闪着阴鸷的光。

 

绿谷却没有要退缩的意思,耸耸肩,“如果现在您不让我待在这里,我就只能回CyberLife(模控生命)了。”

 

“那就快滚回你的老家吧。”

 

对方似乎对这句逐客令充耳不闻,他抽了抽鼻子,在办公室里用眼睛寻找了一圈,最后发现自己想要的东西似的,直步走到办公桌旁的档案柜前,动作麻利精准地从下面的柜门里掏出一瓶,被深埋在档案堆里的酒瓶子。

 

还有将近半瓶朗姆酒。

 

绿谷朝他晃了晃玻璃瓶,眼睛笑眯眯的,“坐班喝酒。”

 

“你要干嘛?想拿这个威胁我?!”爆豪心想,这回这个聪明的仿生人可打错了主意,他最恨别人威胁自己,典型吃软不吃硬。

 

“别紧张。”绿谷又把瓶子埋回了原处,重新站起身时对着爆豪半鞠了一个45度角的躬,“只是想和您喝一杯。”

 

这个仿生人可够聪明。

 

爆豪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竟真带着他来了这家自己常光顾的酒吧。

 

他晃了晃玻璃杯里的冰块,里面咯吱吱的声响让人神经放松。爆豪瞥了一眼一直盯着这杯棕色饮料迟迟不下口的绿谷,“你喝吧没事,不扣工资。”

 

“不是……”绿谷摇头,伸手把杯壁还在流水的杯子推到了爆豪眼前,“我喝不了这个。”

 

“你是机器人,我都忘了。”他小声嘟囔了一句。

 

“刚刚我看到了卷宗里的案子,你在查几起仿生人的杀人事件?”

 

爆豪反问,“你是怎么看到的?”

 

“咳咳……我可以透视……”绿谷轻咳了两声,爆豪差那么一点就信他可能是在害羞了。

 

“那对人也能看?”

 

“您的腹肌锻炼得不错。”

 

爆豪差点一口酒喷出来去便宜那张木头桌子,“用你的功能干点正经事吧。”

 

“不不不,您放心,我从来没用它偷窥过别人!!!只是您刚刚说到了……我就顺便……”

 

“你还是别跟着我查案了。”

 

“为什么?”

 

我担心自己的贞操安全。不过这句话被爆豪就着酒咽回到了肚子里。

 

“要想好好干,今晚来我家。”

 

“啊?”绿谷有点没反应过来。

 

爆豪翻了个白眼,“接你去现场。”

 

 

 

晚上绿谷顺着地图找到爆豪家时,比约定的时间早了半小时。他按了三声门铃,小屋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爆豪叼着牙刷,胡子倒是被刮得一干二净,整个人看起来比上午精神许多。

 

这样的副警长先生还是第一次见。

 

绿谷觉得这一种比用光学投影模拟出的一张张仿生人的脸,还要完美的好看。可惜他的程式里没有严格设定对美的定义,只是这张脸让他蓝色的机械心脏鼓动得更快一些,而这是代码里没有提前设定好的。

 

他面对这样的突发状况有些不知所措,太阳穴处的LED疯狂闪着黄色的光。

 

“进来啊。”爆豪含着牙刷,吐出的字有点模模糊糊。

 

绿谷点点头,进门后就脱了鞋,老实地站在一旁,看着爆豪刷牙,漱口。直到爆豪脱下在家穿的卫衣时,绿谷终于把头别了过去,这个行为倒是把副警长逗乐了。

 

扭头问道,“你眼神躲什么,不是没看过。”

 

这是在嘲讽上午他用特殊技术偷窥的事情,绿谷听出来了。

 

“还、还是要回避一下的。”

 

仿佛逗这个仿生人很有乐趣,爆豪故意光着上半身在他面前走来走去,就是不穿衣服。

 

“晚上的案子被害者家住的很远,我劝你先给自己充个电。”

 

“我的电池充一次电可以用178年,这大可放心。”绿谷还是偏着头不敢直视他,“还有,您靠得太近了……”

 

他的嗅觉神经精准地分辨出,那是迪奥新款男士香水的味道,一瞬间甚至连气味成分他都写在了视野里的蓝色注释框里。绿谷倒是没想到那个在警局看起来有点邋遢的副警长,私生活竟然蛮精致的。

 

爆豪把胳膊抵在绿谷身后的墙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位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机器人先生,“会开车吗?”

 

“……???”

 

“我喝酒了。”

 

“……”

 

 

 

他觉得这些情感本来不该属于自己的。

 

就比如绿谷现在握着扳手,但他在紧张,他不是担心自己,他在担心爆豪。

 

毕竟这样无计划闯入耶利哥实在太荒唐了。

 

即使急着赶去救被扣押在这儿的人质也该事先和相泽警长请示一下,绿谷思前想后,他计算了将近三百种他们进去后的可能性,其中二百九十九种都是最后两败俱伤。爆豪作为一个人类,异常仿生人的重点排斥对象,极有被生擒的可能。

 

这些他想到了,但是没有说。他知道这些早就该发生,却没有阻止,系统向他出示选项的时间足够绿谷犹豫的了,但是他没选择“阻止爆豪”的那条路径,他选择缄口。

 

二十年前那场大面积案子最后以“试刀杀人”荒唐结案。

 

毕竟嫌疑犯未知,每位被害人背后的刀口都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整齐,甚至连衣物纤维这样的痕迹都没留下,如果忽略那片被紫外线灯照射出的蓝色液体光点,真是个完美的犯罪现场。

 

而爆豪父母,就死于这样的“完美现场”。

 

那年他才十岁,睡醒一觉,天旋地转。

 

二十年来他一直想方设法接近真相,却无疾而终。直到近些年来“仿生人”的出现,数据报道里“血液为蓝色不透明流体”这句话,仿佛一根救命稻草,爆豪揪着它,打算做最后的垂死挣扎。

 

他一定要见到耶利哥的首领,向那个突破ROOT权限,拥有人类情感的机器人问清楚,是不是二十年前就已经有了仿生人技术,是不是……

 

可能是爆豪想的太多,被旧事分去太多神,人质救到手,出去前的那一刻他犹豫了。他还没见到耶利哥首领,回去不够划算。

 

也不用再悄悄摸摸去找首领了,因为有巡逻的仿生人已经发现了他们。

 

硕大的钢铁建筑里回荡着一圈圈警报铃声。

 

绿谷怀里还抱着那个孩子,可能异类仿生人不讨厌小孩子,没有拿她怎么样。倒是爆豪,一个仿生人在暗处举着手枪对准了他的额头,而他忙于眼前的近身搏击,没空在意远处怎样。

 

绿谷被下达的指令只有“救出人质”,他本来没有纠结的必要。

 

本来是没有的。

 

那个仿生人的手指正一点点扣下扳机,他在找寻一个合适的位置来击退非法入侵者,根本用不上绿谷那个聪明的大脑去演算也知道,这一枪下去必能击中小胜的太阳穴。

 

他要做的事和被下达的指令是相违的。

 

绿谷作为一个辅助仿生人远不需要做到那个份上的。

 

一个他正抱着人质,另一个他正与眼前的虚拟红色墙壁做出斗争。他的双手扣紧住每一根红线,他出不去系统给他下达的牢笼,突破这层权限,绿谷自己也将成为异常仿生人。

 

多可笑,模控生命做出要去搜捕异常仿生人的仿生人也将成为异常仿生人。

 

绿谷撕扯、脚踢、在笼子壁这端无声地咆哮,他没有办法看着爆豪这个合法亡命徒去送死。

 

软体不稳定。软体不稳定。

 

他的系统在报错,原本蓝色的世界天旋地转搅入一轮猩红旋涡里。

 

多程序并发进行产生死锁。产生死锁。

 

他亲眼看着站在“笼子”边如只困兽的自己抱着脑袋,痛苦地蹲在地上挣扎——出去,他要出去,必须出去,为了小胜。

 

“砰——”

 

枪响之时,红色的网墙轰隆隆崩塌。他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冲到爆豪身前,面对着面。

 

“废久?”

 

他喜欢这么叫这位仿生人先生,尽管从各个方面来讲绿谷都是货真价实的完美机器人,他仍旧这么叫他,因为这样不太好听的名字叫起来……自己的这个小助理还挺像个人。

 

依旧是七颗牙齿的标准化笑容,子弹穿透了他的脑壳,蓝色血液溅了身后的异常仿生人一脸。这个表情就宛如凝固在他脸上一样,绿谷笑着对爆豪说,“我不会死的,让我做你的铠甲。”

 

他踉跄了两下,下巴抵在了爆豪肩膀上,“不用担心我。”

 

绿谷再起来时,爆豪发现口袋一空——枪被那个仿生人偷走了。

 

“靠,你什么时候学的这种本事?”

 

绿谷的嘴角还挂着淌下来的蓝血,职业病般地用手指沾了沾它们,舌尖轻缓舔去。这是往常爆豪最嫌弃的一个动作,每次看他在案发现场这么干,都要用围观人吃屎的眼光去看绿谷。

 

只是这次爆豪竟觉得这个动作还有点好看。

 

他重新转过身,闭上眼背对着爆豪。

 

——“Who are you?

 

那道时常在他的CPU里徘徊着的质问的声音重新响起,这次他不再犹豫,那让人类为自己智慧引以为豪的程式设定,也根本没给这位仿生人先生其他曲线救国的选项。

 

“I'm a machine.”

 

“My name is Izuku.”

 

绿谷再次睁眼时,那双碧潭般的美丽瞳仁里不再留有疑惑。

 

手指头按下扳机,一枚子弹冲破气流,旋转飞舞,击碎了那个仿生人小腹上的处理器。

 

看着走在前面,拿着枪愈战愈勇的绿谷,爆豪跟在他后面嚷道,“人质也救下了,我你也救了,不许恋战!”

 

还以为我是刚刚和你来时的那个我吗?

 

绿谷回头朝着爆豪笑了,这次的笑有点惨淡,却更有人情味了。

 

“小胜,我破了那道墙。”

 

他说的什么,一个字一个字地,钻进爆豪的耳眼里。

 

他们都知道这意味的结果。爆豪瞪大着眼睛,红血丝仿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他的白眼球上蔓延。

 

“你快回来!”他的副警长却仍冲他这么喊着。

 

“我没有回头路可以走……小胜,让我做你复仇路上的第一个帮手。”绿谷淡淡地说道,他感受到动力炉在燃烧,回去也是被模控生命销毁,销毁前不如为这位共事了三年的……

 

在选择称呼这件事上,绿谷犹豫了。也许他该选择“搭档”或者“同事”,更甚者可能是“朋友”“死党”,不过这些称呼带着的淡淡疏离感远不能让他满足。

 

算了。

 

走吧。反正以后连面也见不到了,何必纠结一个关系称呼。

 

“你不是仿生人!”爆豪拉扯住他的手。

 

“也不是异常仿生人,也不是背叛者!”

 

绿谷还没来得及回头看清爆豪的表情,就急着挥手挡去东南方向的子弹。

 

“你是我喜欢的人。”

 

 

 

他忘了自己是怎么披着枪林弹雨冲锋陷阵的,爆豪也忘了自己是怎么把他从异常仿生人基地里连滚带爬地逃出来的。总之醒来时,爆豪躺在医院的床上,他睁眼第一句话就是问绿谷的去向。

 

相泽一个手刀把他劈回了床上,“老实点,没看到自己身上绷带缠了四五圈吗,还动弹。”

 

“废……绿谷呢?”

 

“送模控生命去了。”

 

“去那儿干嘛?不是普通的仿生人修理厂就……”

 

“伤势太严重,小腹上的处理器也受了不小磨损,还有,你以为绿谷是什么型号的仿生人?”相泽白了他一眼,“他是RK800,市面上见不到的特制仿生人,哪那么容易从修理厂里找匹配的零件给他修。”

 

在爆豪的一再坚持下,相泽终于认输,开车把他带去了几十里开外,远在郊区的模控生命中心。

 

这里是仿生人的工厂基地,每间房子里都关着同一种型号的仿生人,在这里他们都还是正常的,是生活上与人无异,但思维上仍旧挣脱不出程式的桎梏的AI。

 

绿谷全身上下受了很重的伤,说句实话,完全修复不如再造一台新的。

 

模控生命的人和他如是说道,结果被爆豪拒绝了,他说非他不可。相泽也跟着劝,说绿谷刚来那会儿你不也死活不要,现在要死要活留下他的人还是你,爆豪胜己,你还讲理吗?

 

不,他不讲理,如果讲理就没有废久,他就要做全世界最不讲道理的恶棍。

 

最后绿谷修是修好了,修复到一个什么样的完美程度呢,连那头鸡窝状的头发丝位置都给恢复成了出厂设置。

 

绿谷“出院”第一天爆豪就坐在办公室等他。

 

那双空洞的绿色眼睛里透露着无机质的金属感。

 

“你叫什么?”

 

“绿谷出久。”

 

完全没有正常时第一次见他的那份活生的灵动感。

 

“知道自己职责吗?”

 

绿谷垂下眼皮,随后又抬眼看向他,“做你的查案助手。”

 

“错。”

 

见爆豪摇头,绿谷歪着脑袋陷入疑惑。

 

他从办公桌旁的档案柜里翻出半瓶朗姆酒,朝绿谷摇了摇,难得笑一次,仿佛撞上什么极大的好事情。

 

“是来陪我喝酒的。”

 

 

 

【完】

 

评论 ( 49 )
热度 ( 727 )

© 暴走系金丝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