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系金丝雀

盐系脆皮鸭写手

主博不更新时用这个子博话唠↓
CANARY💤
册宝贝 我的小天使
日lof随意www

[轰出]单身税

*架空原著背景\职业英雄\ABO-AO

*甜蜜短打

 

 

 

 

 

 

“你今年多大了?”上鸣扔给绿谷一瓶可乐。

 

“二十。怎么了?”

 

“二十……你是不是该结婚了?”

 

“噗——”

 

绿谷一口可乐丁点都没浪费,全喷地板上了,“咳咳咳……你问这干嘛?”

 

“我就问问。”上鸣心虚地刮刮鼻尖,他不是什么能藏得住事儿的人,加上两人从高中时代就认识,绿谷一眼就能看出这人心里头有事,又不好意思说。

 

“怎么,你要结婚?”绿谷把脸凑过去,“你不是也单身?”

 

他用吸管搅了搅杯子里的冰块,一筹莫展道,“你都不知道,这是新政策,我可只跟你说,你别给我捅出去,不然罪过大发了。”

 

绿谷点点头,“你说吧,我听着。”

 

“现在要求成年的Omega,一定要在二十三岁前找到适配对象,不然就要上缴每月工资的4%作为单身税……”上鸣边说边皱眉头,话说半截又扭头问他,“上次你是不是跟我说,你是Omega?”

 

绿谷又点点头。

 

他耸耸肩膀,“那你是逃不掉了。”

 

“可是这很不公平啊?为什么只有Omega交,Alpha呢?他们免税?”

 

“呸,交得更狠好吧?”上鸣翻了个大白眼,“像我这种,成年未婚的优质型男Alpha品种,是要交工资的10%诶!据说是给人类社会繁衍拖后腿了,我找谁说理去?”

 

说起这事儿,即使没到要缴税的份儿上,前两天他也被引子旁敲侧击地打听过这事儿。问他谈没谈恋爱呀,想什么时候结婚成家呀,前两天见过××阿姨家的女孩子乖巧可爱呀……

 

本来敌联盟残党的事情还没处理好,如今又要分心想这些家长里短,绿谷的脑袋瓜一下子有点转不过来,上鸣还一直拿着手机跟他介绍相亲网站的事儿,他也没怎么在意,就连什么时候让这小子得了机会,拿自己拇指印注册了个账号都不知道。

 

 

 

当晚绿谷回家,躺床上刷今天网上的新闻,翻来覆去就还是那么点儿事情。手指滑到一个初号字体的加粗标题上——“当今排名前五英雄、安德瓦的继承人依旧没有适配对象”。

 

绿谷差点没笑出声来。

 

合着安德瓦的继承人也没找到对象呢?

 

那样的黄金优质型男、高岭之花、钻石王老五还单着呢,哪辈子才能轮上自己呀?

 

他自暴自弃地把手机丢到一边,用枕头埋住脑袋,刚把眼睛阖上,手机就在一旁开始震个没完。

 

绿谷抬起头,看了眼表,心想都十点了,谁还会给他发消息?

 

指纹解锁一看,“您在××APP上收到一条私信。”

 

绿谷心想我什么时候下载了这么个东西?闲着也是闲着,百无聊赖之间他点开一看,一个头像是荞麦面的陌生人给他发来消息——“在吗?”

 

绿谷犹豫了一会儿,他谨慎地回了个“在”字。

 

然后对方就杳无音讯了。

 

这人拿荞麦面做头像这事本身就挺令人匪夷所思的了,主动加好友聊天刚说第一句就没了人影更加惹人起疑。

 

绿谷摇摇头,网友就是不太靠谱,连对方长什么样子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万一对方是敌联盟残党呢?

 

蒙上被子,睡觉!

 

 

 

天刚蒙蒙亮,手机又震,把绿谷震醒了。

 

他看了眼点儿,确认还没到起床的时间,翻了个身准备接着睡,结果消息来了个不停。出于无奈,绿谷解锁一看,还是昨晚那人——“昨晚,对不起,消息是我姐姐替我发出去的,我并不知情。”

 

哦……原来是在解释昨晚那个“在吗”。

 

“没事,这个账号也不是我主动注册的,应该是昨天手机被我朋友拿去玩时他帮我弄的,回头我就打算卸载。”绿谷的拇指在键盘上噼里啪啦一顿敲,最后想了想又加了个“QAQ”的表情以表诚意。

 

“不过,你知不知道关于‘单身税’的事情?”

 

绿谷看到后仨字,手都在抖,他心说,上鸣啊上鸣,我可真的没有乱讲,是这人自己就知道的啊。

 

“你从哪听来的?”绿谷睡意全无,给他发道。

 

“这……”对方明显犹豫了一下,“小道消息。”

 

绿谷见他不愿意说,也不深究,“好吧,我听说这件事了,怎么了?”

 

“实际上最近我也在找差不多同龄的适配对象,所以才注册了这个账号。昨天在搜索合适范围里搜到了你,我想我们是不是可以见面谈一下?”

 

对方给绿谷打出一记直球,他确实没有不打回去的道理,网络奔现见面这种事儿,绿谷还真没干过,他有点想拒绝,可对方那么热情,让他开不了口。

 

见他这头儿迟迟不回复,对方也明显察觉出了端倪,“如果你对我的身份抱有怀疑,大可不必。点进我的头像可以查看我的实名资料,我对你设了开放权限。”

 

绿谷见他这么说,赶紧找他说的做,结果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姓名那一栏,绿谷确认了三遍,写的确确实实是“轰焦冻”三个字。不过这事儿倒是提醒他了。绿谷赶紧点开自己的资料查看姓名,竟也是自己的实名,一定是上鸣干的好事。

 

“你不用担心,我看不到你的名字和照片,这里只能看到你的一些择偶标准和兴趣爱好。”仿佛绿谷的一举一动都被看到了,对方很适时地发来了这句话。

 

随后他松了口气,心想既然人家都给自己看了,自己不给他开权限多不合适。

 

“你稍等,我这就给你看我的资料。”

 

“没事,既然你确认了我的身份,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见一面?”

 

“唔……今天下午?”

 

“好。地点就订在××咖啡厅吧。”

 

“OK!”绿谷发出去后,又觉得自己今天特别草率,末了又补了一个泪眼汪汪有点可怜的表情发过去,“你不会骗我吧?”

 

“安啦。[抚摸]”

 

对方秒回。

 

 

 

绿谷挑了好久的衣服,最后决定还是穿平时的那套连帽衣和运动裤。

 

他比约定的时间提早到了十分钟,却没想到早就有人坐在预定的位置上了。

 

大热天的,对方捂了里三层外三层的,脸上还戴着能遮住半边脸的墨镜,绿谷光是看着都觉得热。

 

“那个……轰先生?”绿谷小声问道。

 

“嗯?”男人抬起头,食指中指夹着墨镜框顺着鼻子向下滑了点,露出眼睛。那双异色的瞳孔相当抓人,绿谷只看了一眼就觉得三魂六魄抽去一半。

 

“我就是……”

 

“绿谷出久?”男人好像眼睛一亮,随后摘下墨镜把帽子围巾装备也卸了下来,手势示意,“请坐。”

 

绿谷觉得自己紧张,对面好像也没好到哪去。

 

“所以决定好了吗?”轰焦冻问道。

 

“决、决定什么?”

 

“和我结婚。”

 

“咳咳咳……”绿谷这次倒是没喷出去,却把自己呛了个够呛。

 

“那个……至少,我们是不是该,互相……”他的手指在两人之间徘徊了半天,眼神疯狂暗示轰焦冻。

 

“互相了解?”对方优雅地抿了口饮料,“了解这种事我们现在就可以做。”

 

“可是性格方面……”绿谷在桌下对手指,“据说婚姻失败中85%的都是由性格不合导致的。我觉得我们还是……”

 

“我平时话很少,工作时间朝九晚五,家里住着我姐和几个弟弟,如果你同意我可以随时搬出来,O型血,喜欢冷荞麦面,没养宠物,但是对动物毛发并不过敏,最后,”他认真地看向绿谷,“我是个Alpha。”

 

Alpha也不能强买强卖啊!Omega没人权了吗!!!

 

绿谷扁扁嘴,“不是说这些啦……是……怎么说呢,是更深入的!”

 

他一紧张就会脸红。轰焦冻看着他眨了眨眼,瞬间好像会了意一般,五指轮番敲了遍桌子,最后仿佛下了极大决心。

 

“我……也很厉害……大、大概……”

 

“啊?”绿谷正想到底是什么厉害,轰又开了口。

 

“就是……床事……应该,应该还很舒服……我没试过……”

 

“谁问你这个啦!!!”

 

 

 

绿谷实在拗不过轰焦冻,他也是第一次知道这位排名前五的超级英雄原来这么倔强。

 

而且他们轰家的效率真是高,下午才刚决定的事情,晚上就把绿谷的行李全拉去了新租的房子里。

 

毕竟是口头协议,他们只是在“单身税”正式出台之前尝试同居而已,所以没什么类似情侣之间的互动。刷碗做卫生这种事也是两个人轮着来,偶尔轰焦冻加班,绿谷就替他都做了,作为补偿轰先生常给他带原宿新开的那家口碑超好的炸猪排吃。

 

日子过得倒是相安无事,至少比绿谷想象中的要舒服些。

 

上鸣还不知道自己那天手贱乱点鸳鸯谱竟真点成一对儿,他和绿谷每周三晚上都要来这家酒吧聚聚。

 

上鸣:“这周六有联谊,和我去一次呗?”

 

“不去。”绿谷摇头。心说你可别再给我整幺蛾子了,对付一个轰焦冻已经很够呛了。

 

“一周的猪排饭。”

 

绿谷眼神有点犹豫。

 

上鸣眼一闭,心一横,“那行,半个月?”

 

“我和轰焦冻在同居。”

 

上鸣觉得自己耳朵坏了,“你说什么?”

 

“我说,”绿谷正式把头扭过去,看着上鸣一字一句地,“我在和轰焦冻同居。”

 

“你说的,是那个安德瓦的儿子,当今排名前五的职业英雄焦冻???”

 

绿谷点点头,“其实我到现在也不是很相信。”

 

上鸣的嘴张成了O字型,“好家伙,你这是钓着个什么人物?”

 

绿谷直摆手,“不是我钓的。”

 

“别逗了,那他还能自己咬你的直勾上啊?”

 

绿谷耸耸肩,“就是这样。”

 

上鸣觉得自己正聊到话头上,结果就觉得面前一黑,正好有人挡了自己看绿谷的视线,刚要起急,那人一回头,就这小子把所有火都浇成烟。

 

“轰、轰……?”

 

“我来叫绿谷回家吃饭。”他温文尔雅地笑笑,上鸣却觉得自己背后有小阴风吹啊吹,旋即找了个借口撒腿就溜了。

 

绿谷也没想到轰会出现在这里。

 

“还愣着干什么?”轰也朝他笑了笑,“回家,吃饭。”

 

 

 

回去路上,绿谷坐在副驾驶上,小眼神直瞥一言不发,两手把着方向盘的轰焦冻。

 

“生气了?”绿谷试探道。

 

他点点头,“有点。”

 

“为什么?”绿谷心里叫冤,不就是晚回一会儿吗。

 

“打你手机不接。”

 

“下午工作我静音了。”

 

“还去酒吧那种地方。”

 

“酒吧怎么了?”

 

“很危险。”

 

绿谷听了这三个字瞬间不说话了,甚至还有点不好意思。

 

“对不起……”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道歉,下意识地,想说就说了。

 

“没事,下次早点回家。”轰焦冻掩饰什么似的轻咳了两声,“我在等你。”

 

 

 

回去一路上包括到家,两个人之间的气氛越来越怪异。

 

也许不知不觉间,可能是绿谷发现自己已经习惯成双拿餐具时,也可能是在买东西时下意识去考虑轰焦冻喜不喜欢时,他已经把这个人的存在当成了习以为常。

 

虽然是协议婚姻,可绿谷还是不由自主地开始在意他了。

 

吃完晚饭,两人看电视时,绿谷突然开口问他。

 

“轰注册那个账号就只是为了……免交单身税吗?”

 

轰焦冻想了想,随手按着遥控器又换了个台,“你可以再猜猜看。”

 

绿谷低头想了想,“你父亲在逼你?说你不结婚就不认你这个儿子了!”说完,还装模作样地把手比作刀,架到轰的脖子上去。

 

轰焦冻实在憋不住了,忍俊不禁道,“都不对。”

 

“想不出来了。”他自暴自弃似的,把脑袋往轰焦冻的大腿上一窝,“那你告诉我。”

 

“不说会有惩罚吗?”

 

“会!”

 

“什么惩罚?”轰焦冻浅笑着捋了捋他额前的发梢。

 

“就罚一辈子份的晚饭吧。”

 

“这么难啊……”他故作为难,“但是成交。”

 

 

 

【完】

 

评论 ( 28 )
热度 ( 1058 )

© 暴走系金丝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