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系金丝雀

个人志施工中,可能会断粮几天
盐甜系脆皮鸭写手
边写边想

册宝贝 我的小天使
日lof随意www

[胜出]节目效果

*娱乐圈paro

 

 

 

 

 

 

 

 

爆豪胜己下了飞机,经纪人和保镖替他挡住层层粉丝群和记者,闪光灯晃得他眼睛都睁不开了。

 

一周内连续日夜奔波于各个国家,再硬朗的身体也有吃不消的一天。

 

摄影师的长枪短炮对准走VIP红毯通道的爆豪,一只只收音话筒像热带雨林的藤蔓参差不齐地降落在他眼前。

 

“请问你对新接的这部戏有什么看法?”

 

“爆心地先生,您和木偶的绯闻是不是真的?”

 

这位记者的发言就像在水里扔入泡腾片,气氛一下上升了一个热度,大家也不再客气地避重就轻,更有甚者嚷嚷问他是否正在和木偶同居。

 

绿谷抱着薯片坐在沙发上,四周的窗帘被他拉得严严实实,大有连只蚊子都不打算放进来的势头。

 

他的眼神一直追逐着电视上穿着黑皮夹克戴墨镜的男人。

 

对于记者抛出的烫手山芋,那人没有半点要接住的意思,最后消失在镜头的视野里时,绿谷还有点隐约的失望。

 

他赌气似的往嘴里塞了口薯片,又随手抓起桌上的一罐酸奶。

 

刚拧开盖子,绿谷听见手机震了两声。他站起身,在沙发上铺天盖地地找了半天也没翻出来那个小东西。

 

“放哪去了……”边找边念叨。

 

绿谷用纸巾胡乱抹了两把油乎乎的手指,掀开搭在沙发背上的大衣,忽然觉得有些不对。

 

——这件衣服……是我的吗?

 

他皱着眉在想。

 

 

 

最初,他有点被经纪人给他寄的电邮吓到了。

 

上面说,有家电台邀他去参加一档恋爱主题的综艺节目,给他搭配的cp一概没提,就是最后强调“收入可观”。

 

绿谷很少看电视,他还特意去网上按名字搜来以前的节目去看。节目规则很简单,就是要求双方协力完成节目组发的“约会任务”,最后再以一个甜蜜的结局收尾,皆大欢喜。

 

他仔细看了看往期的嘉宾名单,咖位基本都是当今刷爆推特热搜的流量小生,至少名字在雅虎话题榜都没下过前十的那种。

 

绿谷自觉不是什么多火的大明星,但也因为近两年接演了几部电影的男二开始逐渐温热起来。

 

可也不至于热乎到被这样视听率极高的大综艺递邀请函。

 

他不是没怀疑过节目组别有用心,可又思前想后了一番,还是把这事儿给应承了下来。

 

拍摄节目的第一天,绿谷直接被专车送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

 

这种待遇于他来讲,是有点新鲜的。毕竟是十八线小演员,最开始只能给大咖们当当背景板,后来有幸被欧尔麦特赏识,转了几条他发的推文,夸他工作态度认真,台词功底水平优良。

 

没想到这“圈内重量级大导演”的名号不是白称的,转过头没两天,他经纪人那儿就接连收到几封工作通函,可又清一色都是男二、男三。

 

好在绿谷本质是个踏实的人,他从没想过靠捷径刷流量博出位。这也是这些年来,他累积下一群愿意追随着他的小粉丝的原因之一。

 

刚到地方,穿蓝色马甲的工作人员就递给他一个信封,其他的什么也没说,就把绿谷一个人关在了屋里。

 

他有点懵逼,拆了信封一看上面的字更加懵逼。

 

大概意思总结下来就是,在屋子里的书柜里摆放着九个对方嘉宾为自己准备的礼物,希望能根据节目组给出的提示,选出最可能出自对方之手的东西。

 

绿谷直皱眉,圈内的演员他认识的不多,和他有交情的更是少之又少。

 

但这是任务,硬着头皮也得上。

 

绿谷拿眼扫了扫纸条,上面就给出了三条提示。

 

第一,是当今炙手可热的男俳优,与您相识。

 

这算什么提示?

 

绿谷心想,当今名声火热的男演员多了去了,他还能一个个排除吗?不过和自己认识这项就一下子缩小了范围,他脑子里瞬间反应出的,是上鸣电气和切岛锐耳郎的脸。

 

第二,单身。

 

单……单身?绿谷一拍大腿,想起前两天刷INS还看到上鸣发的公布恋情的消息,女方是位歌手,紫色短发,标志性特征是眼角下贴的倒三角纹身贴。

 

他倒是觉得两人挺配的,还在底下发了祝福语。这一下子,二选一就剩下切岛了。绿谷面露犹豫。

 

“不能够吧……”切岛那家伙不像是会参加这种节目的人啊?而且他一直走的是狂野重金属路线,经济公司是不大会让他来参加这种小清新类型的综艺吧?

 

他一下子把仅剩的俩人都排除了。

 

最后不抱希望地又翻了一页。

 

第三,喜欢辛辣的食物,梦想是吃到正宗的麻婆豆腐。

 

“……”

 

绿谷一阵沉默,早知道这样他就应该从后往前看!

 

 

 

节目组的人让他带着礼物到大厅里候着。

 

绿谷最开始想选最上面那只丝绒外壳的小盒子,最后他实在不觉得爆心地会像是送那种精致的小东西的男人。

 

伸出去的手半路拐弯,把放在一旁的switch取了出来。

 

等待的这段时间是最尴尬的。

 

绿谷抱着游戏机有点不太自在地在大厅里走动,一会儿扒头看看落地窗外的楼群,一会儿又蹲在浴缸前看大鱼吃小鱼。

 

千盼万盼,即将和他成为“一日情侣”的男人终于现身了。

 

一身简单的运动衣竟让爆豪穿出了大牌感。

 

见到绿谷,他似乎并不意外,两手插口袋里,当做没看到蹲在浴缸旁边的那个人似的,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翘着二郎腿。

 

看来对方多半也猜出了自己。

 

大厅里俩人就这样沉默了一会儿,导演也没给出什么新的指示。

 

绿谷觉得自己也许就不该来这儿。当初觉得节目组不怀好意,来这儿猜出安排的CP是演员爆心地时他已经觉得开始头晕目眩,现在一看到真人更是想直接倒地装死人。

 

他和爆豪有个不大不小的过节。

 

起因也很简单,欧尔麦特最近有部新戏,邀了爆豪演男一,绿谷演男二。

 

剧情走的是狗血三角恋流派,但编剧似乎又不甘随波逐流,非得在里面安插点标新立异的情节。

 

其中有个镜头是男一站在女一的宿舍楼下表白,被女一泼了盆洗脸水,一直陪伴他身边负责做僚机的男二把浑身湿透失魂落魄的男一拉离现场。

 

俩人买了好几瓶白酒,坐在校园湖边的长椅上号称不醉不归,最后男二喝醉说漏了嘴,竟向男一表白自己喜欢他很久了。

 

当时这段戏是编剧临时现改的,没给道具组的留下提前准备的时间,导演一合计,自掏腰包买了真酒。

 

爆豪和绿谷哪知道这些。

 

绿谷拍戏当天还有点热伤风,根本没闻出酒味,咕嘟咕嘟往胃袋里灌了小半瓶,酒精一下子烧上了脸,面红耳赤的。

 

这傻小子还以为是自己发烧了,根本没往喝醉那头想。绿谷作为一名演员的自我修养也不是盖的,喝到舌头都大了,愣是没忘了念台词。

 

可惜这台词念着念着就不对劲了。

 

导演就看这监视镜里,绿谷一直往爆豪怀里头钻,边钻还伸懒腰撒娇。

 

别人喝醉,有爱唱歌的,也有爱睡觉的,绿谷是趴在爆豪怀里笑个不停。

 

苹果肌上的醉晕衬得有点婴儿肥的脸蛋嫩得能挤出水来,他笑起来时嘴角还有两汪甜甜的小梨涡。

 

“爆豪,嘿嘿嘿……”绿谷笑嘻嘻的。

 

有人刚要说“这台词念得不对”,就被导演一抬手给挡了回去,他美其名曰这是演员状态“渐入佳境”,这样拍下去才真实。

 

爆豪可不知道导演那头的意思,他看出来绿谷喝醉了,拍了拍他的脸蛋,“喂……”

 

“小胜……小胜……”绿谷那双明亮澄澈的眸子就那么毫不忌讳地盯着他看,看得爆豪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他轻咳了两声,“你喝醉了。”

 

“小胜,你知道吗,我好讨厌你哦……”

 

“又自大,又毒舌,又不坦率,还会说些任性的话伤害别人……”绿谷朝他掰着手指头,一条一条列出他的罪行。

 

越往下说,爆豪脸越黑。

 

“但……”

 

“但是”的是字还没吐出来,就被爆豪两只手掐住手腕扯到裤线两旁,他低头对准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唇瓣贴唇瓣地让绿谷住口。

 

意料之外的这一幕出现,导演组的人集体倒抽一口凉气。

 

众所周知,爆心地不接吻戏,不接床戏,这是他演戏的底线近。些年也很少和女艺人走动,有些痴心妄想要倒贴爆心地的,最后也无一例外地被神秘势力封杀得很惨。

 

后来甚至传出爆心地身后有圈外大佬的支持,还有人说他其实还在自己经营企业,是名副其实的总裁级别精英。

 

此外关于他的传说在众说纷纭中以讹传讹,越说越玄乎。愿意以身犯险接近他,想靠抱他大腿博出位的人数也直线下降。

 

所以眼前这一幕是哪一出?

 

导演当局立断,说这是爆心地也喝醉了,还让旁边摄影的人多角度最好360°拍摄下来,毕竟这可是史诗级画面——爆心地荧幕初吻!

 

 

 

绿谷想了半天都没找到什么合适的理由搭话。

 

他现在一看到爆豪胜己这张脸就秒想到,拍摄的那集播出去的那一夜。

 

那夜这部戏的视听率创下电视台近两年来的新高,甚至有要超过元老电视剧的势头。

 

绿谷的手机从开始播出爆豪胜己强吻他那里,震动就没停过。

 

他确实记得自己拍摄当天喝醉了,但后来绿谷在LINE上私信过爆豪,还特意问他自己有没有出什么丑。

 

当时爆豪的反应也特别自然,回给他一个理所应当的“和善的微笑”的表情。

 

绿谷觉得自己真的是失忆了。

 

他真的不记得自己有用黏糊糊地嗓音叫爆豪“小胜”,还和他接了吻,吻了就吻了,还吻了那么久。

 

一点开推特INS,全是用手机翻拍下接吻这一幕然后艾特“木偶”和“爆心地”的热心群众。

 

更可气的是,绿谷给爆豪发消息他不回,倒是很及时的在推特上转了一位幸运儿的照片,还评论说“光线良好,角度不错”。

 

那一刻,绿谷羞得砸手机的心都有了。

 

这一夜演员木偶瞬间猛涨十万粉,关注量从五位数飚到了六位数。点开雅虎话题榜,上面全是以“爆心地”“木偶”“荧幕初吻”为关键词的搜索信息。

 

评论里还有考据党说这口型和台词都不对,明显是后期配音。更有眼尖的观众直接指出当时木偶的口型明明是“小胜”,根本不是男主的名字。

 

这些有的没的东西,官方也没特意站出来掩饰什么。绿谷觉得自己再多说什么都有欲盖弥彰之意,索性做了缩头乌龟,直接忽略各大网站上的一条条艾特信息。

 

还有观众在网上哭嚎说“今夜是CP粉的狂欢”“爆心地和木偶太甜了赶紧结婚吧”……越说越玄乎。

 

这下好了。

 

节目组邀请自己和爆豪一起来分明就是别有用心。

 

他都不敢想象节目播出后的话题榜。

 

爆豪可没他这么有耐心,“我说,你最后选的什么礼物?”

 

绿谷打了个机灵,扭头,“我选的switch……你呢?”

 

听他这么说,爆豪好像有点不爽,没好气道,“欧尔麦特限定版抱枕。”

 

绿谷一听,两眼冒光,“哇爆豪你好厉害啊……你怎么知道我送你的是这个呀?”

 

“闭着眼都能猜到好吗??”爆豪翻了个白眼。

 

这小子到底是有多喜欢欧尔麦特?!推特头像是他,背景版图是他,发的第一条推文和INS照片还是他!

 

这都猜不到有鬼了好吗?

 

“那,那我猜对了吗?”绿谷捧着游戏机蹭到爆豪跟前。

 

“错了。”

 

“啊?!”

 

他有点意外,忽然觉得手里的switch烫手起来。

 

“那你送的什么啊?”绿谷歪着脑袋问他。

 

“选错就算了,”爆豪收了架在茶几上的腿站起来,“你还要坐多久?走啊?”

 

“干什么去?”

 

“约会去。”

 

 

 

他记得那天照着节目组的安排,先后和爆豪去了动物园,游乐场,小吃街。

 

在小吃街录的那一段还遭到了粉丝围堵,好容易才逃了出来。腹中念叨着四大皆空的俩人最后在河边找到一家流动居酒屋,各买两份关东煮开始大快朵颐。

 

这回爆豪不敢让绿谷喝烧酒了,让他在原地等着,亲自为他跑了几百米,找到贩卖机买了瓶可乐回来,还是降脂的那种。

 

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这一整天爆豪刚开始和他没什么话。

 

后来玩得开了,爆豪竟也对他做起恶作剧。比如在抹茶冰淇淋边上挤点芥末混淆视听啦,比如送给他的气球里爆开有玩具蜘蛛啦……

 

通通把绿谷吓了个够呛。

 

看他受惊的表情,爆豪好像心情特别好,最后还帮绿谷从娃娃机里夹了好几个欧尔麦特Q版娃娃。

 

爆豪夹娃娃时下手稳、准、狠,一看就不是什么新手。绿谷就是随口问了一句,至少他觉得还挺自然的,没什么别的意思。

 

“小胜,你以前给别人夹过娃娃?”

 

“吃醋了?”

 

绿谷这孩子脸皮薄,被这么打趣一下子就红到耳根子去了,“不是!!!”

 

“回老家时帮邻居家的小孩夹过。”

 

“你还会和小孩子去游乐场?”绿谷觉得这不怎么符合爆豪在外的高冷的人设。

 

“唔……还行吧。”爆豪蹭了蹭鼻子,一手刀劈在绿谷脑顶上,“别问那么多,拿着你的娃娃赶紧走。”

 

“这么凶……”绿谷扁扁嘴,随后抱着娃娃小跑步地跟上,“喜欢小孩子不是什么值得害羞的事啦,不要脸红,嗯嗯?”

 

爆豪突然站住脚步,“你很烦诶。”

 

他长胳膊一伸搂住绿谷的脖子,对准太阳穴就是一记暴栗。

 

最后节目播出时,这一段竟还配上了《love so sweet》的BGM,看得绿谷哭笑不得。

 

在NICONICO上瞬间被一些有心的CP粉剪辑成了粉红合集,点击量弹幕瞬间成千上万。

 

绿谷刷推特时,在这个综艺的话题下看到有观众问,“所以最后爆心地给木偶准备的礼物是什么啊?”

 

是啊,是什么呢?

 

他木偶本人都表示不知情。

 

后来又追问了爆豪几次,他都避而不谈。

 

 

 

绿谷摇摇头,这大衣如果不是自己的,那就是爆豪落这儿的。他决定暂时先把这样搁到一边,专心找手机。

 

最后终于在沙发夹缝里找到了手机。可惜找到后也不响了。

 

绿谷刚要解锁看到底是谁的电话,门铃就响了。扒着猫眼朝外一看,是爆豪那张凶巴巴的脸,他赶紧开门。

 

有点不可置信,他又看了看电视,现在上面的画面早切换成了气象预报,“你……你不刚刚……”

 

话还没说完,就被爆豪收揽入怀。

 

“我着急拿回我的东西。”

 

“你是说大衣……哦哦……就在沙发背上……”绿谷的嘴被死死捂在胸口,声音带着闷闷的鼻音。

 

“不是一直问我到底给你准备的什么礼物?”

 

“怎么……”绿谷眼睛滑向他,可惜看不见爆豪的表情,“你今天终于准备说了?”

 

他忽地觉得手里被对方塞了一只小盒子,盒子表面有点丝绒质感。

 

他记得这个它!没想到自己当初竟和正确答案失之交臂。

 

绿谷随后被爆豪放开,他努努嘴,“打开看看。”

 

绿谷有点紧张,他总觉得这个盒子一打开就有什么即将改变未来的事情发生了。

 

他心惊胆战地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打开盒子……

 

“辣椒酱?!”绿谷瞪大眼睛,下巴都要掉地上了,他抬起头看看爆豪,又看看盒子里躺着的小包装辣酱,“辣椒酱???”他又问了一遍。

 

看他这幅模样,爆豪实在觉得再看一百次都不会腻。

 

也不挑逗他了,“我说了是回来拿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爆豪牵起他的手,用一只银环锁住了绿谷的无名指。

 

那双瞳仁猩红的眸子里第一次有了一丝柔情蜜意,“和我出去吧,记者们都等着呢。”

 

 

 

【完】

 

评论 ( 62 )
热度 ( 1705 )

© 暴走系金丝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