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系金丝雀

盐甜系脆皮鸭写手【册宝贝是我的小天使】安价体幼驯染绝赞连载中XD

[轰出]今夜玫瑰活着

*一则安静的睡前童话故事

*提问箱点梗:人类轰×水神久,请点梗的小天使自行认领w

*提问箱地址:池雀的提问箱

 

 

 

“请你相信,即使腐烂,即使死去,即使你虚妄的生命里空无一物,我也会替你挡住死神的镰刀。相信吧,指尖的罅隙迟早会透出黎明的曙光,并永恒地照耀在你的身上。”

“因为你本就值得。活着,就是值得。”

 

 

 

辽远的夜空被月亮烫出一个猩红的窟窿,几缕乌云做嘶嘶哑哑的纱捂住它的口鼻,光影也斑驳起来。

 

四下飘散着带着火星的风,穿着白色长袍的人们手里举着火把,簇拥着几个中年男性一齐扛起的竹排。

 

白发女人走在队伍的最末尾,她被几个壮汉架着双手,只有那双脚是自由的。她哭得撕心裂肺,众人却充耳不闻。

 

竹排上跪坐着的,是她的孩子。

 

那孩子安详地闭着双眼,头发是红色与白色相间的,红的那一边像玫瑰,白的那一边像山雪。他的发丝柔顺而服帖,他的眉眼温吞而淡薄。

 

男孩才刚刚十岁,被选做了水神的祭品。

 

祭拜水神,是因为村落里已有数月滴雨未下。巫师说,这是神明的愤怒,想要安抚神明,就要用十来岁的童子做祭。

 

村里头赶得不巧,各家各户的小孩不是已经过了十五六岁,就是刚刚满月,倒是新来村子里的轰氏……那女人和男人领着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所有村民把矛头顿时指向他们。

 

有人说,就是他们来了这里,才不下雨的。

 

还有人说,他们是外乡人,来到这里就该给这儿的神献祭,才能平复神的愤怒。

 

多么愚蠢而可笑。

 

男孩跪在竹排上,反驳的话到了嘴边,却说不出口,他就像个木偶一样,被这群大人们肆意摆弄着。

 

身边吹响的号角是最悲切的哀嚎,叮叮当当的乐器开始奏响祭祀的礼赞。

 

巫师在水边疯癫地唱唱跳跳,时而拿那湖水往自己的口鼻、手肘处浇灌,最后他扑通一声跪在湖前,大声地喊叫着男孩听不懂的语言。

 

随后,巫师停止了那诡异的舞蹈,他回身示意扛起竹排的男人们把男孩放下来。巫师牵起男孩稚嫩白皙的小手,把他领到湖水边上,给他一只木棍,木棍上拴着写着符文的纸条。

 

“我代神之命,许你入神明的宫殿,永生侍奉水神大人,你可愿意?”巫师是个干瘪的老人,还有点佝偻,此时笑起来,有七八分像故事书里的深山老妖。

 

男孩想到这里忽然还有几分想笑,他回头看了一眼哭晕过去的白发女人,又扭过头看着平静的水面——那水很清,月光照进去时,甚至能看清水里的游鱼与浮动的海藻。

 

男孩忽地扯开一道笑容,心想在这样一处安静透明的水晶棺材里死去,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有时活着总比死去痛苦,他披着一身鲜血淋漓来到这个世界上,然后苟延残喘地活着,现在活也不让他活了,非要他死去。

 

那他就死吧。

 

如果他死了大家都会好过,那就死了吧。

 

男孩点点头,“愿意。”

 

 

 后续走外链,清水童话没有车,可能有敏感词,刚发出去就被秒屏。

 

AO3链接

 

 

【完】

 (外链点开白屏的话可以右上角选择“浏览器打开”)

评论 ( 31 )
热度 ( 850 )

© 暴走系金丝雀 | Powered by LOFTER